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妇人心(续)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1 16:20:34 字数:5588 阅读进度:99/306

西索迪亚,爱琴联邦,以及奥菲洛亚三国的交界处,算得上是大陆偏南的位置了,这里的森林密度虽然还比不上齐淼曾经冒险过的暮光森林,但也可以用繁茂来形容,山林里为数不少的乌贼藤蔓和魔化锯齿苋,是冒险者们最大的敌人,比双足飞龙这种危险的魔兽还要危险。[www.hanshu.tutaotao.tutaotao.com][

但是对于齐淼他们来说,在损失了所有的长弓佣兵后,安昙他们4人已经算是绝对的精锐小团队了,虽然安昙和古奇林都受了伤,对付上面两种食人植物一样是手到擒来,后来齐淼他们加入以后,也丝毫没有把这个小团队的战斗力拉下来。

反倒是教廷那边,这两种无处不在的植物就已经是很大的麻烦了,后来齐齐和索尔又不断地引来各种高阶魔兽,给教廷的追杀者们制造了更大的困扰。

齐齐就亲眼看到一只刚刚从冬眠中醒来的大地暴熊,在自己的魅惑下把两个教廷骑士撕成碎肉块的场景。

嗯!就像那个混蛋主人做手撕鸡一样!小丫头弯弯嘴角。

但是当他们开始逐渐接近西索迪亚以后,前面路上的高阶魔兽越来越少,神灵武士索尔最后一次探查回来后,报告的消息是,起码一个马程的范围内,都没有9级以上的魔兽了,这个消息让齐淼很是挠头了半天。

按照安昙的话来说,只要追杀而来的教廷人马里面没有使徒,根本就不足为惧,但是出于求稳的心思,她最后还是拿出了炼金地雷这种阴人不二法宝。

齐齐停了下来,她的宠物幽影隼呼啸着从众人头顶掠过,又一个迅疾的盘旋,轻轻落到了小丫头的肩膀上,一阵耳鬓厮磨。

这些天还多亏了这只幽影隼,对付教廷的追兵,巫师之眼固然派不上用场,就连齐齐设置的丛林斥候,在最开始发挥了一些作用后,后来教廷的神术师们只要觉得身边有一点儿不对劲,立刻就是全方位的狂轰滥炸,只能依附植物而生的丛林斥候根本就没办法起到监视的作用。

也只有这种高高的藏匿于云端之上的鹰类魔兽,才能躲过神术师们的清查,不停的送回来珍贵无比的情报。

“山鸡说什么了?”齐淼头也不回地问小丫头,在和黑老大抗议了几次无果之后,齐齐也只能让出了自己宠物的冠名权。

“它说,教廷的狗腿们没有异常动作,他们的注意力还是集中在被我魅惑的魔兽,乌贼藤蔓和魔化锯齿苋,还有清除丛林斥候上。”齐齐一点儿被追杀的觉悟都没有,丝毫没感觉到压力。

得到肯定后,齐淼和安昙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者又拿出她的炼金金属盘,这个金属盘就是炼金地雷的遥控触发装置,只要有人闯入了地雷的感应区,在这个炼金遥控器上就会有相应的显示,那个时候只要激活对应的魔法阵,远处的地雷立时就能爆炸。

在齐淼看来,这简直就是一个附带了雷达定位的遥控引爆器。

“谁先来玩?”安昙笑吟吟地看着一群人,能够造成血肉横飞效果的大杀器,在她的眼睛里也只是一个小小的玩具而已。

难道圣域大魔导都是这种不拘小节的任务么?齐淼一个劲儿地翻白眼,不过他随即就想到了普尔裘,那可是个一本正经道貌岸然的老家伙。

……

昙华主教的心情很糟糕。

本来在远征战役的最初阶段,天**团还有神威狱狱士以摧枯拉朽之势攻破爱琴联邦之际,那个时候的红衣主教心中,可是充满了壮志豪情——连下泰纳龙堡,水神峡谷,冰魄天关3处最险要的堡垒,一举攻下爱琴联邦的首府——水蓝雾都,在十三使徒的面前,星界术士安昙连一战之力都没有就落荒而逃。

可是最最重要的,也是这次远程唯一的目的,夺取水神赠予爱琴王室的信物这个任务却没有达成,只有得到了这件信物,才能获得大洋主人——美人鱼一族的信任,开启水神宝库。这在教廷的信仰扩张战争中,是极为重要的一环。

可是没想到水神的信物被爱琴王室唯一的血脉梵蔻儿公主带走了不说,派出去追击的队伍,先是碰上了星界术士安昙的手帕之交,奥菲洛亚帝国的长公主伊莎贝拉的阻拦。因为在这一次的远征行动中,奥菲洛亚帝国默许了教廷的远征军通过自己的海疆,所以吉萨主祭和昙华主教也只能对这位公主殿下任性的作为视而不见,只是动用使徒击伤了随着她一起前来的血色剑圣古奇林。

事件接下来的发展,居然是西索迪亚的四大魔导师一起出动,在水神牧场丘陵设下了位面魔法阵,以四大圣域大魔导之力,合力封印了十三使徒,一具废掉了教廷最大的依仗。好在因为这几位大魔导需要维持魔法阵的运行,无暇抽身来解救受了伤的安昙和梵蔻儿。

如果只是这样,昙华主教有信心凭借自身的实力,把安昙和梵蔻儿逼到暗中和教廷达成协议的奥菲洛亚帝国,可是没有想到,除了四大魔导师以外,西索迪亚还出动了无数的人手来接应爱琴的余孽。

这一路上,昙华主教可没少吃那个小法师的亏,跟随着这个法师的,居然还有一个魔导士级别以上的德鲁伊,在不断应招而来的高阶魔兽的阻拦下,先前万无一失的大追捕,居然有渐渐脱离红衣主教掌控的趋势。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要么是对方的德鲁伊耗尽了精神力,要么是这一带的森林中没有了高阶魔兽,红衣主教的队伍所受到的骚扰和阻碍越来越少,今天一天甚至没有高阶魔兽的影。

依照这个速度,昙华主教有信心在进入西索迪亚的国境线之前拦住那些逃亡的异教徒,他甚至可以想象到,当他带领着十多个白袍执法者出现在安昙面前的时候,这位圣域大魔导会是何等的惊慌失措。

虽然身为红衣主教,但是昙华的暴虐性格在教廷内部高层中,早已经是人尽皆知的“秘密”了,他最喜欢的就是亲自审讯异教徒,越是强大的存在越能带给他不一样的快感。

至于感召之类的白痴行为,只有三大红衣主祭才会傻乎乎地去做吧!昙华不屑地想到。

就在红衣主教意淫着要用尽所有的方式,来亲自审讯一位圣域魔导师,还是一位女性魔导师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今天的这一路上,似乎安静的有些反常了。

难道是那些异教徒们已经逃入了西索迪亚境内?红衣主教很快就打消了这个推断。

因为在发动了大预言术后,这个神术所推断出来的结果,明白无误地显示着,安昙一行人还在爱琴联邦的国土上,虽然距离西索迪亚确实不远了。

在完成教宗亲自布置的任务,和满足自己虐待一位女性魔导师的双重**下,红衣主教决定动用禁忌神术——狂热信仰,这个神术加持到受法者身上后,能够在一段时间内透支受法者的生命力,换回来的是一群不知疲倦强大无比的骑士,还能短暂提升教廷骑士们的职业等级。

只要得到了水神的信物,就算把整个天**团陪在这里昙华都愿意。

只要自己带着教宗陛下预定的战利品回到圣马力诺,枢机主教的位置基本上就算是尘埃落定了,教宗陛下大喜过望之下,把安昙大魔导赏赐给自己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能够改变一个人心智的神术有很多种,昙华觉得他一定能把安昙变成自己的魔法顾问。

紧接着,一声可以媲美真正的雷霆的霹雳声响了起来,巨大的冲击波让远在中军的昙华主教都差点儿一个趄趔从天界火焰军马的背鞍上惊落,志得意满的红衣主教这才发现,对方并不是放弃了阻击,而是采用了最直接的杀伤性战术。

一千码之外的前锋斥候中,所有的轻甲骑士,几乎被这一波的突袭打残废掉,半个中队二十多人的斥候只剩下寥寥两三人活下来,他们的身边都是一块块杂乱无章的碎肉和内脏,就好像这里忽然多出来一个屠宰场一样。在炼金地雷崩山碎石的威力面前,原本无所畏惧的天**团骑士们,很难得的冒出了一丝无法遏制的苍白神色。

天**队是圣马力诺的三大常备军团之一,训练有素的光明骑士很快就做出了应有的反应——从中军中又分出一小队的斥候疾驰上前,驭马前进的同时,人人都把武器抄在了手中,剩下的骑士们牢牢地护卫在红衣主教昙华和裁判所执法者的身边。

回来报告的斥候脸色很沉重,同僚们碎成一地的尸体,让他一时半会儿之间很难摆脱这种心理压力,以至于在不知不觉中,他军靴上的马刺把强健的火焰军马的侧腹部都戳的满是鲜血。

“大人,根据检测,没有发现魔法陷阱的痕迹,连一丝起码的元素波动都没有,应该是某种炼金道具!”

一听到是炼金道具,昙华的脸色再次沉重了几分,如果是魔法阵和魔法陷阱,光明教廷的神术师们又大把的方法可以探测出来,但要是换上了炼金道具,红衣主教立刻就明白了,自己不付出一些相当的代价,是没办法追上安昙一行人了。

“传令下去,加派斥候探测,不要有所间断,另外所有的斥候单独行动!”昙华的脸色铁青,他对面的斥候长脸色苍白——要知道,天**团之中,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那种虔诚信徒和狂信徒,虔诚信徒们还好,如果换了狂信徒,对于每一个战术指令都必须严格执行的军队来说,这些狂热者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个大大的隐患。

再说军队是用来征战的,个人战力和信仰的虔诚度可不会成正比。

再付出了将近一个中队的精锐斥候为代价后,昙华的天**团终于追上了逃亡的安昙一行人,红衣主教现在的位置是一个不高的小山包,这里青岩磊磊,没有树木和杂草的阻拦,周围好几千码的范围尽在俯仰之间。

昙华已经看到了逃亡的安昙一行人,这位大陆上唯一的女魔导师正骑在一头亚龙魔兽背上,缓缓地走进一个山谷里。红衣主教有一个很奇怪的发现,这位魔导师的身边,那头亚龙魔兽的背鞍上,居然不是爱琴的梵蔻儿公主,而是那个一直和他作对的西索迪亚小魔法师。

加持了光辉真视术的主教看的很清楚,那个小魔法师也同时看向了自己这个方向,在他那黑色的瞳孔中,一种淡淡的戏谑惊鸿一现。

真是可笑,怎么可能是这种表情?这是红衣主教的第一个反应,因为在光辉真视术的加持下,足以让一个几乎和瞎没两样的近视眼变成一只老鹰,昙华主教不认为对面的那个小魔法师有施展同级别真视魔法的能力——他不知道黑老大的破魔双瞳是永久固化的,相当于一个被动属性。

然后他的第二个反应就是逃,当然确定了自己没有看错以后,又联想到对手用来制作陷阱的不是魔晶和法阵,而是炼金道具后,红衣主教马上就惊恐地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昙华依仗着自己十三级神术师的实力,在第一时间之内给自己刷上了多达5层的神术护盾,又觉得这还不保险,又拉开了一个神术卷轴,并且取下了自己左手上的戒指。

他身边的十几名白袍执法者,只有反应最快的两个跟上了红衣主教的节奏,也给自己加持了所有自己掌握了的神术,就连不怎么熟练的冷僻神术护盾也没落下,这个时候其他的神术师和执法者们还在一脸茫然地盯着红衣主教看。

没有神术祷言的那种唱诗班似的咏叹调,在这种生死时速之间,聪明点的神术师们都放弃了需要吟唱的神术,无一例外地施放了瞬发的神术。

平时舍不得用的神术卷轴和装备在这一刻,也成为了不值得吝惜的消耗品,毕竟装备再好也要有命来用。

昙华主教那种不好的预感不幸应验了。

天地间的声音在这一刻全部消失,不是因为寂静,而是这茫茫森林里,现在只有一个声音。

轰!轰轰轰!

即便是已经从安昙的口中得知了,那种没有缩水过的炼金地雷的真正威力,齐淼在这一刻还是忍不住地战栗了。

破碎的,焦黑的,滚烫着翻涌的……

沉寂了千百年的水神牧场森林中,一连串的地壳震动,接连二十多道火焰喷泉冲天而起,足足窜上了千码之上的高空,无数碎石裹着浓烟和火光在天空翻滚,就像是一场壮丽的流星雨在长焦镜头中回放,那些巨大的火焰漩涡经久不散,似乎连天都要烧穿一样,在这些炎光与浓烟间,齐淼没有看到一具尸体,也没有看到草木的残枝,只有一些品质比较好的武器,被气浪冲上了天空,在碎石间来回冲撞。

如果说第一次的爆炸现场是一个小型屠宰场的话,那么现在这个山头就是彻彻底底的冥界,除了死气沉沉,再没有其他任何的气息。

爆炸发生以后,又过了十几秒的时间,爆炸产生的高温才传到齐淼他们藏身的山谷背后,即使已经有了巨大山体的遮掩,黑老大还是感到一种置身火炉里面的燥热感。

一群人从藏身的山谷中走出来,扑面而来的,是灰尘与浓烟的味道。

齐淼神情呆滞地看着这一切,他现在才知道,安昙所说的威力非比寻常,已经是很温情脉脉的说法了,这一场爆炸,几乎就快赶得上一个中型的禁咒。

他转过头看着一手策划了这场屠杀的安昙,想要从这位大魔导师的脸上发现一点儿什么。

让齐淼吃惊的是,这一路上都是笑语晏晏的安昙,脸上依旧挂着笑,眼眶中却有大团大团的眼泪无声落下。

旁边的梵蔻儿也是一样。

这一对绝美的师徒喃喃地重复着一句话:“这才是开始!”

没有人不识趣地打扰她们,齐淼知道,一个作为爱琴联邦唯一的圣域大魔导,一个身为爱琴王室最后的血脉,她们两人的肩膀上到底承担了多大的压力,现在的这一次屠杀,只能算是国破家亡后,复仇之路的序曲。

……

加持了无数重神术护盾,又使用掉了一个神圣庇护所的神术道具后,漂浮在半空中的昙华主教浑身发抖,这是无法抵御的后怕。刚刚发生的一切,已经成为了他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终生难忘。

天**团的骑士还不算什么,毕竟也只有一个联队的人数,可是跟随在自己身边的足足三十多名神术师和执法者,居然在瞬间就化为了天地间的齑粉,连一丝存在过的证明都没有留下。

“完了!全完了!完了……”红衣主教也在失神的喃喃自语,他是在为自己的命运担忧——这一次追捕,在自己的手上折损了教廷近五分之一的施法者力量,除非自己能够把水神信物完整无缺地带回圣马力诺,要不然教宗和裁判长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他还有完成任务的可能吗?

……

“对了,大师!”齐淼看到安昙和梵蔻儿还沉浸在复仇的激荡中,终于忍不住提醒道:“那边天上还有一位老帅哥呢,我们要不要?”

黑老大比划了一个抹脖的动作。

最先响应他的不是安昙,也不是梵蔻儿,反倒是伊莎贝拉长公主第一个冲了出去。

“这疯女人!”

===============================================

开始慢慢找到点儿感觉了,为前两天的渣内容道歉,还请书友们小小支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