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 口不对心

小说: 农门喜事:将军,种田去 作者: 涵初 更新时间:2019-12-02 17:53:11 字数:2137 阅读进度:488/488

叶晓莹嗔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为这样的女子搭上将军府的名声并不划算,往后小心提防便是。”

“欲静而风不止,看来,事情远远没有结束!”剑穗望静坐着的季晏之,无奈地说道。

不远处,九娘重重地一拳锤在桌上恼怒地说道“原来都是叶晓莹在背后捣鬼,她派人接近表哥,令他痴迷上赌博,待到表哥输得一无所有,就被他们牵制着自投罗网!”

如今,表哥在大牢里面,九娘不方便出手相救,眼眸里面流出几分忧伤。

她长叹道“也不知道表哥是否会怪九娘。”

丫鬟低声道“他必然会体谅夫人的,可是近来老爷依旧生气,看来此事心下依旧介怀!”

“老东西都很好哄,你去将亭子布置一番!”

丫鬟领命而去。

待到将军起床,九娘立刻上前搀扶着他,“将军,如今天气晴好,九娘陪将军去亭子饮酒和赏花吧。太医说将军的病情不宜劳累,也不宜久久地待在屋里,外出游玩才有利于恢复!”

“好吧!”

将军快步走出,九娘紧紧地跟上。

亭子里面,紫罗兰的轻纱随风飘起,浪漫轻柔的像是少女的梦。紧绷着脸的将军的神情变得舒缓,等到几杯酒下肚,微闭着眼睛,享受着清风及淡淡的馨香。

九娘体贴地上前为他揉捏着肩膀,款款细语,“妾身希望往后时时刻刻都能陪伴着将军。”

“真的吗?”将军眼也没抬,冷冷地说道。

“当然啦,将军对九娘体贴,表哥犯了错,将军从未怀疑过九娘,九娘为了报恩,也会长长久久永远陪着将军的。”

神色变得缓和,将军微微地叹了一口气,转身抓住九娘的手,感叹道“将军知道你是下嫁,同样喜欢你的乖巧玲珑。

虽说如今的年龄不符,偏显年轻可他们个个也敬重,一家人和和睦睦相处,比什么都重要!“

“将军教训的是!”九娘乖巧地应下,眼见他重又恢复往日的柔情,嘟嘴委屈道“只不过九娘认为人心不能够时时去试探。

剑穗为了达到目的,将老实本分的人哄去赌博,就算是家财万贯,也经不住在赌场沉浮,他们此举着实用心险恶,九娘并不需要将军讨回公道,只希望将军明白九娘的苦衷!“

“本将军能够体谅,但他别有目的地潜入进来是不争的事实,对此谁无法去包容,还有他真正的用心,谁又知道?

只坐几年牢,已经是便宜他了。这种结局,是本将军想到最好的解决办法,你若是依旧有所不满,本将军倒可以放你自由,让你重做选择!“

九娘一听脸色大变,呼吸急促,紧张地说道“将军,九娘身是将军的人,死是将军的鬼,将军一定要信九娘。”

剑穗跟随他们多年,将军深信不疑,而叶晓莹,将军自来便认为她是个好儿媳,一时间沉吟良久。

九娘瞧见将军目光闪烁,不似刚刚的柔和,到底还是太急,见到桌上放着一把尖锐的水果刀,弯腰一把抓住,便朝手腕一划。

只见到寒光闪过,很快的空气泛出淡淡的腥味,将军目瞪口呆,丫鬟们也惊诧地喊叫出声,众人立刻围拢过来,有人将刀夺下,有人搀扶著九娘。

将军更是用力紧抓住她的手臂,低喝道“你在做什么?”

脸庞凄苦,眼泪潸然而落,九娘声音含悲道“将军既不信,九娘以死明志,九娘对将军情深,不想令将军为难!”

心中触动,只见到她的手腕处鲜血汩汩流出,赶忙地从身上扯下一片衣袍,将她的手腕重重地包裹,冲着丫鬟叫道“赶紧去请太医!”

泪眼朦胧当中,只见到将军乌黑的发丝当中夹杂着几根白头发,脑海一直想着曹云清如今落魄的情景,“表哥,九娘很快会将你救出来的!”

人昏昏沉沉地靠在将军的身上。

九娘自残的消息传入叶晓莹及季晏之的耳中。

她连忙让奶娘将果儿带走,嘟囔道“就连这招也做得出来,果然是无毒不丈夫,连自己都能够下狠手,又何况他人呢?”

“据说,就连她的母亲姚王氏也被请了过来照顾,如今母女又在一处,看来将军府不会再有太平!”

“谁说的,只有我在,定然不会容许任何人离散!”季晏之剑眉下的眼睛熠熠发光。

剑穗扯了扯嘴,冷冷地说道“一切都已经晚了,小姐,二少爷流落在外,只有你们一家三口对将军来说才是真正的亲人,偏偏对九娘又深信不疑。”

叶晓莹低着头缝制着衣服,幽幽地说道“他们都是心高气傲的人,如今母亲死去,即便是家里向他们敞开大门,也未必会归来,倒不如省了这心思。”

她本想要劝说季晏之放弃,因为刚刚才提到兄妹两人,季晏之的脸色微变,好似陷入了回忆当中,担心他心软。

果然他的神色凛然,沉声说道“羽夫人造就的苦果却要子女偿还,着实不公平。若是二人有了悔改之心不知道府里愿意包容,岂不是误事?”

他望着当即变色的叶晓莹,目光当中带着几分乞求,“不论如何我们也要试一试,毕竟我是他们的兄长!”

手尖突地一痛,她微微地拧眉,手指被刺破,血滴鲜艳刺眼。到底他们有着一半相似的血缘,她没有资格阻拦。

“好吧!”叶晓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可府中已经有了九娘,若是他们依旧因为母亲之事无法释怀,现在决计不能够再请回来!”

“放心吧,我知道分寸!”

剑穗震惊地望着这一幕,神色大为吃惊,连忙劝说道“此事万万不可……”

可是不等他说完,季晏之已经一抬手,“这是兄弟情谊,或许之前羽夫人做过伤天害理之事,但那是上辈子的恩怨!”

他认定的事情难以回头,叶晓莹的唇角浮起一抹苦涩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