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鬼影仙踪锁秋寒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1 16:20:31 字数:2572 阅读进度:2/306

缀姆大陆,魔法王国西索迪亚,王都阿尔贝罗贝洛西北方的莽莽密林中。[www.hanshu.tutaotao.tutaotao.com][

月下的空气清冽如斯,冷色调的光铺下了万里银霜,若有人行走于此间的月下,一呼一吸之间,必将饱尝沁透灵魂的凉意。

但在在这延绵千里的森林中,有那么不算小的一块林间空地,却成为了冥界熔岩大河和灰色乐园交错的领域。

一片孤云飘过,遮住了冷月的清辉,片刻间这云朵又被那片空地上辐射而出的狂暴元素的力量扯碎,月光透过破碎的浮云泻下来时,林间空地上那个孤寂而邪恶的身影上光影变幻,明明灭灭,充满了奇幻诡秘的美感。

亡灵*师乌洛波洛斯此刻正孤零零地虚浮在半空。

他身周几百码的地面上,原本茂密的森林一片狼藉,几乎看不到树木的影,到处是崩裂的巨坑和散乱的骨架,还有一些不死生物的残骸被烧得焦结黝黑。

空气中传来召唤系亡灵魔法带来的尸臭,还有经久不散的浓烟和灰尘的味道。

一片死气沉沉。

在他正前方不远,略略靠下一些的位置,一座同样光秃秃的小山丘上,立着另外一个魔法师。

冷月那苍寂的光芒幽幽抚在这位法师身上,斜斜挥洒出一道清瘦的阴影。

虽然这个法师站在地面,需要微微抬头才能接上亡灵法师递过来的视线,可是他身上那种渊渟岳峙的气势,却让高高在上的亡灵法师也暗暗为之叹服。

……

“怎么办,怎么办啊,你非要拉着我出来找什么宝藏,宝藏没有找到,倒是看到魔法师打架了,是魔法师啊!你周围,周围!”林中废墟的边缘,一个牙齿打颤的声音响了起来。

“闭嘴,你这个蠢货!”另一个有些沙哑,明显外强中干的声音,用强忍着惊惧和怒气的语调轻声呵斥道:“你再这么唧唧歪歪下去,小心那两个魔法师发现我们!”

这时,半空中的亡灵法师第一次开口道:“苏格拉底,你已经是人类第一强者,即将突破圣域的存在。等你突破圣域以后,命运之轮对你来说就再也没有任何用处,为什么你还这么固执地不同意和我交易,难道‘灵魂墓园’的价值会比‘命运之轮’差了么?”

“小心,魔法攻击!”沙哑的声音一声轻呼,在亡灵法师的声音响起来的刹那,那两个匍匐在废墟中的身影浑身一抖,瞬间感受到了极度的不适,甚至有微微恶心的感觉。

“放心,那个亡灵法师的声音就是这个样,这不是什么魔法,别紧张!”两个农民寻宝者的身后,忽然又响起第三个温和的声音。

“哦,这我就放心了!”寻宝者们同时吁了一口气,却又立刻惊恐地回过头去。

他们本身就是行走在阴影中的——呃,两个蟊贼自己的看法——的冒险者,现在居然被人从身后不知不觉地摸了上来,有损冒险者这个名头还在其次,自己的身家安全问题倒真值得担忧了。

两个探险家回过头去,映入眼中的是一个俊秀到不像话的年轻人,一身游吟诗人打扮,腰间斜挎着一个小巧的竖琴,粗布的亚麻长袍怎么也掩不住他那一股出尘的飘逸。

“你,你怎么摸过来的,我可是暗影行者,杀人不眨眼的!”打颤的声音明显飘起了高八,泄露了声音主人的恐慌。

年轻的游吟诗人眼睛盯着几百码外的两个法师,用很恬淡的口气轻轻道:“这个,好像是我先来到这里的吧,我一直在这里打盹休息,你们就没发现吗?”

稚嫩嗓的农民寻宝者闻言一惊:“啊,那你不是偷听了我们的谈话,英雄,不要去挖我埋的钱罐啊,那是我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积攒下来娶媳妇的本钱!”

游吟诗人很认真的点点头:“不会的,我只靠自己的表演吃饭!”

不等两人回话,他抬起食指“嘘”了一声:“别出声!”

被乌洛波洛斯叫做苏格拉底的老法师听了亡灵法师的话,叹息着摇摇头,目光清澈真挚:“乌拉尔,我向你保证,这个东西对你没用!”

“闭嘴!”乌洛波洛斯面目阴鸷地盯着苏格拉底,咬牙切齿地闷声嘶吼道:“不要这么称呼我,你没这个资格!”

说话间,亡灵法师身上猛然爆发出一阵阵如同惊涛拍岸的元素潮汐,无数道肉眼看不见的灵魂从他的护身冥火中窜出来,又化为一张张诡异的半透明人面,或痛苦,或狰狞,或妖诡,或沉醉,围绕着乌洛波洛斯盘旋不休。

“一个人独自待的时间久了,总会变得啰啰嗦嗦!”乌洛波洛斯森然冷笑两声:“这真是个恶习,我看我们还是用最直接的方式解决问题吧!”

话音才落,乌洛波洛斯就伸手一指,他身边那些盘旋不定的人面一边发出愉悦而诡异地阴森尖笑,一边争先恐后地扑向了地上的累累白骨。

一波尖笑才落,一波尖笑又起,一阵高过一阵,如涟漪般远远散开。

地面上忽然爆发出了一股无形的气浪,然后那些本来被打散烧焦的骨架,忽然就组成了一片波涛汹涌的惨白色大海。

无数白骨不断的分分合合,井然有序地伸展开来,然后密密麻麻地纠缠到一起。

不多一会儿,这片原本空旷的墓地上,就铺满了各种骷髅和骨兽,就像突然长出了一片白骨森林。

在这片白骨森林的正中央,又有一座更为高大的白骨之门缓缓生长起来,与它周围一动不动充满了死寂的骷髅和骨兽相比,这座如同一个生命般缓缓生长,有着诡异动感的白骨之门显然更加让人感到恐惧。

不到片刻,白骨之门隐然已经搭建完成,朝里面看去,只有一片深邃幽暗的灰色,再也没有其他任何色调,但是从那一片死寂的灰色世界中,却不间断的走出幽魂女妖,骸骨比蒙巨兽,僵尸法老这些顶级的亡灵生物。

3只幽魂女妖一个盘旋,就飞到了乌洛波洛斯的脚下,它们也只敢在这位亡灵圣域的脚下停留,然后几只女妖纷纷尖叫不止,更多低等的幽魂和恶灵也从地面下,虚空中,森林里飞出来,聚集到那3只女妖的下面。

而地面上的4只僵尸法老,和那头足足10刀开外的骸骨比蒙,让原本静立的骷髅和骨兽产生了不安的骚动,来自上位者的威压,让他们苍白眼窝中的灵魂冥火飘摇不定,个别太过弱小的骷髅,险些就在这种无形的威压中被迫散掉冥火。

“你不要指望圣桑那个老东西了,他被我的毕比拦在了无尽大河的另一边,至于太古雾龙埃尔祖莉,难得和她的哥哥安祖聚一聚,打扰人家兄妹聚会可不好!”乌洛波洛斯尖锐高亢的声音里充满了愉悦之意。

“然后呢?”苏格拉底的目光睿智而平和:“如果只是想单打独斗,你完全可以到阿尔贝罗贝洛找我,有能力阻止你的人都会自持身份,没有谁会一拥而上,所以你费尽心思把他们调开,应该是还藏了什么后手吧,可以让我见识下么?”

“一会儿你就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