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特招生不是只有地球才有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1 16:20:31 字数:2977 阅读进度:5/306

面对齐淼的惫懒,苏格拉底大师只是但笑不语,就好像一位久经世情的老人看着自己的调皮晚辈耍无赖,而旁边的圣桑大师虽然还是面色不虞,但也不好意思再去吓唬一个年轻小,只能吹胡瞪眼驱散了自己的魔法。[www.hanshu.tutaotao.tutaotao.com][

其实单单论起不拘小节与豪放,圣桑比苏格拉底更不像一个传统的魔法师,但是这位老人家最见不得流氓腔调,自然怎么都看不顺眼齐淼的行为。

“地精能长到你这么清秀可人的,倒也少见,不知道你擦的什么粉,估计就连各国的王后公主们都会很感兴趣吧?”苏格拉底狡黠地眨眨眼睛,又转过去对着身后的密林道:“真是无奈啊,难得碰上你来一次西索迪亚,就发生了这种事情,那么现在你是要走了么?”

密林中,两个寻宝者初哥已经昏厥在了厚厚的落叶上,只有那个自称是游吟诗人的家伙静静地站在那里:“是啊,你也知道我能自由走动的时间不多,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那么就在这里道别吧。”

话音渐远,最后说到道别的时候,已经是余音杳杳。

“那么我们也走吧,老伙计!”苏格拉底对圣桑点点头:“这个小家伙可能还不能适应空间闪烁或者位移术,我们飞回去吧!”

“那边不是还有两个人么,你已经好心为他施展了大启迪术,正好可以让他们结伴走出去。”圣桑不以为意地撇撇嘴。

“呵呵,我想你理解错了,我是准备带他回学院!”

“什么!你要把他带回去?”圣桑一脸的不可置信:“带回去做研究吗?这种无疑中跨越空间屏障的事件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并且这个小家伙怎么看也就是一个普通的类人种族,有什么值得研究的!”

(齐淼再次内牛满面,类人你妹啊!老就是人!)

苏格拉底微微摆手,止住了圣桑的话,满是褶的老脸忽然就笑成了一朵菊花,那不怀好意的神情,齐淼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老头儿头上有角,身后有三股叉尾巴。

“等回去你就知道了,呵呵……没想到这次还有这种意外收获。”苏格拉底以一种极度满意的眼神瞄了一眼齐淼,法杖一挥,一道无形的风翼就把两人承托起来,向着东南方向飞去。

……

齐淼的旅途并不寂寞,旁边有苏格拉底这位洞悉尘世的智者陪伴,再加上大启迪术的心灵沟通效果,让他慢慢适应也接受了现在的现实——他穿越了,并且可以肯定的是,他的穿越和那个什么阴阳宝鉴有着莫大的关系。

阴阳宝鉴!对了,这个鬼什物到哪里去了,想到这里的齐淼心头一动,立刻不动声色地摸索起来,可是他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这个奇怪的东西在那里。

“这么说,你原来的那个位面,是一个炼金术高度发达的世界了?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个奇妙的所在呢!倒和传说中的太古魔法位面耐瑟瑞尔有几分相似……”苏格拉底饶有兴致地咂咂嘴,又去问飞在旁边的圣桑:“老伙计,你有听说过这样一个位面吗?”

圣桑沉着脸,看也不看正聊得兴起的一老一少,冷哼一声:“没有!”

苏格拉底呵呵一笑,也不以为意,又转头向着齐淼问道:“对了,你叫齐……齐……”

“齐淼!”

“真拗口!”老头咕咕噜噜抱怨了一声:“那么我就叫你齐缪尔吧,好了,齐缪尔,我给你介绍了这么多,你应该对这个世界有所了解了吧,反正你现在也是无依无靠,想不想做一名魔法师呢?我可以把你特招进我们的魔法学院哦,当然,我也可以亲自教你的。”

圣桑老头在一旁惊愕地瞪大了眼睛,险些撞上一只迎面飞来的云雀。

但是当事人齐淼,可不知道苏格拉底这一句“我也可以亲自教你的”话的含义,混混头只是很本能地讨价还价道:“魔法师?特招?老爷你是哪个野鸡大学的啊,我们那块儿经常有人在高考以后打着招生的名义骗小孩,你不会也是吧?”

圣桑这次没能幸免,魔力紊乱之下,一头栽下了云层。

齐淼一看更加坐实了心中的想法:“你看,就这半吊水平,飞都飞不稳,还当老师呢,也就能拿大火球吓吓我这样什么都不懂的人!”

苏格拉底笑了笑,不和他一般见识,只是抛下一句:“那就算我强制你入学吧!”

……

从月下的战场回到西索迪亚的王都,阿尔贝罗贝洛,因为带着齐淼而不能使用空间魔法的缘故,两位大师花了约莫2个多小时,万里莽原上的星光送别他们,而到了阿尔贝罗贝洛,却刚好是漫天晨辉,这趟月下旅行,正好是一场梦的距离。

当齐淼和两位老法师落在阿尔贝罗贝洛城下时,天色清澈,一缕微不可见的柔软金红色从遥远天际打了过来,给眼前的城市镀上了一层迷离的炫彩,偶有两列旗云从他们头顶掠过。

秋日阳光下的阿尔贝罗贝洛,在齐淼这个异大陆来客的眼里,并不仅仅是一座繁华的城市,她的异域风情,那种独特的恢宏与华美完美融合的气质,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件庞大的艺术品。

30多码高的城墙,全部由清一色的白色刚岩筑成,并且站在主城门口向两边望去,压根儿看不到城墙的尽头,城墙上没有垛口与藏兵洞,倒是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座造型古朴的方尖碑矗立着。

齐淼倒抽冷气的样,苏格拉底看在眼里,却没有说出来,只是笑了笑,就带着他缓缓步入了这座用时光雕刻出来的城市。

古老的城市中,大树参天蔽日,树下的落叶未扫,反而有一种闲而自然的美感。

在这里各种风格的建筑随处可见,不过最多的还是那种繁复而优雅的洛可可式。大多数的建筑上都爬满了常青藤和洁白色细碎花朵,有些墙壁上的刻花,已经被岁月磨平。在墙壁背阳的地方,长着深浅不一的绿色苔藓。

也许是因为大清早的缘故,宽阔的街道上,人并不多,但是苏格拉底和圣桑所过之处,就连那些装饰得无比豪华,一看就是这个世界中的贵族的马车都要停下来,毕恭毕敬地为两位法师让路,就更不要说那些偶尔路过的平民,他们眼中那种发自内心的敬畏,让跟在两位老爷身后狐假虎威的齐淼爽翻了天。

原来这就是魔法师的名头啊,**!太**了!

猛然间来到另一个世界的新鲜感,以及摆脱了原来那种打打杀杀和算计提防的黑道生活,让齐淼被压抑着的天性不由自主的释放了出来,于是小混混头不用人教,很自觉的虚荣心大作,跟在两位老法师身后得瑟了一路。

……

来到了苏格拉底所说的王都魔法学院,苏格拉底对着圣桑耳语了几句,火爆脾气的老头犹自瞪了齐淼几眼,才很不甘心地离开。

而苏格拉底则领着齐淼走在校园幽静的小路上。

上午的校园里很安静,散发着很好闻的味道,这种味道,再奢华的花园也无法拥有。齐淼深吸了一口沁人心脾的空气,脑海深处一直刻意回避的往事如烟般浮现,就仿佛又重新回到了那个只待过短短3个月的大学校园。

在那个和这里无比相似的地方,安放了他太多散落的青春和凝固的回忆,虽然后来因为见义勇为却被人倒打一耙而开除了学籍,身为孤儿的齐淼因此流落社会,不过他心中对大学校园的向往毋庸置疑。

齐淼感觉自己一下就喜欢上了这里,和虚荣无关。

苏格拉底并不知道齐淼为什么忽然沉默了下来,不过他对于自己在命运之轮中看到的预示无比坚信,所以才破天荒地要特招这个异位面小入学,甚至提出可以作为他的老师。

而现在这个一路上口花花的小居然罕见地沉默了下来,老法师自然误认为是他有所不满了,就和声宽慰道:“小齐缪尔,当一个法师真的没什么不好,我保证你会喜欢上这种感觉的。”

齐淼抬头笑了笑,第一次没有扯淡,而是恭恭敬敬问道:“大师,那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老法师满脸的欣慰:“去做个小小的入学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