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 歉意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9-03-07 12:52:17 字数:3286 阅读进度:551/1115

两个人这些时日虽然没有见面,但是一旦魏煜钦赏赐了些什么好东西,郑容瑛都不忘记给苏小满送去。

苏小满也知道郑容瑛的心意,故此也没有见外。

“皇嫂,您小心点儿,现在肚子显怀了,要多加注意脚下才是,您这是头胎,可不容易呢!”

郑容瑛将苏小满热情的迎进了屋子,吩咐青儿准备了上好的茶点,为了避免苏小满听到茶这个字,还特地让御膳房准备了牛奶备着。

“无妨,这肚子算是稳了,太医说了,一切按照他开的方子服用就行了,自从出了上次的那档子事儿,皇上将整个华福宫都戒备了起来,这不,院子外面的那些个婢女和内侍都是皇上以前贴身的。”

说着往窗外瞧了瞧,对于魏煜钦选的人,苏小满还是比较放心的,她知道郑容瑛这个人向来心善且又好说话,故此那些个宫女和内侍在华福宫做起事儿来也没那么大的压力。

“可算是把你盼来了,本宫还以为又要等上三五个月你才来呢!”

“皇嫂这是说的哪儿的话,若是再等上三五个月恐怕您这肚子就该生了吧!”

听着苏小满的语气有些逗趣儿,郑容瑛这才松了口气儿,眼下她应该将茶园的事情打理妥当了吧,不然今日肯定又是先去御花园了。

其实苏小满并未觉得茶园已经可以完全交给别人打理了,只不过是大皇子日日递拜帖,让她感觉到了诚意,这才放下身心来与郑容瑛闲聊两句。

青儿端着牛奶和桂花酥上前,放在了侧桌上道:“公主请慢用!”

看着杯中雪白的牛奶,即可了解到郑容瑛的想法,想来是怕自己触景生情,这才让青儿换了这牛奶上来。

但可能郑容瑛并不知道,苏小满从来都不喝牛奶,因为不习惯牛奶中的那一股腥味儿,笑了笑道:“皇嫂还真是有心了,您还是给我换一杯茶吧,小妹我还没那么脆弱,只不过是这些时日稍微有些忙碌罢了!”

“这牛奶可是好东西啊,你要是不喝,那岂不是可惜了!”

在皇宫里能用的上牛奶的,也就只有各宫的嫔妃和魏煜钦了,其他人还都用不上,毕竟越少的东西,就越是金贵。

“那我就赐给青儿喝吧,这牛奶小妹实在是喝不习惯!”

说完起身就将自己的杯子递给了青儿,但此举就让郑容瑛觉着有些生疏了,可能是因为怀孕容易胡思乱想,故此脸上的神色也暗淡了几分。

心想着:本宫只是一番好意,怎么不领情呢!

苏小满看出了郑容瑛的猜忌,毕竟她以前怀孕的时候也是经常觉得这也不好那也不好,脾气还十分的暴躁,且不说身边的人不好伺候,就单说这稍微有一点儿不顺心,就开始胡思乱想。

“皇嫂,怀孕的人总是会胡思乱想的,您可别误会了,这牛奶小妹确实喝不惯,您还是让青儿给我沏一杯茶吧,也让我去去火气!”

见苏小满再三推阻,郑容瑛也不好再劝解,挥了挥手示意青儿将牛奶端下去,为了缓解她心里的一丝火气,苏小满在华福宫一坐就是一上午。

午膳郑容瑛还特地吩咐了御膳房做了几道苏小满爱吃的菜肴,用完午膳之后见郑容瑛的心情开朗了许多,苏小满这才请辞去了御花园。

也是想着大皇子差不多要来了,故而在郑容瑛的挽留下也没多逗留。

到御花园的时候就看见大皇子的身影伫立在凉亭旁,虽然才十几岁,但身高已经和成年男子差不多高了,面容与魏煜钦也有六七分相似,若是穿上魏煜钦的衣服,恐怕从远处旁人也会认错人。

“公主!”

“大皇子不必拘礼,坐吧!”

像往常一样,苏小满摆弄着茶具,全身心的投入到沏茶的事情当中,大皇子见她没有开口说话,也不好意思开口叨扰。

“请用!”

斟好一杯茶放在大皇子的面前,伸手示意着他。

大皇子的长相温润如玉,且又是耐看型,越是相处的久,就越觉得文质彬彬,和瑾嫔完全就是两个不一样的人。

“三个月了,佳和公主总算是放下了心中的成见,肯接受我代表我额娘的歉意了!”

苏小满抿嘴一笑。

“大皇子说的哪儿的话,什么歉意不歉意的,只是近来为了这茶园的事情比较忙碌罢了,所以才一直婉拒,还望大皇子不要见怪才是!”

“怎么会,佳和公主乃是我硫渊国的有福之人,怎么会怪罪于你,递拜帖就是为了跟您学习这种茶的农作,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苏小满知道大皇子想要以此来弥补心中的愧疚,这三个月瑾嫔一直卧床不起,也不闻人见客,整个宫里都是大门紧闭,唯独大皇子还有些出入。

或许是在宫里的名声不好,发生了那些事情之后,瑾嫔宫里更是冷清,索性关闭了宫门,谁人也不待见。

“帮忙倒是不至于,若大皇子真是有心,倒不如关心一下宫门外的百姓生计,他们可比我这茶园子要重要的多了!”

整个下午苏小满都说了很多让大皇子心领神会的话,让他要多关心平民百姓的生活,注意朝纲上的事情,多帮魏煜钦分担一些朝政上的事情。

只觉得苏小满说的话和自己母亲说的话表达的意思差不多,但两者所述的方式却是截然不同的,瑾嫔是要求大皇子争取到太子之位,而苏小满则是让他以人为本,以德夫人。

“今日在佳和公主这里可算是收益匪浅!”

“都是些家常的闲话,大皇子别笑话我这一介妇孺才是!”

听了苏小满的循循教导之后,大皇子就再也没递过拜帖说要来茶园子里帮忙,相反是魏煜钦得了一位得力的助手。

回到瑾嫔的宫中,只见自己母亲黑着脸,眼神透露着凶煞,恶语相向道:“你是不是又去见那个苏小满了?她跟你说了什么?”

对于发生的事情大皇子一直耿耿于怀,事情在宫女小岚那里停止了之后,大皇子对自己的母亲有些疑惑,故此特地去了通判院查问了所有的事情。

事后回想起来感觉自己的母亲极有可能是买通了宫女小岚,自己的母亲才是谋害皇后的原始真凶,但是出于孝道他不敢再查下去,也不想再引起任何的纷争。

只是从那之后,大皇子对待瑾嫔的态度就开始变了,依旧一如往常的去瑾嫔的宫里请安,原本住在一起,事后没多久也搬了出来,跟魏煜钦请求了一间自己的居所,只有晚膳的时候会去跟瑾嫔一起用膳。

听着瑾嫔的质问,大皇子有些不耐烦,心情低沉道:“没什么,只是闲聊了两句!”

“闲聊?那个贱人是不是又在你耳边说了许多额娘的不是,儿子啊,你可千万听人妖言惑众,她这是要挑拨离间!你不要中了她的全套,她是要将额娘置于死地啊!”

瑾嫔一句一句带刺的话说着苏小满的不是,但大皇子深知苏小满并不是她口中的那种人,且下午又只是说了一些国家社稷方面的事情。

受不了瑾嫔的嘲讽语气,不耐烦的低斥了一声:“行了,赶紧用膳吧,天色不早了,一会儿还要去帮父皇批阅奏疏呢!”

“奏疏?什么奏疏?你父皇要封你为太子了吗?现在就让你打理朝政上的事情了?太好了,儿子,你可算是为额娘争了一口气了!”

对于瑾嫔来说,自己的儿子如此得盛宠,想必是距离太子之位不远了,不由的长笑了两声,或许是因为宫女小岚自戕的事情,瑾嫔就开始有些疯疯癫癫的模样了。

看着自己的母亲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大皇子真心觉得苏小满是自己的母亲就好了,抬眼看着正载歌载舞欢庆着的瑾嫔,筷子一扔大步跨出了屋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瑾嫔的宫殿。

早就传言说瑾嫔是疯了,但苏小满却不这样认为,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内心素质一定是极为刚强的,仅仅是一个小宫女在她面前自戕,完全不可能会造成她疯癫的。

回到嘉禾苑陆离正襟危坐在屋子里,陆望舒也是一本正经的模样,小脸绷着十分严肃,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苏小满领着小元刚进屋子就感受到一股不一样的气氛。

“怎么了?”

苏小满温润的声音询问着,陆离抬眸眼神失落的看着她道:“夫人,咱们回江南吧!”

这头事情刚放下,难道那头儿又出事儿了?苏小满诧异的看着表情严肃的两父子,疑问道:“宅子出什么事儿了吗?”

“是!听说珍珠要嫁人了,等着你回去主持呢!”

虽然将近半年没见,也没回江南宅子,但是珍珠每次托人带来的信中也没表述自己要嫁人或者是中意了哪家公子,更让苏小满奇怪的是,即便是珍珠真的要嫁人了,那应该是好事儿啊,怎么两父子的脸色都不太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