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先“礼”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1 16:20:34 字数:5401 阅读进度:90/306

一只燃烧着火焰的小手捏碎了哈鲁纳的死亡一指,这只手的主人,脸上挂满了无精打采,似乎拦下一个导士阶的魔法就像是抽飞了一只苍蝇那样无趣又无聊。[www.hanshu.][

这倒不是齐齐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了可以无视导士阶单体法术的地步,而是一来死亡一指接连穿透3层魔法护盾,已经被削弱了三四成的威力;二是齐齐动用了恐惧面容炼狱之盾上面附带的防御法术。

传奇装备之所以被称为传奇装备,那是因为这些装备上面,都必须附带一种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制定规则的力量。

不管这种力量是多是少,只要装备上面有了这样的力量,就能被称之为传奇装备。

比如齐齐的这面腕盾,上面附带的炼狱火焰,就具有燃烧一切的规则能力,亵渎萨满死亡一指上所蕴含的黑暗元素力量,直接被转为了炼狱火焰的燃料。

当然,一般来说这种装备上附带的能力,只要关乎到规则力量,那么使用一次后的冷却时间都是十分漫长的,要不然强者们打起架来只要比比谁的传奇装备多就可以了。

哈鲁纳在脸色剧变之后,又于片刻间恢复了正常!一个九羽萨满不可能连对手本身的元素波动,和装备上附带的元素波动之间的区别都分辨不出来。

唯一让他感到意外的,就是这个法师身边居然还有能够运用炼狱之炎的追随者。

烟消云散后,营地附近的天空又恢复了平常的颜色,兽人萨满的追随者,那两个冰霜巨人还面无表情地杵在那里。营地里的法师们也心中惴惴地盯着场中,他们都知道,以自己的实力在这种较量中派不上什么用场,但还是万分戒备地准备好了魔法。

牟波他们的担心要甚于在场任何一个人,因为他们是齐淼的追随者,在这种情况下,站在魔法师身前的,应该是他们这些人才对。

不过黑老大毫不犹豫地无视了他们请战的要求,勒令几个心腹打手不许出来。

所以现在还保持从容神情的人,就只有黑老大主仆和亵渎萨满哈鲁纳了。

齐淼是因为清楚两边的底细,所以有恃无恐,而哈鲁纳对自己同样很有信心,因为按道理来讲,一个魔法师的追随者,其实力最多和法师本人持平,而绝不可能超过魔法师。

所以在哈鲁纳的眼中,现在无非就是一个麻烦的小虫变成了两个。

灵魂契约本来是不可能掩饰契约双方的底细的,但是齐淼这个穿越客不能以常理度之,齐齐也正是看上了他这一点,才主动算计黑老大的,要不然身为骄傲自负的强者,齐齐怎么会自降身段攀附上齐淼。

“怎么样,萨满,你的招数对我一点儿用处都没有!”齐淼好整以暇地看着天空上的异族,目光中有少年得志的年轻人那种独有的轻狂和傲慢。

“真有意思!我发现你在不知天高地厚这一方面更有天赋!”亵渎萨满轻蔑地一笑,用行动表示了对黑老大的回应。

哈鲁纳觉得这个世道真是变了,这个只不过有几件强力魔法道具的小都敢如此猖狂。

于是他单手一挥,一片灰蒙蒙地雾气笼罩在自己身体周围,这片雾气宛若活物一般围绕着兽人萨满盘旋不定,时不时还游离出来一小片雾气,化为一张狰狞无比的面孔嘶嚎一声,又被雾气的本体强行吸摄回去。

这个法术才是哈鲁纳最常用的护身魔法。打归打,这个萨满还是留了一个心眼儿,刚才他就见识了能够施放炼狱本源火炎的装备,要是脚下的这两个小虫忽然间再拿出一件攻击性的传奇武器,那自己岂不是要阴沟里翻船?

刚刚他确实是太过掉以轻心,一直认为对付几个年轻的小法师根本用不上拿手绝技,可是齐淼的表现让他在不知不觉中收起了这种心思,所以哈鲁纳决定接下来速战速决,用一个大型的,混合了黑暗神术的法术一举荡平这个营地。对于以暴戾和嗜血著称的混乱兽人来说,杀掉这千多人根本就不算什么大事。

看到亵渎萨满有认真起来的意思,齐齐也仰着一张俏生生的小脸站到了齐淼身前。刚刚黑老大交待给她的意思是,先缓一手,弄清了这个萨满找上自己的精灵的真实目的再做打算,所以小丫头才一直不愠不火地缄默着。

但是现在看来,这种打算显然行不通了。

但是齐淼还是不想放弃套话的打算,黑老大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失忆的雾岛精灵身上,隐藏着不一般的秘密:“适当展示一下你的真实实力吧,要不这老梆还真以为我们好欺负了!不过还是不要一次性打死,我想和他做个交易。”

“交易?是坑蒙拐骗偷里面的哪一种?”齐齐对于自己这个主上的心思门儿清,他说的交易,一般都跑不出齐齐所说的范围。

小蹄现在愈发蹬鼻上脸了!齐淼心中腹诽几句,不过这种话他是万万不会明说的,现在还捧着齐齐的软饭吃得正香呢,万一小丫头阳奉阴违就不好玩了。

“年轻的法师,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营地里那个精灵交出来!”兽人萨满的声音异常不耐,不过要是熟知混乱兽人作风的人就知道,他们的商量,完全就是做做样,用以麻痹对手的本能反应。

果然,黑老大一句“交你马勒戈壁”还没有说到一半,兽人萨满的招数就来了,飘浮在半空的老家伙单手一挥,一团巨大的巨大的火球凌空砸下,看得那些观战的士兵和法师们一阵心惊肉跳。

尤其是那些龙达法师们,见识远胜过一般士兵们的魔法师一眼就看了出来,这个巨大的火球可不是什么火系的爆炎火球之类的法术,而是土系的飞火流星,这个大火球的核心部位,是一个直径十多米,重量足有十万磅开外的土元素结晶。

就算是一头成年巨龙在这里,如果被砸严实了,不死也要脱层皮。

但是在一个体型还不足一头巨龙百分之一的小女孩面前,这个飞火流星居然完全成为了摆设,小萝莉在一眨眼的工夫里,接连投掷出了二十多杆燃烧着熊熊烈焰的标枪,甫一显现,就连绵不断地射向了火球,那炽热的温度,让火焰标枪划过虚空都荡漾起了如水的波动,这正是火系魔法的温度达到极致的表现。

如果只看两边魔法的体积的话,那么没有人会怀疑,天空中那颗巨大的流星会把这二十多杆标清碾成粉碎,但是事实上是,在巨人铅球和侏儒牙签的比拼中,那二十根侏儒的牙签笑到了最后。

一连串的烈火标枪硬生生把飞火流星轰成了无数块四散飞溅的流星雨,就像是陡然间点燃了一个魔法焰火一样,燃烧着火焰的土元素结晶块从天上撒下,顿时就把刚刚有了一丝绿意的草地烧成了坑坑洼洼的黑麻脸,这种景象让齐淼想到了小时候玩过的磷厂的废渣石料。

“怎么样,说了你不行!”齐淼嘿嘿笑着,但是心中其实也在惊讶不已,他原以为混乱兽人的亵渎萨满,都是黑暗元素和邪恶神力的使用者,没想到这老棺材还能施放正儿八经的元素魔法,刚才这一个小范围群体攻击的法术,绝对是12级的魔法,再加上上面那种颜色极不正常的火焰,很有可能还是一个掺杂了黑暗神力的法术。

“这个小丫头可比你强多了,不过就是不知道强到什么程度!”哈鲁纳的瞳孔中,有一种名叫惊怒的火焰在熊熊燃烧着,他没想到这一次两人确实没有动用魔法道具了,但是更让人惊骇的是,那个小女孩居然只靠本身的魔法实力就抵抗下了这一次攻击,还显得非常游刃有余。

“我要承认,你们成功的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倒要,你们能顽抗到什么时候!”随着兽人萨满有些失态的咆哮,他紧接着吟唱起了一连串犹如雷鸣的咒语,看得齐淼嗤笑不已——难不成魔法威力基本靠吼吗?

巨大的吟咒声在旷野上回荡,晦涩的咒语不停地召集着土元素和火元素的能量,在一阵激昂犹如战鼓的重音节收尾声中,连串的陨石雨劈头盖脸的砸下,一瞬间的时间里,齐淼和齐齐所在的区域立刻就被狂暴与炎热所主宰。

在一记接着一记的魔法攒射中,大地开始了颤抖和呻吟,这一刻,处处都是火焰与岩浆的洪荒时代重新来临!这个魔法没有引动天象的副作用,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环境的异变。

这一个几乎快赶上小型禁咒的魔法足足持续了好几十秒的时间,烟消云散之后,天空中显出兽人萨满志得意满的身姿,他正咧着一口黄牙微笑着,萨满的目光已经越过了残破不堪的地面,远远的看向了营地里,那里有他的战利品,一个雾岛精灵。

但是等烟尘真正散尽以后,明亮的天光重新降临到大地上,哈鲁纳的目光立刻就凝固了,他的心中升起了一股怎么压也压不住的凉意。

就连两个面无表情的冰霜巨人,也被完好无损地站在对面200码开外的两个年轻人所震撼了,他们本来就呆滞的眼神更加呆滞,本来就僵硬的动作更加僵硬。

哈鲁纳终于觉得,自己今天可能无法得偿心愿了。

趁着兽人萨满怔住同时,齐齐又甩出来一道墨绿色的光环,瞬间就笼罩了一个傻站在那里的冰霜巨人,这个大块头吭都没来得及吭一声,就软软瘫倒在了地上。

“生命汲取!你到底是什么来头!”哈鲁纳脸上的藐视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惊疑和忿怒。

对面的这个小丫头实在是太古怪了,明明看上去一脸的人畜无害,却能够自由地操控炼狱位面诞生伊始就存在的黑炎,还轻描淡写的就轰碎了一颗12级的飞火流星。

现在她更是在比飞火流星更高半个层次的大陨石召唤术的饱和攻击下安然无恙,这不能不让哈鲁纳警觉起来。

隔着200多码的距离,兽人萨满神色复杂,他有些后悔没有准备充分就现身夺人了。

“怎么样,现在可以好好坐下来说话了吗?”齐淼一脸小人得志,完全没有躲在女人身后的羞愧感:“还要打就赶紧的,我们要吃晚饭了,到时候可没时间陪你玩。”

亵渎萨满还没有考虑到一秒钟,立刻就笑了,即使是在笑,也给人一种阴骘残酷的感觉。

“强大的法师,你靠自己的实力赢得了我的尊敬!”兽人萨满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自己和黑老大都在冷冷地嗤笑,明明是齐齐展现了实力,要是没有小丫头,这里现在已经是血流成河了。

“我来到这里只是为了找回我的仆人,那个雾岛精灵!”亵渎萨满努力做出一副诚恳正直的表情:“一个精灵奴隶的价格有多贵重,想必不需要我再多说,所以一开始才在气急攻心之下,和你发生了冲突。但是现在,我希望能够得到你递出的橄榄枝。”

齐淼一阵瞠目结舌,他原来以为自己就够不要脸的了,没想到一山还有一山高,他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厚颜无耻的大拿。

“九羽萨满的实力确实让人刮目相看,我本来就不希望和你发生冲突,只不过你的脾气实在太急躁了点!”齐淼装作很遗憾地指了指那个瘫倒在地的冰霜巨人:“所以在不得已之下,我的侍女伤害了贵属下,真是太抱歉了!”

哈鲁纳眼皮一阵乱跳,他立刻就决定了,只要雾岛精灵一到手,他马上就拼着剩下的8跟黑羽不要,也要给这两个狡诈的人类一个好看:“没什么,一个冰霜巨人而已,追随者的义务,不就是应该守护在主上的身前吗?”

“您的胸襟让我汗颜!我为刚才的轻狂和鲁莽像您道歉!”齐淼立刻就改了称呼,一脸的诚恳。

“我也为我那种让人头痛的暴躁脾气表示我的歉意,希望年轻而强大的你能把刚才的事件看成是大家的切磋!”

马勒戈壁,真jb虚伪!两个伪君同时在心底破口大骂。

“好吧,那我们就直说吧!”齐淼笑眯眯地从齐齐身后走了出来,但是也只是和齐齐并肩而已。同样的哈鲁纳身上那片雾状的魔法护盾也没有取消,两边都在提防的对手。

“一般来说,巨人和精灵的珍稀程度是差不多的,尤其是高阶巨人和上位精灵!”齐淼不着痕迹地点了点那个一动不动的冰霜巨人,好一阵肉痛:“怎么您毫不在乎一个巨人追随者的生死,却这么关心一个精灵奴隶的下落呢?”

“这个精灵比较特殊,是我的一个实验品,再没有看到实验结果之前,任何一个魔法师都会紧张的!”亵渎萨满鬼话连篇。

“哦?正好,我也是一个热衷于魔法探索的法师,既然有让您都这么看重的实验,那么可否让我也开开眼界?”齐淼更是满嘴跑火车,让深知黑老大好逸恶学底细的牟波等人十分不齿地翻白眼。

在看到齐齐对上这个萨满丝毫不落下风后,3个老资格的追随者被齐淼耳熏目染之下养成的惫懒性格充分的发挥了出来,牟波和索尔直接拿出酒壶干上了。

“有些魔法的奥秘是密不可传的,这一点你身为人类应该比我更清楚!”兽人萨满婉言谢绝了黑老大要求共同进步的好意,好不着痕迹地讽刺了齐淼一下。

谁都知道,在各个种族当中,门户之见最严重的就是人类了,有些魔法师宁愿把一辈的心得和财富带到坟墓里面,也不会交给一个不是自己学生的人。

齐淼眨了眨眼睛,一脸的天真加仰慕:“那么,您收我为弟怎么样!”

黑老大一副顾盼自豪的神色:“我今年才20出头,就已经是高阶魔法师了,这种天赋,不会辱没了一个九羽萨满的威名吧!”

亵渎萨满一滞,被堵得说不出话来,过了半晌,他才讪讪笑道:“小家伙,你可真会开玩笑,不过我信仰的神祗决定了,我的学生只能是出自兽人一族。”

这个兽人萨满的嘴巴不是一般的严,其实如果黑老大和齐齐没有表现出这么出人意料的实力,说不定哈鲁纳在大意之下,就漏了口风。可是正是因为两人的实力让兽人萨满起了忌惮之心,这才死活不告诉齐淼他的真实目的。

齐淼现在也想通了这点,这会儿正后悔不迭呢。

齐齐在一旁通过灵魂传导,表达自己的鄙视和快乐。

黑老大万般无奈地横了齐齐两眼,又对上了还飘在空中的亵渎萨满:“也就是说,你怎么都不会告诉我寻找这个舞蹈精灵的真实目的了?”

“大家心知肚明就好,年轻的法师!你以后的路还很长,何必执着于这么一个小秘密呢?”兽人萨满笑得很开心,他觉得这个法师准备屈服了。

好吧,果然还是要比谁拳头大,齐淼璨然一笑:“在这里,我先给您介绍一个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事情的发展不能让我绝对满意的话,那么在下百分之百会狗急跳墙!我的话,你听明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