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为夫还没吃饱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9-02-09 22:27:45 字数:3287 阅读进度:510/947

这餐全鱼宴可谓是将魏渊和苏哈纳兰吃的肚皮圆鼓鼓的,魏渊摸了摸自己的肚皮,临走之前还意味深长道:“哎呀,小妹,你就听哥一句,且莫说在这江南开一家酒楼,要说随便开一家小饭馆那必定是宾客满堂啊!”

送走魏渊和苏哈纳兰之后,苏小满也认真想了想,如今若是在这江南开一家成衣坊可能竞争下来未必也能做的下去,但若是没有自己的基业做基底,恐以后家里的开销也日渐变少,虽然公主这个称号每月也有些奉银可以拿,但也不能完全靠朝廷。

膳后苏小满回到了主院,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要先将陆望舒入学的事情先定下来,以前在沧澜的时候尚有老先生教陆望舒,现在若是要重新找老师,恐怕还是要去问问黄玥阳方可知哪家好!

瞧着陆离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脸满足的模样从院子里走进来,嘴角上扬道:“夫人,在想什么呢?”

“夫君,如今我们打算在硫渊定居了,是不是应该考虑要给儿子寻个好些的私塾,这些日子他的学业都有些荒废了,若不尽早做好决断,恐耽误了日后。”

苏小满端起手边的茶碗抿了抿,抬眼看着陆离,只见他缓缓渡步到身边,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的碰了碰苏小满的脸颊,笑着道:“夫人都已经忧心儿子的事情了,怎么不忧心一下为夫的事情呢?”

苏小满不解的看着他问道:“你的什么事儿?”

“自然是为夫的火实在是烧的难耐啊!”

霎时间苏小满的脸通红,羞涩的推开他的手道:“你怎么一天到晚尽想这些事儿,你应该多操心一下舒儿的学业!”

连伺候在门口的小元和珍珠都忍不住捂嘴笑了两声。

哪知陆离反手就将苏小满横抱了起来,转脸严肃的看着门口伺候着的珍珠和小元道:“笑什么笑,还不关上门出去!”

两个人低笑着退出去关上了门,候在了院子外面。

苏小满挣扎了两下,实在是拗不过陆离的力气,硬生生的被他抱到了床上,陆离轻轻的压上去,呼吸中都透露着男性的气场,苏小满只觉得自己心跳加速,呼吸急促了起来。

陆离轻轻的啄了一下她的嘴唇笑着道:“夫人,为夫已经好了,不信的话,咱们现在就试试!”

说着两手将床幔放下遮住了两个人的羞涩。

一炷香之后,两人酣畅淋漓结束,珍珠和小元提着两桶热水来到卧房,在偏房里放置了一个浴桶,每次苏小满和陆离完事之后都要先洗个热水澡,虽然珍珠还未出阁,但是伺候了这么久还是知道二人的习惯的,小元红着脸低声对珍珠道:“珍珠姐,夫人和老爷两个人要一起洗澡吗?”

珍珠看着脸红的像猴子屁股的小元,低声笑了笑道:“你这孩子,想什么呢!”

“我哪儿敢想什么啊,只是老爷和夫人这大白天就做这样的事情,不太合适吧!外面的人若是知道了,不知道该怎么说咱们夫人了!”

小元憋着嘴嘟囔着,珍珠将热水倒进浴桶里,瞥了她一眼道:“你懂什么,咱们家夫人就小少爷一个孩子,若是不努力一点,怎么生多几个!这院子里也没几个人能近这主院,除了咱俩是近身伺候的,你若是不多嘴,别人又怎么会知道,更何况主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咱们做下人的只管伺候好主子就行了!”

“嗯!珍珠姐教训的是!”

说完爽落的将热水倒进了浴桶里,顺手放了许多花瓣,小元点了点头道:“嗯,夫人能好好的洗个热水澡舒服一下也不错。”

珍珠伸手摸了摸水温觉着合适了,清了清嗓子喊道:“夫人,热水准备好了!”

说完也就自觉地退出去了,偏房和主卧是通的,只隔了一扇门,不用穿过游廊便可到偏房洗浴。

苏小满慵懒的起身打算去洗个澡,哪知陆离躺在床榻上一手将她拉回了怀里,紧紧的抱着她道:“辛苦夫人了,不过为夫还没吃够呢,要不咱们再来一次?”

一炷香的时辰可算是能折腾了,或许真是陆离太饥渴了,这才一次又一次的不放过她的小身板,苏小满绯红着脸颊,推了推他宽阔的胸肌道:“你莫不是想让我下不了床!”

再一次起身,陆离猛然的从床榻上起身,两个人裸露着身躯,陆离结实的双臂将她横抱在怀里道:“哪能劳烦夫人亲自去洗澡,为夫帮你吧!”

说着将她抱进了偏房,陆离本想一起,奈何浴桶只能躺下一个人,这才瘪了瘪嘴伫立在旁边,看着他雄伟的那面,苏小满低着头道:“你就不能去穿一件衣裳吗,若是让珍珠和小元看见这该如何是好!”

偏房本来就不隔音,两个人在房间里的嘲弄外面的都听得真真切切的,珍珠和小元候在偏房门口,低着头笑着,只听见屋里道:“穿什么穿,夫人不早就见过了吗?”

说着声音还越发的大声,苏小满绯红的脸颊越发通红了,拉了拉他的手臂道:“你别那么大声,外面的都听见了!”

拗不过苏小满,陆离缓缓渡步到卧房中穿起了睡袍又走回偏房,亲手为苏小满洗澡,时不时还挑逗一下她,挑眉道:“夫人,为夫来帮你洗啊!”

“哎呀,你别......你去卧房吧,待会珍珠会来帮我的!”

“好了,跟夫人说正事吧,夫人不是想给舒儿找先生吗,干脆问问魏渊,这硫渊原本就是重武轻文的,这平常百姓家能有几个教的好的先生!”

陆离一本正经的说着,但手却始终不正经,说是说帮苏小满洗澡,实则就是在趁机揩油,对苏小满那是上下其手的抚摸着。

“嗯,也行,不过还是不要去麻烦王爷了,还是找天进宫问问皇兄吧,想必皇兄一定知道哪些人比较适合!”

被陆离弄的有些痒痒的苏小满下意识的推开了他的手,一本正经的说着,洗完澡之后苏小满起身穿好了内衣,这才唤道:“珍珠,去将我那件纱金丝绣花长裙拿来!”

珍珠推开门,只见苏小满已经自己穿好了内衫,陆离也识趣儿的走进了卧房,苏小满看着门口低着头的小元,想必她一个小女孩未经生人也有些害羞,又道:“小元,你去给老爷弄些热水来!”

“是!”

小元蹲了蹲身子,连忙从偏院门口跑了出去,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没拿水桶,又折了回来尴尬的提着水桶又跑了出去。

珍珠取来了苏小满吩咐的衣裳,为她穿戴好,回到卧房梳理了发髻,看着镜子里的珍珠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珍珠一边梳着苏小满的发髻,一边回答道:“夫人,现在才还是未时初,可是要去哪儿?”

“你和我去宫里吧,现在时候还早,咱们晚上就在宫里用膳了!待会老爷沐浴完咱们就进宫去!对了,你现在叫护卫去安排一辆马车候着!”

“是!”

看珍珠的表情,想必是刚才洗澡时珍珠并没有偷听到什么,给苏小满钗好最后一根玉钗,装扮好的苏小满丝毫不像是已为人母的妇人,而是像未出阁的少女那般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穿戴都整洁,苏小满起身渡步到常喜居,只见陆望舒和潘嫲嫲在院子里玩耍着,陆望舒蹦跶着没注意到她的到来,直到潘嫲嫲锤了捶自己的腰部起身时看见苏小满伫立在院子门口,连忙上前恭谨道:“夫人!”

“舒儿过来!”

苏小满招了招手,只见陆望舒蹦跶着跑到苏小满跟前抱着她道:“阿娘今日怎么得空来儿子的院子了?”

“潘嫲嫲,你带着舒儿去换一件儿干净得体的衣裳,一会儿我要带他去皇宫里!”

很快潘嫲嫲就给陆望舒穿戴整齐了,苏小满并没有带着潘嫲嫲一同前往,就连照顾陆望舒的莺歌也没有带上,毕竟入宫带太多人恐有诸多麻烦。

陆离很快也梳洗好了,穿了一身紫青祥云袍,配以玉冠,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因为要进宫所以连佩剑也没带。

小元站在宅子门口,羡煞的表情看着苏小满和陆离两个人,感叹道:“真是好一对璧人啊!”

只见陆望舒的小脑袋从两个人中间钻了出来,探头探脑的抬头问道:“阿娘,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这般隆重!”

苏小满自然是想给陆望舒找个好的教书先生,可这硫渊国她和陆离并不熟知,就相当于要重新开始,虽然已经有了封号显得十分高贵,但依旧人生地不熟的,尚且不知道硫渊朝中的政况是如何,此番进宫想来也是需要请教魏煜钦,毕竟他才是这个国家的一国之主,相信他好过茫然去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