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审问山贼的权力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8-12-29 20:40:43 字数:3317 阅读进度:437/947

“去通知王上了没有?”李林站在郡主府附近的一条暗巷中,皱眉看向身边的人,问道。

那人回答:“回禀大人,刚抓住他们就已经让人去宫里通知王上了,算着时辰,王上应该马上就到了。”

闻言,李林点点头,继而将目光重新落回被五花大绑的山贼面前。

自从陆离去了郊外之后,他便加大了对郡主府的防卫,原以为还要过段时间才能察觉到山贼的动向,却不想这么快就观察到山贼开始行动,并且一举抓获。

说到这儿,其实他还要多多感谢楚玉,要不是楚玉之前出了宫就去那条巷子和山贼会和,他也不会知道那条巷子里藏着山贼。

所以,李林这段时间不仅仅是在暗中保护和监管郡主府周围,他还派了几个人去那条小巷中蹲点,直至前几天发现频繁有人出入那条小巷,且每次来的人都不一样,李林登时警觉起来。

这才两三天过去,那些山贼就开始行动,想来之前频繁出入那条小巷,也是在为今天的事情做准备。

“大人,郡主来了。”手底下的人低声通秉。

李林点点头,喝令手下将这些山贼都带到一旁看管起来,而后他理了理头发、衣裳,又将沾染了血迹的刀剑收起来,这才去见小满。

小满也没敢真的走到那里面去,毕竟只是听说山贼落网,但里面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她也不清楚。

“郡主。”李林快步走出来,一脸严肃,“府中没有事情吧?世子没事儿吧?”

小满摇摇头,“没事,府里一切安全。”

说完,她踮着脚尖往里面看了一眼,皱眉说道:“那些山贼全都抓住了吗?到底有多少人,还有幕后主使是谁?是王上怀疑——”

正说到关键的地方,两人身后忽的传来一道尖细的男声:“王上驾到——”

原来是王上来了。

小满和李林匆忙结束对方,而后转身行礼拜见。

王上对于山贼的事情很是关心,故而只扬了下手让他们起来,便焦急问道:“李林,你确定山贼全都抓住了?他们没得手吧?还有楚玉,他来了没有?”

暗巷周围都是李林和王上的侍卫,所以即便王上问话的声音大了些,倒也没什么。

在王上和小满焦急的目光注视下,李林摇了摇头,“王上,这一次山贼还没来得及动手,我——”

“王兄!”

远处忽的传来楚玉焦急的声音,李林忙闭上嘴巴,小满也垂头退至一旁。

很快,还在呼哧呼哧喘粗气的楚玉到了,刚一到,还没说话,他就噗通一声直接跪在了王上面前,一边穿着粗气,一边低着头带着哭腔说道:“王兄,都是臣弟的错!臣弟一时疏忽,没能保护好郡主府!”

不光是楚玉,就连一直跟在楚玉身边的侍卫,也随着主子跪了下去,低着头不出声。

王上的脸色非常不好,他拧着眉头,一言不发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楚玉,不由得咬紧了后槽牙。

正听到关键之处,就被楚玉打断,无论是谁都得生气。

更何况,这次的事情还极有可能和楚玉有关系,如今他又来的这么巧,王上的脸色如何也好看不了。

然而,纵然心中愤然无比,王上表面还是得装出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皱眉说道:“行了,这么大的人了,动不动就哭成什么样!快起来吧!”

说完,王上抬手跪在跟在楚玉身边的那个侍卫招招手,很是不耐烦:“赶紧扶你家主子起来!”

在王上的命令和侍卫的搀扶下,楚玉这才起身,不过即便如此,他在起身后还是低垂着头,又是揉眼睛,又是低声啜泣,好似他才是那个最委屈的人。

李林看了楚玉这幅模样又是心烦又是厌恶,他暗自翻了个白眼,也没理会对方,而是看向了王上,“王上,这次一共抓到闹事的山贼六名,如今都被看管了起来,您看,这后续的审问......”

“就交给你来审问吧。”王上想也没想的说道。

“啊?!”正低着头揉眼睛的楚玉一听这话,蹭的一下就抬起了头,他看看王上,而后又看看李林,最后咬着嘴唇,委屈巴巴的说道:“王兄,山贼的事情不是都在由我管理吗?如今贸然交给李大人,是不是有些不妥?”

如若山贼落到了李林的手中,那自己和赵山的交易岂不是很快就被暴露?

要知道,那些山贼和忠孝仁义挂不上边,如今他们被抓,赵山肯定也难以逃脱,万一他们为了将功折罪供出自己来......

一想到这些,楚玉更不想把审问山贼的权利拱手让给李林了。

“王爷,您的确从一开始就接管了这件事情,但是如今山贼差点闯入郡主府,可您呢?您的手下又去哪儿了?”李林对上楚玉的视线,带着几分不屑,“王上顶着多大的压力把这件事情交给你,那是因为王上信任你,可你呢?”

一句话,不仅斥责了楚玉的玩忽职守,还将王上任命楚玉的原因编造的如此简单,不仅让王上的形象瞬间高大起来,还打消了楚玉的顾虑。

不过这个时候,楚玉可没那么多心思去想李林所说的话里藏着什么意思。

“我...我那是临时有事!”楚玉生怕王上改变了主意,愈发的努力辩解,“这些天都好好的,那还不都是我尽心守护的原因吗?李大人,就算我今天没有拦下山贼,那之前郡主府一片太平,也是有我的功劳的!”

闻言,李林噗嗤笑了,他说:“王爷,您可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李林,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楚玉脸色不善。

“王爷以为我是什么意思,那我就是什么意思呗。”李林满脸轻蔑,压根没把楚玉放在眼里。

两人越吵越凶,王上本还想让李林好好教训楚玉一顿,却没想到最后,李林自己先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虽说还没到撕破脸的地步,但按照他一个朝臣的身份来要求的话,的确有些过分了。

更何况,说到最后,已经不是再教训楚玉,而是李林在纯粹的宣泄个人情感,几乎和这次的山贼事件挨不上边了。

见状,王上及时出来打断二人,说道:“别吵了!”

楚玉刚要扬起的胳膊落下,李林也愤然转过身去不出声,一旁的侍卫也都不知何时垂下了头,周围静悄悄的,场面有些尴尬。

王上轻咳两声打断平静,他皱眉叫住李林,“李林,也好歹也是个朝臣,跟王爷这么这么说,你觉得妥当吗?”

李林梗着脖子不说话,但从脸色来看,他压根没把王上说的话当回事,更没有觉得自己和楚玉吵架有不对的地方。

不过好在王上也不是真心想教训他,只是胡乱掰扯两句,便又将矛头指向了楚玉。

“楚玉,您先回府去。”王上命令,“回去好好反省反省,没发现山贼的行动也就罢了,居然还来的这么晚!还好意思和李林争执这些有的没的,也不嫌丢人!”

可没想到,和李林吵了一架之后,楚玉的胆子和脸皮反倒愈发厚了,一听到王上要赶自己走,他急忙反驳:“臣弟这个时候可不能走!”

“为什么?”王上再度拉下了连。

楚玉嘟囔:“李大人本来就嫌弃我做的不好,如今我若是走了,那他岂不是会更看不起我?不行,王兄,今天说什么我都不能走!”

说完,这楚玉作势就要往看管山贼的那一小片区域走去,边走边念叨:“这帮吃了雄心豹子胆的,看我不好好教训他们!”

“楚玉!你给我站住!”王上登时发了怒,他喝道:“你到底还想做什么?孤叫你守卫郡主府,你没能把这个差事办好,后来李林抓捕山贼,你半点忙都没帮上!就算这样,你还有脸跟李林吵架,如今又舔着脸要去审问山贼,你自己想一想,孤放心把山贼交给你吗?”

不管是从王上所说这方面,还是楚玉和山贼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交情来说,他都不能去审问山贼。

只不过碍于目前楚玉的真面目还没有揭开,所以王上也只能用这个借口来拦下他罢了。

“王兄!”楚玉不得已转身过来,一副又是委屈又是生气的模样,“就是因为我之前犯了错,所以现在才要弥补嘛!王兄,你不会连个戴罪立功的机会都不给我吧?”

楚玉说的头头是道,即便王上心里怀疑他,但终究不能当着这么多人再拒绝,更何况,如今正是关键时刻,他不能让楚玉察觉到自己对他态度有变。

无奈之下,王上掩唇轻咳几声,暗自对李林使了个眼色。

李林胆大的对着王上撇了撇嘴,但却乖乖照做了,他说:“王上,臣认为,这件事情还是交给臣来处置比较妥当。”

“李林!你总是跟我抢什么?这山贼是你抓到的不假,可你一个宫城统领,好好保护王兄、肃卫宫城就是了,你总是掺和这些事情干什么?”楚玉气急败坏的大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