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 戒指之争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9-05-09 13:27:23 字数:3289 阅读进度:731/940

只听到张安的母亲问道:“那你说,这戒指到底应该属于谁。”

小满看了看人群里面的张越,张越这个时候深思完全游离在外,好像眼前的闹剧跟他根本没有一样。

“我认为族长戒指,应该交给张越,他秉性纯良,更适合做张家的族长。”

现在的局面可谓是混乱一片,张安的母亲嘶声力竭的发这疯,脸上岁月留下的皱纹和褐斑在脸上突然显得无比明显。

张安叹了一口气,对旁边的侍女说道:“先把夫人送下去吧。”

看到张安要把自己的赶走,张安的母亲自然不乐意,要说她丈夫前几年去世了,自己只能仰仗张安这个儿子,才能在张家站稳要跟,不然定是会被二房,三房那些人羞辱。

可今天,苏小满居然想要夺走属于自己儿子的族长之位,自己又如何能忍呢。

于是张安的母亲眼睛里面,闪烁着海啸般的怒气,可苏小满是知府,如果这会再跟她起了冲突,苏小满定是不会原谅自己第二次的。

于是张安的母亲只能把这肚子里的火,全部都发泄到了张越的身上,张越此时面对母亲那张扭曲的脸,便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一只张牙舞爪的狮子。

张越墨瞳一下子收缩,低着头,双腿僵硬着,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看到张越这副懦弱的样子,张安的母亲便更加的愤怒。

如果真的让自己这个二儿子继承了族长的位置,以他那懦弱的性格以后应该如何坐镇张家,还不就是被其他房的人钻了空子。

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两兄弟都是一样的父母,一样的培养方式,怎么就养出来这般懦弱的一个孩子,实在是令人心痛。

“现在族长戒指就在我手上,我决定把这戒指给张越,以后他就是张家的族长了。”

小满这话,说的斩钉截铁,不容许任何人反驳,只看张越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不敢说任何话,手紧紧抓着旁边的凳子,显出了发白的指骨。

张安的母亲还想说什么,张安却再无耐心,给下人们使了一个眼色,下人们立刻心领神会,把张安的母亲给拖了下去。

张安的母亲被下人们半请半拽的带着离开了,张安此时看着小满,目光复杂难言,小满居然从中读出一种清明的苍凉。

没想到自己站在他的对立面,居然会让他这么的难过吗。

张安很快就把自己这样的眼神收敛起来,不愿意让人看到他的脆弱,过了一会,他的眼神开始变得凌厉起来,让在场所有人看了,心脏都忍不住收缩起来。

只看到张安从小满手上直接抢过了这族长的戒指,看到张安这么粗暴的态度,李冉差点向前跟他动起手来。

小满揉了揉自己被张安捏的红肿的手,给了李冉一个眼神,让他冷静下来。

就算现在张安想要强行当上族长,也是名不正言不顺,按照他的性格也断断不会这么做。

果然张安打量了一下手上的戒指,他寻找了这戒指很久,也曾经找自己那吃斋念经的奶奶渠英询问过,可是渠英的态度却是冷冰冰的。

张安看到她那寒霜一样的脸,想了想,自己从来没有承欢膝下,更没有什么时候跟这个奶奶亲近过。

估计在渠英的心里,自己这般冷血的模样,的确是不如从小傻乎乎跟她讨芝麻糕的张越吧。

张安很清楚的记得,渠英慈爱的样子,就算她陪伴张玉在朝廷之中沉浮多年,却还是对家人保留了一份温情。

但是自己面对渠英的时候,她那苍白的脸,淡漠的眼神,清淡的唇色,都深深地刻在了张安的脑海里面。

不知道为什么,渠英那种看淡生死,超脱的态度,让张安有些微微的害怕。

只记得渠英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对他说道:你这样的人,也配做张家的家主吗,你看看你爷爷是什么样的人,你又是什么样的人。

张安车你死了一会,想起自己的爷爷,目光睥睨,隐含着挑衅于轻蔑,他把张家振兴到了现在这个程度,可是自己为什么不能超越他呢。

“为什么,难道说是我没有他心狠吗?”

渠英摇了摇头,手上的珠子播的越来越快,忽然,这珠子中间的细线,居然毫无征兆的断裂开来,

木珠砸落到地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轻重不一,嘈嘈切切。

片刻之后,等到房间重新恢复到一种静谧的状态,渠英才慢慢的说道:“你的确是很有天分,可是安儿,没有国,何来的家。”

渠英的眼睛闭合着,薄薄的嘴唇抿得很紧,看上去内心也是极度的挣扎,毕竟张安也是他的孙子,要和自己的亲人走到对立面,往往是一个困难的决定。

“没有国,何来的家。”

张安好好回味了渠英这句话,的确,没有东岚国哪里来的张家呢,如果人人都为私利而斗争,那东岚国国之动荡,永无宁日,那必定会迎来覆灭的结局。

原来爷爷和奶奶在上京待着这么多年,在朝堂之上算计了这么久,原来看透的居然只是一个这么小的道理。

“你是让我不要去争?”

张安问出这句话以后,渠英却没有任何的回答,按照张安的性子,就算自己让他不要去争夺,他也必定不会按照自己说的做。

一个人如果只有狭隘的心机和阴私的算计,那又怎么能领悟沧海的辽阔,天涯的相望,张安这样的人,注定只是一个输家罢了。

张安闭上眼睛,又重新睁开,总算把自己从回忆里面拉扯了回来,他一步一步的走向张越,步子平稳甚至带着一些杀意,他绝对不允许有谁挡在他的面前。

张越看到自己哥哥越来越接近自己,自然也觉得非常的紧张,身体的哆嗦着往后退了几步,面色“唰”地便煞白一片。

张安把族长的戒指放到了张越的面前,冷冷地说道:“弟弟,既然苏知府都这么说了,那么张家的族长之位就是你的了,日后张家全族上下就靠你了。”

听到自己的哥哥突然这么说,张越自然是无比的害怕,自己哥哥是什么人,他当然知道的一清二楚,虽然现在在苏小满的面前,他愿意交出戒指。

等到继任大典之后,自己这哥哥定是会对下狠手的。

于是张越带着心中不安情绪说道:不“行,苏知府,这戒指我不能接受,我的才情能力都比不过哥哥,我如何能担任张家家的族长。”

苏小满看到这张越居然如此不成器,戒指都递到他手上了,他居然还不敢接。

这会儿便有了些火气,对张越说道:“张越,我都说了,你是张家最好的族长,你秉性纯良,生性正直,如果你来当这个张家的族长的话,一定可以带领张家走上正途的。”

苏小满这么说,张安的眼神便更加的冷,就好像是刀子一样,要穿过张越的体内。

张越只能羞愧的把头低下,不敢再看任何人一眼,只是用力把张安的手往回一推,让他收回那枚戒指。

对苏小满说道:“对不起,苏知府,我实在是没有能力当族长,张家的种种,你还是不要插手我们张家的事情比较好。”

苏小满没想到,自己这么帮张越,可是张越却倒打一耙,说自己多管闲事,看来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想让他成长起来,恐怕还需要些时日。

看到自己弟弟不愿意接受这戒指,张安的表情自然是缓和不少,虽然说张越是自己的亲弟弟,可是今天他真的接下了这个戒指,日后他受的还多着呢。

当然,既然张越不愿意收下这枚戒指,自己也不会强行收下这么戒指,落了别人的口舌。

于是张安便走到苏小满的面前,对着苏小满温和的一笑,把她的手拿了起来,将戒指放在她的手心上面,对苏小满说道:“苏知府,既然这枚戒指是你找到的,那就由你收着吧,至于族长之位就先空悬吧,等到你什么时候想清楚了该把这戒指交给谁,在还给我张家好了。”

苏小满没想到,张安居然这么轻易的就把戒指还给她了,就好像是故意在看她的笑话一样,脸上的表情仿佛嘲讽的说道:“看吧苏小满,你就算拿出来戒指也没有任何用,张家除了我我,根本没人敢接下你的戒指,我才是张家唯一的族长。”

小满环视了一下周围的宾客,此时周围的宾客都是一种看笑话的眼神盯着苏小满,毕竟苏小满只是一个这么年轻的知府,还是一个女人,想着用一枚戒指来跟张安周旋,恐怕也有些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现在张安把戒指还给了苏小满,倒是苏小满不占理了,就好像她是一个昏官一样,强霸着张家的物件不换给张家。

苏小满想了想,就算自己不占理,还是得把这戒指收在手里,才能在日后制衡张安,不能让他控制住整个张家。

以后自己一定要跟张越好好的算这笔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