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章 天牢被炸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9-04-03 13:14:43 字数:3315 阅读进度:641/1221

四叔点点头,他自然是相信师姐的能力,于是就静观其变,看师姐到底有什么高招。

回到陆宅之后,苏小满是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每天都在花园里面发呆,整个人都憔悴了一圈。

看着苏小满这样精神状态,珍珠自然是十分着急的,要说现在陆宅已经一片乱了,许多陆宅的奴仆都在想办法另投东家,虽然珍珠很生气他们这样背主的行为,可是要是陆宅在真的倒了,他们早点找条出路倒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只看到珍珠走到花园里面为小满披上一件衣服,这衣服是狐皮的,十分温暖,可是小满在穿上去,还是感到身子一阵恶寒,好像自己处在冰天雪地之中一样。

“珍珠,你说这一个月,我还能想什么办法?湘西四鬼不愿意救陆离,我是不是只能看着陆离死了?”

这时候小满说话也有一些有气无力了,最后的尾音都像是蚊子叫一样。

珍珠连忙握着小满的手。

“夫人,不会的,老爷他吉人自有天象,断不会出这样的事情。”

“没想到就在小满伤感的时候。却听到一声今天巨响,就好像要把上京城翻过来一样。”

听到这个声音以后,小满和珍珠捂住耳朵,连忙在花园里面蹲下,再往四周张望一下,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小满知道这响声一定不正常。

“珍珠,你说这是什么东西爆炸了?”

珍珠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这时候也小脸也吓得煞白。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就去打听打听。”

皇帝这会儿正在上书房里面处理政事,自然也是听到了,于是他连忙叫来刘大人,刘大人的消息即为灵通,他不可能不知道这巨响到底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还没有等他通传刘大人,刘大人就屁滚尿流的跑了进来,看到他脸色铁青的,跪在皇帝面前颤抖的说道。

“皇上大事不好了。”

“赶紧说什么大事。”

‘天牢被人炸了!’

皇帝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都瘫在龙椅上面,这天牢是东岚国看守重犯的地方,里面都是一些罪无可恕之徒,向来都是有重兵把守,怎么会被人混进去,还用给炸了。

“刘大人,这件事情,你没骗我吧?”

刘大人连忙摇头。

皇上,微臣怎么可能信口雌黄呢,要知道现在上京城里面都乱成了一片了,许多百姓还以为天谴,都躲在家里不敢出来,现在集市也关了,活也没人做了,还好官府已经连忙派人挨家挨户的通告,这只是火药爆炸并不是什么天谴。

“你们到底是怎么办事的,这天牢居然都能被人炸了,查出来是谁做的了吗。”

刘大人颤颤巍巍的回答道。

“皇上,这贼人行踪非常隐蔽,大理寺已经去查了,相信会有结果的。

虽然刘大人在皇帝面前不敢说,可是他总有一种直觉,这天牢被炸恐怕就是苏小满做的,要说苏小满为了救陆离出来,想点办法也是应该的,说不定这时候她已经把路陆离悄悄地带出来,陆离是他的死敌,他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苏小满把陆离带走,等到在皇帝这边交代完,他一定要连忙带人去陆家查抄。

皇帝自然也是比较担心陆离的安危,于是他连忙问道。

那天牢里面的犯人怎么样?

虽然皇帝只提到里面的犯人,但是刘大人当然知道皇帝关心陆离,但他刚刚已经去检查过了,里面无一生,有的只是尸体和断肢断脚,要说这样的情况,苏小满的确不可能把陆离带出去,这让刘大人心里万分矛盾。

皇上,天牢里面已无活口,所有人都被炸死,连看守天牢的士兵也不例外。

听到这消息,皇帝嘴巴张得大大的,不知道说什么,突然心里面有一种悲伤,要说陆离跟自己是从小的兄弟,想到自己有的时候因为练剑没有练好,还会被父皇教训,每次都是陆离偷偷到宫中,深夜教他练习,才勉强能过了父亲那关。

再大一点儿,陆离已经可以带兵打仗了,每次陆离去边境打仗,总会给他带回来一点礼物,他在皇宫里面烦闷的无聊,也总是期盼陆离可以凯旋归来。

虽然陆离从桃源县回来之后,自己也成了帝王,在皇位这个位置上考虑的难免多一些,有的时候也会伤到陆离,他们之间也起了不少的嫌隙,皇帝承认自己曾经是想要杀了陆离,可是这会儿知道陆离真的走了,就好像从他心中割下了一块肉一样。

他闭上了眼睛,不愿意臣子和在场的太监宫女看到他的眼泪,于是他挥了挥手便不再说话。

众人都知道皇帝正是伤心的时刻,便都退出了上书房,既然陆离死了,皇帝自然是要下旨安抚苏小满,虽然说陆离是因为谋杀了西域公主莎莉亚才入了天牢。

可是苏小满却任何的的错,好歹苏小满也是东岚国的诰命夫人,这会儿只看到宫里面的太监带了一些丧葬用品就来到了苏小满家里,这时候珍珠去出去外面打探消息还没有回来。

苏小满看到这一连串的太监宫女手上都端着白色的白事用具,苦笑了一下。

“公公们,拿着这些东西是来干嘛?陆宅不需要这些,怪不吉利的。”

只看到太监淡淡的说道。

“陆夫人,刚刚有一群歹徒炸了天牢,这陆将军已经被炸得粉碎,埋在天牢之下了,皇上命人搜寻多时,才勉强拼起了陆将军的尸体,那衣服和配件的确都是陆将军的,皇上怕您伤心,特地赏赐您一些东西,再让我们来帮您布置陆宅的丧葬,陆夫人请放心,我们这些人都是在宫中操办了多年的太监,并不会给您添麻烦,你就好好休息,节哀顺变。”

听到这个消息,小满一下子背过气去,幸好这领头的太监扶住了她,连忙叫了陆家的婢女来,把小满送回房间,小满昏过去之后,昏昏沉沉的不知道睡了多久,有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已经睡了3天,有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只是刚闭上眼而已。

在梦里面她好像又回到了桃源县,陆离才刚刚出去打猎,他们新婚不久,她还在房间里面做着刺绣,想着能从山下换到一些银子,给陆离做一件新衣服,等到陆离打猎回来,他们可以带着猎物去看她的父亲。

父亲看到陆离这么优秀,一定也会很欣慰,自己嫁给了这样的人。

等到小满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她才发现刚才那一切的美好都只是梦,而已心里又是一阵抽痛,她简单的披上一件衣服,走出门去看到,陆宅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了,匾额上面都挂了白色的绸缎,大门口也摆上了花圈。

小满一时间悲愤交加,她直接冲了出去,便在门口发起了火,要说小满是一个温柔的人,她从来没有情绪这么激动过,可是这或许是她人生中唯一一次撒泼,因为她实在是接受不了陆离就这么离开了她。

只看到她把花圈通通的推倒在地,用脚狠狠的踩这些花圈,那帮忙布置的太监简直吓得六神无主,要说这些花圈上面好多还是皇帝的亲笔题词,苏小满这样做不是公然忤逆皇帝吗。

领头的太监连忙让两个小太监拉住了苏小满。

陆夫人,你这是做什么,你好好的对这花圈发起火干嘛。

小满不仅对花圈生气,她还把桌上一些香蜡纸钱全部都打到了地上,便对这些太监宫女吼道。

“你们给我滚,都给我滚出,陆宅不需要这样的东西,陆宅也从来没有死过什么人,都给我滚!”

这太监自然也是知道小满现在是太伤心了,不愿意接受陆离已经死了的事实,于是劝导着小满。

“陆夫人,陆将军已经去了,过一会儿从宫中定做的棺木就要送到了,陆将军还要下葬,陆夫人要是继续这样,这陆宅就没了主心骨,那要我们怎么办,怎么办这丧事?要知道陆将军虽然生前是个罪人,可是皇上特许让文武百官给陆将军设置路祭,之后你还要设宴款待,您要不振作起来,这陆将军的英明,不也被你毁了吗。”

小满听了太监的话,就像是几座大山一样向着小满压了过来,小满从没想过自己身为诰命夫人,居然会有如此重大的责任,自己丈夫死了,自己第一时间居然不能为他痛哭,为他伤心,还要想着要怎么办丧事,要怎么在上京沿途设置路祭,还要设宴答谢朝中的文武百官。

想到这里小满的眼泪就一下子流了下来。

她冷笑两声。

“我不需要任何人帮忙办丧事,陆离他根本就没有死,你别在这里骗我了,回到你的宫里去,皇上这些心意我也不会领的,都快走。”

小满说完这话便颤颤巍巍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去,太监看到小满已没了刚才的脾气,自然也不会理会小满,让自己手下的太监宫女动作再快一些免得误了时辰就不好了。

只看到小满回到房间里面便呆呆的坐在椅子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