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二章 似是故人归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9-06-08 17:37:07 字数:3366 阅读进度:824/947

怕不是皇上是以为苏小满要庆祝晋升尚书?

苏小满扶着额头,摇头叹气道。

“有事是有事,不过呢!是其他重要的事情而不是我晋升尚书之事。”

陆离听到苏小满这么说,便就紧张起来,他一进来的时候就发现整个屋子里的气氛不对,每个人都是十分紧张的那种,本以为是要框自己玩,没想到真的有其他的事情发生。

陆离感觉到了事情有些重要,便老老实实的坐在苏小满的旁边问道。

“怎么了,什么事情非要我速速前来?”

听到陆离的话苏小满便开始了正题,严肃的盯着陆离的眼眸说道。

“这次连叫你来是因为我收到了杜月的传信。”

一听到杜月,陆离有些愣神,那个孩子不是在渝州当知府,怎么突然传信给小满呢?

难道是渝州出现了什么事情,那个小孩子解决不了?

“渝州发生了什么?”

听到陆离直接问渝州,苏小满还是有些吃惊,没想到她一说他就知道是渝州出现了问题,然后继续和陆离说。

“杜月给我传信说渝州出现了一个邪教组织,开始控制百姓们,说着是要复兴前朝。”

陆离一听复兴前朝便有些紧皱眉头,前朝昏君当道民不聊生怎么会有人会真的复兴前朝?

“复兴前朝?他们这是再欺骗百姓,利用百姓的无知来圈地称王吧。”

听到陆离这么分析,苏小满觉得陆离真的是太聪明了,自己说出一点线索他就能把事情分析出大概,这么下去的话接下来的事情应该是更好解决了。

“嗯,你说的没错,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又看中了渝州的哪个位置,看来是有谋反之心的。”

想到这里苏小满有些心痛,因为渝州真的是一个充满回忆的地方,哪里发生过的事情她永远都不会忘记。

陆离见到她沉思,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便转头看向师姬真和黄凤仪的方向。

师姬真也是眉头紧皱,黄凤仪则是一副什么也不清楚的样子,她不知道渝州发生过什么事情所以对这件事情不是十分的了解。

陆离看着他们两个紧皱眉头,就开口询问道。

“怎么?想起来什么了?渝州之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可能又是另一方的人在背后操纵了。”

说完这些陆离又摸着苏小满的头,轻声的安慰道。

“小满不要在伤心了,故人已逝,何必在纠结于此呢!”

听到陆离的故人已逝,苏小满心中的酸涩瞬间拥入眼中,不争气的眼睛湿润了些,并没有溢出眼眶。

“可能是那个地方太过让人怀念了,现在有发生了相似的事情,我不禁有点伤怀罢了。”

黄凤仪在一旁坐着不知道苏小满为什么有些伤心想要问但是

也不好意思问出口,只能疑惑的看着师姬真。

师姬真看见黄凤仪盯着她,示意她之后找时间和她解释。

得到了暗示的黄凤仪点了点头接着听他们讲话。

陆离只是默默的摸着苏小满的头,介于外人在所以并没有把她拥入怀中,然后说道。

“师大人,事情我已经都清楚了,你们要是没有什么事情就回去吧!今天朝中奋力维护小满辛苦你们了,劳累了一天还是去休息一下吧。”

师姬真当然是个聪明人,陆离这是在下逐客令了便起身拉着黄凤仪说了句小满不要伤心了,便走了出去。

出门后的黄凤仪便拽着师姬真让他给自己讲他们在渝州发生的事情。

师姬真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毕竟那是苏小满他们刚入朝为官时的事情了,说起来还真是有些久远呢!

毕竟这件事情师姬真没有亲自去参加,所以也是从苏小满哪里听说过来的。

便和黄凤仪说是当时渝州动乱,陆离派新晋进士杜月和苏小满为知府去渝州镇压,最后幕后黑手因一个情字自我了结,帮苏小满解决了渝州她最大的敌人就是他自己,当时小满十分伤心,那就好的情绪十分的低落,好长时间才缓过来。

自那之后杜月便只身一人在渝州当知府,苏小满回朝经历超多事情才被分配到御史台。

听完师姬真讲的故事,黄凤仪有些心疼那个叫做张安的幕后黑手,也有些心疼苏小满,她作为一个女官在朝廷之上慢慢走到今天的位置上实属不易,这更激发了黄凤仪要努力做官的心。

师姬真看着眼神坚定的黄凤仪,笑着揉了揉她的头满脸的宠溺。

突然被师姬真摸头,黄凤仪有些不知所措,这是她第一次摸她的头,刚才还满脸坚定信念的她瞬间红了起来。

陆府书房内陆离抱着苏小满,轻抚她的头顶安慰道。

“别伤心静,都已经时候过去的事情了,再去想这些也无济于事了,人都已经走了,为什么还要为难自己呢!”

虽然陆离口中这么说但是心里已经把张安那个混蛋骂了不止一次两次了,明明就是后来者偏偏要用那种偏激的手法让小满不得不记得他,真是可恶。

苏小满靠在陆离的怀里,并没有哭泣而是无声的忧伤罢了。

“我没有为难自己,就是有些触景生情罢了,当时的案件我真的记忆犹新,现在一听到渝州仿佛那都是我前些日子经历过的事情。张安他真的是坏透了,让我不得不记得他。”

陆离当然是不开心的,自己的夫人心中总是有一个其他男人,想想都觉得生气。

“好了不要想那些事情了,你是不是有给杜月回信?”

伤感中的苏小满听到陆离这么问便抬起来了头对他

说。

“我已经给他回信了。不过从上京到渝州骑马也得两三日,所以等到他在回信过来时可能就得五日之后了。”

听着苏小满的解释,陆离有些愣神,如果要是杜月能尽快整理文书的话,大概三四日就能到上京,这件事情拖的事件越长恐怕是越不太好办。

苏小满看他一脸愁容便也就不在情绪低落下去便起身扶着他的眉头,轻笑到。

“好了不要犯愁了,这些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便没办法控制了,所以我们还是静观其变比较好。”

劝说完陆离,苏小满话锋一转开始聊起了家常,问着望舒近日的情况,她也好久没有去看望舒了,作为一个母亲她实在是太不称职了。

陆离看她这是在转移话题让现在的气氛变得活跃起来便接着她的话和她一起讨论起他们那唯一的儿子来。

杜月那边自从给苏小满送了书信就开始整理文书,一边整理还一边调查着渝州的情况。

前些日子渝州出现了些不法份子,杜月本以为是一些不成气候的刁民,便着手去调查,可谁知他呢并不是一些不法组织,他们是有组织有纪律的一个有些不一样信仰的组织。

越是深入调查杜月越觉得此事有蹊跷,现在渝州城的百姓们根本不服从他这个知府的管辖,虽然明着不表现出来,但是暗中经常会经常组织一些祭活动。

说是祭祀活动刚开始的时候只用一些牲畜祭祀,但是慢慢的他们就开始用活人来祭祀。

祭祀的时候口中还念念有词,便是复兴前朝。

杜月调查到他们开始祭祀的时候便开始给苏小满写信,信中并没有写他们用活人祭祀的事情,因为他怕书信在途中被人劫持便也就简单的把事情叙述给了苏小满。

杜月在整理着要上交给皇上的文书,一边还在想着,三日过去了苏小满是否收到文书并回信与他,要是三日后他没有收到苏小满的信件他便把文书上传给皇上。

杜月在这几日的调查中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人说这个邪教组织领导层是个神出鬼没的人,功夫十分了得,所以杜月不得不像苏小满求助。

其实杜月也在猜测背后的指使者是谁,可是无从得知,派出去的官府的人死伤惨重,有些下落不明的大概是被他们那个邪教拿去祭祀用了吧。

想到这里整理文书的杜月攥紧拳头,他做官明明是为了百姓安生,但是总是有那些邪恶的势力在暗处做些恶心人的事情。

越想越生气的杜月便攥紧拳头,认真的把自己调查出来的所有事情都写在文书上。

苏小满这里日便是正常的上朝等待着杜月的消息传来。

三日过去了也不知道杜月有没有收到她的回信,也不知道在这些日子里他有没有

查到一些什么东西。

而杜月那边在等苏小满回信的日子里,一边整理文书一边进行着调查。

这几日过去了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消息,被控制的百姓们竟然都在说着一个名字,那就是寻夜。

虽然当时杜月和苏小满并不是一起行动的,但他也在苏小满的口中听到过这个名字,这个名字不是那个已经去世的人的名字嘛,先在怎么又出现在渝州城中了呢?

杜月十分慌张,得到这个消息后便躲进书房开始给苏小满写信,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一定要通知苏小满才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