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 魏修远赴宴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9-04-09 14:21:37 字数:3313 阅读进度:655/1217

丽娘还特地的加重了狐狸两个字,说的咬牙切齿。

“若是强要,反而还伤了朝中的和气,户部怎么会干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所以皇上自然是把这得罪人的事情,全部都交给你来做了。”

魏修远大手一挥说道。

我才不怕得罪人,我便直接去找他们把这钱要回来。

丽娘摇了摇头。

“你就算这样去直接要,他们也不会给你的,无非就所以没钱,太穷,或者以后给,这样的理由推脱,他们有意推脱那你该怎么办,你又不是皇帝,又不能直接抄了他们的家。”

听到丽娘这么说为修远一下子就泄了气没想到自己满腔热血想要报效朝廷却遇上了这样的皇帝这样的环境实在令自己有些愤愤不平。

于是他便狠狠的说道。

“陆离,我看丽娘说的话你真应该好好考虑考虑了,我们东岚国再这么被我们这位皇帝折腾下去,迟早给灭国了。”

听到魏修远说这样的话,小满立刻做了一个眼神,示意他警惕一点,要知道现在在上京,很有可能隔墙有耳,他们的一举一动时时刻刻都会有人注意,这魏修远怎么能如此不小心说出这样的话。

魏修远也知道自己太过冒失,于是立刻闭上了嘴,可是这话好像在陆离心里生了根,以前他从没有觉得自己有这般野信,现在每当听到魏修远和丽娘跟自己说起相同的话,总觉得心里面痒痒的,好像血液准备开始沸腾一样。

这几天做梦,他也常常梦见,自己登上那九五至尊之位,他也不知道到底是自己想当,还是丽娘和魏修远推波助澜的太厉害,或者是自己本来就有这样的欲望,只是被祖上精忠报国的教条压得太厉害这,才让他的野心没有暴露出来。

但是不管怎么说,现在自己要登上皇位的话,说来都为时尚早,还是先帮魏修远解决他如何讨回户部库银的事情,最为重要。

魏修远脑中空空,自然上求助苏小满和丽娘了,要说这两人也是女中豪杰,帮自己解决了这么多麻烦,自己心里面也是十分的佩服他们。

“小满,你觉得这件事情要如何解决。”

小满低头沉思了一下。

现在文武百官,都应该知道修远将会主持这次收回户部库银的事情,与其让修远先采取行动,不如看看他们有什么样的举动,这样以不变应万变,或许更为稳妥一点。

“我倒觉得,修远你不要太着急,那些签了户部借条的官员,他们必定会比你还着急,你去看看他们会使出什么样的手段,阻止你收回银子,然后我们再逐个击破,把他们一网打尽!”

说完这些小满到觉得自己有些喧宾夺主,毕竟这真正的军师应该是丽娘才对,于是她便红了脸跟丽娘怯懦的说了一句。

“丽娘前辈对不起,我是不是说的太多了。”

丽娘摇了摇头,小满这么做才适合她心意的,她又怎么会怪小满呢。

“没关系,你刚才说的非常好,我也想让魏大人先沉住气,看看那些人到底是准备做些什么,再想出办法对付他们。”

于是魏修远便听了苏小满和丽娘的,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他在上京城如此安静的方式,让上京的官员全部都着急了起来,也不知道这魏修远心里到底想了什么办法对付他们,这些官员个个都抓耳挠腮的,也不敢直接到魏修远面前去问。

于是这会儿,刘大人的门栏都被踏破了,他们也知道刘大人借户部的银子借的是最多的,这会儿若刘大人说要还,他们自然是紧随其后,可是刘大人也没有要还的意思,看上去是要跟魏修远开战了,既然刘大人都不还钱,他们又何必去枉做这好人。

于是都纷纷问道刘大人下一步应该如何行动,到底要怎么才能把魏修远这个好好教训一顿。

刘大人自然是老谋深算的,自然是不着急的,看到这么多官员都来他的府上问他,也觉得有些不耐烦,便统一的让手下去报了个口风,他准备摆一桌筵席,把魏修远给请来。

筵席上,再找户部借了银两的官员,也都叫来,到时候大家坐坐在一桌,在吃饭的时候,自然是最好说话的时候,要说就借了银子的官员,有许多都是更都适合魏修远有关系的人,其中便有他的前辈,有他的老师,他就不相信魏修远就这么铁面无私,一点面子都不看。

魏修远说到这赴宴请求之后,自然是觉得咬牙切齿,没想到刘大人居然如此大胆,居然公然想用这样的宴席来收买他。

但是他魏修远,绝对不是那种可以被收买的人,于是这会儿并准备赴约,看到魏修远要赴约,丽娘还是有些担心的,要说魏修远脾气实在是有些暴躁,若是在筵席上跟这些官员起了口角,那不就是打草惊蛇吗。

她自然是希望陆离这样沉稳的个性,可以跟在魏修远旁边,可是陆离这样的身份,却是不能见人,一时间让丽娘犯了难。

看到丽娘要想让陆离跟着,又不能暴露真实身份,小满沉思了一会,立刻便想到了阿月,要知道阿月的易容术所以不能说是出神入化,可是骗过一般的人倒也是够了。

于是阿月便依照的竹染曾经教她的,做了一张人-皮-面-具,带在陆离的脸上,陆离这会儿变化身成魏修远的一个小厮,跟着魏修远的身边,要说这阿月的人-皮--面-具带上去的确是一点都看不出来陆离原本的样子,只不过这制作的工艺要比竹染差上许多。

这面具十分的不透气,简直倒把陆离给闷出汗来了,陆离叹了一口气便问道。

“阿月,我说你这人-皮-面-具,就不能做得好一点?”

阿月撇撇嘴。

“我有什么办法,现在又找不到合适的材料,而且我的手艺的确也没有师傅好,你就将就带着吧。”

小满轻轻地笑了一下,好在现在已经快到夏天了,天气渐渐转暖,陆离出那么多汗,倒是也不会被人怀疑。

陆离叹了一口气,虽然说不会怀疑,可是带着这么热的面具,实在是令人不适魏。

修远和陆离这两哥们儿便一起出了宅子,来到了刘大人的宴会上,到了燕晖,刘大人自然是准备得十分齐全,没有立刻开宴,而是请上来几个西域的舞姬。

看到这西域的舞姬们,扭动的身子,弹奏着琵琶,显得风情万种,陆离便觉得更加心里更加的不舒服了,要说这西域的舞姬又怎么是刘大人这样的官员可以享的的,也不知道他到底是用什么的手,段居然能给自己家里面找来这么多的西域舞姬。

高官的家里面,正是歌舞升平的时候,可是平民的家里面,却是吃不上饭,这样的日子也不知道在东岚国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等到歌也听完了,舞蹈也跳完了,刘大人这才把大家请上席面,看着一桌子的山珍海味,这些官员们当时心情都舒畅了很多。

‘今天,我请各位同僚来就是来聚一聚,尤其是我们这位魏大人,他刚刚从扬州回来,我们自然是要准备一些酒宴,给他接接风的。’

魏修远自然是脸上笑得开心,心里面却十分的鄙视这样的人,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这饭桌上倒是有一个自己意想不到的人,只看到坐在魏修远对角的地方便是自己的小舅子。

自己的小舅子能坐在这里,自然是表示他也户部借了银子,魏修远实在是没想到,自己的岳丈是一个如此清高廉洁的人,教出来的夏婉柔也是那么的温柔贤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亏心事。

这小舅子来到上京之后,居然跟这些上京的官员同流合污,现在居然还找户部借了银子,这下让他心里这是十分的生气,他便直接朝着小舅子问道。

“夏冬,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下夏冬对自己的姐夫疑问,自然是有些害怕的,要说他也没找户部借多少的银子,只不过是前几天在烟花之地,稍微花销大了点儿,有点儿周转不过来,这才听了刘大人的建议,从户部支了一点银子。

要说这个月,他也能把银子换上了,可是刘大人偏偏要把他抓过来,跟着姐夫吃饭,看到姐夫的眼神,他自己也觉得尴尬,因为他速来知道姐夫和姐姐的脾气,眼睛里面容不得一点沙子。

想来刘大人也是看着这层亲属关系,特地让他来劝劝姐夫,既然刘大人都这么说了,他自己自然是要不遗余力了,于是这会儿便直接端了一杯酒,递到姐夫面前。

姐夫,你从扬州到上京来,我可真开心,不知道我姐姐还好,我可是好久没有见到她了。

魏修远这时候已经冷下脸来。

他好意思还问夏婉柔的情况,如何若不是魏修远这次回到上京,还不知道他给婉柔,给夏家,惹了这么大的祸。

刘大人在一边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想来这个魏修远就算是再心狠,总不至于对自己的小舅子下手吧,不如得过且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