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惊喜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9-02-20 10:59:10 字数:3237 阅读进度:530/947

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在御花园里找到了苏小满,瞧着小园子渡步前来,弯着腰恭谨道:“公主,皇上请您过华福宫一趟呢,说是有要事相商!”

苏小满愣了半晌,这才回过神来,看着正弯着腰的小园子道:“好,我这就去!”

从凉亭出来也没见着杨老伯来打理御花园,苏小满还在疑问呢,刚想去寻个人问问看,只见前面一片花海的鲜花都已经被铲平了,让苏小满着实惊讶,扪心自问道:难道是皇嫂让杨老伯将花海铲掉的?拿来种茶叶?

一路上苏小满都纠结着眉头跟着小园子走着,在宫道儿上转弯处就听见几个小宫婢在嚼舌头。

“唉,你听说了吗?昨晚御花园的花海一夜之间全没了!”

“是不是真的,怎么可能一夜之间了没,怕是那个不长眼的不小心吧!”

“怎么可能,花海啊,再怎么不小心也不可能一片花海都没有了吧!”

“你们不知道,今儿个早晨杨老伯都气的病倒了!”

“是吗?那个老大爷可是很爱惜那些花草的啊!”

苏小满在墙角伫立了半刻,小园子自顾自的走在前头都没注意到她已经止步下来了,宫女们的言论更是让苏小满生了疑心,若说是皇后安排的,那杨老伯肯定不会一下子就病倒了。

见她止步不前伫立在墙角,小园子连忙上前也听见了宫女们在嚼舌根子,直接转角吼道:“你们这些个小宫女,是不想要小命儿是了吗?敢在皇宫大内嚼舌根子,每个人去慎行司领二十个板子谢罪。”

一声罚让几个小宫女瞬间失了声气儿,连忙低垂着脑袋道:“园公公恕罪,奴婢这就去领板子!”

几个小宫女一脸委屈的模样朝着慎行司方向去了。

路上苏小满一直在疑惑御花园花海的问题,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没有人跟她提起,刚才在御花园的时候也没注意多看,实在有些懊恼,也不知道杨老伯身体怎么样了,那么大年纪了应该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吧。

来到华福宫时,魏煜钦和郑容瑛两个人表情严肃的坐在殿前,好似天塌下来那般的神情,陆离今日出发路途上应该不会出什么事,苏小满更加有些莫名其妙。

“皇兄圣安,皇嫂金安!”

苏小满蹲了蹲身子,抬眸瞧着两个人神情凝重的模样,没等二人说话,自己先反倒问了起来:“皇兄,发生什么事了,为何表情如此凝重?”

顾不得苏小满的疑问,郑容瑛起身走到她身边只说了一句话:“你且虽我来!”

话音刚落,只见身侧的青儿手上拿着白绫,苏小满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死罪,难不成是要处死自己吗?

青儿走到苏小满的身后,将白绫绕到她脖子前,动作极为赐绫处死的模样,吓的苏小满连声喊道:“皇嫂这是作甚,难道是小妹做错了什么事情,即便是要赐死也得给我一个由头不是!”

说着青儿憋不住笑了一声,抬手将苏小满的双眼蒙了起来,这才意识到是自己想错了,原来是蒙着了眼睛,但依旧让苏小满想不通,急着被宣来华福宫,话也没说两句就被蒙上了双眼。

郑容瑛牵着苏小满的手,在她耳边轻轻的说着:“走,抬腿,跨步!”

半刻时辰才停下来,苏小满皱着眉头也不知道两个人是要做什么,过了一小会儿,小元上前在她耳边轻轻讲道:“夫人,奴婢给您换衣裳,您可千万不要乱动哦!”

苏小满实在搞不懂他们想要做什么,为何还要换衣裳?一头雾水的苏小满真想解开眼睛上的白绫,刚抬手要扯下来,就被郑容瑛阻止道:“别怕,不准拆下来,否则本宫赐你一个大不敬的罪名!”

苏小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问道:“皇嫂,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啊!”

问了一声,但没有人回答她,小元褪去了苏小满身上的衣裳,苏小满只感觉小元给自己穿的衣裳不像是传统的,而且感觉下身非常的重,衣裳泛着一股花香,但觉得自己好像没穿衣裳一样,袖子两边都是没有的。

过了一小会儿,小元又拆下了苏小满的发髻,不知道弄什么名堂,反正是弄了很久,最后终于大功告成,将苏小满扶了出去。

过了半晌之后,郑容瑛亲自给苏小满摘下了蒙在眼睛上的白绫。

瞬间光源有些刺眼,苏小满下意识的抬手遮了遮眼眸,三秒钟之后眼睛反应过来,只见偏殿被清空,白色的玫瑰摆在两侧,站在偏殿上头的正是陆离,穿着一身不知道那个国度的黑色衣服,显得英俊挺拔,一双修长的大腿伫立在前,骨节分明的手中拿着一束玫瑰花做成的球形花,墙上还有玫瑰花装扮成的巨大喜字。

小园子也站在殿前穿着不知道是哪个国度的衣服,环顾四周殿内只有熟知的几个人,连魏煜钦和郑容瑛连个人穿着的都是奇装异服。

再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装扮,一袭白裙在身,裙摆十分的蓬松,手臂上连袖子都没有,只有一副透明的白色手套戴在手上,头上也戴着白纱,还遮着自己的脸。

苏小满还在诧异,甚至有些尴尬,女子衣不蔽体的在别人面前,再看着陆离一身黑色衣裳,难道是要休妻吗?不可能啊!难道是要奔丧?也不可能啊!

脑海里正在云里雾里的,只见陆离迈着大长腿风流倜傥的走到了苏小满的面前,突然跪在地上道:“亲爱的苏小满小姐,请问你愿意嫁给我陆离为妻吗?”

什么?苏小满依旧没搞懂,陆离说的话也有些颠三倒四的感觉,现场所有的一切布置看起来都十分的温馨,令苏小满更加怪异的是杨老伯居然也站在一旁,之前不是有个宫女说杨老伯因为花海里的花一夜之间消失了之后生病了吗?怎么也在这里?

苏小满的脑海里无数个疑问萦绕着,见她瞪着眼珠愣住的模样十分可爱,陆离没有等到苏小满的回话,于是接着问道:“亲爱的苏小满小姐,请问你愿意嫁给我陆离为妻吗?”

顾不得其他,苏小满直接开口问道:“你不是领命出征了吗?怎么穿着这么奇怪的衣裳在这里呢?”

其他人听到苏小满没有回答,反而是接着提问,站在一旁心里都替陆离着急了,连忙应声道:“答应他,答应他!”

环顾周围,苏小满都不知道陆离和魏煜钦这几个人在搞什么鬼,于是点了点头应声道:“我愿意!”

突然只见从暗处涌出许多宫女和内侍在旁边起着哄,手里还撒着玫瑰花瓣,陆离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银制的小盒子,当着苏小满的面打开,一枚琥珀戒指戴在了苏小满的左手上,起身道:“生辰快乐,夫人!”

这时苏小满才懂了,从魏煜钦安排陆离出征,再到花海消失,接着是宫女的嚼舌根,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陆离安排的,目的就是为了给自己过生辰,但有一事始终还是没能明白,嘴上虽然笑着,但眉头依然是紧锁着。

郑容瑛瞧着她一脸疑问的模样,上前解释道:“你是不是在想这衣裳的事情?”

纠结衣裳的事情也很正常,毕竟在这个时代,女子这样穿就算是有失贞洁了,苏小满搞不懂陆离怎么想的,难道自己夫人的名节都不要了吗?于是对着郑容瑛点了点头。

“这衣裳是去年西方国家进贡来的贡品,材质和质量都是属于上乘的,使者还跟本宫和皇上解释了一番,说是在他们西方国家成婚的时候就是穿的这样的衣裳,代表了纯洁的爱情,戒指也是代表了一生一世永恒不变的爱!”

郑容瑛仔细的解释了一番,生怕苏小满听不明白,于是又说道:“这在西方国家被称为婚纱,陆离穿的叫西服,本来是进贡给本宫和皇上的,但是你知道这宫里的规矩,若是皇上和皇后都穿成这样,那下面的文武百官定是要说三道四的!”

令苏小满不解的是,既然会被说三道四为何要拿来给自己和陆离穿,难道就不怕自己被人家说吗?

“小妹无需担心,今日所在殿内的都是朕的人,他们的口风可是很严的哦!你可不知道,陆离昨日来找朕商量你生辰之事,朕还有些苦恼,质问过他为何时间这么紧促,这小子居然将你的生辰给忘记了,好在皇后聪慧想了这样一个计划,怎么样不错吧?”

魏煜钦连连解说了一番,他知道苏小满是个保守的人,如今衣不蔽体的样子肯定心里也不好受。

听完魏煜钦的解释,苏小满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侧脸看着小元道:“这件事你也有份参与了?”

“你别怪她,是为夫要求她这样做的!”

陆离刚说完话,小园子推着一块很大的铜镜到苏小满的面前,陆离和苏小满的身影被印刻在铜镜中,显得那样相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