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绝尘千里暮雪纷纷去留无意笑归来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1 16:20:33 字数:3530 阅读进度:61/306

没有女人冷冷清清,有了女人鸡犬不宁。[www.hanshu.tutaotao.tutaotao.com][

齐淼回到静室里的时候,3个女孩之间含义复杂的眼神还在纵横交错着,并不全然是为了齐淼,也许只是女人的那种小自尊作祟,但是这样的情况,已经足够让混混法师一个头两个大了。

好说歹说,总算把几个小妮分了开来,尤其是齐齐,一个不留神就开始架桥拨火阴阳怪气,黑老大实在不知道这个小蹄是什么意思,要说两人之间有契约约束,那还是这个坏妞儿出于自保才算计他的,齐淼坚信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感情。

分开了暗战的女孩们,齐淼又在罗耀拉这里赖了好几天,天天和兵痞们混在一起,加上牟波和索尔,美酒好肉尽情享受,吃饱了吹吹牛,然后下校场较量一番,这种日实在是闲的不得了。

快活的日总是过得很快,加上拉克西丝,简他们可过不习惯军营的生活,所以在第一场雪飘落的时候,齐淼他们启程了。

一路逶迤向北。

……

菲查伦?路德维希王这近半年时间里,过得很愉快很舒心。

自己本身在魔法上的天赋不用多说,加上外为米德加尔特帝国王的外交豁免权,内有西索迪亚的宰相公弗朗哥的照拂,让他在西索迪亚的王都魔法学院里混得风生水起。

连学院的名誉院长,星空下第一法师苏格拉底,都在被米德加尔特帝国暗中支持的法师协会,和西索迪亚的国师普尔裘大魔导师的联合打压下退到了幕后。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菲查伦?路德维希甚至都有了这是在自己的国家,米德加尔特的帝国元素研究所的错觉。

就像现在,这位王殿下正控制着他的契约召唤兽,一只3级顶峰的变异贝克风精,欺凌着为蒂亚华姿?罗斯门德出头的两个法师学徒新生。

本来他早就打听好了,萨拉?罗斯门德这个家伙不在学院里,只剩下他早就垂涎不止的蒂亚华姿?罗斯门德,于是这位王殿下才在学生宿舍区堵住了这个小美人儿,哪里知道百般纠缠无果之下,居然有两个西索迪亚的新晋法师学徒出来打抱不平,于是正在火气上的菲查伦王自然露出了狰狞面目。

对付罗斯门德家的人,他不好用强,可是两个毫无根基的小法师学徒,那还不是只有任他欺辱的份儿。

这两个院的新生,以前很少和菲查伦,弗朗哥这种上层贵族有交集,当他们看到自己国家的魔法家族之一,罗斯门德家的小姐被一个外国人拦住去路后,自然很是忿忿不平地站了出来,可是实力的差距使得他们只是徒受其辱。

现在一个小学徒已经倒在了变异贝克风精的撕咬下,另一个的魔法护盾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步同伴的后尘,其实之所以他能撑这么久,完全是菲查伦故意为之的结果。

王殿下还在温文尔雅地笑着,就像一只血统纯正的深渊恶魔。

就在众人为之揪心不已,小萝莉蒂亚华姿已经准备强迫自己接受菲查伦邀请的时候,一个懒洋洋地声音传来:“哎,看到没有,格雷姆林,生活就像宋祖德的嘴,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个倒霉的会是谁!”

随着这个惫懒的声调,正在大肆施展着淫威,如同猫戏老鼠一样玩弄着小法师学徒的变异贝克风精,被一道突如其来的精神冲击击中,原本灰蒙蒙的身体如水波似的荡漾了几下,然后在一声凄厉的嘶鸣后,化为最原始最纯净的大气元素消散在空中。

急转直下的形势,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惊呆了,菲查伦王的眼中,先是那种大脑空白的迷茫和不解,然后充满了仇恨与一丝发自内心深处的惊恐;而傲娇萝莉蒂亚华姿却是止不住的满脸喜色;至于周围一群远远围观的法师学徒和低级魔法师们,则是满脸的幸灾乐祸之色,对着菲查伦和齐淼很是八卦地指指戳戳。

菲查伦王发誓他绝对不会忘记这个声音,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让他生平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还在学院的医疗室中躺了整整两天,接着又在自己带着弗朗哥去找他麻烦的时候,当众痛殴了身为风纪官的宰相公。

原本他以为这个家伙已经在苏格拉底的妥协下,被变相地驱逐出了魔法学院,可是现在,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居然又回来了!

在仇恨和妒忌的双重驱使下,菲查伦王燃起了他仅有的血性,在一瞬间就用掉了3张召唤卷轴,片刻间一个火巨人和两头炎狼就出现在场中。

很好,你还敢回来是吗?我已经是3级召唤师了,你曾经强加给我的耻辱,今晚我要一并奉还!

但是接下来,出现在齐淼身后的追随者们,立刻就让菲查伦的热血熄灭了,比水系的甘霖咒和纯精神系的冷静之光效果更好。

一名身背巨型斩马刀,浑身上下伤疤虬结的半兽人剑圣护翼在了齐淼的身前,身上那一层隐约浮现的血红色斗气含而不发,他的眼神甚至要比他背后的战刀更让人感到恐惧。

这个法师的另一边站着一个……这是什么,我没看错吧,居然是巨魔猎手?

要说刚才这个半兽人剑圣就够让一群小法师吃惊的了,那么现在这个巨魔猎手就让他们——包括菲查伦王——的眼珠直接迸了出来,半兽人虽然是低劣种族,但是好歹还可以和人交流沟通,巨魔这种吃人不眨眼的危险生物,他也敢带在身边?

巨魔猎手断了一只胳膊,剩下的右手上也是空空如也,但是这个武士眼中那种漠视生命的目光,还有他嘴角的唇环和外凸的獠牙,都让一群魔法象牙塔中的小法师们生生打了个冷战,似乎只要多看上一眼,都会被他的眼神撕得粉碎一般。

如果说这两个武士还能让也算是见多识广的菲查伦保持一位大国王应有的矜持和镇定的话,那么哥布林工程师驾驶着福音战士,从炼金路灯的阴影下走出来的一刹那,王殿下的面部已经彻底失控了。

齐淼估计现在就算是银河五代巨型机,也解不开这位王殿下的五官所扭曲出来的几何图形。

对于一般的炼金傀儡来说,福音战士的造型实在是太彪悍太狰狞了,旁边的那个火巨人才刚刚到这具炼金傀儡的腰部。

忘了说,火巨人是大型元素生物,全都是漂浮在半空的。

菲查伦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惊惧,微不可察地后退了一步,他的召唤兽感觉到了主人的恐慌,一头炎狼在巨大的压力下,居然冲着齐淼所在的方向喷出了三连发的爆炎火球。

只可惜准头太差,这些爆炎火球砸在了齐淼面前的空地上,魔法火焰嗤嗤烧着,映着齐淼那邪恶的微笑忽明忽暗。

“快灭火啊,你们两个家伙,你们想让我的学校被一个外国人烧光么?”黑老大挤眉弄眼地大呼小叫,一边装高尚一边构陷人。

牟波和索尔很给黑老大长面,他们是这么灭火的——两个暴力分在用魔兽都来不及反应的速度掠上前后,又如同拎鸡一样拎着两只炎狼退回来,然后硬生生地扯下它们的头颅,用喷薄而出的狼血浇灭了到处燃着的火苗。

腥甜的血雾和烟气到处缭绕着,让一群围观的法师腿都软了。

至于那个火巨人,在看到这一幕后,不顾契约的束缚力量,强忍着召唤契约对自己灵魂的反噬,毅然决然地回到了火元素位面,连一个回眸都没给菲查伦留下。

直到这个时候,驾驶着eva福音战士站在齐淼身后的格雷姆林,才有时间捧哏道:“大人,你说的祖德?宋,是谁啊?”

“我以为你会比牟波和索尔这两个文盲强一些,这么著名的游吟诗人,评论家,雄辩者和降头术师你都不知道?”

荒野剑圣和神灵武士立刻羞红了脸。

我看这货才是正儿八经的游吟诗人,太能扯了,躲在阴影中的齐齐腹诽着。

“住手!”就在混混头把目光瞄上了一旁强撑着面没有走掉的菲查伦的时候,一声苍老的呵斥传了过来,紧接着一个身穿黑色法师袍的老家伙蹦了出来:“你是什么人,怎么敢跑到王都魔法学院撒野,还对外籍交流班的菲查伦王无礼?”

老法师训斥了齐淼两句后,目光扫到牟波和索尔身上,又很是惊愕和义愤地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地方,居然进来了半兽人和巨魔!这是对魔法师的侮辱,这是对西索迪亚的侮辱!执法部的法师们呢?快通知执法部的人!”

“看到没有?”齐淼好整以暇地耸耸肩,对着他手下的一众人歪着头道:“这就是我们的校训,法师的行为准则——优雅的来装逼!我很欣慰我没有被传染上这个恶习!”

“你……你……”看到齐淼肆无忌惮的样,法师脸都青了,一口气咽不下去,活像只噎食的老火鸡一样。

“我什么我!”黑老大冷哼一声,难得地肃容道:“恶行得不到惩治,善举得不到彰扬,到处是肮脏的政治交易!一个所谓外国的王,就能在西索迪亚的土地上如此横行无忌,却没有一个学院的高层出来制止,这是法师的悲哀,是国家的悲哀!你不去追求这件事情的起因和根源,不敢为自己的晚辈们张目出头,反而义正辞严地谴责我,对我的追随者种族歧视,你实在是个欺软怕硬的高人!也是个捧着外国人屁/眼的鸟人!”

齐淼冷笑着看了一眼绿着脸接不上话的法师,又抬头环视了一眼越来越多的学生们,大声呼喝道:“如果大家都像你这样,我们怎么能让每一个生活在西索迪亚的人,可以信赖她!依靠她!生有所依!以此为荣!”

片刻的万簌俱静后……

一阵冲天的掌声响起,惊飞了无数夜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