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管饭吗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8-11-21 11:17:05 字数:3281 阅读进度:333/940

最近诸事繁多,小满本就头疼烦躁不已,再加上不止一名绣娘提出要回家,惹得小满今日是愈发的烦躁,正巧这时候陆离将这件事情告诉她,这可不是惹得她更生气的了嘛。

毕竟他们本无义务和责任来帮助沧澜,如今千难万险的来了,在忧虑于该如何帮助的同时,还要抵住本地人的陷害,这未免太让人心寒。

但还没等小满走出门,就被陆离一把拉住,劝道:“小满,我已经把那几个小混混交到府尹衙门去了,衙门自会处理的,你别担心了,好不好?”

“可这群人被抓起来了,其余的人呢?”小满回过头,皱眉看着对方,又气又无奈,担忧道:“万一还有人想要去做手脚,怎么办?你总不能日日派人在园子那儿守着吧?”

暗卫是用来在暗中保护陆离的安全的,可不是光明正大现身阳光下看管那些野物的。

陆离不以为然,起身说道:“有这几个人的教训,其余的人是不敢再动手的。小满,你就放心吧,那些人还远远不是我的对手,再者说,我那园子也快收拾好了,只要一切准备就绪,即便有人来了,那也根本破坏不了分毫。”

经过对方的一番劝道,小满终于放下了要去禀告王上的心思,无奈道:“好吧,既然你有信心,那我还是暂且压下此事。”

说着,她抬起头,严肃道:“但如若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绝对立刻去禀告王上,然后请求回国。”

事情太多太杂,需要面对的困难也越来越超乎于想象,小满是真的累了,从没有过的累,累到让她想要放弃这件事情。

“小满。”陆离一听对方这话不由严肃起来,大手覆上对方的脸颊,微微皱眉,“我们既然来了,就一定要做成事情之后再回去,这无关乎面子和尊严,只是信守承诺,千万不要因为太难就放弃,知道吗?”

“我知道,只是我...我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说着,小满上前靠在男人的胸膛上,低着头,声音低低的,带着几丝呼之欲出的哭腔。

见状,陆离将女人揽入自己怀中,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不断抱紧,然后轻轻地拍着对方的背,好借此来安慰到对方。

两人就这样抱在一起,虽谁也没有说话,但这个拥抱也足以给二人安慰,好让他们在困境中打起精神,重新站起来奋斗。

书房内静悄悄的,两人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直到有人来书房找小满,陆离才松开了怀抱,拍拍对方的肩,柔声道:“去吧,我也该回去了,再过两天我再回来看你。”

“那你注意安全。”小满有些不放心的嘱咐道。

她将陆离送到门口,看着对方乘马离开,直到对方远去,背影小的再也看不到,小满才依依不舍的转身离开。

回到内院的路上,一旁的翡翠说道:“夫人和国公爷既都舍不得对方,那国公爷为什么不干脆在府中住着呢?这样一来,夫人您也能和国公爷天天见面嘛。”

“外面的人太多太杂,若陆离不亲自看管,指不定还要出什么乱子。”小满解释一番,而后叹了口气:“我们好心来帮他们,他们却来作乱,真是......真是好心没好报。”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珍珠和翡翠对视一眼,不由问道:“发生了什么?”

小满将方才从陆离口中得知的事情说出来,越说越生气,最后干脆转过身来跟二人诉苦:“你们说,这些人到底图些什么呀?难道仅仅是因为看一个人不顺眼,然后就要暗中使绊子吗?”

翡翠是个急性子,听到这件事情之后第一反应就是跺脚、生气,愤愤不平道:“就是!一群没心肝的人!”

“夫人别为这些白眼狼生气,依奴才看呀,他们就是嫉妒国公爷,所以才弄这些下作手段。”珍珠劝道:“不过还好国公爷发现的及时,将这些人都送到了府衙中,这样也免得日后再为防这些小人而担忧。”

听到这儿,小满叹口气,点头应道:“的确,以后是不用在放着这起子人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有别的人——”

“别的人什么?”旁边忽的多出一道声音打断小满的话,将正聚在一起谈论的三人吓了一跳。

小满循声转身一看,发现竟是汪幼荷站在自己身后,也不知道汪幼荷是什么时候来的,又听到了多少......只见对方笑呵呵的看着自己,一脸无辜和好奇,好似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突然出现有多么吓人。

汪幼荷看到自己被发现,又嘿嘿笑了两声,好奇道:“小满姐,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啊?什么别的人什么的......到底出了什么事啊?”

“没事。”小满摆摆手,而后转身和对方并肩往前走,“我让你做的事情,如今进展如何了?可招到什么想要学习绣艺的人吗?”

因为前几次都没招到人,小满不得已将要求一再放低,若是这样在招不到合适的人才,她就准备让汪幼荷并十几位绣娘先回上京去了,毕竟留她们在这儿也没用,只是跟着自己受苦。

说起这件事情,汪幼荷略显兴奋:“招到了!我刚才不是让人去叫小满姐吗?就是想将这件事情告诉你。”

“什么样的人,是真的想学吗?”因着前几次的教训,小满已经没有最初那么激动,声调和表情都淡淡的。

“这次一共招到了十名学生,男女老少都有,据他们自己说都很想学习,具体如何,小满姐还是亲自看一看为好。”汪幼荷亦不敢将话说的太满,生怕会让小满失望。

小满点点头,心想:这绣艺也并非只有女子才能学,若这次来的男人确有那个心思,又有天赋的话,也未尝不能教授于他。

正想着,一行人到了正厅门前,两个小丫鬟将门帘子撩开,恭迎一行人进去。

只见十位典型沧澜人打扮的男男女女站在正厅中,他们一字排开,每个人都面向,或老或少的脸上都露出腼腆的笑,还有几个局促的攥着手心,能看得出来,他们十分紧张。

左右上下打量一番,小满心里有了个底之后,便坐上了正位,让这些人先自我介绍一番。

“郡主好,我叫王大翠,就住在西门的——”

“等一下。”小满扬手打断,有些歉意的说道:“只需介绍自己的名字和年纪,说清自己为何来学绣艺,以及有着什么样的期待即可,其余的就不用介绍了。”

那人忙不迭点头,而后按照小满所说的意思介绍起来:“我叫王大翠,今年三十二了,我之所以来学绣工,就是想要赚钱,没别的想法。”

这人倒实诚,小满笑笑,点头示意下一个介绍自己。

十个人说下来,其要求和目的都和王大翠差不多,不管男女老少,都是想要尽快学好,然后能去赚钱。

“大家都介绍好了,我对大家的情况也有了基本的了解。”小满坐在正位上,脊背挺的直直的,严肃道:“当然了,想要赚钱的想法并没有错,但我必须在开始之前就告诉大家一件事情。”

“学习这门手艺是一个非常枯燥的过程,按照普通人来说,学习的时间越短,手艺也就越差,只要学习的时间越长,掌握的技巧越多,才能赚更多的钱,知道吗?”

说完这番话,小满又问:“现在,还想继续学习的人留下,对此失望的人可以离开了。”

堂下的十个人左看看右看看,其中有几个人犹豫地挪动了几下身子,而后毅然决然离开,眼看有人已经离开,剩下的人也按捺不住,纷纷转身走了。

直到最后,坚定留下的人,只有两个。

其中一个就是最开始自我介绍的王大翠,还有一个是个很年轻的男人,名叫何淼的。

十个人,最后只剩下两个人,虽说有总比没有人好,但小满心中仍有些没底,不由思忖一番,决定测一测这两个人的坚定程度。

“你们确定要开始学这门手艺吗?”小满微微倾身,面色很是郑重,再次问道:“若现在开始的话,可能一年、两年都没办法出师,都得一直做很枯燥的程序,你们确定要开始学吗?”

何淼一动不动的点头,眼神很是坚定,“是,我要学。”

而站在他身侧的王大翠挠了挠头,皱着眉似是有些犹豫,但嘴巴张张合合却一直没能说出话来,惹得小满有些焦急,她只得主动问道:“大翠,你是怎么想的,要留下吗?”

“我...我当然是想要留下的,但是...但是,但是我那个......”大翠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在为难些什么。

一旁的翡翠急了,“到底怎么了,你直说啊!你这样支支吾吾的,谁知道你想要说什么!若你有什么难处,夫人肯定会帮你的,你直接说出来吧!”

大翠闻言抬头看向小满,咽了下口水,憨笑两声,十分不好意思的问道:“那郡主......您,您这儿管饭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