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惹是生非的圣手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1 16:20:33 字数:5551 阅读进度:66/306

“老伙计,虽然齐缪尔这个小家伙在你的强制要求下返回了魔法讲堂,但是……”秘星塔中,圣桑一边苦笑,一边攥着个魔晶小酒壶浅尝轻缀着:“你这样就不怕激起他的逆反心理吗?你也说了,这个混账东西是那种桀骜不驯的性格……”

齐淼在炼金学的讲堂上顶撞导师的时候,圣桑又猫进了秘星塔,这位圣域大魔导想来想去,还是不放心齐淼这个害群之马。[www.hanshu.tutaotao.tutaotao.com][

圣桑一脸的忧心忡忡:“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小混蛋还是1级魔法师的时候,就敢跟学院风纪官和外国王对着干,现在他的力量已经是原来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我怕……”

苏格拉底没有正面回答圣桑的担忧,而是风轻云淡地笑着反问道:“就算算上兹兹米特尔的魔力结晶,再加上受洗过魔力嫁接月光洗礼的人物,这个大路上所有被冠以天才之名的强者,他们中有哪一个能够达到齐缪尔这种成长速度么?”

圣桑疑惑地扬了扬眉毛,暗中盘算了好半天,这才略微有些得意地肯定道:“没有,这小是独一份儿!我说,还好我死皮赖脸地认下了这个学生,要不现在可后悔死了!”

苏格拉底早就习惯了圣桑这种老不尊的行径,对火系大魔导的厚颜无耻根本就不做评价,而是看着从头顶上飘过的旗云:“是啊!齐缪尔的成长速度太快了,快得连我这个知道命运之轮预示的老家伙都始料未及!”

“正因为如此,我才要磨练他的心性!”老法师看着圣桑还在一口接一口地咪着小酒,深感无奈地清了两声嗓:“不光光是心境的锻炼,还有最基础的魔法理论知识,他从2级魔法师直接跳到了9级魔法师,这里面一些很关键的东西,他错过的太多太多!”

“我敢打赌,现在就算是让他对上一名8级职称的中级魔法师,齐缪尔也未必能够完胜!”苏格拉底的脸色渐渐凝重起来:“如果他将来在战场上碰到了另外一个和他不相上下的法师,当两人的魔力和精神力全都用得一丝不剩以后,这个时候决定胜负乃至于生死的,可能就是一个4级,又或者只需要是一个1级的魔法,在那种情况下,一个一步步脚踏实地成长起来的法师,凭借他对元素的更深层次的领悟理解,绝对比齐缪尔这种不劳而获的混蛋的赢面要大!”

苏格拉底摇摇头:“我可不想这个小东西碰上这种局面!”

“这样也对!”圣桑深有同感地点点头:“不过你还没有说呢,他要是再惹祸怎么办?”

“如果惹上了法师协会风纪官或者其他的贵族裔,那就让他们自认倒霉吧!”一向以谦逊与平和的气度闻名于世的苏格拉底大师,居然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傲然和不屑:“有我们两人加上梅纽因陛下的护持,现在又多了舒曼那个老家伙,小家伙自己也争气成为了8级魔法师,我怕法师协会的那些人是要失望了!”

“至于在学院内部,我昨天不是跟你说过,把齐缪尔的魔法拓相,发到每一位任课法师的手上么?”苏格拉底忽然反应什么过来一样,面色不善地盯着圣桑:“你不会又去喝酒喝忘记了吧!”

圣桑老脸一红,不动声色地把小酒壶收了起来:“这个,好像真的忘记了,我这就去补发,这就去补发!”

绯红的火元素闪动间,这位和矮人一样酷爱杯中之物的圣域魔导师,就像是被火烧了屁股的猴一样,怪叫着跨入了火焰走廊。

……

西索迪亚的王都阿尔贝罗贝洛城中,一座恢弘广大的贵族府邸中。

第二魔法王朝遗留下来的建筑风格,整面的石墙笔直地砌起来,没有一点儿多余的附属建筑物,简约而雅致的青石墙上,原本的爱奥尼亚式的浮雕已经被岁月磨平,石墙下落叶未扫,角落里还爬满了青苔。

这是最久的时光和岁月,才能磨砺出来的厚重历史。

这要是这个大路上任何一个对魔法历史和古老家族传纪有所耳闻的人,都知道这座形似蘑菇真菌种植基地的院落,到底代表着什么。

号称家族历史比西索迪亚王国更久的魔法家族,荆棘蔷薇吉尔伽美什,就世世代代居住在这个院落里面。

现在,这座占地广大的府邸中,一个小小的别院侧厅里,一老一少正对坐而谈。

“瑟西,这段时间的试炼生活,有什么感想?”西索迪亚王国里地位最超然,手中权势最强大的魔导师,号称“在野的宫廷国师”的舒曼?奥芬巴赫?吉尔伽美什,正满脸慈意地看着他的学生,孙女,和一生的希望寄托——瑟西?安洛拉?吉尔伽美什。

这位奥术系的大魔导虽然没有在任何权利机构,譬如法师协会,魔法学院里任职,也没有担任什么国家职务,但是他的影响力却绝对不在苏格拉底之下,甚至还要高出一筹。

苏格拉底号称星空下第一法师,名望让人高山仰止,但是舒曼?奥芬巴赫却也不在他之下!这位奥术系大魔导所凭借的,就是吉尔伽美什家族中多达60多位,占王国所有正式法师数量十分之一的这个惊人事实。

名符其实的魔法家族。

蒂亚华姿的魔力水仙罗斯门德家,和荆棘蔷薇吉尔伽美什比起来,就像是一头双足飞龙,又或是奇美拉站到了一头真正的巨龙身边,渺小的不值一提。

这也正是菲查伦和弗朗哥敢于挑衅欺凌萨拉和蒂亚华姿的原因,换了是瑟西?安洛拉,他们连不敬的胆都没有。

“比较……有意思呢!祖父。”清冽的少女在慈祥的老人面前解除了自我冰封,她回忆着这一路上来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不由在嘴角轻轻弯出一个倾倒天下男的弧度,微红的冰唇轻吐:“那个人,祖父您很关注的那个家伙,很有趣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像一个人形的魔兽多过于一个法师!”

想到这里,冷清的少女有些倔强更多的却是失落地一叹:“对了,他好像已经是高阶魔法师了,并且至少是兼修3系元素系魔法!”

“高阶魔法师?”脸上一直都挂着和蔼笑意,气质平和如三月微风的圣域大魔导难得滞了一滞,然后那种表情似惊喜,似不可思议,又似玩味和好奇:“你是说,苏格拉底的这个学生,居然是高阶魔法师?可是我之前得到的消息,这个小家伙不过他们捡回来的魔法门外汉而已!”

“我不会弄错的,祖父!不过他看起来好像是刚刚进入高阶法师的境界,一些魔法的使用,还有他对元素的理解,并不是那种在魔法的世界里探索了很久的人!”瑟西一点一滴地回想着齐淼的作为。

“境界不稳固?”舒曼大师习惯性地理着自己的花白胡,眉头微锁,却露着笑意:“如果是魔力有了飞跃式的增长,那就要么是接受过精灵一族有关魔力嫁接的月光洗礼仪式,要么就是吸收过深渊异兽兹兹米特尔的魔力结晶,这个小家伙去的是暮光森林,那里可没有第一次信仰大战中的精灵遗脉,倒是有几个和深渊邪恶神祗有关的部落,就是不知道那一个种族又倒霉了!”

说不得,圣域大魔导就是圣域大魔导,所有的这些事情,舒曼从头到尾也不知道真相,只不过是在自己的孙女瑟西加入了齐淼的试炼小组后,才略略地关注了一下。

可是就凭这些星星点点的蛛丝马迹,舒曼大师居然就推断了个**不离十:“好吧,先不管这些!总之他成长的越快,对于我们吉尔伽美什家族来说就越有利!”

“你说呢,我的小瑟西……”老头挤眉弄眼地逗着自己的孙女儿,现在的舒曼,哪里还有一个圣域大魔导的架势。

“祖父,我承认我对他有了几分好奇心,但是这绝对不是那种男女间的好感!”小丫头虽然平时摆出一副冰山少女的样,可是本质上也还是个薄脸皮的矜持贵族少女。

“好,好!不说了,不说了!”舒曼打着哈哈:“如果你看上了那个小,不管你的父母如何反对,我也会满足你的心愿;如果你真的不喜欢那个家伙,就算是苏格拉底和圣桑那两只老狐狸一起上门来要人,我也不会给他们半分面!”

“祖父,父亲和母亲他们……”提到自己的父母,一向都是面无表情的瑟西?安洛拉难得显出了一抹淡淡地忧心之色。

“不要管他们!”舒曼?奥芬巴赫的脸瞬间铁青了,其中还有深深的恨铁不成钢:“我看他们是早就忘记了荆棘蔷薇的光辉,忘记了吉尔伽美什的荣耀,居然和普尔裘那个老棺材混到了一起,法师协会?我们吉尔伽美什需要法师协会这种东西的承认吗?”

“好了,这不是你要操的心!”老法师挥挥手,似乎是要赶走盘亘在心头的不快:“这段时间我忙于自己的研究,你回来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好好陪你,等下带你去老头我最新的发明!”

“祖父,我已经缺了上午的炼金学课程了……”瑟西犹豫道。

“那有什么好学的,如果不是你天生的水元素契合度如此之高,我都要把你留在身边学习奥术系的魔法了,还用得着去王都学院?你们学院中那些不成器的小家伙的技艺,能和我比吗?”

……

正在课堂上捣乱——也不能叫捣乱,姑且算是随心所欲的黑老大,正一脸无辜地挠挠头:“给我1个紫晶币,我就说实话!”

而讲台上的导师已经快要气得半疯了,他恨恨地冲到齐淼面前,拍出了一枚紫晶币在黑老大面前:“现在你可以回答了么?”

齐淼把那枚紫晶币揣了起来,吸吸鼻:“说实话,我不知道您问的是嘛!”

大笑,狂笑,一屋的学生再也憋不住了,还有小声起哄的——这些是有背景的学徒。

这位中年的炼金学导师本来就是一心扎在实验室里的那种学院派法师,自身的职称等级也不高,本来就谈不上多么有威慑力,被齐淼这么一抬杠后,威信更加荡然无存了。

“我记起来他是谁了,我记起来了!”一个小胖法师学徒大惊小怪地揪着同桌地衣袖:“你还记得新年放假前吗?那个米德加尔特帝国的菲查伦王,在宿舍区纠缠罗斯门德家的小姐,喏,就是和那个法师在一起的蒂亚华姿,然后被一个游侠和他的伙伴们教训的事情吗?这个家伙,不就是那个游侠……啊不!他是法师,他居然是我们学院的法师?我早该想到的!”

被这个小胖这么一提醒,他的同桌也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那还是发生在他刚刚进入魔法学院的时候:“对啊,就是他!那你记不记得还有一次,有学员殴打风纪官的事情么?好像就是这个家伙啊!传闻他不是被弗朗哥法师的家族给发配到了戍边军队里做随军法师么?怎么又回来了!”

整个课堂都开始骚动起来,最开始是因为齐淼公然挑衅导师的权威,扰乱课堂秩序,到后来,有几个经历过那几次时间的学生认出黑老大后,更大的悉悉索索的八卦声开始传播蔓延起来。

有不少有心的贵族出身的小法师们,都开始打探起齐淼的背景和来历起来。

敢于开罪一个帝国王和本国宰相家族的人物,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家伙。

“嗨,琳娜,我认出他来了!”实验室的一个靠窗的位置上,爱琴联邦的公主梵蔻儿正在拉着自己的女伴窃窃私语:“在我刚进学院的第一堂课上,我就见识过这个恶劣的家伙睡大觉,后来听说他得罪了米德加尔特帝国的白痴王,还有他们国家的宰相公弗朗哥,我还以为他被逐除了学院,或者被杀死在哪条偏僻幽静的街巷里了,现在看来,这个家伙很不得了哎!”

“那又怎么样,这个打扮的像个市井流氓多过于法师的家伙,值得你这么关注么?”她的女伴琳娜也是一个贵族家的裔,本来身为女孩,在家族中并没有什么地位的她。但是当她于某一个意外中被发现了居然拥有很高的气元素契合度后,地位立刻水涨船高,成为家族里备受关注的核心裔。

当她进入西索迪亚所有法师学徒的圣地,王都魔法学院后,就更是愈发骄矜起来,加上从小在家族中收到的贵族化教导,让琳娜对于齐淼这种打扮作风都很是无赖习气严重的家伙百般看不上眼。

“好帅啊!”忽然花痴起来的少女对女伴的不屑全然没有放在心上:“你看他那狂野的眼神,性感的刺青,还有那条黑金骷髅头珍珠项链,都深深地出卖了他!”

“决定了!”梵蔻儿一脸肃然地盯着她的女伴:“我要追求这个家伙,和他在一起,肯定比那些虚假无味的贵族有意思的多!”

琳娜一阵瞠目结舌,就连梵蔻儿的话中对所有贵族的那种不屑,都忘记了去追究。

“好,很好!”中年魔导士已经气到脸色时青时紫了,他恨恨地指着黑老大:“你给我出去,我的课堂上从此不欢迎你!”

“这位兄弟,我开开玩笑的!”黑老大上前拍拍中年导师的肩膀:“别生气了,跟我这样的无赖生气,气坏了自己不值当!”

萨拉和蒂亚华姿已经笑不出来了,他们把头埋得很低,生怕别人觉得这个流氓和自己有关系。

“滚出去!”导师大喝一声:“滚,你这个没有教养的的混蛋!我为你的父母感到悲哀!”

“啥鸡/巴人?怎么这么开不起玩笑,我再怎么捣蛋,也没有先骂人吧!”黑老大也不爽了,本来让他一个前半辈一直混黑社会的家伙来上课就很为难了,还是这种理论课程,所以他打打瞌睡,捉弄下导师,都是这个混混的本性使然,绝对没有侮辱挑衅的意思。

“真是的,就你这样,还魔法师呢!”齐淼撅撅嘴:“才几句话,就咋咋呼呼,一脸**蹦来蹦去的!我当着爱德华?艾尔利克老头的面也这么逗过他,人家一代炼金大师也没你这么开不起玩笑!”

这货可真能吹,他当圣域炼金术士是路边的大白菜么?一群学生冲着齐淼猛翻白眼儿。

听到齐淼这么说,那位中年法师一口气喘不上来,差点被噎死。

他现在忽然不气了,他找到了一个教训这小的方法。

“你说你有幸觐见过爱德华大师?”中年导师的眼中满是阴谋的味道,可惜这位导师大半辈都在和炼金材料打交道,实在是不会算计人,他的不怀好意简直一目了然。

“是啊,有什么问题?”齐淼装成傻乎乎的样回视着,心中一个劲儿冷笑,这里连那些半大小都看出来自己是有恃无恐了,就这位老学究还毫无反应:“另外,我要提醒的是,不是我‘有幸觐见’那个老头儿,是他非要给打造装备的!”

黑老大这话倒没瞎吹,任何一个炼金术士,看到了暮光龙的逆鳞,还有深渊奇兽虚无魔虫的颈骨,这些堪称天材地宝的炼金材料后,能忍住动手**的,那就不叫炼金术士了。

小,你继续吹,等下就要你好看!

中年导师同样在心中冷笑着:“既然是爱德华大师的忘年交,在炼金一途上的造诣肯定是非凡了,那么,你敢和我打个赌么?”

周围一群学生们立刻就兴奋了,个个耳朵竖得老高。

导师和学生打赌,这在王都魔法学院可不多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