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这钱我不能收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8-12-12 16:31:29 字数:3287 阅读进度:395/947

“不知王上对于镇国公和华立所说的事情,可有什么想法吗?”芙柳盈盈笑着,“芙柳见王爷眉头紧锁,好似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似的,故而有此一问。”

闻言,王上也将目光投向楚玉,“嗯?王弟,你可是想到了什么?”

楚玉见状慌忙摆手,连连否认:“没有没有,臣弟刚刚有些走神而已,并非想到了什么,还望王兄恕罪,臣弟对此一窍不通,帮不上王兄的忙。”

“算了算了,孤也知道你对这些事情不上心,想来你也想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王上也没当回事,他摆手,“既你对此毫无兴趣,还是早些回家去吧。”

“那臣弟先行告退。”楚玉急忙起身,行了礼之后便急匆匆地走了。

剩下几人又探讨了一阵子,陆离和华立将自己所疑惑的事情一一说出来,可王上毕竟久居宫中,对山贼的情况也不十分了解,再加上他们手上也毫无线索和证据,即便是想到了某种可能,也只是推测和臆断,压根证明不了什么。

王上出宫也有些时间了,眼看天色不早,芙柳便劝着王上回宫去,最后只剩下华立、陆离夫妻。

“陆离,你真的要继续追查下去吗?”华立有些担心的问道:“那些山贼的武功你们也见识到了,而且关于他们的实力我们也不清楚,如若继续追查下去,我觉得很容易引起山贼反感,万一他们——”

“这没什么可犹豫和纠结的。”陆离打断,坚定道:“那些山贼的确武功高强,但我现在确定他们的目的不简单,如若我不继续追查下去,那前几天的事情还会一遍又一遍的发生。”

闻言,华立长叹一口气,有些无奈:“我的意思是,以后你们警惕一些就好了,没必要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说完,华立拍拍陆离的肩,凑过去低声耳语:“王上对此事尚且没有什么办法,你和小满又是初来乍到,如今你们在明,敌人在暗,现阶段还是不要太过张扬的好。”

说起来,华立也并非有私心而不让他继续追查,只是担心陆离一家安全,所以这样劝他罢了。

陆离心知对方的好意,不过在面对这样的事情之前,他和华立的想法截然不同。

他说:“我知道你的好意,但华立,一次又一次的妥协和躲藏只会让敌人愈发嚣张。你放心,无论我做什么、怎么做,都绝对不会让他们威胁到你的安全,你可以放心。”

“我不是这个意思。”华立有些急了,他抓着陆离的肩膀,着急道:“我不是担心我自己安全,我是担心你们一家!郡主府上下那么多人,你能保证他们所有人的安全吗?还有,你的儿子还那么小,你怎么保证他不会再次被贼人带走?你武功高强不怕山贼,那不代表所有人都不怕!”

越说越激动的华立一口气讲了一大段,说完之后,他长舒一口气,胸口起伏明显的看着陆离,脸颊涨红,十分激动。

见状,陆离有些无奈的叹口气,“华立,你真的不用担心我们,如若我不尽快查出到底是谁对我们有敌意,那无论日后我们如何防范,那都是没用的,知道吗?”

眼看两人争执的不分你我,小满忙上前打断,“好了好了,今天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一听这话,陆离和华立才反应过来,自己和对方乃是在外面争执,两人不由都收敛了起来,将声音也放低了不好啊,他们带上没卖完的东西,和小满一同回到了府中。

一回到府中,刚有所收敛的二人再度争执起来,两人都十分激动,小满见状也没去拉扯,而是回到房中开始盘点今天赚的钱。

府中已经没多少钱了,但还得养活那么多人,虽说小满自己领着王上给的月俸,但那点钱哪里能够养活阖府上下这么多人?

不得已,她只得将自己闲来无事绣的一些小玩意儿拿出去卖钱。

“夫人,您真的出去摆摊了?”珍珠有些诧异,她看着已经明显瘪下去不少的包裹,问道:“真的有人去买吗?大家都出多少钱啊?”

小满得意一笑,一边整理剩下的小玩意,一边说:“当然有人买咯,而且出的价格还都不低呢!而且王上今天也去了,还帮我教训了一个恶霸!”

说起那个“恶霸”,小满牙痒痒的,恨恨道:“一个王爷摆那么大谱,还出言不逊教训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当今王上呢!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看了就让人厌烦!”

本以为自容王出事之后,这城中的其他王室宗亲会收敛一些呢,却不想仍旧有人这么跋扈。

闻言,珍珠和翡翠十分好奇,不由问了怎么回事,正巧小满心中还有怒火,便借着这茬,将自己心中的愤怒彻底宣泄出来,把事情完完整整的叙述了一遍。

听完,翡翠不满道:“这哪里是什么王爷,分明就是街头恶霸啊!”

“就是呗!不过还好当时王上也在,”说到这儿,小满舒口气笑笑,抬起头来看着翡翠,笑道:“你们是没看到那个王爷看到王上的样子,怂的不得了,好像换了个人似的,好笑极了。”

翡翠听完捂着嘴笑,珍珠亦扬起了唇角,轻轻笑了两声。

小满也将剩下的手帕、荷包、香囊等等整理了差不多了,她将这些东西用布包起来,准备明天继续带着这些东西出去叫卖,好能再赚些钱回来。

之前为了赎回汪幼荷和望舒等人,府中全部的人都被用作赎金,如今府中看起来风光,实则内里却虚的很,一文钱都拿不出来了。

想到这些,小满叹口气,垂眸看着为数不多的几个荷包,有些黯然。

府中上下好几十号人,自己今天虽然赚了不少钱,但想要养活这几十号人,还是有些吃力和勉强。

还有郊外的温室,从上京带来的种子所剩不多,若再次试验的话,剩下的种子根本不够种满整个温室,若还按照之前的要求来执行的话,那样会耗费更多的财力和人力。

一想到眼前还有一堆麻烦等着自己去解决,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的小满完全没了最初的勇气,现在只剩下无尽的疲惫。

正当小满开始为之后的麻烦而忧虑时,汪幼荷来了。

她虽被山贼绑去了几天,加上还被喂了毒药,但好在没在山寨里受委屈,再加上身上的毒已经解了,昨天又好好的休息了一夜,汪幼荷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

进门之后,汪幼荷一眼就看到了小满身侧的那个包裹,她笑笑,好奇道:“小满姐,听说你今天上街摆摊去了,怎么样,生意还好吗?”

“还算可以吧。”小满笑笑,招呼对方坐下,而后问道:“怎么没在房间里好好休息,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儿吗?”

汪幼荷有些不好意思的舔了下唇,说:“小满姐,听说您这次为了赎我回来,花了不少的银子,以至于府里都没剩下多少钱,所以我...我一直都特别不好意思。”

原来对方是来说这件事情的。

小满了然一笑,随手拉过对方的手,笑道:“你放心,这点钱我过几天就全都赚回来了,而且也不光是为了赎你嘛,还有望舒和华立,他们也都包括在里边。”

说到这儿,小满忽的想起了什么,她起身走到一旁的柜子中,打开抽屉拿出里面的香囊,而后塞到汪幼荷的手中,说道:“这是华立这次在满柔成衣坊购买的香囊,多出了几个,这个送你了。”

因着知道汪幼荷最喜欢红色,所以小满特地挑出了一个红色的香囊留下,好送给汪幼荷。

看着手中正红色的香囊,绣工和纹样都极为熟悉,一看就知道是满柔成衣坊做出来的。汪幼荷握着香囊,看了好一会儿,心中十分感动。

但也正是因此,她心中愈发坚定了自己最初的想法。

“思梅,将东西拿出来。”汪幼荷吩咐道。

小满不知道怎么回事,故而也笑着看向思梅,笑道:“思梅,你要拿什么东西啊?”

思梅低着头从自己怀中拿出个布包,上前将布包放到小满面前的桌上,而后退下去。

小满好奇地打量着布包,好奇道:“这是什么呀?”

“之前您为了赎我,将府中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我心里怎么过的去呢。”说着,汪幼荷将这布包打开,指着内里的一沓银票,说道:“这是我来沧澜之前,我父亲给我的。在这府中,我也没有可以用的地方,还不如拿出来给您。”

“这是给我的?”小满诧异道。

面前的这沓银票,少说也有上万两银子,而汪幼荷就这么白白送给自己了?小满怎么想怎么惊讶。

汪幼荷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对,小满姐,你可一定要收下,否则我这心里太过意不去了。”

“不行不行,这钱我绝对不能收。”小满连忙将这银票重新包好,然后重新推到汪幼荷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