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诸事繁琐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9-03-07 12:52:18 字数:3378 阅读进度:553/1065

“钱不钱的无所谓,最主要是这宅子你也下了许多心思,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想着自己不在的这段日子,珍珠一个人操持着整个宅子的一切大小事务,想来也是为难她了。

转过身对着珍珠笑了笑,陆望舒回到宅子倒是兴奋,在院子里摆弄着桂花树,自从进宫之后陆望舒一直都专注在学业上面,和一帮皇子们也算是深交了,这次回来就当是给陆望舒放个小假了。

在常喜居没闲得住半刻,苏小满走进陆望舒的房间,尽管房间中干净的一尘不染,但还是伸手帮陆望舒整理了一下床榻和衣裳。

黑夜越来越深沉,苏小满回到主院也没闲着,将自己放在箱子里的东西也翻出来捯饬了一番,珍珠在一旁帮着手。

“夫人,这些事儿还是留给奴婢来做便是,您劳累了一天了,快快歇息吧!”

手里拿着陆离的赤羽黑服,另一只手拿着鸡毛掸子,珍珠上前拿走了她手中的物件儿,心疼的说了两句。

“没事儿,这几日就要用了,先整理一下,我还不累!”

想着陆离被请去了魏渊府上做客,回来又看见这么多事情等着处理,着实有些头疼,苏小满一贯的风格本来就是喜欢面儿上在做着事情,脑子了却在想着别的事情。

今日瞧见伙夫腿上的上,想来估计腿肯定是不能用了,珍珠说官府的人一直没人来,倒是让苏小满有些怪异。

思前想后还是决定明日一早去衙门问问看。

“珍珠啊,明日你随我去衙门一趟吧!”

“是!”

这是要给伙夫讨公道啊,珍珠瞧着苏小满的眉目不禁有些沾沾自喜。

毕竟这件事儿也不是谁都能立刻解决的,但是苏小满就不同了,虽然她不在的这些时日珍珠完全可以去找隔壁的王爷帮忙,但想来苏小满也不会乐意。

对魏渊来说,这样的事情不过是一件小事罢了,若是随意就去惊动了王爷出马,那岂不是让苏小满欠了他的情分。

故此在这件事的考量上,珍珠还是做了一个很对的决定。

一直收拾到深夜,陆离这才从王爷府走了出来,虽然喝了些小酒,但却没有一丝醉意,前面还在嘲讽魏渊的酒是不是兑了水了,谁知道没几杯魏渊就有些小醉了。

回到主院的时候正好看见苏小满的侧脸被烛光印刻在窗户上,柔美的身姿在烛光中萦绕着,或许是因为苏小满有些性情大变了,在陆离看来,她现在像是一个完全需要去重新认识的一个人。

“夫人!”

挺拔的身姿倚靠在木门上,雄性的声音传至苏小满的耳畔,嘴角上扬着一抹微笑,在烛光闪烁之下显得格外诱人。

“怎么现在才回来!”

当面而来的不是温情的呵护声,陆离本来以为苏小满会担心自己喝多了,在以前苏小满肯定积极上前扶着自己,又或者急忙倒水,突然其来的反差让陆离有些不适应。

陆离对她越来越感兴趣了,难道从前的那个小绵羊都是装出来的吗?

自从沧澜出事之后,苏小满仿佛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有时候散发出来的气场连陆离看了都有些避忌。

“跟王爷多聊了几句!”

面对苏小满的质问,陆离心里还有些欢喜,毕竟她以前从来都不催促自己回家,突然来的变化让他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或许是上次挠痒痒的事情让她忘记了什么叫服气,陆离歪脑筋转动着,没等苏小满反应过来,就直接上了手。

“哈哈哈你干什么啊哈哈哈夫君,我知道错了!”

反应过来时,陆离的双手已经成功的袭击了她,虽然脑子里想着那些很郁闷的事情,但是仍然被陆离的举动给弄笑了,一旁的珍珠都没眼看了,识趣的关上了房门退了出去。

听见她的求饶声,陆离心中一阵暗爽。

“这才是我陆离的好夫人嘛,那么强势别人还以为咱们家出了只母老虎呢!”

陆离这样一说,让苏小满又气又想笑。

“你说谁是母老虎呢!”

“没有!夫人最温柔了!”

瞧着苏小满嘟囔着小嘴,像极了撒性子的小孩子,仍不住一把将她抱在自己的怀中,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虽然她已经不是花一般的少女了,可近瞧着那吹弹可破像鸡蛋般的白嫩皮肤,陆离还是忍不住凑着嘴往前亲了一口。

或许是陆离正好瞧着她有些愁容了,这才想着法儿的让她开心。

两个人互相像孩子一样闹腾了一番,愣是将苏小满的一股子烦恼给抛诸脑后了,虽然目前宅子里诸事繁多,但还是在陆离那双有魔力的双手下,安然入睡。

清晨天微微亮,江南不似上京城那般人流涌动,睡醒的那一刻就感觉整个人的身心都很清爽利落。

苏小满推开窗户听着外面的燕莺歌唱,品味着院子里的鸟语花香,一身白色睡袍袭身,在窗台前被阳光照射在脸庞,躺在床榻上的陆离,神情迷离的看着她。

“夫人,你这样诱惑为夫可不行的!”

一开声眼眸中的一切都被陆离的谄媚给拉回了现实。

伸了伸懒腰走到床榻边上。

“现在你不用上朝,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话语刚落,陆离一手将她拉进了怀里,闭着眼眸宠溺的表情将她死死的抱在怀中。

“我们一起睡会儿,夫人,为夫现在觉得很幸福,没有战事,没有纷争,什么都不能将我们分开!”

苏小满仰着头看着他,吃错药了?今日怎么这般煽情?

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皱着眉头疑问道:“没发烧啊!”

她可爱的模样尽显在陆离的眼眸中,一本正经的问话在陆离看来变成了宠爱甚至是溺爱,这种感觉他好久都没有感受到了,至少这三个月都没有。

顾不得他大手的环绕,苏小满使劲挣扎了一番,终于从他的怀中透过气来,起身穿好了自己的衣裳。

“夫君,快起床吧!咱们去衙门一趟!”

说起这事儿陆离昨夜下了马车没多久魏渊就让王府上的小厮来请了过去,故此伙夫一事他还不知道。

陆离躺在床上,疑惑的眼神看着她询问道:“去衙门做什么?”

“咱们府上的伙夫前些日子被人打成重伤了,至今都还没个衙门的人来给个交代,这件事情总要去问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的!”

听到这话,陆离骤然起身,什么人连他府上的人都敢打,还打成了重伤,衙门居然还不管?

说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戴好了自己的衣裳,身姿挺拔的伫立在苏小满的背后,冷冽的声音道:“走!”

还没等反应,陆离拉着苏小满的手就朝着大门走去。

门外候着的珍珠还摸不着头脑,原本是想来伺候两个人起身的,没想到瞧见的居然是陆离拉着苏小满直径走去。

只感觉周围的气息都变得异常的冷,像是一股冷空气袭来,好久都没看见陆离这般气息了,顾不得手里的茶水,放下手中的东西就跟了出去。

常喜居的陆望舒刚起身,准备去给苏小满和陆离请安,这些日子在宫里学的规矩不能忘,穿戴整齐打算走去主院的时候,潘嫲嫲喘着粗气跑了来。

“少爷,老爷和夫人已经出门了,您就不用去请安了?”

陆望舒还以为是他们两个出去玩不带自己,翘着嘴仰着头一脸的不服气。

“什么?这两个人居然抛弃了自己的儿子,去过二人世界了?”

在潘嫲嫲的眼中陆望舒始终是人小鬼大,但嘴里说出来的话每次的语出惊人,甚至让人觉得好笑。

“哎哟,少爷,老爷夫人去衙门了,您跟去了也没事儿可做啊,他们是去给伙夫讨公道了,所以这才没带您一起!”

听潘嫲嫲的话,似乎让陆望舒来了些兴致,爹娘去教训人,当然是要带着自己的儿子的,不然怎么长见识。

耐不住潘嫲嫲的劝阻,还是选择去衙门看看,甩着小手,顾不得身后的人使劲喊着,一股脑的往衙门方向冲了去。

潘嫲嫲年老身子弱,自然是追不上陆望舒的,故此就只有两个护卫贴身跟着,潘嫲嫲只得跑一会儿停一会儿。

咚咚咚

衙门外鼓声雷鸣,还在睡梦中的知府完全屏蔽了这一切的声音。

内院门口的小厮啪啪啪拼命的拍了几下门,愣是让知府的好梦给烟消云散了,不耐烦的起了身呵斥道:“敲什么敲,本老爷在睡觉不知道吗?”

小厮恭谨的站在门口,瞧着知府的脸色都不敢抬头,唯唯诺诺的答道:“老爷,府衙外门有人击鼓喊冤呐,您快去瞧瞧吧!”

知府一脸不耐烦的转身回到房间,不紧不慢的穿戴好官服,虽然官服让他看起来有十分的威严,但脸上的痦子却让他看起来非常滑稽,旁人一瞧定会以为是师爷冒充了知府。

衙役将苏小满和陆离带到了公堂,等了很久也不见知府出来,陆离冷漠的神情让周围的衙役都感觉还冷,伶俐的眼神仿佛要将衙门给吃了那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