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要死一起死

小说: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作者: 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2018-10-05 05:43:59 字数:3331 阅读进度:86/1217

留在原地的张琼脚疼的厉害,眼看着倩倩小跑着去追苏小满,她恐生变故,于是卯足了劲对着屋内大吼:“吴姐!苏小满逃走了!您快出来!”

“噔噔蹬——”

吴姐气势冲冲的跑出来,“怎么跑了,倩倩呢?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姐,这个时候还是先去追人吧,我这脚被贱人踩坏了,您快去帮倩倩,我怕她一个人对付不了那个苏小满!”张琼急吼吼道。

“行,我马上就去!”

当吴姐匆匆忙忙追到园子的时候,恰好看到苏小满脱力一般跌倒在地,她得意的笑了两声,“苏小满啊苏小满,你还不是要栽倒我手上!”

路边的倩倩看她来了,哭着求救:“吴姐,我这儿手都被苏小满咬的出血了,您赶紧去帮我找个大夫,要不然我这手可能再也没办法制胭脂了。”

“没法儿制胭脂?”吴姐轻笑:“那不正好,第一名就是我的了!”

倩倩登时灰了脸,“姐,我......求求您,救救我,我不想成为一个......成为一个废人,姐,我求求你了......”

说着,倩倩捧着手,强忍着膝盖上的伤跪下,她一边哭一边磕头,乞求对方能帮自己叫个大夫,再不济,能扶着自己去看大夫也好过在这里苦撑。

“嘁,别想了,你就算现在去看大夫也是于事无补,我说倩倩呀,你还是——”

吴姐正说着话,突然看到园子口进来一拨人,为首的是个衣饰不俗的夫人,眼看着他们去到了苏小满的方向,她脸色突变,话也不说了,转身就要跑。

这群人肯定是来找苏小满的!

正如吴姐所想的那样,为首的正是夏婉柔,她看到躺在地上的苏小满时,登时就红了眼眶,这人好端端的进了园子,听闻早上比赛时还好端端的,怎么现在突然变成了这幅模样!

苏小满衣襟被人扯开,右脸上还有鲜红的巴掌印,此时正红肿着,头上的簪子也不知被谁抢了,凌乱的发丝随风飘荡,甚至还有几缕黏在了红肿的脸上!

耳环也没了,耳垂上还留着刚刚凝固的血迹,一看就知道这耳环是生生被人扯下来的,夏婉柔小腿一软,险些跌倒在地。

“珍珠、翡翠,你们和这几个人带陆夫人回去,请上京内最好的大夫来好生诊治。”吩咐完这一切,夏婉柔深吸一口气,“红玉,带上小厮,跟我走,去问问这江启明到底是如何管的下人!”

这夏婉柔是上京内世族大家夏家的嫡亲女儿,因着向来受宠爱,魏修远也向来待她极好,所以她平日里都是温婉可亲的模样,从没生过气,连大声说话都不曾。

可眼下,她却是动了十足十的怒火。

红玉自然也看出了这一点,她扶住夏婉柔,带着一堆小厮和婢女往里走。

还没走两步,夏婉柔就被路边一个正在哭的女孩吸引了注意力,她侧头向红玉示意,红玉立刻会意,走到倩倩面前,俯下身。

“姑娘,你认识苏小满吗?”

倩倩登时颤抖起来,捂着一只满是鲜血的手摇头,“我...我不,我认识......”

看她这幅语无伦次的模样,红玉起身,正要示意没事的时候,倩倩忽的拽住了她的裙摆,瞪着一双大眼睛,声嘶力竭:“都是吴明秀!都是那个女人,害我被苏小满咬坏了手,害得我再也不能制胭脂,都是吴明秀那个疯子!”

红玉被这阵仗吓了一跳,她忙蹲下身,命倩倩又讲了一遍。

“吴明秀,她...我们都叫她吴姐,她之前就嫉妒小满长得好看,还有钱,所以她一直伙同吴萍苏小满,就在比赛结束后,她又带着我们又去了苏小满住的院子.......“

听完倩倩讲的这一切,夏婉柔早已气得浑身颤抖,她喝令小厮:“把这个女人给我扣起来,其余的人跟我去找这个什么吴明秀!”

“红玉,你去找这园子的管家,或者直接去找江启明,让他将这园子封了,我今天必须得把这随意欺人的野狗给教训一番!”

红玉欠身去了,而夏婉柔则是待人堵住了园子口,又命几个小厮进园子去找,她好歹才略歇了片刻。

她坐在园子口旁的凉亭内,岂不料还没等来江启明,倒是先等来了翡翠。

“魏夫人,我家夫人已无大碍,刚刚醒了一次,喝过药后又睡了过去,还请夫人放心。”

夏婉柔的怒气好歹平息了些许,她松口气,摆摆手,“知道了,你先回去伺候你家夫人吧,我在这儿能应付的过来。”

话音刚落,去请江启明的小厮也回来了,只不过,皇上也跟着来了。

一众人等忙着下跪磕头,皇上不甚在意的摆摆手,随意捡了个位置坐下,看到夏婉柔后微微皱眉,“夏氏?你怎么也在这儿,到底出了什么事?”

夏婉柔拭去脸上的泪珠,欠身行礼,将方才的事情讲了一遍,说完,她又将命人将倩倩带上来,让她再讲了一遍方才发生的事情。

这倩倩之前胆小懦弱,但为了在园子内有个朋友照应,所以一直对吴明秀等人唯命是从,但方才吴明秀的态度是彻底的寒了她的心。

既然自己下辈子落不着好了,你吴明秀和张琼也别想逃过去!就算要死,她也得拉着她们一起!

“岂有此理,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皇上勃然大怒,“启明,你......这园子未免太过杂乱了些,这届选的都是什么东西,乱七八糟的!”

方才刚经历了一番不愉快的事情,现下又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别说是皇上,就连江启明都被气得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江启明沉着脸,“那几个女人在哪儿,还没抓到吗?”

刚说完,夏婉柔派遣出去的小厮带着吴明秀和张琼回来了。

眼看亭内坐着皇上,吴明秀小腿一软忙跪下去,张琼也顾不上脚上的伤,忙颤颤巍巍的跪下,抖似筛糠。

这次的事情,居然惊动皇上了?

张琼吓得脸色苍白,但却仍十分有心机的恶人先告状:“皇上,这一切都是苏小满做的,她仗着自己的身份地位,在比赛前对我们百般陷害、刁难,她甚至还把我们的被子藏起来,我们这都是迫不得已才.......才反击的啊!皇上!”

闻言,一旁的吴明秀也即刻反应过来,“对啊,皇上,您看那苏小满那贱......都是苏小满欺负我们,我这两个妹妹的脚、手都——”

“放肆!”皇上猛拍桌子,脸色铁青,“苏氏是什么身份,容得你们贬低置喙?!来人,给朕把这两个以下犯上的东西拉下去!”

江启明俯身,“皇上,接下来,她们该如何处置?”

皇上不耐烦的摆手,“你看着办吧,朕乏了,先走了。”

“起驾回宫——”

皇上带的人全都走了,凉亭内外顿时少了大半的人,夏婉柔看着江启明,丝毫不客气:“江大人,陆夫人在您的园子内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您是怎么看管下人的?!”

“魏夫人,这件事是我不对,等处理完这些事情,我自会亲自登门致歉。”江启明拱了拱拳,十分歉意。

方才只顾着处置绣品的事情,竟忘了苏小满这边,不管这三人是蓄意报复,还是姚悦派来灭口的,他都决不能轻饶!

夏婉柔叹口气,旋即看向仍旧跪在地上的二人,“小满还没醒,我先回去了,江大人,希望您能秉公处理好此事。”

“那是自然。”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夏婉柔也没心情继续呆在这儿,她招来红玉,“去,将那个女人耳朵上的耳环给我扯下来,还有她手上的戒指、镯子,一并给我褪下来。”

得了命令的红玉立刻上前,拽下来镯子和戒指,然后伸手,硬生生将耳环从张琼的耳朵上扯了下来。

“啊!”张琼捂着耳朵痛苦的在地上打滚,可还没等她嚎叫两声,旁边就有小厮上前捂住了她的嘴,剥夺了她嚎叫痛苦的权利。

夏婉柔冷哼一声,兀自转身走了。

凉亭内外的人又少了一拨,现下只剩下江家园子内的人。

眼看着人都走了,吴明秀忙跪蹭着到了江启明脚边,拽着他的袍子哭着哀求:“江大人,求求你,这件事和我们没关系啊,这都是苏小满先欺负我们在前,如果不是她偷走了我们的被子我们也不会——”

“你胡说!”倩倩摇摇晃晃的撞过来,狠狠的甩了吴明秀一巴掌,她脸上带着血迹,发丝凌乱,“都是你,都是你和吴萍欺负苏小满,都是你!吴明秀,我废了,你也别想活着!”

说着,那倩倩猛地扑向吴明秀,用唯一能活动的手对着她又掐又打,好似要将心中的怒气全都发泄在吴明秀身上。

吴明秀又哪里是肯吃素的主,她本就没受伤,况且又比倩倩高大,自然是毫不吃亏的还击,又是拽头发又是扯衣裳的,一时间,凉亭内女人的尖叫声不断。

江启明看的心烦,他召来小厮,“将这三个人捆了扔到柴房去,等明日再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