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突然下江南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9-03-07 12:52:17 字数:3349 阅读进度:552/1221

“珍珠要嫁什么人,她信中怎么没提起?”

陆离表情黯然的递了一封已经拆过的信给苏小满,信中表示珍珠因为生意上面的事情在外面欠了债,黄老太爷要求珍珠嫁给黄公子。

看完信之后苏小满有些怀疑是两父子搞得鬼,索性让小元取了之前珍珠的信拿来对笔迹,比对完了之后才发现原来真的是珍珠的笔迹。

“不是让她好好看管宅子吗,怎么又去做生意了?半年不回宅子,果然是要出大事儿的,夫君,你且等候一下,我现在就去跟皇兄请辞下江南!”

刚转身要走出去,陆离飞快的将苏小满拦在了门口道:“不必了,咱们今夜就动身回江南,皇上那边儿为夫已经说好了!”

“这么快,宫门都快关闭了吧,那我御花园的茶田还没交代好呢!”

只见陆望舒迅速的从屏风背后拿出了包袱,开口道:“阿娘,宣书殿那边儿子也已经跟先生说好了,包袱已经收拾好了,银钱也带足了,阿娘,咱们出发吧!”

还没等反应过来,苏小满就被陆离打横抱了起来,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本想自己下来走,哪料被陆离死死的扣在怀中。

一家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要逃难,陆离疾步着笔直的大长腿,一刻时辰就从嘉禾苑赶到了宫门口,恰巧遇到宫门即将关闭。

陆离直接将苏小满塞进了马车,由不得她多问一句话,马车飞快的前进着出了宫门,一路上飞奔的马车实在是把苏小满颠簸的不行,原本一个时辰的路程,硬生生被陆离的驾马技术缩短了一半的时间。

到达江南的时候街上还有很多商铺开着,丝毫没有因为夜晚的降临而减少繁华度,本来就该用晚膳的一家人却在马车上奔波了半个时辰。

下马车那会儿苏小满还觉着头晕目眩的,可刚下马车苏小满就觉着有些不对劲了,不是说珍珠要成亲了吗?为何宅子门口一点儿喜庆的气氛都没有,难道是因为自己不在没人操持了?

眩晕了一会儿,就看见珍珠从宅子里领着一众家仆踏门而出,恭谨的排成两排,挥着手里的小风车异口同声的喊道:“欢迎回家,欢迎回家!”

骤然间苏小满意识到,这是陆离给自己使了个小计谋,假意让自己以为珍珠真的要成亲了,这才突然赶了回来。

虽然觉得陆离这样做有些唐突,但是心里依然美滋滋的,上扬着嘴角对陆离道:“我猜就是你主导的这件事儿,否则他们也不敢为之!”

苏小满抬眸看着英气逼人的陆离,眼神中透露着一丝丝的责备,但心里却在开心着,陆离嘴角露出一丝细微的笑容,虽然不怎么明显,但还是让人感觉到了。

“夫人,您可算是回来了,家里的人可都挂念您了!”

珍珠挪步上前扶着苏小满的手,正经的诉说。

“家里一切都还好吧?他说你要成亲了,是不是真的?”

虽然知道一切都是陆离主导的,但对于珍珠要成亲的事情还是抱有疑惑,故此开口一问,但从珍珠的脸上表现的却是一脸的疑惑。

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成亲,是怎么一回事儿?

“成亲?奴婢连心上人都没有,不知道是哪家儿的公子要跟奴婢成亲?”

还以为是陆离给自己安排了婚事,但看着陆离脸上坏笑的表情,珍珠这才反应过来,对着苏小满接着又道:“恐怕是老爷故意这样说的吧,不然以您的性子这茶园的事情还没安置好,怎么可能突然回来!”

听珍珠说完之后,苏小满才知道这是陆离找了个借口让自己下江南散心,有件事儿倒是让苏小满很好奇,既然珍珠对此事全然不知,那封信又是怎么回事,明明就是珍珠的笔记,不可能自己写了也不知道吧?

苏小满会心一笑,瞥了一眼正在得意的陆离,没顾得上陆望舒在身后,自顾自的往前挪了几步,反应过来问道:“既然珍珠成亲一事连自己都不知道,我想知道那封信是怎么回事儿?”

“阿娘,您忘了舒儿的笔墨可是很厉害的!”

两父子对苏小满的疑问更是得意洋洋,想不到一向谨慎小心的苏小满居然着了自己儿子的道儿。

轻叹一口气,索性连自己的儿子也跟着父亲胡闹。

顾不得两父子在门口干站着,自顾自的进了宅子,陆离本打算带着苏小满一起去夜市逛逛,哪知苏小满一个眼神撇过来,愣是将话吞进了肚子里。

珍珠扶着苏小满,看着两父子哽咽住的表情,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没想到几个月不见,这位份像是变了一样。

那种眼神陆离只在三个月前查案时看见过,冷冽中透着一股杀气,瞬间觉得周围的气息都变得冰冷了,两父子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冷颤,乖乖的更在苏小满的身后进了宅子。

“潘嫲嫲,你先带舒儿回房吧!”

苏小满兴致不高,如今只想一个人静静,虽然已经下了江南,但还是想着茶园的事情没有亲自交代,着实有些不放心。

自从茶园子出事之后,杨老伯就开始生了病,而宫里的隐患却还没去处,虽然传言说是瑾嫔已经接近疯癫,但是不是如此还有待考证。

珍珠带着苏小满,走过青竹院,其实与自己主院也就相隔一个小鱼塘罢了。

主院里,有两个人照顾苏小满,她们与小元的年纪相仿,自从苏小满去了宫里之后,珍珠算是把宅子打理的有条不紊的,特地还增加了不少的女使就等着她回来,也好让她宽心。

浣碧和阮如一见到苏小满,当即起身行礼。

“奴婢见过夫人!”

瞧着两个陌生的面孔,苏小满有些诧异,转头疑惑的看着珍珠询问道:“这两个女使是你新找的?”

“禀夫人,这两个丫鬟都是奴婢去人市场寻得的,一共六个人,也就她们俩稍微聪明些,故此今日您回来了,特地安置在您的院子里,毕竟小元一个人伺候您和老爷,始终是有些慌乱的!”

苏小满坐在梨花椅子上,看着伫立在前的两个可人儿,心想珍珠选的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或许是因为宫里发生的事情让她心有余悸,所以对两个人的品性也就持有疑问的态度。

“好!就先让她们两个候着吧!”

刚说完就看见珍珠的表情有些黯然,心里有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苏小满,虽然也是府里的事儿,但是自从出了之后也没敢告诉她。

见珍珠有些踌躇,苏小满以为是她哪里不舒服。

“怎么了?”

“夫人,奴婢有一事想禀告您!”

瞧着珍珠的模样,苏小满就知道宅子里今日肯定并不安生,且不说自己不在,这宅子没主人,珍珠一介女婢能有多少人听从她的话。

“说吧!”

“前些日子咱们的伙夫去集市上买菜的时候与集市上的一个人打起来了,而且被打成了重伤,现在还躺在后院养着呢!奴婢虽然已经报官了,但是已经过去半个月了衙门的人还是没人来解决!”

听闻了之后,苏小满愕然的看着她,呵斥道:“荒唐,出这么大事儿怎么不告诉我?”

伙夫是跟着苏小满一同从沧澜来到硫渊的,故此无论怎么样都已经当他们是一家人,说着立马起了身往后院方向走去。

在后院看到了门口放置着的木拐杖,想来是因为挨打一事让腿部受伤了,苏小满推开门看见床榻上躺着的伙夫,他的面色有些青黑,仅仅从面上瞧着,也能看的出来不只是腿部受伤这么简单。

眸光微闪,她朝身后的珍珠询问道:“医师来看过了没有?为何脸色如此难堪?”

“医师说他的五脏六腑被那些人已经打的有些散碎了,现在要安心静养!”

珍珠恭谨的答道。

“那官府的人可有什么说法没有?”

“回夫人,官府的人只是说现在证据不足,不能够将人抓获,更何况当时一群人围着,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

回来才知道,原来府里发生了这些事情,而珍珠的信中却丝毫没有提及过,珍珠也没说出个所以然,瞧着伙夫身旁的药碗,估计是喝了药已经睡下了。

苏小满也没好再打扰伙夫,就随同一行人走出了后院。

微风拂面,苏小满漆黑的发丝张狂的飘逸在风中,一双犀利得让人心神俱震的深邃双眸闪烁着星辰般的光泽,傲立风中。

晚膳过后,苏小满与陆离来到了常喜居。

常喜居算是宅子里最好的房子了,为了让陆望舒有更好的环境,苏小满和陆离一致同意让他住在这里。

进入后,浓郁的桂花香,直接充斥着众人的鼻子,抬眸的瞬间,属棵桂花树映入眼帘,想当初离开宅子的时候还没有这些桂花树。

回头疑惑的看了一眼珍珠,笑着问道:“这些桂花树也是你弄的?”

“回夫人,这些桂花树是早前奴婢在花市竞拍来的,想着少爷的院子缺了些植物,所以这才买了回来!夫人不要怪罪珍珠乱花钱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