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另有目的的山贼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8-12-10 18:27:22 字数:3310 阅读进度:385/947

陆离能理解王上现在愤怒而焦急的心情,他丝毫没有被王上的愤怒而影响,而是依旧镇定的分析:“他们将交易地点定在王宫外不远处,即便不知道华立的身份,难道这些山贼就不知道王宫附近把守森严吗?”

“他们既然敢将地点定在王宫外不远处,就说明已经做好了准备,而且派来拿钱的那个人绝对不怕死,所以即便是王上扣住了那来钱的人,也没办法一举剿灭所有的山贼。”

这些山贼做的都是刀尖上舔血的勾当,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又怎么会怕王上呢?

经过陆离的一番分析,王上好歹也冷静了些,他深吸一口气,吩咐那侍卫:“去城内看看,催促李林快些来,孤有要事和他商量。”

“是!”

侍卫领命走了,王上挥袖,看向陆离,“走,去屋内商量。”

他清楚陆离的治军和领兵才能,所以这一次的事情,只要自己这方能商量出一个万无一失的计划,那就能够很容易的将人救出来,并且顺势将山贼剿灭。

不过北安城外的地形复杂,陆离不清楚,故而还得请李林来,好能共同商量出个计策来。

陆离点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请王上进去,而后自己才跟上去。

“王上。”小满忽的唤了一声。

走在最前面的王上停下,转身皱眉看了一眼小满,“怎么了?”

“我能进去吗?”小满双眼泛着泪光,满是恳求,“就算我不了解这方面的东西,我也想要听一听,否则我实在不放心......”

对方的请求也算合情合理,毕竟被盗走的东西中还含有小满店铺的衣裳,被喂下毒药的那名女子也和小满有这莫大的关系。

故而,王上轻点头,“进来吧。”

“多谢王上!”

小满感激不尽的跟着两人进去,而后挑了个最不起眼的位置坐下,安安静静地听着两人商议营救华立和汪幼荷的事情。

王上久居宫内,不十分清楚城外附近山贼的动向,故而一开始,两人只能往最坏的方向打算,好能在李林到来之后,直接将计划告知对方,让清楚山贼动向的李林来判定这计划可行与否。

迄今为止,最简单也是最安全的法子,那就是如实将十万两银子放到那条小巷中,而后跟踪拿钱的山贼,好能进入山贼的老巢,将人救出来。

但这种方法也有非常明显的弊端,那就是汪幼荷被喂了毒药,如若山贼顽抗,执意不给汪幼荷解药,或者喂给汪幼荷假解药,那也是有可能的。

毒药有三天之期,他们必须得在三天内寻出最合理的法子,这样才能保障汪幼荷的性命。

“噔噔蹬——”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屋内的三人皆往门口看去,不过片刻的功夫,一袭青衣的李林推门进来,着急上前向王上行礼。

“快起来。”王上忙起身走到李林面前,将山贼将华立和汪幼荷被扣下的事情告知对方,并顺便将自己和陆离想出的计策也说了出来。

说完,王上焦急望着对方,说:“孤没有和山贼打过交道,不清楚对方的底细,所以特地调你来,好能知道他们的人手、实力,还有他们所在的山头形势如何,也方便我们下一步行动。”

一时间接收这么多讯息,李林短时间内有些没反应过来,他想了好一阵,才紧皱眉头点了点头,“王上说的对,如今贸然动手,只会引起对方愤怒,继而伤害到华立和汪姑娘。”

“所以孤才找你来啊!”王上有些着急,说道:“李林,你快说说,孤和陆离想的法子到底如何?”

李林问:“那山贼只说了在宫城外的一条小巷交易,却没有说明交易的方式和交易的时间,这么说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山贼还会送来书信?”

“不是说了在三天内吗?”小满说。

陆离和王上也正要附和,但此时李林却一脸严肃的摇了摇头,解释:“山贼的确也说了三天内,可却没有指定是在哪一天的哪一个时辰,直说三天之内,这样未免太模糊了。”

小满着急了,恨不得跳脚,声音也微微拔高了些:“那能说明什么?说明我们还要等着山贼送来下一封信,才能商量到底怎么救她们吗?!”

“郡主,你先别急。”李林摆手示意,解释:“我之所以说这一点,只是想要告诉你们,山贼是有十足十的打算和准备来的,你们千万不能硬碰硬,否则只会落个两败俱伤。”

说着,李林走到王上面前,郑重地行了个礼,“王上,还请您想一想,这些山贼扣押华立大人,还将那些货物也全都抢走,难道他们还不能猜测到华立的真实身份吗?再者说,即便山贼没有猜到,依照华立大人的性子,也绝对会自爆身份,好让山贼心生惧意而放了自己,可结果呢?”

那些山贼敢如此开这么大的价钱,那就绝对是已经得知了华立和汪幼荷的身份,这两个人,随便绑架一个都是能获得不少银子的人,更何况,他们如今扣下的不止这两个人,还有那么多的货物和伙计。

山贼做这些抢夺、绑架的事情,全都是为了钱财,而如今他们却将交易的地点定在王宫外,还绑架华立和汪幼荷,虽说这样会获得一大笔银钱,那未免太过冒险。

说到这儿,王上忽然有些听不懂了,他皱着眉头看着李林,问道:“依你的意思,这些山贼压根就不是为了钱?”

“也不能这样说,只能说,他们实施这次的行动,所看重的不仅仅是钱。”李林说出自己的分析和见解。

这个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陆离出声,说:“我觉得李大人说的有些道理,若这些山贼只是为了求财,完全可以换一个地点,没必要非在戒备森严的王宫外交易。”

“可一群山贼,既然不全都是为了求财,那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小满心里着急的紧,却还是不得不跟着几人商议的脚步去思考,她将自己心中的疑惑问出:“还是说,这些山贼受了别人指使,故意闹这么一出的?”

主要是今天温室被毁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她不得不往这方面想。

可若仔细一想,小满又不能说服自己,这些山贼若真的是受人指使,那他们这么做的好处是什么?

“不排除有这个可能性。”李林点点头,严肃地看向小满,“这封信是在哪儿发现的,又是谁发现的?我要问一问,看看能不能问出更多的细节。”

闻言,小满忙道;“那我现在去叫管家进来。”

但当叫管家进来之后,李林问了对方几个问题,他皆不清楚,只说是在地上发现了这封信,看了内容之后觉得不像是恶作剧,于是便匆匆忙忙地骑着马来告知小满。

“你的意思就是说,那些山贼将这封信送到了你的房间内?”李林只知道了这么一条重要的信息。

管家点头,“是啊,其余的我真的一概不清楚。”

“不对呀。”小满忽的出声,皱眉看向陆离,说:“除了你带出府的那几个暗卫,其余的人都在府中严格把守,按道理来说,不可能有人能悄无声息的进入府中,丢下一封信之后再悄无声息离开。”

因为自己和陆离长期不在府中,为了保障望舒的安全和日常起居,小满特地将管家的房间安排的和望舒的院子很近,府中所有暗卫的重点保护对方就在望舒的院子,有人能够顺畅无阻的出入管家的房间,不可能不被暗卫所发现。

同样知道这一点的陆离亦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他紧皱眉头,脸色凝重,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紧,但却一句话也没说。

但李林毕竟是个外人,不知道郡主府内的结构,听小满这么说,不由问道:“郡主府中还有暗卫?”

“是。”小满将府中结构告诉李林,而后说道:“那些山贼的武功未免太高强了吧,怎么能够毫无阻碍的进出郡主府,还能不被发现呢?”

话音刚落,陆离便冷冷地说道:“恐怕来送信的不是山贼。”

众人一听这话,登时毛骨悚然。

若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小满的猜测就是对的,此次华立和汪幼荷被扣押,被索要十万两银子,根本不是什么山贼绑架,而是有人假冒山贼的名义,另有所谋。

想到这儿,小满不由打了个冷战,缓慢而小心地抬头看向陆离,颤颤巍巍说道:“那温室的那些菜,是不是也是......”

两件事情发生的太过巧合,小满不得不往这方面想。

“遭了!”陆离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低喝一声,而后面色铁青的迅速跑出去。

见状,小满先是一愣,而后来不得跟王上道别,便也小跑着出了门,随便拉过一匹马蹬上去,扬起鞭子,迅速往北安城内的方向赶去。

毁了温室内的菜,扣押华立,给汪幼荷喂下毒药,如若这些事情真的是一伙人做的,那他们的下一步动作肯定就是郡主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