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五章 损害寿命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9-04-20 22:41:40 字数:3316 阅读进度:687/1221

整个人傻傻的笑着,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呆呆的问道陆离。

“有什么事儿不能待会儿再说,朕现在有急事儿。”

陆离看到皇帝哪里是什么有急事,明明就是沉迷于酒色美人之中,于是陆离便继续说道。

“皇上,事情不能再耽搁了,请您赶紧移步到上书房。”

皇上此时此刻本来正处于幻境的巅峰之中,可是被陆离打扰了,便被他的话从幻觉拉回现实,心里面便觉得有些不高兴,不过他现在脑子还是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一时间也想不出怎么惩罚陆离,也一时间想不出自己下一步该做什么,只是慢慢悠悠的从高台上面走了下来。

皇帝又传了几个圈,跌跌撞撞来到陆离面前,等到他看清楚陆离的脸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气血一阵翻涌,随后便觉得嘴里一阵甜腥,吐了一口血出来。

看到皇帝吐血了,了些陆离自然是十分着急的,此时皇上已经站不住了,直愣愣就朝着陆离倒了下来,陆离连忙伸出手把皇帝给接住。

此时的皇帝突然垂下头,容颜就像是老了几十岁一样,看到皇帝这样,陆离自然是又急又气。

连忙让太监叫了太医来,而他自己把皇帝送入寝宫,再看到万玲儿,他还处于幻觉之中,杨在他的椅子上面躺着,就像一滩烂泥一样,看到万玲儿如此无用,陆离也不打算让她清醒过来,便一个人处理这件事情、

等到太医来了之后,他给皇帝把了把脉,表情就开始凝重起来,要说他一直也知道皇帝服用五石散这件事情,一直在提醒皇上五石散有害健康,可是这皇帝为了一时贪图享乐,就是不听。

着时候陆离便急匆匆的问道。

“太医,皇上的病情怎么样了?”

太医摇了摇头,“苏大人我这么跟您说,皇上他希望这五石散吸入的量实在是太大了,除非皇上现在能戒掉五石散,不然的话…”

太医的话没有说完,但是陆离已经猜到他接下来想要说什么了。

“那如果皇上能戒掉五石散的话,是不是意味着皇上就有救了?”

这太医还是叹了一口气,要说皇上现在的身体已经是毒入骨髓了,就算五石散戒掉,也寿命受损了,恐怕这东岚国很快就要易主了,不过这样动摇国之根本的话,太医自然是不会乱说的,于是这会儿并用苦闷的表情代替了他想回答陆离的话。

陆离看到太医的表情,自然也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他们做臣子的的确是不好议论皇上这些行为。

虽然说戒掉五石散对皇上的身体还有一定的帮助,可是看到他现在这样子又如何拿出毅力,来把这五石散戒掉。

就在这个时候万玲儿慢慢的转醒了过来,他刚刚醒过来,还觉得胃里面有些恶心,觉得自己想吐,便连忙让宫女端来了一杯茶水,看到这陆离和太医在这里他便觉得十分不解,连忙问道。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太医自然是有些害怕,要说这万玲儿在宫中,是无恶不作,生怕万玲儿此时此刻为难自己。

“回玲妃娘娘,是皇上突然晕倒了,所以臣来看看。”

这万玲儿点点头,看了看皇帝虚弱的样子,便挥了挥手让太医先出去,太医离开之后,又对陆离说道。

“苏大人,你的刑部没事干了?还是赶紧回你的刑部吧,这里有本宫在,不需要你操心了。”

陆离翻了一个白眼,刚刚他负责皇帝的时候,还不知道这毒妇在干什么,这会儿看到皇帝还没有醒,又想抢功劳了,不过自己也不想跟他多说什么,于是甩甩袖子气哄哄的走了。

要说这陆离刚走,万玲儿便坐到了皇帝的床前,看着皇帝的样子,脸色实在是差劲,万玲儿便觉得心中有些不忍,要说皇帝对他这么好,他倒也没有必须要皇帝死的理由,只不过这竹染公主的命令,自己自然是要做的。

不然的话,竹染公主随时都可能回到上京来取掉自己的性命。

就在万玲儿伤感之时,突然发现窗边停了一只鸽子,这个鸽子长得倒跟普通的白鸽有一些不同,它的尾巴有一点点黑色,这万玲儿要看了,便知道这一定是竹染送来。

于是连忙跑了过去,看到鸽子的脚上面果然有一个小小的纸条,万玲儿把这纸条取了下来,仔细看了看纸条上面的字。

寥寥几字便表达了竹染想要告诉万玲儿的话,便是交代万玲儿今天就要杀了皇帝。

万玲儿看到这纸条自然是觉得十分的心惊,没想到这竹染公主居然如此着急,自己本来是想用五石散慢慢的磨死皇帝,虽然说这五石散害人之效,不过缺点就是时间慢一点。

就算皇帝到了现在这个田地,大概也还有一两年的寿命,若他能戒掉五石散的话,大约还有五、六年的寿命,可是这会儿竹染公主却将计划提前,让自己今天就要杀了皇帝,自己哪来的手段,能把皇帝给杀掉。

这时候万玲儿便苦恼起来,醉月园里面一个小宫女慢悠悠的走了过来,这小宫女名叫佩儿,来历也十分不简单,自然是竹染公主安插在宫里面的眼线。

这小宫女歹毒的心肠,倒是和竹染公主一脉而成,只看到他慢悠悠的对万玲儿说道。

“铃妃娘娘可是如何行事?”

万玲儿点点头,又朝着皇帝那边望了望,看着皇帝还没有醒,万玲儿便放心多了。

“竹染公主她突然把计划提前了,我也不知为何她一定要今天就让皇帝死。”

这宫女看了看皇帝的脸色虽然是虚弱,可是他还有几分血气,想让皇帝今晚就驾崩,确实是有些难度,不过也不是很难。

“娘娘你想一想,吸食了五石散的人最忌讳什么的?”

万玲儿眼睛转了转,沉思了一会儿。

“要是吸食了五石散的人,自然是最忌讳动怒了,要说动怒的时候,气血翻涌,很有可能急火攻心,一命呜呼了。”

佩儿点点头。

“铃妃娘娘,的确是如此,您就想一件能让皇上暴怒的事情,说不定这样的话他自然就会急火攻心,驾鹤西去了。”

万玲儿想想自己能有什么事情能把皇帝气得暴跳如雷,要说自己不过就是一个深宫妇人罢了,哪来这么多手段的。

“我能有什么事情把他气到暴怒,最近朝廷里面除了有一个假知府的事情,也没什么要事,而且这件事情,刑部尚书已经在处理了,恐怕皇上也不会为了此事而在此动怒。”

这佩儿弯了弯嘴角,露出了一个阴险的微笑。

“娘娘难道忘了吗,您的皇上并不是皇上亲生的,他如此疼爱大皇子,若是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你觉得他还有命活吗?”

这佩儿刚刚说完,万玲儿便吓了一跳,整个人头上都冒出了冷汗,手脚冰凉,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你说什么,你要让我告诉她,那孩子…”

佩儿一看这万玲儿是想说那大皇子是莎莉亚与宁王所生,于是连忙纠正她。

“铃妃娘娘,你说什么,那孩子可不是西域公主和宁王的儿子,是您和陆离的。”

万玲儿这才反应过来,若是说沙利亚和宁王的,这皇上自然是不会气得一命呜呼,但是只要说这孩子是他与陆离产生了私情而有的,皇上一定会因为此事而崩溃的。

“可是如果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皇上,他会不会因此惩罚我,这样不是让我死吗?”

这佩儿叹息了一声,没想到这万玲儿脑子居然如此不灵光。

“铃妃娘娘你还想什么,您若是今天把皇上给气死了,他现在还没有留下任何的遗嘱,您的儿子便是实至名归的太子,自然是要继承皇位的,而你虽然身份低微,可皇子只有你一个母亲,就算皇后还在位,你也是皇太后!”

万玲儿想了想,的确是这个道理,皇后没有孩子,就算是让他当了皇太后,自己也能跟她平起平坐,这桩生意的确是不亏的。

于是她便握紧了拳头准备,就采取配合这个计划,只看到这时候皇帝刚好转醒过来,吵着要茶水喝。

万玲儿却把所有的宫女太监都支走了,皇帝睁开了眼睛,看了看万玲儿一脸温柔的坐在他的床边,却不知道她的心中已经成了多么歹毒的计划。

皇帝揉揉自己的太阳穴,看来这五石散副作用的确是大,可是每次到了幻觉登顶的一瞬间,却是此生难以体验的欢愉。

他用沙哑的声音跟万玲儿说道,

“铃儿,快去帮我倒杯水。”

这万玲儿冷冷的看了皇帝一眼,却不动作,皇上有些诧异,还以为是万玲儿没有听到,于是又变重复了一遍,他刚才说的话。

铃儿,我让你去帮我倒杯水。

可没想到万玲儿还是一动不动,这让皇上觉得有些恼火,也不知道万玲儿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一向温柔端淑的她今天却是如此的叛逆,居然连自己的话都不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