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 实乃喜脉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9-02-22 02:42:49 字数:3313 阅读进度:533/1221

契鹰族的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了,下朝之后陆离跟着内侍监去了国库领取了自己的赏赐,参与这次事情主要几个都得了五百两的黄金,而跟随前往边境之城的士兵们则是奖励了三个月的奉银。

奖赏多不多并不重要,重要是能安定军心,硫渊人数虽多,但良兵却很少,因为是富庶大国,故此战争也很少,魏煜钦一向主张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故此所有的将士们和及其家人都从来不曾亏待过,若是哪天硫渊真的有很大的战争问题,硫渊的百姓们也会万众一心一致对敌。

让陆离觉得幸运的是魏煜钦是个好皇帝,知道什么叫爱民如子,也知道什么叫以德治国,傍晚时分拿着一箱黄金回到了嘉禾苑。

“阿娘,阿爹回来了!”

累了一天的苏小满疲惫的躺在贵妃椅上打盹儿,听着陆望舒的呼唤声连忙起了身,瞧着陆离手中抱着的箱子连忙上前问道:“这是什么?”

接过箱子,陆离坐在桌前,倒了一杯茶直接灌进了嘴里,咕咚一声道:“这是皇上今日给的赏赐,说为夫献策有功!”

打开箱子那一瞬间,金光闪闪的黄金闪烁着光芒,在天色暗淡的旁玩显得格外的刺眼,五十锭黄金摆在眼前,这是靠陆离的智商挣回来的家产。

“哇塞,好多黄金啊,阿爹,你是不是在皇宫里打劫了哪位王公大臣了,这么多黄金够咱们一家人吃一辈子的好东西了!”

一旁不知所云的陆望舒看着桌上的金光灿灿,顾不得三七二十一,抬腿直接爬上了陆离的大腿上坐着,指着箱子的黄金感叹的说着话。

惹的陆离有些生气道:“什么打劫,你爹是这样的人吗?这可是皇上亲赐的黄金,一天到晚就想着吃,这可没你的份儿哦!”

陆望舒冷哼一声,别过脸去傲娇道:“我才不稀罕呢,今日宣书殿的三位先生也奖励了我,不信你看!”

说完抬手指着一旁的台案上,一座上好的砚台,笔架上一支白玉毫笔挂着上面,还有金箔宣纸也放在桌上。

陆离抬眼看了看台案上笔墨纸砚,欣慰道:“哟,乖儿子,想不到今日先生还表扬你了啊?还给你奖赏了?”

“是啊,先生说我的书法劲而有力,辉宏得来又不失章法,连连称赞呢,皇子们都好羡慕我呢,你这个黄金算什么,我这个才是真本事呢,儿子以后定是国家栋梁,将来要为百姓造福的!”

不知不觉陆望舒已经六岁了,虽然六岁,但身高却比普通的孩子要高出不少,可能是因为陆离很高的原因,所以也尽得了陆离的真传,若说聪慧程度,必然是有了苏小满的真传,才会如此出色。

听着他志向远大,苏小满会心一笑道:“好了,快下来,你爹他今日在宫里当值累了一天了,你就别坐在他腿上了,快下来吧,要准备吃饭了,去洗手!”

陆望舒轻轻一跳从陆离的腿上弹了起来,拍了拍屁股道:“儿子遵命,这就去洗手,阿爹也要去!”

瞬间抢走了陆离放在桌上的佩剑,乖巧的将佩剑挂在了墙上,拉着陆离的大手走了出去。

收好了黄金,苏小满也去了膳房用膳。

两日后

还是一如往常那般,苏小满醒来时陆离以前去了早朝,心里算着日子,茶籽也应该到了,下定金之前茶楼老板就说过了,快则三日,慢则五日,现在已经是第七日了,也差不多了。

洗漱了一番之后,先去了华福宫给郑容瑛请安,这是每日必备的礼数,也是苏小满觉得应该要做的事情,刚到华福宫门口就听见里面在争吵着些什么,但有些听不清。

内侍监低着头站在宫门前不敢进去,见苏小满前来,像是遇到了救星一样,连忙上前道:“哎哟,公主殿下,您来的可真真儿的及时啊,这里面吵的都快要翻天了!”

啪......

话音刚落下,就听见里面摔杯子砸东西的声音,连忙问道:“小公公,发生什么事儿了?”

“回公主殿下的话,这不是那契鹰族长女儿闹腾的事儿吗?现在皇后娘娘正在里边儿发火呢,皇上昨儿个还在这儿留宿,怎知半夜就负气离开了!”

听着内侍监说的原因,苏小满冥思着:不应该啊,这皇嫂不是一向很大方利落的吗,怎么近日如此暴躁!

来不及让内侍监通传,苏小满自己走进了华福宫,刚走到屋子前,一大片花瓶碎片啪嗒一下溅了出来,屋子里满地的碎片,凌乱的完全不像一个皇后的宫殿,郑容瑛背对着苏小满伫立在屋子里,青儿见着苏小满,立刻蹲了蹲身子,拉高了嗓门儿喊道:“公主殿下万福金安!”

气急败坏的郑容瑛这才反应过来苏小满在门口站了很久了,立刻平复着自己的心情道:“皇妹来了!”

“皇嫂这是作甚?为何今日如此暴躁!”

苏小满有些怀疑,近几日郑容瑛的脾气都不像往日那般平易近人,就连一点小事但凡不如意就很容易生气。

“还不是皇上嘛,说要娶那个契鹰族族长的女儿为妃,本宫瞬间有了些醋意,昨晚本来皇上是在这儿就寝的,没想到一下没控制住情绪就发火了,惹恼了他!”

一股脑儿的说了自己心中的委屈,但是依旧没觉得解气。

苏小满心中有些疑惑,于是问道:“既然如此,那皇嫂应该昨天凌晨就该砸东西发火了,这都早上了,怎么现在才生气呢?”

“这不,听说皇上昨夜从本宫这前脚刚出去,后脚就去了瑾嫔的寝殿,气死本宫了,怎么办啊皇妹,皇上以后会不会都不来华福宫了!”

若是苏小满猜测的没错,造成郑容瑛近几日反差如此大的没有别的原因,她并没有急着开道朕容瑛,相反是侧身在小元身边低语了几句,瞬间小元就从华福宫里跑了出去。

举动让郑容瑛有些好奇,但暴躁的脾气并没有让她多问,苏小满也没回答她的话,只转头对青儿吩咐道:“去找几个宫女来将这屋子里收拾干净,另外点些凝神的熏香!”

“是!”

青儿松了一口气,蹲了蹲身子走出了屋子。

屋里没别人了,苏小满才安抚道:“皇嫂,你先别生气,当心气坏了身子可就不好有身孕了!”

考虑到要生孩子的问题,郑容瑛深呼吸几口气,终于让自己静下心来,几个宫女也很快将屋里的东西全部清扫干净,青儿也点上了凝神的熏香。

半晌之后小元从外面回来了,身后跟着年老的张太医。

“老臣叩见皇后娘娘,公主殿下!”

郑容瑛这才反应过来苏小满是吩咐小元去了太医院找张太医,昨晚魏煜钦刚骂了自己是不是有病,今天苏小满就找了太医过来给自己诊治,明明自己就没病,为什么要找太医,莫名的怒火又开始有些上窜了。

“小妹,你这是要做什么,本宫没病找张太医做什么!”

“皇嫂心浮气躁,估计是肝火旺盛,不如先让张太医诊治,若是真没什么问题,那就是皇兄的问题,届时小妹去找皇兄来给皇嫂赔罪可好!”

什么赔罪的,哪有皇上给皇后赔罪的,苏小满话说的好听,只不过是想镇住她现在的火气罢了,但郑容瑛还是听了她的话,乖乖的点了点头答应张太医诊断。

坐在椅子上,伸出了自己的手腕,张太医拿出一块丝绸盖在她手腕处,仔细的听着脉,时不时的看了看郑容瑛的脸色。

两分钟内,张太医脸上的表情变化多端,让郑容瑛好生担忧,生怕自己是得了什么怪毛病,不一会儿张太医手起了丝绸,恭谨的跪在地上道:“皇后娘娘的脉象滑而有力,实乃喜脉,恭喜皇后娘娘!”

一下给郑容瑛惊住了,怔了半晌回过神来:“你说的是真的?”

“回皇后娘娘,是真的,已经一月有余,现目前正是要安胎的时候,切不可再动怒才是,否则容易动了胎气!”

自从月如被查判刑之后一直都没有一个贴身的宫女伺候着,轮换的宫女们都不知道郑容瑛的月事是什么时候来,连她自己也没有怎么注意,这才想起自己的月事已经迟了半月了。

“恭喜皇嫂,贺喜皇嫂!”

苏小满处变不惊的脸色,难道她一早就猜到自己怀孕了吗?郑容瑛看着她仔细的打量着,开口问道:“小妹,你是怎么知道本宫有了身孕,难道你也会医术吗?”

她会心一笑道:“难道皇嫂是忘了,我是生过孩子的人,自然是知道怀孕初期是怎么样的状态,最近这段时间皇嫂都是容易动怒的,这是孕妇正常现象,故此我才让小元去太医院请张太医前来确诊,没想到皇嫂真的有了!”

“小妹,你太厉害了!哈哈哈,太好了,本宫有孩子了!”

这对郑容瑛来说是一个天大的恩赐,几年了,终于有了身孕,之前因为华妃一事弄得她始终都怀不上孩子,没想到在张太医的调理下终于怀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