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你认识他吗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8-11-23 11:04:00 字数:3306 阅读进度:343/947

正当容王左右纳闷的时候,身后忽的响起一道低沉且熟悉的男声:“楚琅。”

这声音低沉雄厚,将毫无防备的容王吓了一跳,他忙转过身去,只见王上正站在门口,衣裳是黑底滚金边的常服,头发被一丝不苟的束起,未见丝毫病容。

容王虽心中清楚,但却是佯装关心的问道:“王兄,臣弟听说了您生病了,怎么样?现在好些了吗?”

王上盯着容王看了会儿,而后忽然珉起一个笑,一边说一边往软塌的方向走去,“本就不是什么大病,都是底下的人过于大题小怪了,王弟,你不介意孤这么晚把你叫来吧?”

“王兄说的哪里话,臣弟担心王兄的身体,什么时间来又有什么关系。”容王笑呵呵说道:“只要王兄能身体安康,让臣弟去做什么,臣弟都愿意去做。”

放在平时,容王是绝对不屑于说出这样阿谀奉承的话来的,但今日他毕竟心虚,所以言谈方面也和往日大为不同。

而王上在听了华立和李林的叙述后,怎么能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故而还有几分不相信的王上,在听到容王说出这些话后,再也没办法说服自己去信任对方。

这些年,他对容王的好,整个沧澜都看在眼中,而且在自己离开沧澜之前,对容王是完全没有防备的,如若不是李林观察到了容王暗中在做小动作,王上也是绝对不会相信华立所说的事情。

可想而知,这些年容王伪装的有多精细,而自己又是多么愚蠢,竟然被亲情蒙蔽了双眼。

“王兄?”

正在王上回想这些年自己的愚蠢行径时候,容王忽的唤了他一声,他即刻从思绪中抽身出来,扬起个笑,“怎么了?”

容王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时间也不早了,王兄既然身体有恙,那还是早些休息吧。”

“也对,王弟深夜进宫想必也累了,你先下去休息吧。”王上大方的挥挥手,笑着说道。

至今仍不知道对方召自己进宫究竟为何的容王有些懵,但想着既然王上没问自己灏逸轩的事情,他也便松了口气,行李告退后便回到了宫内自己的住处休息。

说起这住处,也是王上特有的恩惠,因为极其宠爱容王,所以在宫内也给他留了住处,以方便他随时进宫。

待容王出了寝殿之后,原本还带着几分笑意的王上登时变了副神色,他坐在榻上想了许久,想起下午时华立进宫试探的小心翼翼的模样,想起李林进宫后跟自己说的那些事情,他有些头疼。

但眼下的事情十万火急,他不能纵容容王继续这样的无耻行径,故而王上叹了口气,召来小太监:“找几个人,将查良的府邸监视起来,最近他的一举一动都要告诉我,还有城中的那个灏逸轩店铺的掌柜,找几个人去过去,保护起来。”

太监一一记住,而后应道:“是,奴才这就去办。”

说起来,容王毕竟是宗室子弟,这件事情即便有何家作证,却也不能当做铁证,所以说到底,还是得重惩这个查良,可何家人只知道容王,却不清楚查良,根本拿不到任何人证......

事情的始末王上虽已经清楚,却还得费尽心思寻找人证和物证,还有,这件事情是否只有容王和查良两个人,是否有其他朝廷重臣参与其中,这都是需要他仔细考量的,王上心中暗暗琢磨着,神情变幻莫测。

夜悄悄过去,无论是王宫还是郡主府,亦或者是郊外的陆离住处和早已被暗中监视的查良府邸,所有人都没能睡好。

尤其是灏逸轩的何掌柜一家,在看到小满派人来保护自己的时候,他们整夜都坐着,连门也不敢出,始终胆战心惊地观察着周围的动向,生怕突生事端。

但庆幸的是,除却在荣王府的人来过一次,且还被打走之后,何家彻底安静了下来,一直到天亮都没有人再来。

“老何,你说我们这是......哎......”何夫人的千言万语化成一声叹息,其中藏着万般的无奈和辛酸。

相较于何夫人,何掌柜则显得淡定的多,他轻舒口气,拍了拍对方的肩,鼓励道:“不管怎么说,这一天是熬过来的,现如今有郡主的人保护我们,放心吧,应该不会有事的。”

话音刚落,门外忽的传来一声尖细的嗓音:“何才,王翠——”

两人一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显示互相对视一眼,而后才着急忙慌地跑出去,但出乎意料的,站在外面的人竟是一位宫廷装束的男人,且这男人白白净净,声音尖细,倒不似寻常......

“何才、王翠接旨——”小太监可不管两人再用何种的眼神打量自己,他兀自喊了一声,便打开手中的卷轴,低垂着眉眼开始宣读圣旨的内容。

宣读完圣旨,何家夫妇才反应过来,原是王上要请自己二人进宫。

“行了,两位跟着我走一趟吧。”小太监合上卷轴,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二人说道。

何家夫妇对视一眼,纵然心里惧怕,然而却也不敢抗命,只得起身应声:“是。”

就这么把两人带进了宫中,又领到王上面前,那小太监才退下,而从未见过如此奢华场景的二人即便心中好奇,却也不敢多看一眼,甚至头都不敢抬,生怕惹得王上不悦。

毕竟,前些天威胁他们的可是容王,那个王上最为信赖的容王,自己将容王威胁自己的事情透露给了郡主,难不成王上招自己二人前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

正想着,堂上的王上开口了:“你们就是灏逸轩的掌柜?”

闻言,何才下意识抬头,应道:“是,我...呃不,草民就是灏逸轩的掌柜的。”

这一抬头不要紧,要紧的是何才一眼就认出了站在王上身边的那个人,对方穿着黑色的衣裳,一脸淡漠地看着自己,注意到自己的视线落在对方身上之后,那人的眼神登时凶恶起来。

这不就是容王吗?

何才急忙低下头,一颗心在胸膛中胡乱的撞,几乎要让何才晕厥过去。

完了,自己刚才想的该不会是真的吧?将容王威胁自己的事情告诉了郡主,结果被容王知道了,荣往一气之下将事情告知王上,好让王上彻底处置了自己一家......

就在何才胡思乱想的时候,王上又说话了,但这一次却是对着容王:“王弟,这二人你可认识?”

“回王兄,臣弟不知。”容王方才的那一抹凶恶早已消失,此时的他轻轻笑着,嘴角和眉梢弯着恰到好处的弧度,整个人显得温文无害,和那天在何家中满口狂言的人判若两人。

王上挑眉,又问:“真的不认识?”

“王兄,您也不想想,我这衣裳都是专人做的,怎么可能出门去店铺里买衣裳嘛,我又不买衣裳,怎么认识他们嘛。”容王笑着说道,一副心胸坦荡且诚恳十分的模样,若放在之前,王上早就相信了。

但放在现在,王上暗中冷笑,旋即将视线重新落会何家夫妇身上,挑眉笑道:“我听郡主说,你们家的店铺经营的极好,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和郡主合作?”

跪在堂下的两人登时愣了,没反应过来王上将话题转向了这方面,就连容王也怔住,有些惊讶的侧头看向王上。

“郡主在上京的满柔成衣坊,想必二位也有所耳闻吧?如今华立已经和满柔成衣坊签了合约,日后会源源不断的运来满柔成衣坊的衣裳,孤听闻二位的灏逸轩很受欢迎,和满柔成衣坊衣裳的价格差不多,若你们不嫌弃的话,孤今日想要为华立和郡主求一份合作,不知二位可愿意?”

说完,王上微微倾身,面带微笑看着堂下的二人。

何才反应过来,忙叩首应声:“草民愿意!草民愿意!”

“好,那事情就这么说定了,你们先下去吧,华立应该正在外面等着和你们签合约呢。”王上微微一笑,扬手示意二人离开。

“草民告退!”

何家夫妇欣喜若狂离开,而留在王上身侧的容王却愈发胆寒起来,他用余光悄悄地看了一眼王上,却恰好撞上对方观察自己的视线,他心里咯噔一下,急忙收回视线,而后低头,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王上轻咳几声,起身,“楚琅。”

容王忙不迭应声:“是,臣、臣弟在。”

“这几天外面乱的很,你先在宫中住几天吧。”说着,王上转身离开,从头至尾都没有再看容王一眼。

看着王上离开的背影,容王咽了下口水,好久才让自己的心情彻底平静下来,而后他颤颤巍巍地扬手抹了把额头,一手的黏-腻,他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出了一头的冷汗。

难道王兄知道自己和查良的关系了?还是说自己威胁何家夫妇的事情被王兄知晓?

不应该啊!自己没留下任何证据,纵然何家夫妇见过自己,可那也不知道自己和查良的关系啊!容王左思右想,费解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