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拜访张夫人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8-11-30 18:45:26 字数:3276 阅读进度:360/947

“你们当初闯入汪小姐的房间,伸手去抓她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今天的结果!”小满直接甩腿踢开钱娟,一脸厌恶:“滚开!”

说完,珍珠上前扶住小满,两人带着众小厮转身离开。

走出门后,小满才转过身来,吩咐门口的侍卫:“务必要严加看管,一个人都不能逃!”

“是!”

因着在今天才通知这些绣娘她们即将要面临的下场,小满担心她们会孤注一掷逃走或者再效仿赵芬,故而特地加多了人手,以保证她们能够一个不落的跟着华立回到上京。

筹备完这一切,小满坐在卧房内的软塌上长舒一口气,看着正在自己身后给自己鼓捣头发的珍珠,有些无奈的说道:“不就是去拜访一下张夫人吗?为什么还要特地换发型和衣服呀?”

“夫人,这是礼仪,以前您在上京的时候,和魏夫人关系好,当然不用注意这些,但如今可是在沧澜,您又是郡主,出门拜访当然要注意些。”珍珠一边鼓捣头发,一边认真的解释。

小满有些无奈,但好歹珍珠的手艺很好,速度又很快,所以没让小满等太长时间就换了个相较于之前更为端庄一些的抛家髻,再简单的插上金饰,小满整个人顿时不一样起来。

当然了,头发换了,这身太过素雅的衣裳也不能再穿,考虑到今日的天气有些冷,珍珠特地从箱子里取出来更为厚一些的水红色棉袍。

这棉袍也出自满柔成衣坊,不过小满嫌弃颜色太艳,一直没怎么穿过。

“出门穿红色,好像有些不太好吧?”小满挠挠头,她对这方面不怎么懂,这些年来,一直是珍珠在为她挑选衣裳和首饰。

珍珠解释:“没关系,夫人比张夫人年纪小,穿这个没事的,况且这也不是正红色,夫人不必担心。”

只要依着珍珠的意换了衣裳,恰好马车也备好了,两人乘上马车直接往张大人所住的府邸驶去。

两家离的不算远,到了张府之后,珍珠下马车递上拜帖,小厮小跑着进了府。

不过片刻的功夫,张夫人携带者一众人出来迎接,马车内的小满有些受宠若惊,于是忙下了马车。

上了台阶之后,小满才发现,出来迎接的不单单只是张夫人和随从、丫鬟,站在她身后的,还有一对母女,那母亲看起来和张夫人极为想象,年纪也相仿,大约是姐妹之类。

“见过郡主。”

一众人行了礼,小满虚扶张夫人一把,笑着寒暄两句,张夫人向小满介绍了身后的母女二人,果不其然,正如小满所猜测的那样,她和张夫人是亲生姐妹。

而这位年轻貌美的姑娘,当然就是张夫人的外甥女,还正处于闺阁之中,今天随母亲来姨妈家做客。

“见过郡主,我叫周潇潇,您叫我潇潇就好了。”那小姑娘给小满行了个礼,露着一对可爱的小虎牙,笑着自我介绍。

周潇潇生的貌美,还没出阁的年纪,但却有着一种不属于这个年纪的艳丽和风采,而且对方一笑起来又十分可爱,两种风格出现在同一个女孩子身上,也不显得突兀,反而更吸引眼球。

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别说男人,就连小满都忍不住多看两眼,说话也轻声细语起来,生怕吓着对方。

三人说笑一阵,便由张夫人带领着入了内院,去了花厅。

许是方才她们三人就在这儿说话,那茶杯等小玩意儿还没收起来,小满虽年纪不大,但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她也不好推辞让张夫人难做,故而只得做了正位。

堂下三人依次排开,待下人上了热茶之后,小满端起抿了一口,心里有些为难。

被是想来和张夫人说说话,好问问对方还想不想学绣艺,那样自己也好尽快安排,可如今她的妹妹、外甥女都在,小满反倒不好意思说了。

看着小满不自然的模样,张夫人的妹妹,也就是周夫人率先说道:“早就听闻郡主既漂亮又聪慧,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

“对对对,我也是早就听说郡主的大名,但却一直没能得见。今日我随母亲来拜访姨妈,却不想这么巧遇到了郡主,可真是缘分呢。”周潇潇亦附和道。

听着母女二人这么不遗余力的吹捧,小满愈发不自在了,她有些僵硬的笑笑,谦虚了两句,便没再说话。

屋内的气氛一时间冷了下来,张夫人见状忙道:“对了,郡主,您上次不是说要教授我绣艺吗?您今天来这儿,是不是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啊?”

听对方主动提到这一点,小满不由面露喜色,忙说道:“对对,我今天就是想来问问张夫人,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也好尽快腾出空来。”

“郡主,”张夫人忽的站起了身,有些抱歉的说道:“我的确对东岚的绣艺很感兴趣,可现在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忙,这段时间可能没办法去找您了。”

说到这儿,一旁的周夫人亦起身,“说起来这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摆脱姐姐帮潇潇找个合适的夫婿,姐姐也不至于推掉郡主的邀请。”

说着,周夫人上前几步,对着小满行了个礼,微微颔首解释:“郡主,我姐姐并非有意拒绝郡主,实在是忙的脱不开身,所以只能......还希望您能体谅。”

说起来,张夫人不是周潇潇的姨妈么?怎么择婿这种事情还要让她来帮忙解决,周潇潇长得如此好看,按理来说,应该是不缺人喜欢啊。

看这周夫人和周潇潇的穿着,也能推测到周家应该是个大家,至少和张府不想上下,这样家世、容貌的女孩,还要为婚事而发愁?以至于要劳动姨妈?

小满皱了皱眉,纵然心中不解,但也不适合直接问出来,故而她特地在心中斟酌一番,换了个婉转些的说法:“潇潇这么漂亮,大概是挑不过来了吧?让张夫人帮忙看看也好,我当然不会说什么。”

说完,小满打量着堂下众人的脸色,企图从中看出些什么。

但还没等她看出个所以然,那周夫人便掩唇一笑,“郡主,您这就说笑了,潇潇不过中人之姿,怎么就到了随便挑选的地步?郡主不要太过赞赏,否则潇潇会信以为真的。”

小满微微一笑,没说什么。

她心想:若张夫人不来学习,那自己倒也没损失什么,不过是觉得有些失落罢了,毕竟好不容易在北安城中找到个能说话的人。

想到这儿,小满都想起身告辞了,谁成想那堂下的张夫人又开口了。

“郡主的确太过高看潇潇了,说句不怕您笑话的话,若不是潇潇到了这个年纪还没人上门提亲,她母亲也不会来麻烦我。”和周夫人相较,张夫人则显得诚恳的多,直接将自己真正的为难之处说了出来。

听到这儿,小满不免再度坐下,皱了皱眉,“张夫人,您不是在说笑吧?潇潇这么漂亮,难道还有人瞧不上?难不成这北安城中的好男人都瞎了眼不成?”

说句不夸张的话,若小满自己是个男人的话,都想娶周潇潇这样的女子过门。

闻言,周潇潇掩唇笑了,脸颊泛起淡淡红晕,“郡主说的严重过了,我本就中人之姿,这北安城中那么好好人家的女孩,比我漂亮、温柔,家世好的多了去了,别人看不上我也正常。”

小满来这北安城也有一段时间了,虽说平日一直在到处奔波、劳碌,却还是见过不少姑娘的,但相比较而言,周潇潇绝对是她见过最好看、最可爱,也是最让人感觉到舒服的女孩子。

这样的女孩都要说自己的中人之姿,小满真是愈发看不懂这北安城的审美了,难道沧澜人和东岚人的审美真的差这么多吗?

就在小满开始怀疑自己的时候,周夫人笑呵呵的说道:“郡主,您见多识广,平日里接触的人也多,若有合适的,还请您帮潇潇留意一下,毕竟她年纪也不小了。”

小满正欲点头答应,却不想张夫人横插一道,将话题引向了另一方面:“郡主,今日劳烦您跑一趟了,真是愧疚,我应该早点派人去告诉您的。”

“张夫人客气了。”小满微微一笑,说道:“上次跟您聊了会儿天,觉得和您甚是投缘,今天来不过是来拜访,即便是您日后没时间来郡主府学绣艺,我们还是可以来往的嘛,您千万不要把这些小事挂在心上。”

“郡主宽宏。”张夫人盈盈的行了个礼,而后才坐下。

眼看没自己什么事儿了,小满知趣起身,“既然张夫人和周夫人还有事情商量,那我就先走了。”

一行人将小满送走,目送马车消失在拐角处,站在丈夫门口的周夫人蓦地叹口气,“好好的,姐姐,您赶郡主走做什么?”

她还想让郡主给周潇潇留意着合适的男人呢,结果倒好,郡主还没说话,就被自己姐姐给截下了,导致郡主都没能当面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