103.恶魔齐淼的蛊惑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1 16:20:34 字数:5551 阅读进度:104/306

其实齐淼的收获还远不止如此,光是星界术士安昙用炼金地雷阴了教廷追捕大队那一次,就给黑老大带来了好几把光辉战剑,这种高级货色据说是天界七重山中,专司战斗的炽天神侍的随身佩剑,除了自带辉煌光环和惩戒光环外,物理攻击力也是传奇装备之下最顶尖的存在,号称无坚不摧。[www.hanshu.][

可惜齐淼的几个手下,居然拉不出一个可以使剑的人才,牟波用惯了战刀,索尔一柄短矛打遍天下,格雷姆林是机甲战士,没有终结者号他就是扒光了毛的凤凰,连老母鸡都不如,齐齐倒是不反对使用战剑,但是带上这种加持了光明神力的武器,只会削弱小丫头的战斗力,新加入的一位大侠和一位少侠,也都是和剑士搭不上边儿的职业。

没奈何,齐淼只好自己留下了一把,他看着手下人的目光,是如此的恨铁不成钢:“剑乃百兵王者,君之兵,你们这些人啊,用的武器要么野蛮要么诡异,我看是没有希望了!”

一屋的人只当他放了个屁,就连新近加入的海蒙多,也懒得接话。

“灯下黑!”齐齐一个劲儿冷笑,除了齐淼之外的其他人都是赞同的神色。

除了这些光辉战剑没有派上用场外,捡来的三枚空间指环里面的装备大多也用不上,比如神性结晶,这是施展大型神术时的必须引导媒介,就和魔法师所用的各种魔兽血液,魔晶粉末一样,只不过它的出产地只有天界七重山罢了。

“用不上!”齐淼一面嘟噜着一边从指环里往外掏东西,神性结晶被他全部扔到了一边,接着是数量不少的高阶圣水。

“这个不错!”苏格拉底看了一眼,点点头道:“除了齐齐,其他人都可以使用,就连小齐用都没有问题,只不过效果不是那么好罢了。”

一听这个东西不错,齐淼除给自己留下了一小半,剩下的都推倒圣桑面前。

“干什么?”圣桑虽然嘴上装模作样,但是眼角早就笑出了好几道皱纹:“还算你个小混蛋有心,不过你还是拿回去吧!如果我们真的受了伤,那也就不是几瓶圣水可以治愈的了!”

苏格拉底也点点头道:“收起来吧,虽然在魔法竞技大会未必用得上这些圣水,但是去探索哥布林王朝遗迹的时候,这些东西肯定只会嫌少,不会有多!”

齐淼耸耸肩膀,没和两个老头儿客气,一来他们说的都是大实话,其次现在这个大陆上,已经没有多少能够威胁到两位大师安全的存在。就连唯一例外的教廷使徒,出动一次的代价最少也是十万虔诚信徒的灵魂,这个数目,教廷休养生息一百多年都很难恢复。如果不是因为这样,安昙也不会在大意之下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还有剩下的一本光辉圣典,苏格拉底一点儿都没有和齐淼客气,经过两位大师确认后,这是一件地地道道的传奇装备,它的主人是光明诸神刚刚在这个位面传播信仰时期的著名苦修士——胖罗格,这一次昙华主教带上这件装备,就是想要凭借此物一举擒拿安昙,可惜的是最后都便宜了黑老大。

苏格拉底信誓旦旦地对齐淼打包票,等他研究完了幽游白书和光辉圣典后,绝对能够把这两件装备合二为一,抹掉上面残存的神性后,再把黑暗魔力和光明魔力一中和,就能炼制出来一件法师的准神器。

“还有光明魔力这个概念?”齐淼狐疑地盯着苏格拉底:“不都是光明神力的吗?”

“为什么没有!”圣桑赏了齐淼一个爆栗:“这个位面有黑暗魔力的存在,为什么没有光明魔力?你以为那些光明诸神,都以运用信仰结晶和本身的神力吗?如果只是这样,他们的信徒再多上一倍也不够用!”

“我曰,这么说起来,这些神祗们,也不过是属性单一的高级魔法师罢了嘛!”齐淼到这时才恍然大悟。

“你总算开窍了!”圣桑的眼中有看着白痴突然变成正常人一样的惊喜。

“对了,你还带回来一个俘虏,安昙大师说让你自行处理就好,你打算怎么办?”圣桑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毕竟这个人是光明教廷的红衣主教,如果不算教宗,两位枢机主教,裁判所裁判长,以及神威狱司狱长,教廷里的三位红衣主祭和七位红衣主教,就算是圣马力诺的最高决策层了,就连苏格拉底和圣桑都不好随便处理他。

“要不,先把他带过来咱们围观一下?”齐淼用询问的口气征求两位大师的意见。

苏格拉底和圣桑对于齐淼层出不穷的古怪名词很是无奈,什么叫围观?围观一名红衣主教?

不过再想到宗教人员传道的场景,他们好像确实是长期被人围观的。两位大师无奈地对视苦笑。

昙华主教一直被囚禁在秘星塔的某个**空间里,虽然他的身份是俘虏,还是一个和魔法师天生八字不合的神职人员,但是两位大师还是给予了他很不错的待遇,起码没有虐俘这种事情的发生,如果换了齐淼这货,老虎凳辣椒水只是开胃菜而已。

一群人等了没一会儿,昙华主教就被炼金傀儡引导着,来到了齐淼的魔法塔中。

一个多月没见,昙华在齐齐手下受的伤,已经看得不太明显了,几乎和没事人一样。这位主教刚一进来魔法塔,就被里面的陈设弄得瞠目结舌,还有一丝很隐晦的羡慕在他的眼中一闪即逝。

齐淼很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丝羡慕,他忽然觉得自己不一定需要对这个神术师赶尽杀绝。

没等齐淼开口,昙华主教自己倒是先发话了。

“苏格拉底大师,圣桑大师,很荣幸再次见到两位!”昙华没有使用光明教廷通用的神职者礼节,而是像一个普通贵族一样微微欠了欠身,这说明这个红衣主教确实是很识时务的那一类人。

看到昙华这个举动,齐淼在心中酝酿着的主意愈发有把握了。

“昙华主教阁下,很高兴你在秘星塔中过得还算愉快,现在请你过来,是谈一谈对于你的处理问题的。”苏格拉底的语气平和淡然,尽显一代大师的气度风范。

“本来我被这位小法师阁下捉住的时候,已经抱着必死之心,不过看到了两位大师,似乎又看到了生的希望!”昙华彬彬有礼,战斗中的失态早就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顺便还不忘记隐晦地讽刺齐淼一下:“如果我早知道这位小法师阁下是两位大师的弟,可能我被俘虏的时候就不会如此心惊胆战了!”

齐淼看出来了,这货纯粹是狐假虎威,以为自己在两个老头面前一定是循规蹈矩恭恭敬敬。

那你就想错了!黑老大恶狠狠地暗笑。

“牟波的巴掌你还没有吃够?”齐淼一脸诚恳地问红衣主教,很配合的,半兽人剑圣也抱着膀站到了昙华的跟前。

昙华立刻就懵了,他那种求救的目光下意识地扫过苏格拉底和圣桑,里面的恳求意味不言自明。

“你要搞清楚!”齐淼伸出指头对着红衣主教使劲地点:“你是我的俘虏,不是我老师的,不过话说回来,即便你真是两个老头儿的战利品,我要怎么玩你,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昙华立刻缩起了脖不说话了。

看到这个家伙老实起来,齐淼转过头问苏格拉底:“喂喂,老爷,你们二位一开始是怎么打算的?”

“我和苏格拉底老伙计正在为难呢!”圣桑摇摇头:“就这么放了他,现在正是圣马力诺和我们魔法王国联盟之间的紧张时期,让他回去岂不是和资敌一样?可要就这么软禁着这位主教先生,更是给光明教廷和圣马力诺帝国留下了发动圣战的口实!”

“那就杀了他,一了百了,省得这么多烦心事!”齐淼的建议实在很符合他的性格,让两位大师好一阵无奈。

“哎哎哎,什么眼神儿?”看到苏格拉底和圣桑摇头苦笑的样,齐淼很是不满地吸吸鼻:“看好吧,老家伙!”

说完,齐淼把目光转向了如同雪地里的小鸡仔一样哆哆嗦嗦的昙华,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一番,然后示意齐齐上前。

一团纯黑的火焰在小丫头的指尖燃起,看到这一缕火焰,昙华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好在他只是被封印了神力,还能够自由行动,红衣主教立刻就躲到了大客厅的角落,试图离齐齐远一点,再远一点。

“你怕了?一点儿炼狱之炎就害怕成这个德行,真是没出息!”齐淼不屑地啐了一口:“换了我是你,巴不得赶紧被这火焰烧死,就算是灵魂永堕炼狱也没有问题,那里虽然不像天界七重山看起来那样美好,但起码也还有几只活物可以,不至于太寂寞!”

不至于太寂寞?红衣主教忽然有了一种极其不妙的预感。

果然,也没等昙华有所表示,齐淼继续嘿嘿笑道:“听说,在主物质位面,外域位面,亚位面和半位面之间,还有无数的破碎位面,那里除了永恒的虚无,什么都没有,要是把你的灵魂抽离出来,再幽禁到随便哪个破碎位面里,几万年都不会有人发现你……那种日,啧啧!”

昙华冷汗如雨。

苏格拉底微皱着眉头,什么都没有说,圣桑倒是想说点儿什么,但是他想了一想,又咽下了话头。

看到两位大师果然任由这个强盗法师为所欲为,昙华的心彻底碎了,灵魂在没有生命的幽冷异界被囚禁万年的滋味,红衣主教根本就没有勇气试着去体会。光明教廷里就有这种刑罚,不过也只是把被宣判有罪的异端囚禁在小黑屋里,往往不到半年的时间,那些人就都疯了,下场无比凄凉,少数意志极为坚定的强者,也最多坚持一年多的时间。

“您想要我怎么样!”昙华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

“自我亵渎光明诸神的荣光眷顾,然后和我签订个契约什么的!”齐淼说得很轻松,但是这里人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您直接杀了我吧!”昙华哭的心情都没有了,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具行尸走肉。

“不要这么绝望,傻货。我问问你,你信仰光明诸神,为的是什么?”齐淼早就摸清了昙华的心理,不急不缓地问道:“老实点儿回答,不要说是为了信仰或者其他什么不着调的理由,回答得好没有奖赏,回答得不老实是一定有惩罚的!”

昙华咽了好半天口水,才畏畏缩缩道:“我从小就在教区长大……”

“我不是听你汇报一个红衣主教的成长史的!”齐淼面无表情:“减十分!”

“为了力量和权力!”昙华有气无力地回到。

“那不就对了!”齐淼笑得愉悦异常,他现在就差头上多两只角就能在化装舞会上扮演恶魔了。

“总之就是为了这些,男人吗,不都喜欢这些东西!”齐淼假装老成地拍拍昙华的肩膀,看得苏格拉底和圣桑一阵好笑:“你要是亵渎了诸神的眷顾,会怎么样?”

“会成为堕落大主教!”昙华哭丧着脸。

“到那个时候你的力量会衰减?”齐淼撅撅嘴,很是瞧不起的样。

“那倒不会……如果只论战斗力,说不定还会加强,倒是辅助能力会减弱!”昙华的表情一点儿都没变开朗。

“你的力量没有消失,你怕什么?”齐淼一脸的堕落有理堕落无罪。

昙华这回已经是在哭嚎了:“可是如果这样的话,我就没有进入天界的机会了,说不定还要在冥界的炼狱洗罪之河比利弗列赫顿大河里待上无数个世纪!”

“傻/逼!”齐淼耐着性继续循循善诱道:“第一你要知道,冥界可不是光辉之主的后花园,我听说冥神特拉克西丝和老神棍约多很不对路,所以这一点你不用担心!其次,天界很好吗?也不过是外域位面之一,你去了那里,不一样要被人使唤来使唤去,就像你现在被教宗命令一样!”

“可是……”

“你真是白痴到极点,有了绝对的实力,地狱也是天堂,没有实力,天堂也不过是画过妆后的地狱!”齐淼一脸遗憾地摇摇头:“一大把年纪,这么粗浅的道理都想不通,难怪被派出来当炮灰!”

我可不是什么炮灰,教廷可不会派遣一个红衣主教当炮灰!昙华想要反驳,可是想一想自己即将面对的命运,他又没有了抗议的心思。

“现在就堕落,并且臣服我,或者灵魂被幽禁,赶紧选一个,我还没有吃晚饭呢,没时间磨叽!”黑老大又开始表现他的混混习气了。

昙华考虑了半天,终于还是屈服在齐淼的淫/威下,如果他真的把一切都献给了光明之主,在水神森林的战斗中,这位主教压根儿就不会有逃跑的心思。

任何一个坚持一神论的神祗,根本就不会允许自己的信徒和任何人签订契约,这是神的排他性,没有余地可以回旋。

所以当昙华万般无奈和齐淼签订了主从契约后,他的额头上浮现出了一个黑色的神文,这是光明之主的信徒堕落后,被神性烙印上的标记,任何光明之主的信徒看到这个标记,都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在选择了堕落后,苏格拉底也解放了昙华身上的禁制封印,前红衣主教,现在的亵渎大主教苦笑着挥洒出一道治愈之光,这道原本应该是由圣光组成的光华,不出意外的带上了灰色。

齐淼十分担心地看着昙华:“你不会这么快就是去治疗的能力了吧?”

“当然还能治愈伤势,这些灰色的光芒只不过是一种身份的标记而已,不影响神术的效果!”昙华收起了治愈之光,苦着脸给齐淼解释道:“我堕落后,以前由光明神力所支持的神术,有些完全失效,有些转化为了完全相反效果的黑暗法术;而那些由光明魔力支撑施放的法术,只是视觉效果有一些改变,实际效果没有变化!”

“这就够了,把自己的力量寄托于某一个虚无缥缈的神祗身上,也不是个办法!”齐淼大大咧咧地安慰道:“你现在一样能使用光明魔力,还能偷偷截取信徒的信仰之力,多好!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光明正大做小偷,你可要感谢我!”

昙华有些萧索,有些茫然,没有回答齐淼的话。

旁边苏格拉底和圣桑一阵欷歔感慨,自己头疼为难了一个月的事情,就被这个家伙以这种流氓加无赖的方式给解决了,两位大师也不知道现在是庆幸好还是叹气好。

但是可以预见的是,齐淼这个家伙既然做成功了这一次,以后就还有第二次,第三次……

一想到以后就要被人在背后指指戳戳:“看啊,这就是那个流氓法师的老师!”,两位大师就不敢再想了。

“发什么傻!咱们的队伍又多了个奶妈,阿不,是奶爸!你们还不赶紧高兴一下?以后下副本打boss可不会灭团了!”

齐淼小人得志,十分开心地把那些神性结晶扔给了昙华,前红衣主教得到了这些神术师的必备装备,这才略微有了一点儿生气。

“以后,要是光辉之主真的占领了这个位面,我们该怎么办啊!”昙华对自己的前途一点儿信心都没有。

“那个时候?”齐淼傲然一笑:“老就跪着求饶,一个把自己的信仰传播到整个位面的神祗,跟着他混也不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