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用心良苦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9-04-24 10:24:14 字数:3293 阅读进度:702/947

就在陆离准备施展轻功离开的时候,小满突然想起了什么,对陆离喊了一句:“陆离,谢谢你的肉包,真的很好吃。”

听到小满这么说,陆离倒觉得有些奇怪,一脸疑惑的问道:“肉包?什么肉包?”

小满看到陆离这神情,眉头便纠结了起来。

“难道今天晚上给我和杜月送包子的不是你吗?”

小满本来以为那包子是陆离体恤自己辛苦,所以才特地放在门口的,可看陆离这样的神情,送包子的绝不会是他。

“我也是刚刚才来到进士院,而且我从宫里面过来,十分不方便,若一路上还带着一个食盒装着几个包子,那岂不是太惹人注意了吗。”

小满歪头一想,也的确是这么回事儿,还是先把陆离送走,一个人回到了屋子里面,开始喃喃自语。

“奇了怪了,既然不是陆离送来的包子,那会是谁送来的包子呢?”

要说陆离回到宫里面,神不知鬼不觉的潜进了自己的寝宫外,面那些太监和宫女不会武功,自然没有察觉到陆离已经去宫外面走了一趟。

第二天陆离下了早朝之后,他便匆匆的赶往上书房赶去,今天他特地约见了一个人,想要把一些事情搞清楚。

只看到这时候吏部尚书,黄尚书已经在上书房里面等着陆离了,看到陆离来了之后,这黄尚书自然是毕恭毕敬的给陆离请安。

陆离感念黄尚书之前跟自己站在一条战线上面,所以对黄尚书的态度也比其他四部尚书要和缓许多。

不知皇上今天叫臣来,所为何事?

这吏部尚书看了看周围,皇上只召见了自己,却没有召见其他几位尚书,看来皇上要问的事情一定只跟自己有所联系了。

只看到这陆离咳嗽了两声,毕竟他想黄尚书大人打听和苏小满有关的事情,总觉得有些难为情。

‘黄尚书,你认为鲁大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陆离知道这黄尚书之前考上进士之后,便是鲁大人一手调教出来的,因此才能成为朝中的栋梁之材,这会儿只要问一问黄尚书对鲁大人的印象,自然就知道鲁大人有没有故意苛责小满了。

听到这个问题,好像勾起了一些美好的回忆,黄尚书的脸上倒是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这笑容里面还带着几分温暖。

“陛下,这个问题问的倒是很有趣,要知道陛下您是武官出身,跟我们这些文官自然不一样,我们这些文官都是经过进士院的考核才能步入朝廷,我想没有谁比我更了解鲁大人了。”

听到黄尚书这么说,陆离心里面自然是十分的愉悦,想来这下自己总算是找对人了。

“黄尚书,你快给我讲讲,你是怎么看待鲁大人的。”

黄尚书一下子陷入了回忆之中,要说他那个时候刚刚考上进士,位列一甲第五名,进了进士院之后,自己还颇有些不知天高地厚,总觉得自己是考生里面的翘楚,一点都不屑于什么进士院的考核。

当然,那时候鲁大人可是给他吃了好大的苦头。

“皇上听说苏小满在进士院,干着扫马厩的活,你可知道我当年被分派的是什么活吗?”

黄尚书这么问,陆离便觉得有些好奇,难道说这黄尚书拿到的活会比苏小满更难吗?

“黄尚书,你就不要卖关子了,快跟朕说说,你拿到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工作。”

黄尚书淡淡一笑,对陆离说道:“那个时候鲁大人派我去扫茅房呢。”

听到扫茅房,三个字,陆离眼神一下子便变得古怪起来,要说黄尚书是世家贵族出身,又是当年的一甲第五名,又怎么会屈服于鲁大人,干扫茅房那样的工作。

“难道鲁大人对进士都是这样的?”

黄尚书摇了摇头,“这鲁大人当然不是对所有进士都这样,他只对自己看得上的进士委派一些特别难的工作,在旁人看来便是低贱人才会做的事情,为的就是磨练他们的心性,让他们可以锻炼坚韧不屈的意志来,这样以后到了朝廷上为官,才会刚正不阿,不畏奸佞。”

听到黄尚书这么说,陆离才恍然大悟,怪不得鲁大人会如此刻苛待苏小满和杜月。

每一届考生,鲁大人总会挑选出一两个他认为值得培养的人,我那一届便是我了,还有一个人想必皇上也十分熟悉,就是魏修远魏大人,魏大人他那个时候进了进士院,日子可比我还惨。

听到这黄尚书突然说起来自己好友的过往,陆离的耳朵都竖了起来。

“我记得那时候,鲁大人天天派他去刷墙,那进士院的墙被他刷了一遍又一遍,整天灰头土脸的,只怕魏修远大人对这件事情现在还有阴影呢。”

陆离想到魏修远那时候被鲁大人折磨得不成样子,便觉得有几分好笑,嘴角也不由得弯了起来,只不过魏修远这个人一向好面子,那时候自己不在上京,他便把这件事情瞒了下去,免得在陆离面前折损了自己的面子。

要不是今天听黄尚书说起来,陆离怕是永远都不会知道这段过往。

“原来如此,鲁大人是这样考虑的,倒是难为他一片苦心了,那你知不知道进士院里莫名其妙出现的包子又是怎么回事?”

想起苏小满昨天的问话,陆离心中总觉得还有几分疑惑,生怕那包子是什么歹人送来的。

听到陆离这么说,黄尚书便哈哈大笑了起来,整个人眉宇间都蕴含着一种喜悦。

“那包子其实就是鲁大人放在门口的,因为鲁大人那个人向来爱在考生面前装一副威严的样子,其实心里面可心疼我们了,只要我们还没有离开进士院,他绝不会先走一步,可又不敢坦率的表达他的关心之情,于是就只能在门口放上他亲手做的美味包子,不过,现在我还真是怀念鲁大人的手艺啊。”

看到黄尚书大人脸上如此怀念的表情,陆离便知道这鲁大人的心肠大概是真的很软,这一大把年纪了,能陪苏苏小满和杜月到深夜,还给他们准备包子,可见他对进士们的关心。

若日后,鲁大人到了年岁,辞官回乡,也不知道朝廷上能不能找到和他一样的官员,能接替进士院考核的工作。

“陛下,现在你已经知道了原委,不过我还是建议你不要告苏小满比较好。”

黄尚书这么说,陆离有些不明白,要说小满整天都在为鲁大人苛求她而烦恼着,自己若是告诉了她,让她明白鲁大人的一片苦心,那不是更好吗。

“黄尚书,此话何意?”

“鲁大人既然严格要求他们,便是想磨练他们的心性,若你直接告诉了苏小满,苏小满怕是会把这些考核不当一回事儿,还是让鲁大人这段时间折腾折腾他们,既然苏小满想要以女子的身份为官,通过这些磨练是必须的,不过我想她一定是一只凤凰,等到欲-火之后,自然会重现她的璀璨。”

听到黄尚书这么说,陆离露出了微笑,别人夸奖小满就是在夸他一样,让他的心里面跟吃了蜜一样的甜。

接待完黄尚书之后,陆离便叫来了一个后宫的掌事姑姑,这姑姑负责掌管宫女们制作首饰,这会儿突然得到陆离的召见,自然是十分的紧张,于是便身体颤抖地跪在陆离面前。

嘴皮哆嗦着对陆离说道:“不知皇上召唤奴婢有什么事情?”

陆离看到这掌事姑姑,如此的害怕,便让她先起来,对着她笑了笑,这掌事姑姑服侍过先皇,自然知道先皇和先皇后的脾气并不算是温和,这会儿被陆离如此对待,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我想让你帮我做一个首饰。”

听到陆离这么说,这掌事姑姑舒了一口气,要说自己在宫中的植物本就是负责妃嫔们的首饰,这会儿陆离所求的自己份内的事情。

其实陆离只用找人吩咐一声,并不用如此郑重的跟她说,倒是让自己觉得怪不喜欢的。

“不知道皇上想要什么样的首饰?”

陆离拿出了一张纸,上面画着他自己绘制的图案,要说他已经想这只发簪想了很久了,就想着等到在金銮殿上,第一次见到身为官员的小满的时候,把这发钗送给他。

这掌事姑姑看了看图纸,图纸上面画着的发钗甚是好看,想来皇上也是花了心思,这发钗做成一个一根树枝的样子,这树枝上面开着一朵小小的桃花作为点缀,而最重要的部分,则是一个含苞待放的桃花花苞。

这就让掌事姑姑有些不解,便跟陆离问道:“皇上,一般女子做的首饰都是鲜花盛开,您画的这图纸图纸却是含苞待放,是不是要做些修改?”

陆离听到的话,摇了摇头对掌事姑姑说道:“不用了,就保持这个样子即可,立刻吩咐人下去做,记住要用最好的材料,能做的多逼真就多逼真。”

听到陆离这样吩咐,掌事姑姑自然不敢怠慢,于是立刻便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