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魔法诺贝尔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1 16:20:33 字数:5631 阅读进度:71/306

“这位学员,对!就是你!”阿普苏冲着一脸茫然用手指点自己鼻的齐淼怒喝道:“你是对我刚才的讲解有什么疑问吗?如果是那样,那就请你直接提出来,而不是如此放肆的嘲笑!”

阿普苏现在是一肚的火气,本来代替老矮人汀来教授这门课程,就让他被很多学生非议了,毕竟对于魔法师这种职业来说,你的年纪,在某种意义上就代表着学识是否渊博,经验是否丰富。[www.hanshu.][

一个30出头的年轻导师,他能在实战方面有什么可以教导我们?——这就是很多学生现在的想法,特别是在把阿普苏的课程与原先的导师汀细细比较之后。

这个年轻的导师知道不少学生这么想,但是他不可能因为这些学生某些让自己不快的想法,而来惩罚他们,那样自己绝对会成为魔法学院里令人不齿的人物和笑料。

但是现在居然有人主动送上门来让他立威,阿普苏实在是太感谢这个家伙了。

年轻气盛的导师一挥手上的短柄法杖:“想来你是对我刚才教授的‘魔法护盾的破解选择’有不同意见了?如果是这样,我允许你发表自己的看法,或者我们实战演示一下也可以,毕竟魔法的战斗技艺,是要在实战中才能得到磨练和成长的!”

很冠冕堂皇的一番话,阿普苏认为只要这些学生们看到了这个胆敢公然藐视自己的家伙的下场,他们绝对会稍微乖觉一点儿,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私下质疑自己的声音如此汹涌。

“我个人确实有一些不同的看法!”齐淼微微一笑,像极了一个自信且勇于怀疑的好青年形象:“我记得以前汀导师告诉我们的是,魔法护盾的破解选择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比如汀导师自己是一位强力雷系魔法师,他所选择的方式,就多半是用纯攻击性的魔法,硬生生轰破对手的魔法护盾!”

顿了一顿,有些怀念起老矮人的齐淼,完全没有注意到阿普苏额头上暴跳的青筋,而是继续侃侃而谈:“但是汀老师却从来不支持我们单调而死板地学习他的做法,总是要求我们先分析清楚敌我具体状况后,再根据这些情况来做出选择……比如你刚刚要求熟练掌握的元素干扰,驱散术,魔法腐蚀,这些法术和技巧,不一定需要每次都用这种一成不变的套路!”

“比如说如果你的对手使用了‘烈焰守护’!”黑老大愈发进入了角色,都有些谈性大起的意思:“而你是一个土系魔法师,这个时候,我看不出来削弱和腐蚀对方的魔法护盾有什么意义,有施放一个驱散术的时间,直接用地牙突刺或者陨星术不是更好吗?”

就是!就是啊!地下的学生一片悉悉索索的附和声,让阿普苏那本来就铁青的脸色越加的难看了。

“我现在教你们的是基础!法师战斗技巧的基础,连这些都学不会或者说觉得没有用处,那你们将一辈一事无成!永远都只是成就其他法师的炮灰和踏脚石!”不知不觉中,阿普苏的言语中带上了羞辱,因为刚才这个混账学生又拿他和老矮人比较。

在阿普苏看来,这种行为简直就是揭人伤疤,当面打脸!

这边厢,因为实战应用是自己唯一有心要好好学习的课程,所以齐淼破天荒地打算要好好尽一下学生的本分,也是因为有了这种想法,他才十分认真地指出了阿普苏教学中的不妥当之处,可是哪里想到,他却正好无意中触犯了这位年轻导师的忌讳之处。

“这位法师阁下,我认为你的语言中有人身攻击的成分,所以请收回刚才的言语!”齐淼皱了皱眉头,他吗的想要做个好学生怎么就这么难?

这个粗胚神经再大条,也听出了这位年轻导师的话中,那种恼羞成怒的讥讽之意,所以他歪眉斜眼地咳嗽了两声,一本正经道:“我觉得您缺少一种魔法师的风度!“

试炼场讲堂的另一边,萨拉和蒂亚华姿差点儿没噎死!这货居然也和人讲什么魔法师的风度?

两个小家伙总算知道什么叫贼喊捉贼了。

被这个学生这么一刺激,这回阿普苏就算有心讲些法师风度也被齐淼气跑了:“一无用处的废渣蠢货,你说得再好,也不可能凭借你那条舌头打败你的对手!站上来,让我给你演示一下战斗技艺吧!”

“我操!”齐淼憨厚地一笑:“哪儿敢啊!”

如果对手是个靓妞儿,我还真不介意用舌头打败她!黑老大临阵分心,一脸猥琐的笑。

“我叫你站上来,以你导师的名义!”阿普苏的嘴都气歪了,这个学生居然敢当着他的面爆粗口。

齐淼现在算是明白这个导师的意思了,感情他是想拿自己开刀呢!

自己作死,可怨不得别人!黑老大森然一笑,本大爷现在可是高级魔法师,你这个中阶小渣渣要找不自在,我就成全你。

齐淼走下了试炼场,阿普苏也从讲台上步入到场内。

一群学生都兴奋起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即将爆发的师生大战。对于阿普苏,这些小学员们固然没有多少敬仰爱戴,可是对于齐淼,他们同样不感冒。

因为这家伙太跋扈出挑了,那种大咧咧懒怠而无赖的样,怎么看都不像个好家伙。

这种人,让他和这个刚愎的导师斗个你死我活,那可真是大快人心的事情啊。

特别是坐在某一处的琳娜,正在和没有选修炼金学的同伴们大肆宣扬着齐淼的流氓和混蛋之处。

唯一为黑老大担心的,就只有萨拉和蒂亚华姿两兄妹了。

“既然你不同意我对魔法护盾破解途径的看法,那么就让我先来验证一下你的观点是否正确吧!”阿普苏不怀好意地一笑:“打开你的魔法护盾!我们就用1级魔法来切磋吧!”

齐淼耸耸肩膀,开始构筑着他刚才的设想,反应装甲式魔法护盾!这并不是他托大瞧不起阿普苏,而是这货的狗链上,还存储了5个序列器激发的魔法护盾,一水儿的8级魔法,只要精神力足够,完全可以做到瞬间激发!在5个2帧,也就是一秒的时间内,给自己套上5个8级魔法护盾,所以他才这么有恃无恐。

凝神,聚魔,开始用精神力引导周身的元素,并且按照想象中最合理的方式来描绘它们,把这些本来不能共存于一个魔法中的四系元素,用最平衡的状态排序出来。

“还想默发?”阿普苏一脸嗤笑地提醒道:“作为你的导师,我有义务教导你,不要还没有学会走,就想着飞!面对一个高你无数阶的法师,老老实实的吟唱才是正途!”

齐淼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恍若未闻。

阿普苏的牙齿格格直响:“马上就要你好看,小!”

……

试炼场的看台上,一个小法师正疑惑的看着场中的齐淼。

“怎么了?肖康?”他的同伴捅捅他:“有什么不对吗?让你这么惊讶!”

“这个家伙的聚魔速度,不应该这么慢啊!”这个被叫做肖康的法师看着自己的同伴:“温鲍,你还记得半年前,我们第一次上魔法实战应用时的情景么?好像就是这个家伙,哼了两声就打倒了那个外籍交流班的菲查伦王?”

小法师学徒温鲍想了想:“记不太清了,如果是他的话,怎么会一个1级魔法护盾都要这么长的准备施法准备时间?当时那个家伙可是动动嘴皮就甩出了一个2级法术呢!”

“可能是我记错了吧!”小法师学徒肖康摇摇头。

……

就在阿普苏嗤笑不已,其他的学员们指指戳戳的时候,齐淼完成了对元素结构的描述,只见他身上虹光一闪,一面七彩斑斓的透明光盾就这么忽的弹了出来。

“这是?”阿普苏的目光中满是新奇和疑惑,还有一种见到新鲜事物的猎奇神色,从这一点上来说,这个年轻的导师总算是还有一些法师的优点。

魔法导师盯着齐淼的这个新型护盾看了好一会儿,终于确认这是一个全新的,或者是冷僻的法术,至少就他自己所知,在正统魔法序列中,还没有哪个1级法术是这样的表现形态,倒是和13级导士阶法术——虹彩之墙,有些类似。

“萨拉表哥?这是什么魔法?我怎么从来没有见到过?”傲娇萝莉满脸的好奇。

小正太萨拉苦笑着摇摇头:“我也不太清楚,齐缪尔这个家伙,以前从来没有演示过这个法术,并且也不像是两位圣域魔导师传授给他的,苏格拉底大师和圣桑大师的成名魔法和特色魔法,大陆上的人都知道的!所以我猜,这是齐缪尔自己新近创造的吧!”

说到这里,萨拉忽然就失语了,脸上的表情除了佩服,还有失落。

试炼场上的那个人,本来是他想要追赶的目标,萨拉觉得自己也许能用十年,或者二十年的时间来和他达到同样的高度。可是现在,小正太明白了有一种高度叫做望尘莫及。

……

场中,阿普苏看着齐淼身前的光盾若有所思,考虑了好一会儿,他抬手释放了一道火焰冲击,这可是他的拿手魔法。

现在已经是6级魔法师的阿普苏,把火焰冲击这个低阶法术也提升到了5级的水准,可单体攻击,也可群体攻击,甚至在他的魔力的支持下,还能持续不断的灼烧对手,光凭这一点,阿普苏就觉得自己有自傲的本钱。

能够自我改良魔法,并使其和自身的等级一同晋阶的,只有天赋异常出色的法师才能做到。

当然,现在阿普苏把这个法术的攻击烈度控制在1级魔法的程度上,虽然对这个学生又莫大的恨意,但是他的骄傲还不允许他做出舞弊的事情来。

阿普苏不认为一个小法师的不知名法术,会对自己的得意之作造成什么威胁,但是他马上就愣住了,眼皮在突突地跳。

试炼场一圈看台上的学生们,他们的眼皮也在突突地跳。

火焰射流撞上了那面虹彩护盾,还没等蕴含在其中的火元素力量爆发,那面七彩的护盾上就崩散出无数绚烂的流光,这些放射性的光芒带着杂乱而强烈的元素震荡,几乎是立刻就与火焰射流中的魔法能量对冲而湮灭掉。

嘿!果然有搞头!,黑老大哈哈一乐,以常人难以企及的速度,向自己的魔法护盾中补充了一些四系元素,看起来就像是分毫无损一样。

一群人,包括阿普苏都愣住了——同为1级魔法,就算根据上古天才魔法师,迈尔和焦耳兄弟的魔法元素能量守恒定律,同级别的纯粹一攻一防两个法术之间的对冲,其结果一定是都要湮散的。

而现在这个穿着流氓法袍的魔法师,他的魔法护盾为什么会完好无损呢?

阿普苏很是不信邪挥洒出一道驱散术,刚才他一定是忘记了先削弱对方的魔法护盾,现在补上驱散术,正好用来证明自己的理论的正确性。

他就不相信,在驱散术的作用下,这个和自己叫板的小法师还能猖獗到几时!

至于和一个学生用同级魔法较量,还要先用驱散术削弱对方法术的尴尬行为,阿普苏自动忽略了。

又是一道火焰冲击喷射而出,因为刚才被齐淼落了面的刺激,阿普苏很不厚道的稍微延长了一下火焰射流的持续时间,这样一来,这个魔法就相当于一个半的1级法术威力了。

至于会不会被人诟病欠缺风度,会不会被这些学生在私下嘲笑得更厉害,阿普苏已经全然顾不上了。

可是让他失望的是,又是一片绚烂的流光崩散而起,他这道加了料的火焰冲击,再次无功而返。

阿普苏到底是年轻气盛,从来没有遭受过如此的挫折,气急攻心之下,他顾不上齐淼用一个魔法护盾防御了他两次打击的事实,又换了一个土系的魔法,2级的地牙突,并且还是从齐淼身后悄无声息地释放。

既然纯元素能量的火系魔法对付不了,那我就换附带无力攻击的土系魔法!魔法导师的脸有些扭曲了。

而此时看台上,已经有不少人站到了齐淼一边,黑老大这一连串的精彩表演已经征服了不少小学员的心,而阿普苏还在气急败坏地死缠烂打,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导师应有的风度和作为。

同样是地牙突!分心二用操控几个低级魔法,对于现在的齐淼来说,完全是反掌观纹一般轻巧的事情,在觉察到了阿普苏的偷袭后,齐淼的身体丝毫未动,他的脚后跟处,就也突刺出一根石牙,明明在阿普苏偷袭以后他才释放,可是两个魔法出现的时间确实相差无几,一阵咔嚓嘭嘭的撞击声中,两个地牙突湮灭于无形。

阿普苏现在已经完全忘记是了在课堂上,他的心中,就充斥着一个念头:打败这个可恶的小,挽回自己仅存的一丝颜面,至于魔法护盾的破解,鬼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于是,宽广的试炼场中,漫天的魔法促销大派送一样的乱飞,小火球,爆炎术,炎光刀,炎神矢,石枪阵,各种火系和土系的法术如同泼水一般挥洒而出。

而反观齐淼那边,黑老大有心演练自己反应装甲式魔法护盾的防御力度,于是他干脆把自己魔法护盾的防御面积撑到足以护翼整个人的程度,然后就看到在阿普苏的魔法的撞击下,那一面七彩流光的光盾被激起了无数的焰光流萤,就像是凭空炸开的焰火一样,缤纷洒落。

本来齐淼想的是,这货发现事不可为,拿自己的新式魔法盾出出气以后也就算了,可是哪里知道阿普苏的甩出来的魔法无穷无尽,顿时激起了黑老大的桀骜性,在又吃了3记炼狱之鞭后,黑老大冷冷地盯着还在挥洒着魔法的阿普苏,抱着膀撤去了反应装甲式魔法盾。

终于被自己击破了?魔法导师心头一喜,可是已经发出去的五六道低级法术已经收回不及。

看着对面阿普苏假惺惺的担忧目光,齐淼也就这么一挥手,凝血冻枪,极地冰矛,水钻,风刃,四下乱飞。

中间还夹杂了两道纯精神系的心灵鞭挞。

于是比刚才要绚烂华丽百倍的场景出现了,在看似宽阔,但对战斗中的法师来说却极为狭小的场地上,只够眼神交错的一刹那工夫,两人已经对拼了6、7记魔法,魔法对撞产生的震荡波和能量乱流四溢,所有的法术居然都无一例外的全部相互兑抵消掉。

阿普苏刚刚就要舒展的脸色,立刻就黑了下来,比他的黑脸更加可笑的是,这位魔法导师的嘴巴,在这一刻离了水的鲶鱼,无助的翕张着。

这要多么可怕的洞察力和战斗意识,才能同时捕捉到这么多魔法的攻击轨迹啊!

“天哪!无序多轨法术对冲!”看台上,一直看齐淼不顺眼的琳娜完全没有了一个贵族小姐的从容矜持,就像是一个捉奸在床的黄脸婆一样,声音里满是不可思议的扭曲。

不少学生的魔法短杖轻轻滑落,却不自知。

阿普苏敢打赌,学院里除了魔导士以上的人物,就算是那一群高阶魔法师里面,也找不出几个能做到这一步的人。

但是接下来他就没空惊愕了,齐淼最后两记撒手锏,心灵鞭挞落到了阿普苏的头上,这位魔法导师哼都没哼一声,就这么软绵绵的翻倒在地。

“居然是心灵鞭挞!你连纯精神系法术都会!”躺在地上的魔法导师不甘地从嗓眼挤出来这么一句。

“废话,此乃阴人之神技,傻逼才不学!”齐淼呵呵笑着,眼神不屑而睥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