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二章 暴毙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9-02-26 12:52:17 字数:3300 阅读进度:543/947

以前去各宫探望的时候,有些妃嫔脸色就十分难看,不是因为没有生出皇子,而是自从生了皇子之后魏煜钦就很少去了,郑容瑛一开始也很奇怪,后来是觉得可能某些个妃嫔没将魏煜钦伺候好吧,故此也没多问。

“怎么个养护法?那肚子会塌下去吗?还是生完孩子肚子就一直那么大了?”

郑容瑛一本正经的问着,但苏小满却摇了摇头,心想倘若只是肚子塌下去那只要怀孕的时候不发胖那倒不是个大问题,相反的是另一个问题。

“不是,塌下去是自然的,但是倘若维持好自己的体型也就不是事儿了,唯独怕的是肚子上长妊娠纹!”

提起这个词貌似郑容瑛和喜嫔都不是很明白,异口同声道:“什么是妊娠纹?”

苏小满一时半儿也解释不清楚妊娠纹是什么,索性站起了身将自己的锦袍撩了起来,扒开了一小块肚兜儿遮住的地方。

可能是因为自己的身上的妊娠纹不是很明显,故此隔着远了也就看不见了,但自己是摸的出来的,郑容瑛见她如此举动,又想起她之前生了陆望舒,从凤椅上走了下来,仔细的瞧了瞧苏小满那雪白的肚皮。

“这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妊娠纹?”

腰间两三条妊娠纹虽然很小,但是走进一看却是十分清晰的,从外面看就像是皮肤已经破裂了。

郑容瑛有些惊讶,难怪她要这样嘱咐自己多加注意,原来是为了将来魏煜钦不会被嫌弃故此才公然在喜嫔面前不顾身份的撩开了自己的衣裳。

反而苏小满倒是没什么在意的,只觉得大家都是女人,故此也没有避忌那么多。

瞧着怪异,喜嫔还伸手去摸了摸苏小满肚皮上那几条浅痕,感觉就像是自己的肉在皮肤下面断掉了那也,指腹上的感觉却是不怎么好!

“哇,佳和,你今日若是不说,臣妾还真不知道有妊娠纹这种东西长在女人的肚皮上,倘若是长满了整个肚子,那岂不是太恐怖了!”

苏小满重新穿戴好自己的衣裳,坐在椅子上,拿着襟帕擦了擦沾了茶水的手,抬眸道:“皇嫂,小妹这个还算是轻的了,惹是不好好的养护,恐怕整个肚皮都是,更何况您的体型这般瘦小,倘若不注意那后悔都来不及!”

突然间郑容瑛觉得有些慌了,若是自己肚皮上也长着这些妊娠纹,那魏煜钦还会爱自己吗?还会这样温柔的对待自己吗?

顾不得苏小满喝茶,语气中夹杂着一丝的惊慌,连忙问道:“那你快说说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免啊,这个也太可怕了!”

“青儿,你继续记着我说的话,从明日开始让太医院准备芦荟和珍珠粉,将芦荟搅拌成汁与珍珠粉和在一起,晚上皇嫂睡的时候涂抹在肚子上,待五个月的时候吩咐御膳房杀几只鸡,将鸡油拿来涂抹在肚子上,这样可以以妊娠纹的生长。”

听说要用鸡的油,郑容瑛觉得有些恶心,但是为了自己的肚皮也没说什么,反而开口问道:“你说的这些办法真的管用?”

“皇嫂别急,小妹还没说完,青儿你接着记下来,不要漏掉了!”

青儿认真的点了点头,像是学生上学堂那般仔细的做着笔书,丝毫不差的将苏小满所说的全部记了下来。

待青儿停止了手中的动作,苏小满又悠然的开口讲道:“这些时日,你让御膳房每日备好两盅牛奶炖燕窝,早晚各吃一盅,另外再备些上好的蜂蜜,平时就不要喝茶了,多喝些蜂蜜水,水果要多备用一些,桃子,香蕉,苹果这些!另外再备些干果仁儿,核桃仁儿之类的,以防皇嫂嘴痒。”

苏小满说的这些,恰好是郑容瑛这几日想吃的东西,自己猜着苏小满当初怀孕也是馋嘴,但没想到的是她居然说的每样都是自己爱吃的。

回过头来,察觉到自己怀孕前并不爱吃这些,反倒是怀孕之后才对这些东西有了胃口,听苏小满说的头头是道,心里对她的肯定又增加了几分。

“哇,佳和,你知道的可真多啊,今天连臣妾都学到了不少,皇后娘娘,不知晚些能否让青儿也抄一份手抄给臣妾?”

“当然可以,小妹啊,你可真是有心了,本宫有身孕,那些个嫔妃和官眷只知道送什么玛瑙珍珠的,丝毫心意都没有!”

两个人纷纷投来了感激的眼神,苏小满浅眉一笑,从座椅上起身上前拉着郑容瑛的手,慢慢的将她扶出了屋子。

“皇嫂可不要整日呆在屋子里,要多出来欣赏一下这些花花草草的,多一些愉快的心情,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有好处的,不过要多注意脚下!”

说着伸手摘了一朵鲜艳的月季花戴在了郑容瑛的头上,瞬间为疲劳的脸颊增添了几分气色。

此时郑容瑛疲劳的心情也被头上的月季花给逗开心了,顷刻间感觉和苏小满一起聊天是一件十分有益的事情,不单只是学到了孕期的避忌和补给,最重要的是和她一起让人很轻松,丝毫都不拘谨。

抬眸看着天空中的晚霞,姹紫嫣红的印染着正片天空,喜鹊在空中萦绕着盘旋落在了房梁上,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像是在吟唱着小曲儿。

估摸着时辰也差不多该酉时了,太医院的人手里提着食盒子从华福宫门口走进来,恭谨的上前,取出了盒子里的汤药,上前道:“皇后娘娘,该服用安胎药了!”

青儿一如往常的接过他手中的药,按照规矩用银针在汤药中探了探,确定没有异样了,这才递给了郑容瑛。

“慢着!”

正准备喝进去的苏小满立刻呵止住了她的东西,一手抢过手中的药碗仔细的闻了闻,刚开始还感觉没什么异样,可过了三秒钟之后,苏小满立刻觉得不妥了。

跪在地上的内侍似乎察觉了什么,眼神飘忽不定的看着地上,额头也开始冒出了虚汗,刚开始递汤药的时候苏小满就惊觉到有些不妥,一个内心没鬼的人怎么会手心冒汗,眼神虚晃,青儿递汤药给郑容瑛的时候,苏小满又一次观察了内侍脸上的细微变化。

顷刻间觉得此汤药十分不妥,故此大声的呵斥了一声,那内侍的脸色开始越发的难看了。

“怎么了?”

“药里面有毒,来人,将此人抓起来!”

就在禁卫军前来捉人的前一刻,内侍咯吱一声,瞬间倒在了地上,嘴里不断的涌出白色的泡沫,眼角渗出了鲜红的血水。

“啊”

郑容瑛吓的有些腿软,当即瘫软在了一旁,喜嫔则是当场昏死过去不省人事。

青儿连忙扶着郑容瑛不让她倒地,苏小满冷静的看着死在眼前的内侍,禁卫军在一旁候着问道:“公主,这是怎么回事?”

“此人在皇后娘娘的安胎药中下毒,你们去御膳房查一下这药是谁煎的,还有这内侍是哪个宫里的,是什么毒,一定要查清楚,另外派人立刻去禀报皇上,此事非常严重!其他人将喜嫔扶回她的寝殿去,来人,将皇后娘娘扶进屋!快!”

苏小满冷静的头脑让禁卫军有些诧异,一个弱女子面对突然暴毙的人居然如此沉得住气,不由得对她心生敬畏,恭谨道:“是!”

此事发生的迅速且十分诡异,半晌之后郑容瑛回过神来,再一次为自己感到庆幸,连续两次都是苏小满在跟前为她挡去了灾祸。

张太医提着药箱匆忙的从太医院赶来,连忙给郑容瑛把了脉确定没事了这才在一旁等着问话。

听闻此事的魏煜钦迅速的从大殿赶来了华福宫,见她脸色惨白的躺在床榻上,连忙上前安慰道:“皇后,你没事吧?”

郑容瑛惨白的脸色,一看见魏煜钦的身影,眼泪就开始包不住的哭了起来,有气无力的答着话。

“皇上,臣妾好害怕,实在是太可怕了,那个人就瞪着眼珠子七孔流血死在面前,太可怕了!”

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吓坏了,最糟糕的还是喜嫔,直接晕了过去,本来就年纪小没见过什么场面,突然这样只怕是这几日都不敢再出门了。

魏煜钦抱着她安抚了一番,待情绪没那么激动了,这才将她放在枕上,因为嗜睡加上苦累了,也就很快的睡了过去。

只留了青儿和其他两个宫女在屋里伺候着,魏煜钦将其他人全部带出了屋子,瞧着地上残留的那一滩血迹和白色的泡沫,着实让人有些作呕。

“张太医,这畏罪自杀的内侍是不是在太医院里做事的?”

“回皇上,这内侍并不在太医院,而是前来替皇后娘娘拿汤药的,也送了有些时日了,之前也没出什么纰漏,唯独今日。”

张太医佝偻着身子,一五一十的将这几日的情况告诉了魏煜钦,禁卫军在太医院也查完回到了华福宫。

“启禀皇上,我等在太医院找到了皇后娘娘煎药的汤药渣滓,发现并无异于,唯独那一碗汤药中是被下了毒的,且是毒物中极为罕见的鸩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