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 贤妃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9-02-14 09:46:55 字数:3326 阅读进度:515/1217

半晌之后,张太医将周太医和刘福唤至议事堂中,太医院外的医师和助手们都纷纷的议论着,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周太医似乎已经绷不住了似的,走进议事堂时只见他满头大汗神色慌张的模样,像极了此地无银三百两。

苏小满并没有开口直接问他,相反又将之前对张太医那样说了一次道:“周太医,劳烦您看看这茶叶之中是否有什么问题?”

只见那周太医颤抖着双手将桌上的茶叶拿起来闻了闻,看着苏小满凌厉的神情,内心更是忐忑,吓得他慌乱的跪倒在地上求饶道:“皇后娘娘,都是贤妃娘娘指使微臣这样做的,微臣知道错了,请皇后恕罪啊!”

这下子的不打自招让郑容瑛愕然了,想来是因为苏小满的神情十分的严肃,而且眼神特别凌厉,所以才让周太医没有招架住。

此时算是人证物证具在了,苏小满还没有确定好的事情就是双面绣屏风上的麝香一事,这件事就只能等到了贤妃的地方请魏煜钦定夺了。

此时正在气头上的郑容瑛当即呵斥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谋害当朝皇后,你可知这是要诛九族的大罪,你就不怕连累整个家族吗?”

周太医哭喊着嗓门儿,两行老泪纵横着道:“皇后娘娘,老臣若是不这样做,恐怕老臣的九族早就被贤妃被迫害了!”

此时苏小满心里想着,贤妃千算万算怎么也没算到自己找的内鬼居然是个贪生怕死之辈,还没等用刑逼供这么快就将主谋供了出来,反思过来又觉着,如此胆小如鼠之人,倘若将他转换成证人戴罪立功,岂不是能让贤妃的罪名坐实。

“周太医可想保住自己的家族?”

原本以为这次自己死定了,哪知苏小满突然这样开口一问,那自然是有转机的,若是能戴罪立功至少自己的家族还免遭于难岂不是更好,伸手擦拭了脸上的泪水,当即点了点头道:“那是自然,若是能保住家族,哪怕让老臣上刀山下油锅都愿意啊!”

“啊......”

周太医刚应承要做证人,一把锋利的匕首突然插进了他的腰部位置,当即晕死在地上,犯案者正是跪在一旁的刘福,只见他面露凶相恶狠狠地模样,接二连三的将匕首捅进周太医的腰部位置,周太医当场死亡。

还没等两个人反应过来,周太医已经当场死亡,苏小满当即喊道:“来人,快来人!”

“你们想指认贤妃娘娘,想得美,哈哈哈,啊......”

只见刘福直接用匕首抹了自己的脖子,鲜血从颈部喷发而出,随即也倒在了地上,立刻毙了命。

站在一旁的张太医被当场的情况吓的一时间失了魂儿,怔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一把年纪了从来没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门口的禁卫军闻声当即疾步跑进了议事堂。

两个人血溅当场吓坏了坐在堂前的郑容瑛,只见她花容失色的模样,连话都快说不出来了,苏小满是现场最为冷静的一个人。

“皇嫂,皇嫂......”

愣了半晌才被苏小满的声音唤回来,连忙道:“快,将这二人抬下去!”

“且慢!”

郑容瑛不解的看着苏小满的举动,只见她起身走近周太医身旁,一声令下道:“将二人尸首抬到贤妃住处!”

此时珍珠从太医院门口跑了进来,见状并未惊讶,只是上前在苏小满耳边轻声道:“夫人,那婢女没有去御书房,而是去了贤妃的方向,但是被奴婢拦了下来,现在被禁卫军控制起来了!”

说到控制,苏小满不解,她一个婢女如何使禁卫军出动的,于是问道:“禁卫军?”

“是的,奴婢用了皇上给您的宫牌!”

这是苏小满才了然的点了点头,但还是要珍珠再跑一趟,毕竟这场好戏少了魏煜钦怎么行,若是没有魏煜钦在场,无论郑容瑛怎么说也是空口白话。

现在人证就只剩下月如一个人了,但瞧着月如的去势想必也是贤妃的心腹,想要说动她肯定是不行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当场去指证了。

随即苏小满道:“皇嫂,咱们现在就去贤妃的咸福宫吧!”

郑容瑛此时还有些许腿软,但局势不得不让她起身,即便是再怎么恐惧也要去将那恶毒之人绳之于法。

禁卫军听从苏小满的指令将两具尸体事先抬到了贤妃的咸福宫外候着,郑容瑛和苏小满带着张太医向咸福宫走去。

一行人从太医院走出来,郑容瑛被刚才的事情明显给惊着了,只见她脸色有些煞白,苏小满上前搀扶着她的手臂,低声道:“皇嫂切莫害怕,有我呢!”

郑容瑛点了点头,一路上珍珠小跑着来到了御书房,由于朝中事物繁忙,想进去却被门口的内侍拦在了门外。

珍珠知道这件事情非常严重,故此没顾得上门口的两个内侍,公然的闯进了御书房,只见陆离和魏煜钦两个人正在下棋。

瞧着珍珠慌张的模样,陆离骤然起身询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夫人出什么事儿了?”

珍珠喘息着气息,连忙道:“不是夫人,是皇后娘娘出事儿了,皇上,您快去咸福宫看看吧,若是去晚了,恐怕皇后娘娘性命堪忧啊!”

魏煜钦不解,平时贤妃和皇后姐妹情深,甚至连口角都没发生过,难道是皇后失足摔着了?还是遇刺客了?

由不得魏煜钦再多问,只见珍珠立刻转身奔了出去,陆离紧随其后跟着,魏煜钦当即起身喊道:“小园子,走!”

苏小满和郑容瑛刚到咸福宫,就听见咸福宫内在唱着大戏,应该是贤妃请了宫里的戏班子到自己的宫里打发时间了,门口的内侍瞧着郑容瑛的身影当即大声喊道:“皇后娘娘驾到!”

声音大到好像是估计在通报着什么信息一般,虽然是平常的喊话,但也让苏小满十分戒备,途中苏小满就让郑容瑛假意像平常一样来找贤妃闲聊,刚传完话,咸福宫中的乐器声就停了下来。

两个人刚到宫门口,就看见贤妃婀娜着身子,摇曳着水蛇腰从咸福宫中悠然的走了出来,连忙谄媚的迎接道:“臣妾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此时郑容瑛心中怒火烧灼着,但苏小满之前说的话依旧耳目在心,故此也舒展了自己的眉头假意笑着道:“妹妹不必多理,今日怎么有这个兴致听起戏曲儿来了?也不邀请本宫一同来听赏一下!”

贤妃是护国大将军的妹妹,年纪与郑容瑛相仿,样貌看起来就是那种人畜无害的模样,眼神泛滥着微光让人看起来有种想要怜爱的感觉,走起路来更是有步步生莲的风姿。

一边顾着和郑容瑛说话,又时不时的向后瞧了瞧,看着苏小满心中肯定是有疑问的,见她的眼神,郑容瑛当即介绍道:“这位就是皇上之前亲封的皇妹佳和,佳和,这就是本宫那贤良淑德的妹妹!”

贤妃似乎听出来郑容瑛是话里有话的意思,扭捏着翘臀走到郑容瑛身边搀扶着她的手臂道:“姐姐今日得空前来,请进吧,小菊奉茶!”

邀着两个人走进了咸福宫的院子,戏台上的人也恭敬的行着礼,但贤妃并没有将二人迎进房中,而是直接选择在院子里招待两个人。

郑容瑛耐不住性子道:“这戏咱就不听了,本宫想与妹妹说些知心的话,这才突然前来,莫不是妹妹觉得见外了,连这房都不让本宫进了?”

贤妃捂着嘴笑了笑道:“姐姐哪里的话,这不是今儿个天气好,想着可以晒晒太阳,听听小曲儿,消磨消磨时辰也是很好的!”

看着她的一颦一笑,苏小满着实有些佩服,一个长相如此人畜无害的人,若是放在她的宅子里,恐怕也很难对付,更何况是心无城府的郑容瑛。

“那行吧,佳和啊,快过来坐!”

郑容瑛连忙拉着苏小满坐在了自己的身边,好像苏小满就是她的保护一样,始终都挽着她的手臂不敢放开丝毫,可只有苏小满一人知道,郑容瑛是伪装的太过紧张,故此这才一直挽着自己的手臂不敢松开。

台上唱着穆桂英挂帅,苏小满想着魏煜钦也差不多快到了,于是开口问道:“不知道贤妃娘娘这宫里有没有御前龙井可喝,皇嫂那儿的御前龙井可好喝了!”

只见贤妃违心的笑了笑回应道:“御前龙井啊,那是臣妾送给姐姐的,若是你喜欢,那待会也给你一些带回去可好?”

苏小满装作一脸无知的模样,丝毫没有让贤妃看出任何的异常,于是又开口道:“听说皇嫂寝殿的那副双面绣屏风也是贤妃您送的,不知道也可否送我一副,那日去皇嫂寝殿时闻着特别香呢,不知道那屏风中是不是放了什么香料啊?”

苏小满此话一出,让贤妃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但脸上的表情依旧是人畜无害的模样,连忙解释道:“那个屏风的丝线是用檀香水浸泡过的,故此才会有那些香味,若是佳和公主喜欢,那臣妾也命人去多做一副赠于你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