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 付诸东流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9-02-26 12:52:18 字数:3262 阅读进度:545/947

但对此陆离也有些心疼,或许是自己为官之后常年征战的缘故,这才造就了苏小满如今的刚毅坚强,再加上之前沧澜巨变一事,或许让她更加执着了些。

本以为小李子突然暴毙之后,背后主谋会消停一点儿,但事情并没有苏小满想的那般告一段落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第二日终究还是发生了,但却不是发生在郑容瑛的身上,苏小满也没有中毒或者是受伤。

本想第二日去通判院了解一下事情的进展,可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苏小满起了个大早打算去华福宫看看郑容瑛的状况,刚用完早膳门口的内侍就跑了进来,整个神情慌乱的看着坐在屋子里的苏小满。

气喘吁吁的样子霎时间还没讲出话来。

瞧着内侍的神情苏小满以为华福宫又出了什么事,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眉心紧促的看着他问道:“发生什么事儿了?”

内侍急的直跺脚,喘着粗气喊道:“公主,不好了,您快点儿去御花园瞧瞧吧,出大事儿了!”

瞬间脑海里浮想到了画面,顾不得陆离回来直接带着小元直奔了御花园,眼前的一幕让苏小满窒息了,脑海里嗡嗡作响半晌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茶园被毁了,所有的种子都被翻了出来,发芽的茶苗都被捣毁的稀烂,且不说御花园花草众多,单说这茶园是苏小满花了许多心思的。

一眼望去也就只有茶园被毁了,而其他的花草却是完好无损,这件事儿摆明了就是冲着苏小满来的。

原本在苏小满的精心照料下,所有的茶籽都已经在土里发了芽儿了,一夜之间所有的心血被付诸东流。

突然感觉自己脑子里充着血,眼眶发黑,嘴唇发白,一个踉跄没站稳差点儿倒退摔在地上,若不是小元在身后扶着,恐怕苏小满早就一屁股坐在地上起不来了。

“夫人,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啊!好好的茶园怎么变成了这样!”

小元瞧着茶园被毁,也跟着惊讶了起来,连忙扶着腿软脚软的苏小满往凉亭上坐着,半晌也没听见苏小满说一句话,还以为她被吓傻了。

练练唤了几声“夫人”,一个花农站在茶园前边儿眼神有些木讷,心想这下坏了,杨老伯可真真是要一病不起了。

没等苏小满唤人来问话,花农就自个儿走到了她面前,看着她惨白的脸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时候天刚亮,其他打理御花园的花农和花女们都还没到时辰来,所以就只有一个花农在跟前伺候着。

听闻了此时的杨老伯拄着拐杖从御花园另一侧步履阑珊的跑来,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故此这一段路跑的他上气不接下气。

“哎呀呀这是哪个不要命的弄的啊”

闻声回过神来看着杨老伯一腿瘫软在茶园前的石子路上,哭喊着嗓子,一行老泪纵横着,双手拍着自己的大腿一个劲儿的咒骂着那行凶的人。

顾不得茶园被毁成怎么样,苏小满现在只想弄清楚到底是谁在搞鬼,前日是下毒,今日是毁园,若不尽早找出凶手,恐怕往后的日子只会更加艰难。

苏小满定了定神,憋着胸前的一股怒气,上前扶起了正在哭泣的杨老伯,安慰道:“杨老伯,如今已经如此,唯一的办法就是先补救了,迟缓一颗,这芽儿恐怕是真的不能要了!”

得亏她提醒了一句,杨老伯这才收住了声气儿,将自己的拐杖放在了一旁,撸起自己的袖袍对旁边的花农喊道:“快点去将其他人叫来!”

“好,小的这就去!”

环顾了周遭之后,苏小满脑海里整理了三个疑问,第一御花园虽然夜晚无人守夜,但也经常会有禁卫军巡逻,不至于一夜之间变成如此,第二下毒到茶田出事不过只有几个时辰,若是要派人手捣毁,想必一个人肯定是不行的,第三瞧着这毁坏的程度应该不是一个人所为的,故此主谋一定是个身份极高的人。

总结了以上这几点,再加上郑容瑛的事情,嫌疑人苏小满也排除了不少人,想到这里,苏小满嘴角上扬着笑了一声。

小元不解的看着她,茶园被毁了还这么高兴,难道是疯了吗?不免有些慌张的问道:“夫人,您没事儿吧?您不要吓奴婢啊!”

“没事儿。”

说完走进茶园仔细的查看了一番,连声喊道:“烦请杨老伯将还能存活的树芽儿保存好,咱们今日暂且先不种植,等这件事儿结束了之后再种植即可!”

交代完之后杨老伯还觉得有些怪异,停下了手吩咐了其他人,苏小满站在围栏外定睛仔细瞧了一番,茶田里的脚印依旧清晰可见,但是脚印的尺寸却不大,明显就不是男人做的,且土壤属于温和湿润的,故此犯案的人一定会留下淤泥在鞋子上。

“事情有眉目了,得亏了今日茶园被毁,不如我还不知道有人尽然如此嚣张呢,走,咱们去找皇兄聊聊!”

对于苏小满一开始的反应小元有些慌张,生怕她禁受不住打击,可没想到她给出的反应反而是喜上眉梢。

御花园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正在上朝堂的魏煜钦还没得到禀报,故此在朝堂上只是询问了华福宫下毒一事,但通判院给来的结果并不如人意。

“启禀皇上,此时牵连甚广,老臣还要派人多加查探方可知道那其乌之毒的来出,且鸩毒乃是宫中处刑时方可申报领用的,如今刑司院那边儿并没有给到一个答复,所以可能还要再等一日才有结果!”

魏煜钦有些不耐烦的坐在龙椅上,憋着一股怒气不知道向谁发,听了通判给的答案十分恼怒,怒斥道:“这么点小事儿都还要多一日,皇粮是白吃的吗?哼!”

朝中重臣虽然知道这件事,但由于是内宫里的事情也不好上前多说一句,故此只能站在两侧听着通判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皇兄,小妹知道该怎么捉拿凶手了!”

朝堂之上的气氛十分严肃,任谁连粗气都不敢喘一声,个个都低着头不语,苏小满的声音从殿门前传进了殿内,所有人纷纷抬头看着她漫步进来。

“朝中大事,岂有女子上殿议政!”

苏小满笑了,为什么一个国家的朝中总有些人不做事儿也就罢了,一旦有人出来说话,就立刻会有反驳的声音。

“请问这位大人,华福宫出现下毒一事,是否属于朝纲之事?”

一个提问瞬间让那文官哑口无言,瞬间觉着自己是多嘴了,但是朝堂之上岂有一个女子上前说话的份儿,故此仰首挺胸道:“朝堂之上岂容你一介女子在这里指手画脚,华福宫之事虽为内宫的事,但女子也不得上殿前说话,这是规矩!”

此时魏煜钦只想听见有人说这事儿有进展了,对文官的驳斥有些不耐烦,一掌拍在了龙案上怒吼道:“闭嘴,有本事你到是给朕说说,没本事就闭嘴!”

冷冽的气场让一众朝臣有些惊愕,瞬间文官不敢说话了,只能乖乖的退回了自己的位置。

“皇妹,你且说来听听,朕今日容你在这大殿之中放肆一回,恕你无罪,说吧!”

得到魏煜钦的允许自然是最好的,但若他不允许,那苏小满也要说上一回,毕竟事情紧迫由不得迟缓一刻,若不是着急她也不愿意上来这朝堂上露脸。

“皇兄可知昨晚小妹精心照料的茶园一夜之间尽数全毁?”

朝堂上的人瞬间议论纷纷,堂上谁人不知苏小满在种植茶叶,为了硫渊的茶叶流通精心的做着事情,话语一出陆离和魏煜钦都震惊了。

陆离关心的是她此时此刻的心情,茶园被毁想必是受了不小的打击,故此才有了女子公然上朝堂这一出。

“怎么回事?是什么人干的,有没有抓到人?”

一连串的询问,苏小满只得娓娓道来。

“还烦请皇兄给小妹两队禁卫军,小妹要彻查皇宫中所有嫔妃的住所,包括御膳房,太医院,司制房,内御监!”

听着苏小满的意思似乎是跟宫里的妃嫔有关系,魏煜钦顾不得朝中的政事,走下龙椅上前道:“好!陆离,你且带两队禁卫军随同她一同前往彻查,务必要找出此事的始作俑者!”

虽然魏煜钦不知道苏小满是要演哪出洗,但她要搜查的地方众多,想必今日肯定是搜查不完的,姑且先配合她演着。

下朝之后,苏小满和陆离带着两队禁卫军最先开始搜查的就是御膳房和太医院,在她心里优先排查了最没有嫌疑的地方。

陆离跟着苏小满不问她到底想要干什么,只觉得她做事向来都有分寸,若不是十足的把握,又怎么会轻而易举的公然向魏煜钦要禁卫军。

随着苏小满的一一盘查,先是御膳房,太医院,内御监,司制房和喜嫔及其他嫔妃的住处,确定了无误之后最终选择了浣衣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