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穿越嘛,不都这样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1 16:20:31 字数:2233 阅读进度:1/306

“小伙,对对,就是你,过来过来,你有血光之灾啊!”

y城,傍晚,齐淼正带着两个小弟在马路上闲逛消食,忽然听到一声招呼,等到看清楚那边那个算命老头正是冲着齐淼嚷嚷的时候,还没等齐淼发话,两个小弟就眼睛一鼓,破口大骂起来:“你个老梆,tmd瞎叫唤什么呢,你咒我们齐哥啊!”

两个小混混正要动手,却当先的齐淼拦了下来,虽然齐淼看上去清秀文静的很,但他只是一言不发微有不悦地皱皱眉,立刻就让两个小弟噤若寒蝉的站到了一边。[www.hanshu.tutaotao.tutaotao.com][

看到手下人老实以后,齐淼转过头去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叫住他的算命老头:“老爷,现在这个行当还好混不?一天能骗几个钱?”

“嘿!骗?”老头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怒道:“算命不能叫骗……算命……相术上的事,能叫骗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眉清高长,大人造也”,什么“用九天德,不可为首”之类,引得两三个驻足围观的路人都哄笑起来,街上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你当我想叫你么?我这里只看有缘人,叫你的人是它!”老头儿一边忿忿然,一边摸出了一面铜镜似的东西:“喏,阴阳宝鉴中的阳鉴,探查先天混沌之气,后天五行元气,了不得的宝贝,是它发现了你是聚灵之体,才出现认主之兆!”

“哈!聚灵之体”听到这里,齐淼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回头看着两个小弟:“还有这玩意,你们听说过没有?”

“听过啊!”看到自己大哥来了兴趣,后面两个小弟很有职业道德地接上话头:“起点的仙侠修真,和奇幻穿越里面不都是这玩意儿么!这个认主什么的,要不要滴血啊?”

“老大你是聚灵之体哎,好威好霸道!不知道这个聚灵之体有没有什么虎躯一震光环,种马光环之类啊!”

听到众人一阵嘲笑,老头儿脸都绿了,鼓着腮帮瞪着眼睛,龇牙咧嘴了老半天,忽然又一变脸:“我跟你们几个小兔崽怄什么气,真是!拿去拿去,快滚快滚,别挡着我做生意!”

边说边把手上那个什么阴阳宝鉴一扔,丢到了齐淼的怀里,自顾自又闭目养神起来。

听到算命老头又是“小兔崽”,又是“快滚快滚”,两个小弟立马勃然大怒,可是看到老头把这个“宝贝”就这么丢到他们大哥手上,又大眼瞪小眼的茫然起来。

就连齐淼也是满头雾水,想了想,又皱着眉对着算命老头道:“老爷,这了不得的宝贝,你就这么送人了?”

算命老头很有高人风范的摆摆手:“它自己要走,我也留不住!”

齐淼无言了片刻,忽然又想起来老头儿开始的话:“老爷,你不是说我有血光之灾么?你都这么说了,又叫住我,总是要指点个路吧!”

算命老头高人风范+1道:“那万种存一的活路就在它身上,你也别多问,多的我也不知道,这个阳鉴你保存好没错了!”

然后任凭齐淼怎么询问,老头儿都再不发一言,就这么靠在他那破藤椅上,当街然睡了过去。

齐淼看着手上这个所谓的窥察天地元气的阴阳宝鉴,似镜非镜,古意盎然,上面刻满了蚊头大小的符箓,沉下心思仔细看上一眼,人就恍恍惚惚若有所感,仿佛就要陷入其中一样。

一时间,齐淼心里忽然就有些莫名的惊疑不定,于是从裤兜里掏出一把乱糟糟的钞票,理出了里面所有的红票,放在老头的摊位上,又对着已经睡到嘴角流涎的算命老头微微一躬,带着两个小弟转身就走。

走过了大半个街区,被刚才那种古怪而微妙的气氛弄得不敢插话的两个小弟,终于忍不住对着还在自顾自若有所思的齐淼开口道:“哥,就这一个跑江湖的老梆,还真把你唬住了啊?瞧那最后口水淅淅滴滴的棺材瓤样儿,我看呐,嘿……”

听到小弟问话,齐淼终于回过神来一样,回头一瞪:“你们知道什么,命理相术鬼神因缘,都是玄之又玄的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这老爷指不定就是游戏风尘的高人,再废话这个月分红没了!”

“还游戏风尘,老要你游戏阎罗殿!命都他吗的没了,还要分红有毛用!”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来,紧跟着是一阵喧嚣的哄笑,顿时让齐淼和两个小弟眼中锐芒一闪,止住了步。

三人抬眼一打量,对面是十来个痞里痞气的混混,有顶着一头红毛黄毛的小年轻,也有打着赤膊露着纹身的精壮汉,当先发话的那个一头青皮,斜叼着烟,正漫不经心地乜着齐淼三人。

“疤三,胆够肥,很好,还敢回来。”看到是被自己逼出y城消声匿迹半年多,人称“三哥”的一个混混头,齐淼不屑地眯了眯眼睛:“就这点人,来堵我的?”

为首的青皮刀疤脸看到齐淼不屑的神态,那一道骇人的刀疤因为充血而变得更加狰狞:“姓齐的,知道你会收买人心,路广小弟多,也知道你心思活泛又能打,不过你也不想想,我这个在y城无处落脚的人,是怎么这么清楚你的行踪的?又是怎么敢只带这么些兄弟就来堵你?”

这话一出来,齐淼身边的两个小弟变了脸色,齐淼却丝毫不为所动道:“你架桥拨火的功夫还差点儿,挑拨离间是技术活儿,你还差火候。再说了,真有问题回去查查不就完了么,你们这些渣渣还能拦得住我不成?”

“你还回得去么?”刀疤脸阴涔涔地嘿然一笑,从背后掏出了一把钢枪,一看就是自制的货色,不过在这10多米的距离上,还是有着足够的威慑力,最关键不仅仅是领头的刀疤脸,剩下几个一脸凶悍的精壮汉手上,也各自多了一把这种火药枪。

被5,6把真家伙一指,饶是齐淼身手了得,这一刻也不敢有所动作,只好站在原地对着刀疤脸笑笑:“有种,这玩意儿都敢拿出来,当初放你一马是我脑坏了,今儿个认栽。”

对面的刀疤脸得意地哈哈大笑两声,居然就再也不给齐淼任何机会,狞笑着扣动了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