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抢徒弟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1 16:20:31 字数:3003 阅读进度:7/306

“嘿嘿嘿,你看,老伙计,我到现在也没有正式收下一个弟……你看,一个圣域*师居然没有一名传承的学生……”圣桑开始觍着脸要待遇了,仿佛一路上给齐淼脸色看的是另外一个人。[www.hanshu.tutaotao.tutaotao.com][

剩下的两位高级魔法师对这个魔法天才也是垂涎不止,但是一来圣桑在他们前面开了口,二来还有苏格拉底也没有发话,在这两位圣域*师面前,他们实在没有喝头汤的资格,只好满眼的羡慕和嫉妒。

这不怪老法师们没有风度,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在职业者里面,法师也是稀缺的存在,因为天赋的关系,一般一万人里面才会出一个魔法学徒,而能从魔法学徒里进阶成为真正的魔法师的,也不过十分之一。

西索迪亚号称魔法之国,五千万的人口中也不过接近6000名的魔法师,其中通过测试,在魔法协会正式注册的1级以上魔法师,不过600多一点儿,剩下的都是魔法学徒,终其一生进阶无望。

在那些中高级的法师眼中,一个天资出众的弟,比一件极品魔法装备还要惹人眼红。

看到苏格拉底沉吟着没有发话,圣桑立刻又换了一副嘴脸,一张皱巴巴的老脸上满是不甘和渴望:“你看,老伙计,我都100出头了,再不收一个稍微有点资质的学生,我在魔法上面的心得岂不是要带进土里,你也不想让我充满遗憾的走掉吧!”

有在200岁之前自然死亡的圣域强者吗?你倒是死了我们!杨?提尔森和古华悻悻然腹诽道。

苏格拉底又是好笑又是好气:“老东西,为了个徒弟,脸都不要了,一开始是谁对着齐缪尔横竖看不顺眼呐?”

还有这样的事情?一开始对着齐缪尔横竖看不顺眼呐?杨?提尔森和古华似乎突然间看到了希望,嘴巴一抿正要说话,就看到圣桑的身上隐约有一抹绯红闪过,似乎是火系魔力暴走的前兆,于是眼睛翻了一翻,马上乖觉地闭上了嘴。

圣桑老头眨了眨眼,干咳了两声,正义凛然道:“我忝为学院的导师,自然也有一颗提携后进的拳拳之心,如若有美质良才却不得教之,我又有何脸面立足于天地之间!”

场中的四个人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眼睛里充满疑惑地盯着圣桑,有好学生教不了,和没有脸面立足,这有什么因果逻辑关系吗?

似乎是也受不了圣桑的耍宝和无赖,苏格拉底摆摆手,给这件事情定下了调:“先不要说这个,虽然齐缪尔在元素契合度上的天赋绝佳,但是他对魔法的知识却基本等于零,连一个1级魔法学徒都算不上,圣桑你先带他去瓦格纳那里,这一个多月的时间正好给他打基础,等到这一届学院新生入学的时候,再说他的拜师问题。”

一号人物拍板决定了,即使是圣桑也只能嘟嘟噜噜不情不愿地接受,老头和另外三位法师招呼也不打,只对着齐淼点点下巴:“跟我来,小东西。”

……

一路上圣桑还在怄气,把没有收到弟的火气发泄到了齐淼的身上:“你个小东西,真是不识趣,我都表示要收你为弟了,你就不会跟着附和两声么?”

齐淼默然看着地面。

“哼哼!你以为逃得出我的手掌心么?”老法师忽然又得意地笑了起来:“这个学院里,除了苏格拉底老伙计,其他人可争不过我,只要我好好求求他,你还是要老老实实拜到我的门下,到时候可不要怪老师太严格哦,哦呵呵呵呵!”

齐淼继续默然看着地面。

“你怎么不说话?是因为现在不能在我的门下学习而懊丧吗?”老头喋喋不休,像只大号的人型红苍蝇。

齐淼实在受不了老头的聒噪,只好回忆了一下以前地球上的专有名词,要是蹦黄腔估摸着又要被尅,嗯,还好以前那短短的大学生涯还接触了不少东西:“不是我不说,我说了您也不懂,何必自取其辱呢!”

“我不懂?”老头勃然大怒,胡都被气得一颤一颤:“你倒是说说看,什么东西是我不懂的!”

齐淼淡定地看了老头一眼:“我在考虑我的世界中,那个太空离纳米直角激光能量脉冲绿色某科学的超电磁炮,在这里能不能使用,嗯,还有隆基努斯矛,黄金梅丽号,霸气爷们波,盖亚能量炮。这些您懂么?”

“你!”老法师顿时气得吹胡瞪眼,可是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转移了方向:“你那个太空离纳米直角激光能量脉冲绿色某科学的……咳咳咳……咳咳!”

老法师因为长年冥想的缘故,记忆力好得惊人,可是肺活量却实在不怎么样。

齐淼赶紧上去捣蒜一般给老法师捶背:“举个例而已,您就当是魔导炮就好了。”

圣桑老头又要瞪眼睛,不过脸一翻又眉花眼笑起来:“很好很好,我还担心你天赋出众,智慧一般。现在我就不担心了,耍嘴皮也是一种急智嘛,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你收到我的门下的!”

齐淼:“……”

……

穿过一条幽静而漫长的林间小道,一老一少来到了一间宽敞的建筑前,这座建筑尤其特别的是——上面没有封顶。

没有房顶,这是个什么意思?

齐淼拿眼睛问旁边的老法师。

圣桑*师的脸不自然地扭曲了一下,看向了一边,这位对元素波动极其敏感的圣域,觉得不用自己解释,齐淼马上就能明白屋不封顶的含义。

轰——隆隆隆!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接着屋里冒起了冲天的黑烟。

似乎屋的主人察觉到有人来了,那扇斜挂在门框上的破烂烟熏木门咯吱一声,被推了开来。

一位面相严肃,很有几分不怒自威气质的中年法师走了出来,身上纯白刺绣淡金色暗纹的法袍衣袂飘飘,身周还围绕着两颗幽蓝的冰球。

最关键的是刚才明明发生了相当剧烈的爆炸,到现在还有尚未消散的股股浓烟,可是这位魔导士身上却还异常清爽干净,仿佛没事人一样。

“这位法师先生,真爱显摆啊!”齐淼小声嘀咕。

听力好到不像个老年人的圣桑*师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瓦格纳这个小东西经常抢我的风头,我也很鄙视他!”

看着白袍法师走上前来,老头立刻停止了抱怨,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新闻脸:“瓦格纳,这是学院提前特招的学生,这段时间,他要跟随你学习魔法的入门知识,你可要好好地教导他!”

“为什么是我?”中年法师瓦格纳面无表情:“您难道不知道我那关于第三王朝元素火药的研究已经进入到关键阶段了吗?”

圣桑*师狡猾一笑:“这可是苏格拉底院长的意思,再说,这个小家伙的水元素契合度达到了50%,你不想教导这样的学生吗?”

百分之五十?一直扮面瘫的瓦格纳法师闻言立刻死死地盯着圣桑大魔导,还不时用眼角的余光瞟一眼安安静静站在一旁的齐淼。

这个消息太让人震惊了,50%的元素契合度!缀姆大陆上有多少年没有出现这样好资质的魔法人才了?五十年还是七十年?如果不把精灵和龙族算进去,只单单计算人族在这个方面的断层,已经有近一百多年了。

“我明白了!”瓦格纳恢复了他一贯的面无表情:“那么他之前对于魔法一无所知是吗,所以才要从入门知识开始?”

“没错!”

“好的,我不会浪费他的资质,我保证在开学之前,最少让他成为5级以上的学徒!当然,学习的过程可能会有些惨无人道。”

听了这话,圣桑老怀大畅地一笑,对着齐淼叮嘱道:“瓦格纳魔导士平时可是不会单独教导一个魔法学徒的!你很幸运,百年难得一遇的天赋碰上了百年难得一遇的老师,可要珍惜啊!”

“……”齐淼脑海里回荡着刚才那句“学习的过程可能会有些惨无人道”,一边努力控制住眼角即将渗出的晶莹泪水:“圣桑大师,这位百年难得一遇的老师,能教导我基础泡妞学么?”

“你想学习什么?”平淡却威严的声调响起来。

齐淼浑身一激灵:“没什么,我只是在问圣桑*师,现在可以带我去食堂了吗?再不吃饭的话,元素亲和体就要变成尸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