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魔法陪练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1 16:20:34 字数:5450 阅读进度:89/306

哈鲁纳觉得很愤怒,是那种难以抑制的愤怒。[www.hanshu.tutaotao.tutaotao.com][

身为一个亵渎萨满,本来在一般的情况下,是不会去招惹同为黑暗生物的雾岛精灵的,可是这个精灵所掌握的一个秘密,让哈鲁纳对他起了势在必得之心。

可是在经过一场惊心动魄的较量过后,亵渎萨满好不容易让那个精灵连压箱底的本事——罗生之箭都没来得及用出来,就一举击败了他,可是没料到这个精灵身上还有另外一个保命的道具——一个虚空漫步的卷轴,就是这个精灵在最后一刻启动了这个空间魔法的卷轴,才让煮熟的鸭给飞了。

不过好在哈鲁纳是一个九羽的亵渎萨满,他的灵魂追踪之术已然大成,这才顺着线索从西南之南的风暴洋上一路跟过来,穿越了骸骨沙漠,翻过了中央山脉,经过了大大小小4,5个国家,这才在西索迪亚的边境发现了猎物留下的痕迹。

可是没想到在最后即将大功告成的时候,居然杀出来一个不知好歹的小辈魔法师,这让哈鲁纳本来就不怎么好的脾气愈发暴躁了起来。

考虑到这里是号称魔法之国的西索迪亚,亵渎萨满并不想横生枝节,去招惹所有职业者中最难缠的魔法师,尤其是西索迪亚的土著魔法师。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是他有心假装一回和平大使,却被人骑到了头上来拉屎撒尿。

亵渎萨满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疯狂了。

居然还有像他脚下的那个小爬虫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魔法师,胆敢越级攻击同为施法者的兽人萨满。其实只要哈鲁纳弄清楚了齐齐的来历身份,他就不会有这种感叹了。

但是现在的事实是,那个小渣滓不仅挑衅了他,还差点儿就偷袭得手,把他打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9道叠加过的连锁闪电,一记让天地都为之色变的雷神之锤,差点就把哈鲁纳电成了焦炭,如果不是那个小法师太过贪心想要一击建功,第三个魔法选择了闪白虫洞这种准备时间略长的大威力魔法,而是接着再跟上一记雷神之锤的话,亵渎萨满觉得自己铁定要从天上倒栽葱下来。

在硬吃了9道连锁闪电,又牺牲掉一件护身道具抵挡下雷神之锤后,哈鲁纳恶狠狠地吐了一口血,给自己加持了一个暗黑屏障,这种深渊谱系里特有的防御法术,是随着施法者的意念而改变防御的力度,在哈鲁纳的手上用出来,足以抵挡具有高净化和湮灭特性的闪白虫洞了。

亵渎萨满现在的造型很man,血红的法冠已经和插在上面的黑羽一个颜色,半边身体也是焦黑发臭,被直接命中的左臂上,一撩骇人的血泡肿起来,还有更多的鲜血从迸裂的伤口中流淌下来。

“法术选择有误!”在齐淼吟唱闪白虫洞的时候,齐齐在旁边淡淡地提醒了一句,她知道齐淼的意思是想联系一下实战技巧,所以很乖巧地站在黑老大身后一言不发,只是在他的选择出现小问题的时候,才轻轻提醒一句。

齐淼这个时候也发现了自己的错误,他应该凭借自己的高元素契合度,什么魔法序列器,什么魔法卷轴,什么法术默发一股脑地丢上去,直接乱拳打死老师傅就好了!可是现在却偏偏因为急躁贪功的心理,给了这个亵渎萨满一丝喘气的机会。

要是紧跟上使用两个雷系的高级魔法卷轴,可能现在这个亵渎萨满大意之下,直接就被齐淼打下来了。

明白了自己的错误后,齐淼立刻改变了策略,在闪白虫洞施放后毫无效果之后,黑老大又回到了自己最熟悉也最喜欢的轨道上来。最开始的那两记魔法偷袭,是自己暗自准备了许久,现在还想接着不间断地施放高阶魔法已经不太现实,所以黑老大改用了快速瞬发中阶魔法。

魔法师能够瞬发比自己低一个级别的魔法,这是一个常识,黑老大现在以9级魔法师的实力,施放7,8的法术,那简直就是信手拈来随心所欲,这货虽然一直没有什么趁手的魔法杖,但是架不住这个混混型法师的元素契合度太高,自身体内还有一个临时存在的魔力仓库,就是那依旧没有被齐淼吸收完全的兹兹米特尔魔力结晶,所以是施放起魔法来,就像是未来战士扛着加特林六管机枪一样。

而对面的亵渎萨满哈鲁纳在用暗黑屏障挡下10级的闪白虫洞后,也发现这么打下去不是个办法,虽然暗黑屏障是少有的持续施法型护盾,只要自己的魔力没有耗干,就不怕自身等级以上的法术,但是俗话说挨操的怎么也干不过操人的,他的魔力消耗远胜齐淼多矣。

并且作为一个走到哪里都是一方强者的九羽萨满,还从来没有过被一个级别低于自己的小辈这么打得抬不起头来,所以在习惯了齐淼的攻击频率和方式后,他不甘示弱的开始了反击。

两边都采用了瞬发中阶魔法的策略,齐淼是在演练实战技巧,而哈鲁纳却是不得不如此,他不想很难看得被压着打,就只能选择魔法对拼,还只能是中级魔法,因为高阶的魔法和黑暗神术都需要一定的准备时间,在没有追随者的保护或者多层魔法护盾加持的情况下,贸然施放就意味着主动找死。

现在两边开始拼上了速度,战斗也陷入了一个诡异的怪圈。

哈鲁纳的实力自然不用质疑,12级之上的施法者,如果不是兽人萨满这种职业对于元素法则的理解程度及不上魔导士,所以无法释放群体杀伤的禁咒,那么他们的实力怎么也要被世人高看一眼,而不是现在这种不被人承认的尴尬地位。

所以要是论起单体攻击的法术,一个亵渎萨满和一个魔导士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至于齐淼自然不用再说,各种机缘巧合之下造就的怪物,从场面上看,现在的他一点儿都没有处于下风,甚至还给人一种压着那个萨满打的感觉。

最先求变的还是哈鲁纳,原因无他,因为这个营地里还有好几个法师在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蕴含着精神力锁定过来的视线起码不下5道,他不敢保证这里面还有没有一个更加变态的魔法师。

而自己的两个冰霜巨人追随者虽然也是一大战力,但是先前见过这个小法师的哈鲁纳很清楚,他身边的那个信仰克尔伦诺斯的半兽人,还有造型夸张的巨魔猎手,并不比冰霜巨人逊色。

在两边的追随者都兑兑掉的情况下,只要再上来一个高级魔法师,战场上的平衡马上就会被打破,到时候倒霉的一定是自己。

想到自己这是在西索迪亚,再想到那个精灵身上的秘密,兽人萨满一咬牙,他头上的一根黑羽瞬间燃烧起来,然后升腾成为一个黑色火焰构成的符文,悬浮在他的头顶,齐淼甩过来的好几道法术,都被这个符文上面飞溅出来的一点火星给抵消掉。

然后亵渎萨满开始了交火以来的第一次吟唱,就好像一只看不见的巨兽拉起了硕大无匹的黑幕遮盖了整个天空,营地所在的这一小块范围里,瞬间暗了下来。

看不到日月云霞,也没有天光和冷风,所有人只能依稀看到在最最遥远的天边,才勉强有几分正常的色彩。

黑暗开始主宰这一方世界,诡异的宁静中,有一种让人窒息的压抑。

忽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了一声声凄凉地哀嚎,直击众人心底最脆弱的那一点,飘渺的怨灵挽歌在黑暗中传唱,恐惧渐渐的蔓延开来。

这个法术不是群体魔法,而是一个导士阶的单体法术,至于这种引动天象的变化,还有那大范围的恐惧结界,只是这个法术附带的效果,并不是亵渎萨满刻意为之。

一个由最深沉的黑暗组成的魔法阵出现在齐淼的脚下,然后黑色的光芒冲天而起,将齐淼笼罩在里面。

永眠墓园是一个单体法术无疑,但是作为攻击范围达到近百平方的单体法术,处于攻击范围内的敌人被波及那也是不可避免的,哈鲁纳对自己对手身边那个一直邪笑着的小女孩很是心存忌惮,所以这次一出手,干脆也把她囊括在打击目标的范围内。

黑光持续倒卷而上,永眠墓园在外面看,只不过是一个一团黑漆漆的大窟窿,但是身处其中的齐淼,却看到无数的最纯粹的黑暗元素呼啸着卷过来,就像是海啸过境。

除了这些黑暗元素,这个黑暗区域里居然还有无数的幽魂存在,这些虚无的黑暗生物施放出了一波接一波的精神冲击,似乎永无止歇一样。

导士阶的法术,在攻击的方式上已经完全不同了,不再是各种元素原本的力量形态,比如这个魔法里黑暗元素所蕴含的力量,就带有虚弱,衰老,幻视幻听,**腐蚀和灵魂腐蚀等诸多效果,如果无法抵抗这个法术的攻击,那么等黑光消失后,留在原地的除了一具新鲜的骷髅,什么都不会剩下。

观战的法师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不影响众人把忧心忡忡表情挂在脸上。

而和他们的神色截然相反的,是高高飘在天上的亵渎萨满,他那血红的眼睛里,原本就恒久存在的怨毒与杀戮,现在又多了一种得意。

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个小法师一定是西索迪亚某位大魔法师的弟,天资洋溢实力过人,刚刚那一波魔法对射,就连他这个高级魔法师之上的人物,都一个不察之下吃了大亏。

不过遗憾的是,这么出色的年轻人马上就要以白骨骷髅的造型出现了,这就是开罪自己的下场。

哈鲁纳决定,在抢到了那个精灵以后,立刻远走高飞,再也不回西索迪亚了!

魔法之国果然是魔法之国,一个混乱兽人待在这里,其危险度丝毫不亚于骸骨沙漠那种地方。

哈鲁纳的笑容才刚刚绽放,就凝固在了他那张能止小儿夜啼的脸上。

黑光消失的地方,是一个湛蓝的水球,水球上还隐隐约约的挂着几块剥离的土元素结晶。

不用说,齐淼第一时间开启了5个魔法护盾,最外面的是奥术系的魔法结界,然后紧接着火系护盾,火系护盾里面是气系法术的另外一个分支进阶,风系护盾,火借风势,光这两道护盾就抵消了永眠墓园不少的威力!然后还有土系的护盾,可惜哈鲁纳的法术攻击只能到此为止了,在击破了一个魔法结界和三重元素护盾后,所有的攻击力终于消耗一空,止步在第四个魔法护盾之前。

哈鲁纳的目光凝滞了,他惊愕的看了好久,险些就想上前看一看那个水球,还有水球里的魔法师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了。

如果说一个高级魔法师能够逞一时之勇,在中阶的魔法对拼中和他旗鼓相当还能说得过去的话,那么哈鲁纳觉得堪比导士阶的单体攻击法术,才是对对手最大的考验——他总不可能召唤出一个导士阶的护盾吧!

但是现在事实摆在面前,又让哈鲁纳无话可说,不过片刻之后,他就反应了过来,对面的这个小虫一定也有高等魔法道具护身。

一定是这样!传承强大的魔法师,怎么会没有强力的道具呢!

不过哈鲁纳一点儿都不担心最后的结果,魔法道具再怎么使用也有个上限,但是他的魔力,却足以支撑自己十多个这种级别的魔法,如果算上卷轴和装备里的,只会更多。

所以在发现对面的这个小法师居然安然无恙后,哈鲁纳毫不犹豫地发动了自己的第二次强力打击。

一个个意义难明的晦涩音符在哈鲁纳的口中响起,配合兽人萨满那种择人而嗜的狰狞表情,明明是与元素沟通的语调,听起来却偏偏像是百鬼夜哭一样。

黑暗元素开始了不安的躁动,这种躁动直接反映到了在场所有人的灵魂中,每一个细小的音节都要带动他们的心脏重重的跳一下。

这种异像让刚才还在为齐淼长出一口气的法师们又把心提到了嗓眼儿。

然后一道灼目红光闪过,这道红光代表着死亡和收割,代表着冥神不可抗拒的召唤。

导士阶的死亡一指。

死亡一指这个黑暗奥术虽然是从9级就能开始学习,但是真正要让它达到即指即死的效果,那就只有在12级以上的施法者或者黑暗生物手上才能够看到,普通的亡灵女妖,僵尸法老,乃至于大巫妖所释放的死亡一指,根本就是盗版中的盗版。

并且在目睹了齐淼居然能无视全方位的魔法攻击后,哈鲁纳很明智的选择了攻击一点的法术,这种集中性的攻击显然更有利于魔法破防。

红色射线的尾端还在哈鲁纳的手指上,首段已经瞬间钉上了齐淼的水蓝色护盾,连最起码的魔法护盾元素结构被破坏时的那种震荡都没有,就像是钢针扎在了肥皂泡上一样,9级的水系护盾瞬间破裂,然后从齐淼的身上又弹出一层朦朦胧胧极具美感的夜之帷幕,这是固化在黑老大魔法内甲上的夜翼面纱,专门抵御魔法攻击的护盾。

这一次10级的魔法护盾比刚才多抵挡了片刻,也只是片刻而已,在13级魔法威力的攻击下,夜翼面纱化为了片片黑色的蝴蝶纷飞四散。

哈鲁纳的脸上,那种混杂着得意与暴戾的笑容第二次绽放,他也看出来了,这个难缠的法师绝对是技穷于此,要不然他不会一个接一个的施放法术,而是要一口气给自己刷满魔法护盾!

毕竟,面对着导士阶的死亡一指,任谁都不敢掉以轻心。

果然,那个小法师召唤出了第三面魔法护盾,很明显,这个护盾不再是装备上附带的高级法术,而只是一个8级的魔法,这意味着他的所有魔法道具都被哈鲁纳的两个魔法破了个干净。

红色的电光不带丝毫的转折,就像烧红的餐刀切入新鲜奶油一样,瞬间熔化了那一面光盾,然后降临于年轻法师的面前,哈鲁纳甚至已经做好了飞过去轻点战利品的准备。

然后就看到一只白生生的小手从旁边伸过来,一把捏住了那道红光,同时也把哈鲁纳的笑意捏回了喉咙里。

那只小手的周围,一片片遽腾遽缩的火焰忽隐忽现,组成了一个代表着法则的符号。

这个符号如同真正的永眠之地的死亡叹息,让哈鲁纳一见之下,立刻就惊呆在了半空。

……

面对着亵渎萨满的死亡一指,黑老大一点儿都不担心,因为他身后站着齐齐,齐淼坚信这个时而邪恶时而天真的小丫头,一定会在自己需要的时候站到自己的身前。

至于魔法实战的技巧,齐淼已经体会得差不多了,再打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他现在很清楚自己只能凭借突然的偷袭来打兽人萨满一个猝不及防,而一旦对方适应了自己的节奏后,就会把战斗的轨道引向对他最不利的方向,即使现在齐齐帮他拦下了这道攻击,自己重新以快打快,那也只不过是有一个轮回罢了。

那个亵渎萨满的头上,可是还有足足8跟黑羽呢,足以抵消8次突如其来的攻击。

所以齐淼马上很自觉地捧着一碗软饭,香喷喷地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