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装醉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9-02-20 10:59:10 字数:3312 阅读进度:529/1217

这其中又和陆离昨晚鬼鬼祟祟的在房中又有什么关系?

沙漠?本来已经舒展了的眉心,瞬间又筹措了起来,连声问道:“边境不是有重兵把守,难道是有人投机取巧伺机侵入硫渊?”

“不不,是契鹰族,倘若这次陆离前去将他们一网打尽那是最好的,若是不能,就只能牺牲朕的幸福了!”

魏煜钦越说越让旁边的人一脸糊涂,还没等苏小满开口接着问,郑容瑛倒是先开了口连声问道:“要牺牲皇上的幸福是所为何故啊?难道这事儿还要皇上御驾亲征吗?”

瞧着她有些委屈的模样,魏煜钦连忙安慰道:“不不不,皇后误解朕的意思的,朕说的幸福是要和亲,朕的皇妹们都嫁出去了,哪里还有皇妹可以和亲,更何况即便是有未成婚的皇妹,那自然也不能嫁到沙漠那些荒芜之地去啊!”

其实这件事在朝堂上就已经是说好了如何行事了,魏煜钦也并没有真的安排陆离前往边境之城去征战,区区的契鹰族只有六千余人,一个边境之城的兵力完全可以阻挡,更何况魏煜钦只是想将契鹰族纳为己用罢了。

成婚一事那是肯定势在必行的事情了,只不过是契鹰族的圣女嫁来硫渊而已,和亲只不过是第二个计划,第一个计划还在实施当中。

“本宫还以为是要皇上御驾亲征呢,那皇上是要迎娶契鹰族的人来宫中吗?”

“嗯!”

本来一个皇帝深宫中有妻妾成群,后宫佳丽三千就是常事,郑容瑛又岂会因为要娶一个契鹰族的人而生气,娶回来好生管教就行了。

郑容瑛也不怕这一个半个的女子,后宫女子众多,她贵为一国皇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胸怀天下,自然是不会介意的。

“行吧,不知道陆离去期定了没有?”

苏小满还在一本正经的问着,表情一点异样都没有。

“明日!”

陆离冷漠的样子像是此去会九死一生那样。

“这么快,那好,今晚我先给你将细软收拾好,明日你也好方便前去!”

“嗯!”

说完苏小满站起了身,对着魏煜钦行了礼,开口道:“时候不早了,小妹还要去御花园翻土呢,中午就不跟大家用膳了!”

魏煜钦正想着怎么样将苏小满支走呢,正好她要去御花园了,种植茶叶这件事本就是郑容瑛发起的,故此也跟着起了身道:“那本宫也跟着小妹一同前往了,皇上和妹婿在殿里先品品这功夫茶吧,青儿,你留在殿内伺候吧!”

“是!”

青儿就是刚才下跪的那个女婢,本有好奇心一同前往御花园,却被皇后留在了寝宫,两个人前脚刚走,陆离终于长吐了一口气道:“怎么样,微臣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吧!”

“哈哈哈,你啊,装的有些过了!”

站在一旁的青儿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是要去征战吗?怎么又说装了?什么意思?

最后两个嬉笑着的大男人从华福宫走了出去,留青儿一个人在风中萧瑟的摸不着头脑,只能前去御花园寻找郑容瑛去了。

下午苏小满跟着杨老伯学了很多关于土壤的学识,认识到了什么样的植物应该适合什么样的土壤,什么样的种子适合什么样的环境等等,还将土地特地翻了翻,免得日积月累土壤都成了死土了。

晚上苏小满随着郑容瑛在华福宫用过晚膳,因为陆离要前往边境之城出征,故此用完膳之后就连忙回了嘉禾苑,但此时陆离还并没有回来,往日差不多酉时时辰陆离就已经当值回来了,现在都过了酉时了也没见陆离回来。

苏小满也并没有多心,心想可能是朝中事忙吧,所以回来晚也是正常,在房内收拾着细软,小元在一旁看着默默付出的苏小满,上前帮手道:“夫人,这次老爷要去出征,您不担心吗?”

不担心?那是假的。

“皇命不可违之,要知道身为朝臣就要为朝中事物所担忧,更何况夫君有他自己的价值,倘若真的让他长年累月的在这宫里呆着,恐怕是要闷出病来,你没见他昨日都有些奇怪吗?”

年幼的小元并不懂得这么多道理,她只知道若是陆离不在苏小满身边,担忧总是必不可免的,或许这也就是为什么陆离对苏小满如此疼爱她的原因,人生在世能找个知己知彼又相知相许的人不容易。

“夫人,这些事儿还是让奴婢还打理吧,您都累了一天了,早些休息的好!”

上前抢走了苏小满手中的忙碌,将她推到床榻边上,苏小满耷拉着耳朵,实在是打不起精神头儿来,揉了揉眼睛道:“好吧,反正也收拾的差不多了,你将衣裳装进包袱里即可!”

语毕准备宽衣上床休憩时又醒过神来道:“对了,舒儿今日在学堂表现怎样,事忙都有些忽略她了,明日你回江南将潘嫲嫲接来吧,有她照顾我也放心。”

宫里虽说差遣了专门服侍皇子的嫲嫲来嘉禾苑,但始终都不是亲近陆望舒的人,自然也就没那么上心了,更何况陆望舒只是个世子,不同于皇子的身份。

“夫人您就宽心吧,今日虽然奴婢没有一同前往宣书殿伴读,但是少爷今日回来可是高兴了,说是先生在课堂上表扬他了呢!”

小元弯着腰收拾着包袱,一边嘴上笑着说道。

听见陆望舒不认生,苏小满心里也算是比较安心的,起初还担心和皇子们合不来,看着看来还行。

刚准备睡下,陆离就从外面回来了,回来时一身酒气,在门口拉着嗓门儿喊道:“夫人,我回来了!”

苏小满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起身皮了件斗篷走了出去,只见陆离坐在院子中的凉亭里趴在石桌上,嘴里嘟囔着:“夫人,我回来了!”

陆离很少会喝成这样回来,以前虽说军营中经常会喝酒,但也不至于喝成这般模样,苏小满急忙上前,唤着小元道:“快来,将老爷扶进去!”

听着苏小满焦急的步伐和急促的呼喊声,陆离知道奸计已经得逞了,趴在桌上嘴角上扬着一抹邪恶的微笑,苏小满临近时又装作喝醉的模样。

看的苏小满心中满是焦急,只听见她叹息一声:“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小元赶忙放下了手里的活计,出去同苏小满两个人扶着陆离,因为身材魁梧的原因,显得十分重,两个较弱的小女子使了老大的劲儿才将陆离送进了房间。

其实陆离是故意而为之的,不然怎么能体现他是真的喝醉了呢!早就和魏煜钦合计好了,为了避免今天回来被苏小满问话,所以才故意喝了点就装醉回来。

两个人将他放在床榻上,小元又赶忙去取了一盆热水,苏小满扭着帕子一点点给陆离擦拭着额头和脖子。

动作十分轻柔,躺在床上的陆离甚至都有些不忍心了,于是伸手抓住了她的手,嘴唇略微张开道:“夫人,辛苦了!”

见陆离有了几番意识,苏小满立即问道:“怎么喝这么多!”

眼神之中透露着不怎么霸气的怒意,让陆离想笑但是又只能忍住继续装醉,见陆离闭着眼睛没再说话,苏小满也只好罢休了。

不知为何陆离这一夜睡的十分踏实,反倒是苏小满睡的一点都不安稳,频频起来查看陆离的状态,生怕他着凉了,或者是喝酒难受了。

一直到清晨,苏小满这才熬不住昏昏欲睡了过去,陆离警醒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睡在一旁的苏小满,手指轻轻的拂过她的脸颊,嫩似鸡蛋一般的皮肤泛着微微的红润。

因为要照顾陆离所以睡在了外侧,陆离蹑手蹑脚的从床榻上起身,修长的大腿跨过她的身体,给她捏好了被角,轻手轻脚走下床。

瞧着台上的包袱,想必是苏小满昨夜准备的,故此为了做戏做全套,陆离出门前也把包袱带上了。

依旧先去上了早朝,苏小满迷蒙着眼睛下意识的摸了摸身侧,空无一人让她有些失落,起身后发现准备的包袱已经被带走了,轻叹一声道:“这次连个告别都没有吗?”

小元端着洗脸水从门口走进来,见苏小满已经起身了,故此上前道:“夫人,皇上那边儿差人来,说是让您中午去华福宫呢!”

“好!”

洗漱之后,苏小满去了一趟御花园,见杨老伯还没来养护花草,就随便逛了逛,在御花园凉亭中坐了半晌,嫩是对着花草树木发呆了半晌。

小元见她貌似有些情绪低落,也没好上前,临近中午了苏小满还在御花园中,在华福宫里的人有些着急了。

“不是让皇妹中午来华福宫吗?怎么还没来?”

魏煜钦坐在殿中,抱怨着苏小满蜗牛般的速度。

“小园子,去将佳和公主请来,就说朕有急事相商!”

环顾四周却没见陆离的身影,难道他真的去出征了?魏煜钦急着找苏小满又是什么事儿呢?小园子领了命一脸疑问的从华福宫前往寻找苏小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