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 老王爷之死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9-04-11 14:50:36 字数:3323 阅读进度:659/1221

“我拿着白绫自然是有些事情的,这你就不用多管了。”

听到老王爷也这么说,这老仆也不好说,什么便急忙给老王爷也寻了一条白绫,白绫放在桌上,老王爷也看着不知为何,觉得有些凄凉,并挥挥手让着老仆出去了。

这老仆走出去之后,这老王爷便颤颤巍巍的站在凳子上面,把这白绫悬在梁上,做这些的时候他心里无比的慌张,没想到自己荣华富贵一辈子,居然落到这样的结局。

若人死之后真的能变鬼,他想他定是会缠着魏修远不放的,因为若不是魏修远这么苦苦相逼,他也不会非得用死,才能来保住一家人了。

老王爷深深地叹息着,便把头放到了白绫上,放到白绫上之后,它两腿轻轻一踹,就把凳子踹得老远,人也就吊在了房梁上,刚开始这老王爷还挣扎了两下,很快便没了气息。

第二天早晨,老王爷的家仆自然是要送早饭进来的,可是敲门敲了许久,都发现老王爷的房间里面没有一点动静,这让大家都害怕起来,也不知道老王爷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可是老王爷·平时就不太让人进他的房间,这会儿那些丫鬟自然是拿不定主意的,还是找来了老王爷最交心的老仆人,这老仆人自然是一把就把门推开,却看到了让人毛骨悚然的一幕。

只看到老王爷的身体直挺挺地悬在房梁之上,等到老仆人把老王爷取下来之后,老王爷也早就没了气息,这下老仆人才惊慌失措,在王爷府里面大叫起来。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陆宅,陆离和小满听到这个老王爷居然死了,自然也是非常的吃惊,就连丽娘这样老谋深算的人,都没有料到老王爷也竟会做出如此偏激的事情。

这会儿魏修远自然是偷偷的跑到陆宅来和他们商议,只看到魏修远愤愤不平的说道。

“这老王爷还真是够狡猾的,他死了,我自然就不会再找他追要欠款了,他们一家子也可以保住他们现在的荣华富贵,他借走的户部的那些银子,都够他祖孙花上三代了。”

丽娘叹了一口气。

“现在最要紧的不是这欠款追不追得回来的问题,你逼死了一个先皇的兄弟,难道皇上不会怪罪你吗”?

魏修远又怎么会担心这样的事情,他的性子素来正直,于是他便对丽娘说道。

我才不管皇上怎么发火,我只是秉公处理罢了。

丽娘看了看窗外,这时候外面乌云密布的,也不知道皇帝现在知不知道这消息,知道了,要如何处罚他们。

果然皇帝这会儿正在皇宫里面,气得满脸通红。

刘大人当然还在一旁不断的添油加醋。

“皇上,你看着魏修远办事实在是太过分了,仅仅为了户部那几个钱,就把先皇的兄弟活活逼死了,你说这成何体统。”

刘大人本以为,皇帝是看中老王爷的身份所以才这么生气,可是他却没读懂皇帝真正的心思,这老王爷虽然是先皇的兄弟,可跟皇帝并不亲密,所以这会儿他死了,皇帝倒也是没什么感想,只是想到他们东岚国的官员居然穷成了这样,仅仅让他们归还户部的银子,居然到把他们逼死的地步。

皇帝看了看旁边的刘大人,觉得他在一旁聒噪的,也十分烦,于是便大手一挥让他先退下。

刘大人心里也觉得奇怪,要说自己也没说错什么话,怎么皇帝这就要赶自己走了。

不过皇帝的心情倒是影响不了他,他一踏出宫门便哼起了小曲子,现在老王爷也死了,他就不相信魏修远这帐还收能回来。

上京城所有人,在听到老王爷去世的消息之后,这中等的官员都捂紧了自己的口袋,继续观望着魏修远和刘大人之间的争斗。

但是这下等的官员,因为看到宁王把四十万两银子抬进了魏修远府邸里面,也纷纷拿出了银子,毕竟宁王都做表示了,他们这些小官又还有什么理由欠钱呢。

看到宁王吧银子抬进了魏修远府邸之后,小满也是立刻写了一封书信给宁王,把阿月当时探查的情况都一一告诉了宁王,至于之后宁王要做什么决断,那都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魏修远逼死了老王爷,若是皇帝不训斥他几句,老王爷家中的人必定是觉得心寒的,于是迫于面子,皇帝也只能把魏修远还有陆离化身的苏硕叫到宫来里面。

看到魏修远,皇帝便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魏修远,你说我怎么说你好,这让你收个帐,你居然活活的把老王爷给逼死了,你说你是怎么办事的?”

魏修远就是一个直来直去的人,这会儿便直接跪下恭恭敬敬的对皇上说道。

“皇上,臣只是秉公办事罢了,您可以想想老王爷他借款二十多万两,明知自己还不起,却还要借贷,这下大祸临头了,也不肯变卖家产,就只能以死相逼,他这样的行为难道不是威胁朝廷,威胁皇上吗?”

听到魏修远这一番话,皇帝也觉得有道理,可是彼此老王爷死了影响实在是不好,皇帝叹了一口气便对魏修远说道。

“这样,朕也知道你一片苦心,可是老王爷那边不给大家一个交代,却是不行的,你从朕的私库里面拨四十万两银子2,四十万两替老王爷还给国库,剩下二十万两交给老王爷的家人,好好补贴他们。”

听到这儿魏修远,便觉得有些不快,要说老王爷的家人根本就不缺这二十万两银子,他们之前借了钱便花天酒地的,过着奢华糜烂的日子,这会儿正好让他们吃吃苦头,何必还给他们什么抚恤金。

魏修远刚想拒绝,陆离连忙拉拉他的袖子,毕竟皇上都这么说了,也是体恤皇室子孙,魏修远若是再拒绝,那是真正不给皇帝面子了。

于是两个人便直接谢恩。

“虽然老王爷死了,可是你们这银子还是要继续收的,现在还有多少官员欠银子?”

听到皇帝这么说,魏修远自然是一五一十的禀告了。

“回皇上现在欠银子的官员已经不多了,但是现在上京大多都在四品以上的官员,都还没有归还,借款最多的人的便是刘大人,刘大人身为朝廷要员,迟迟不归还,下面的官员多少也都看他的脸色,跟着他一同行事,若是他能早点归还欠户部的银子的话,想必他手下的官员也能早点归还。”

听到魏修远这么说,皇帝自然也点点头,刘大人这帮官员,借了不少钱他也是有几分了解的,想来如果直接让魏修远去跟刘大人要钱,也实在是有些为难这个年轻人,于是特别直接跟魏修远说的。

“刘大人的事,你不用着急,朕去跟他谈一谈。”

听到皇帝愿意出面,魏修远自然是感激不尽的,于是叩谢皇帝之后,便和陆离走出了皇宫,要说这皇上既然话说出口,自然是要做到的。

立刻差了太监去刘大人府邸传话,让刘大人务必尽快的把户部银子还上。

刘大人这时候真是咬牙切齿,没想到这魏修远居然真的去皇帝面前告自己的状,专说自己没有还钱,何况宁王和一些等级低的官员都已经还上了,这不是更加凸显自己是个耍赖皮的吗。

这会儿刘大人真的是又气又急,气在魏修远这么算计,急在之前那些钱他,已经拿去兼并土地了,这会儿也没有多余的钱可以拿来还债。

看到事情走到这一步刘大人,便在屋里走来走去,不知道要做什么才能应对魏修远。

看到刘大人这么着急这事,师爷立刻上来献计。

“刘大人,你又何必慌张。”

刘大人没好气的说道。

你还说,现在老王爷死了,对的魏修远一点影响没有,皇上反而要我赶紧把债务还清,这让我怎么办是好!

师爷想了想。

“刘大人,这就您这可就想错了,魏修远现在银子还没有完全收上来,他还算是在帮皇上做事,皇上自然不会这么快过河拆桥,可是等到这一次银子全部归还户部之后,魏修远对皇上也就没了利用价值,您觉得皇上还会那么偏袒魏修远吗,必定会利用老王爷这件事情好好跟他算账的,到时候出风头的还是大人,您现在那儿的当务之急不过就是先给魏修远一个面子,把这些欠款还上。”

刘大人此时此刻就很不解了,于是便连忙问道。

“师爷,你说得到轻松轻松,你说我要怎么才能把这些欠款还上?”

师爷微微一笑。

“这还不简单吗,刘大人,您还不知道现在做什么生意最来钱吗?”

刘大人一直在朝中为官,自然不知道一些生意场上的事情,毕竟自己做官的要比这做商人的高贵许多,也不屑去明白他们那些生意上的勾搭。

你有什么法子就快说,别给我拐弯抹角的。

“刘大人,你也是知道的,当官身份最高贵,当商人身份最为下贱,那些商人也是一个劲儿地想往官场里面挤,可是他们的水平又不够,没办法通过科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