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池鱼之灾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1 16:20:32 字数:3251 阅读进度:27/306

“当然先听好的!”齐淼斩钉截铁道:“如果可以的话,你只告诉我好消息就行了!”

简和色勒隐晦地嗤笑一声,很是不屑齐淼这种掩耳盗铃的鸵鸟作风,齐齐也很没有追随者节操地噗嗤了一口。[www.hanshu.tutaotao.tutaotao.com][

“好消息是,我们不用担心这些狗头人召唤它们豢养的枭兽了。”虽说是好消息,可是半兽人剑圣的语调一点儿也没放轻松。

“因为它们豢养的枭兽已经被杀死了,这些狗头人只是通过它们开掘的地道躲避追杀的,它们的部落被一群食人魔给占领了,这就是我问出来的坏消息!”

“其实我觉得情况也没有这么糟糕。”齐淼假装内行地分析道:“你们看,这些狗头人在逃难途中还有心思来打劫,说明它们已经逃离了危险地带,那么我们绕开这个食人魔部落不就好了?”

“大人,您这个分析用在其他种族上或许行得通,但是……”牟波摊摊手:“对于狗头人这个好色的种族来说,即便是在逃难的途中,看到美色也绝不会放过,它们通常的做法是抢了继续跑。”

“啧啧,还有这样的种族!”齐淼觉得大开眼界,他在魔法学院的图书馆中查阅到的,可没有关于这种低级生物的资料。

混混头面容一整:“我要像你道歉,牟波!”

半兽人剑圣一愣。

“先前我说半兽人一族是吃b亏,上b当,一生死在b身上,现在看来,其实这句话送给这些狗头人才对!”

齐齐又是噗嗤一声笑,拉克西丝脸刷的就红了,再次装作没听到,简和色勒的厌恶之情溢于言表。

年轻的半兽人剑圣也很头大,他觉得自己跟了一个二百五老板,现在这种时候还有心思探讨半兽人和狗头人谁更好色的问题,牟波哭笑不得地嗯了两声:“大人,现在要尽快做出决定才是,到底是继续前进,还是退回去做别的打算?”

“退回去?事情有这么严重么?”拉克西丝非常不解地问:“原本你不是也打算绕过这个狗头人部落吗?现在绕过占领了狗头人部落的食人魔族群不可以吗?”

牟波摇摇头:“这样太冒险了,大人。要知道狗头人因为不敢离开枭兽太远,所以它们的活动范围是很有限的,而食人魔不一样,一旦它们不是以家族单位而是以部落单位行动时,就意味着一定有一个食人魔萨满出现了,这意味着这群杀人狂将会控制方圆近10个马程的广阔地域,要绕道走就需要多花一倍的时间。您想想看,能轻而易举杀死森林枭兽的食人魔部落,哪里是我们能够招惹的!”

“也就是说,要不就直接换一个大方向,多走上十天半个月,要不就回头雇佣高等级佣兵?”齐淼顿时就郁闷了,顺手给了他脚边的一个狗头人一记窝心脚,直踹得那个倒霉蛋眼珠暴裂,口水与鼻涕齐飞。

拉克西丝皱了皱眉头:“齐缪尔……”

虽然冒险者们对于这些强盗和卑劣种族的处置方法,一贯都是毫不留情地杀掉,但是齐淼这种凌虐施暴的手段,就连一般的佣兵都很少使用,更不要说那些法师了。

又是一声闷响,第二个狗头人也被踢飞了出去,齐淼不以为意地摆摆手:“拉克西丝师姐,你马上就会觉得,我这么对待他们已经是很仁慈了,我们被截断了后路,就是因为这些该死的狗头人!”

什么?

一群人骤然一惊,色勒还很是怀疑地把自己的精神感知延伸出去,他不相信一个一级魔法师的精神感知力会强过自己这个4级法师。

但是事实让他沮丧和失望了,在他精神力所探测到的极限范围内,果然有一股充满了敌意的气息。

其实在齐淼穿越而来,阴阳宝鉴融合进他的身体以后,齐淼对于自己周围,各种元素能量的波动极为敏感,其精神力扫描的细致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一般的低级法师,这也是他先前能够发现那只漏网的狗头人和地底坑道的原因。

“不好,是深渊的黑暗魔力波动,后面有食人魔萨满!”拉克西丝也放出了自己的精神力,她身上的精灵血统,让她对一些邪恶阵营的神力和魔力有特殊的感应。

这下大家都知道了,身后的食人魔本来是准备守在地下坑道的出口处,来堵这些狗头人的,没料到阴差阳错之下,自己这一群人倒成了食人魔的猎物。

这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杀回去!”齐淼毫不犹豫地拔出了还从来没有开过荤的“短剑”,吞口处那一颗元素法则珍珠闪烁着最朴素也最玄奥的辉光。

前混混头不是吓大的,他以前在地球上就是空手打出的地盘,手上的人命加起来也有好几十,来到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后,他的暴力倾向愈发明显了。

平时一直痞气十足的齐淼这一刻像是换了一个人,他的眼神狂野而锐利,像是在应和着他的战意一样,齐淼身周的元素精灵开始激荡起来。

强烈的反差让拉克西丝一时间有些发愣,但是她立刻又急促而坚决地反对道:“不可以,我们没有机会的,齐缪尔。你听清我的话了吗?我们后面的那个食人魔萨满,它的身上有来自深渊世界的黑暗魔力波动,这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

看到齐淼不为所动,拉克西丝有些激动了:“这意味着潜藏在无尽深渊最底层的食人魔领主,在混沌之初就已经踏入神域的黑暗魔神狄摩高根已经从沉睡中醒来,这个残暴而邪恶的恶魔君主又开始播撒他的黑暗信仰了!”

拉克西丝所说的食人魔领主狄摩高根,是这个大路上出现最早的强者和怪物,这个强大的食人魔在主物质位面通过不断的杀戮来获得力量,并得到了其他食人魔一致的崇拜,当他最终破解出信仰之力和神格的奥秘后,这个封神的食人魔也就引来了天界目光的注意,并且最终不得不逃到无底深渊来躲避天界诸神的追杀。

即便是这样,恶魔君主狄摩高根还是食人魔一族的信仰所在,基本上所有能够掌握黑暗元素力量的食人魔萨满,都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向这位恶魔君主祈祷,希望能够唤醒他并成为他的黑暗祭祀。

现在看来,已经有食人魔成功了。

“那你说怎么办?”齐淼皱了皱眉头,还是不打算放弃自己的想法:“前后都有食人魔的围追堵截,这不是我们想回避就能回避的!”

拉克西丝不说话了,或者说她有话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但是简和色勒就没有这样的顾虑,一直都看齐淼不顺眼的色勒用下巴点了点牟波:“让你的追随者引开食人魔萨满的注意力,我们退回堪培拉,再雇佣高等级佣兵来救他们!”

牟波和齐齐没有说话,但是他们已经准备接受齐淼的安排了,一旦和法师签订了追随契约,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为自己的主上断后是一个追随者的本分,如果他们不愿意,烙印在自己灵魂上的契约也会逼迫他们听从主人的命令。

“傻/逼!”齐淼白了色勒一眼,那种怜悯的目光,就像是智慧之神在看一个白痴地精。

“我没有丢下自己的伙伴,用他们的牺牲换取自己苟且偷生的习惯!”齐淼黑老大作风又上来了:“你们招收追随者,只是把他们当做是扈从和下属看待,可是别指望我也这样!”

齐淼拍了拍牟波的肩膀:“这是我兄弟!”

拉克西丝和简下意识揉了揉自己的耳朵,色勒的脸色像是活见鬼,他想不通居然有法师会自甘堕落,说自己和半兽人是兄弟。

而一边的半兽人剑圣,看似还很平静,但是微微颤抖的双手却暴露了他内心的感动。

行走于人类世界,把白眼当饭吃的牟波,这一刻忽然觉得很温暖。

只有齐齐的神色异常复杂。

“再说了,师姐你也不要这么担心,这个堵截狗头人的食人魔萨满,应该不是可以干掉森林枭兽的那种狠角色,它身上的魔力波动一点儿都不强烈。”齐淼这话并不是瞎说,那个藏在密林后的食人魔萨满虽然还没有现身,在他破魔双瞳的感知下,50码开外的那一团魔力波动也不过是中级魔法师的水准,并且还有些驳杂不纯,黑色的深渊魔力中夹杂着土黄和暗绿的元素魔力。

看起来那些土黄色和暗绿色的元素魔力就是食人魔萨满本身的能力了!齐淼心道。

……

既然齐淼不同意牺牲掉自己的追随者,那么简,色勒和拉克西丝也不能强迫他做些什么,看到齐淼已经和牟波开始了战斗准备,他们三人也只得加入进来。

色勒的眼睛里满是怨毒的神色。

齐淼装作没看到,其实已经把他拉入了黑名单,准备回去之后就让圣桑给这个傻/逼法师小鞋穿。

落叶被踩踏的“哗哗”声越来越近,一片片的灌木被荡平,陡然间,7、8个强壮的身影出现在齐淼的视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