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4

小说: 你敢爱我咩 作者: 苏素 更新时间:2015-04-19 02:44:00 字数:2765 阅读进度:5/56

我胆子小没有见过法式热吻。

更没有见过吻得翻白眼的女xing眼前这对已经超脱我所能接受的范围了给我这么一吼女生吓得尖叫了一声柔弱无比的躲进了男生的怀里。

我颤抖着拾起手电筒朝他们照去。

“啾啾啾学做鸟人哪!”那位男生带着笑容眼睛冷冷的向我看来:“哎呦小结巴牛啊进纠察队了啊!”

我怒了拍着胸脯一个一个字的蹦豆:“我不结巴!”我怕我连着说会影响我牛bi的气势。

他一双眼睛都眯了起来越发笑得阳光和煦安抚xing的拍拍怀里的女生问我:“纠察队的你不采取点行动么?不采取行动我就继续了!”

我暴怒了举着电筒半蹲怒吼:“不许动!”

我不知道我底下要做什么纠察队的老师都没有进一步培训我哪就给我抽签抽到今天巡逻了。

“你你你跟我回纠察队写检查书!”我咽咽口水。

对方噗嗤一声大笑起来推开怀里的女生朝我走过来一双眼睛蕴着一汪春水似地的水波荡漾眸儿一扫我头嗡的一下嗷的一下跳了好几步远:“我想起你了……”

真是冤家路窄居然是前些时候让我洗冷水澡的娃娃脸他今天穿着烟灰色的保罗T配着水洗蓝的牛仔裤斯斯文文的我差点没有认出来。

他眯了眯眼睛问我:“怎么样你带我过去写检查书?”声音要多蛊惑有多蛊惑低沉磁xing的要命。

我立刻抱着手电筒又退了几步。

他嗤笑了一声对着我鄙夷的挑挑眉又转过身去一把拉住先前的女生亲亲热热的吻了过去。

我呆巴呆巴的提着手电筒站了一会和他斜睨过来的眼神一接触吓了一跳转过身灰溜溜的又跑了。

枯树叶沙拉沙拉的被我踩在脚底下泥土被我踢得到处都是我发足狂奔一路朝着学校的纠察队办公室跑去。

纠察队的办公室灯火通明远远的从窗口看去似乎坐了不少的人我一边喘一边哐当一下踹开了大门。

“报告老师有情况!”

十二双眼睛刷的一下朝着我直射过来每个人都带着愤青的表情“小满怎么了?”

辅导老师看我上气不接下气的很和善的引导我生怕我紧张。

“报告老师树林那里有不雅举止!”

“到什么程度了?”辅导老师很镇定。

我为难的想了好一会支支吾吾的回答他:“现在是QS场面可能我奔回来这会儿已经是三级片造诣了呆会可能就会是A片了!”

我看着辅导老师的脸立刻就青了。

大家都澎湃了各自捏着自己的小电筒套上**章一路杀去小树林我一路带路一路正义凛然的握拳。

他妈的老子要报仇了!

因为怕那厮潜逃这段路我觉得真是漫长连跑带跳的冲过去看见那两个人仍然在那里亲亲热热的额抵着额聊天立刻澎湃了。

我举起胳膊终于控制不了自己兴奋的情绪振臂大笑:“老师在这里!”

“冲啊!老师快看!”我呼啦一下摁下手电筒亮闪闪的把两人都笼罩在强光里了。

呼啦啦一下子所有队员和带队老师都冲了过来。

亲热的两人终于分开那位穿着烟灰保罗T的娃娃脸脸都黑了嘴角抽了好几次都没有能扯出一个笑容突然噗的一下笑出声来颇有些怒极反笑的意味:“行啊你居然带群众来围观了!”

“……”我正义凛然的用手电筒照他的眼睛。

“你自己偷窥着不过瘾么?还叫了人来围观?怎么着现在研究生也归学校纠察队管理了么?”他很委屈的瞪我阳光灿烂的一张脸怎么看怎么无辜。

我被他的神情给震惊了结结巴巴的转过脸对着老师解释:“他他们刚刚那个KISS……”

老师定定的看了一会儿对方的两人愣了一下回过头来对我说:“秦五和这个小姑娘好像真的都是咱们系主任带的研究生啊咱们管不上啊咱们纠察队只纠察本科生……人家那年龄够岁数亲小嘴了!”

“……”我立刻蔫了。

大家气势磅礴的冲过来败兴而归这次我缩头缩脑的走在了队伍最后面刚走了一步就被拉住了手腕。

“喂名字!”

我一扭头看见秦五同学面目狰狞的笑容立刻虎躯一震条件反射的回答他:“芮小凤!”

他挑挑眉。

我也冲他抽动我的眉头他看着有些啼笑皆非。

前面的纠察同伴们估计觉得我走得慢了有个二愣子特地回头大叫:“禾满你快点跟上啊!“

噗……于刹那间我卧底的身份暴露了!

我羞愤交加的喷粗气。

秦五大笑很爽快的松开我的手冲我努努嘴“跟上啊叫你呢!”

我默默的沉默了一会儿头一扭泪奔着追上了大部队心里陡然升起一股不祥的感觉。

我要回去报告叶师兄这个突然事件。

因为这次事件会议也没有进行下去九点不到我就回宿舍了小凤坐在那里正在发短信一抬头看见我温婉的笑了笑:“回来了啊!”

我点点头。

她又笑:“这个周末程林他们宿舍约我们去爬紫金山!”

我很茫然的看她:“你说的哪个?”

她的脸立刻一僵干笑着回答我:“是叶朝陵他们宿舍的那个身材特别壮的?”

哦哦我立刻回忆起来了程林嘛就是那位金刚呗。

我一边擦着脸一边问她:“你都答应了啊?”

她羞羞涩涩的扭捏了两下答非所问:“叶师兄到时候会去我想咱们两个宿舍一起去不是挺好的!”

我一头雾水冲她点点头转过来刚想放帐子睡觉就看见她捏着粉蓝色的一叠小纸给我递了过来大概有两三张那么多:“小满我也给叶师兄写了些诗句你夹在你的信件你好不好?”

我傻乎乎的接过来捏了一捏那叠纸头立刻就放松了咧嘴朝她笑:“好啊好啊我就不用写信了!”

她立刻花容失**起来朝着我看了又看估计是看我的脸色过了好久小心翼翼的问我:“小满你是生气了?”

“……”我茫然的看她手里还捏着她的一叠信纸“啊?为什么生气!”

她吐了一口气安抚我:“禾满啊信件还是要写的叶师兄是想跟你聊天如果只是我的信件他会生气不回信件的……”

我目瞪口呆的看她对她脑袋的构造感到非常的费解:“为什么啊他是你高中的师兄吧为什么接到你的信件会生气啊……“

小凤憋了又憋幽怨的看了我一眼一声叹息幽幽的转过身去铺床叠被了。

我想了又想觉得她可能有些忧郁症通常文艺少女都容易犯这浑为了让她安心我还是扯出了一张信纸将我加入纠察队第一天发生的事情给写了上去。

临了的时候我万分痛苦的问道:挚友叶朝陵请问那位被我带人过去围观的男同学会不会报复我?

我真的后怕了想起回来路上大家对我露出的那种同情的表情那潜台词只有一个那就是:一定死……

噗我立刻***了。

写完了信件我在信的末尾端端正正的再次题上:您最虔诚的挚友:禾满。

信封封好时我一颗忐忑的心居然奇迹般的安分下来似乎将***的感觉完全发泄在信件里了。

“小凤……”我垂头看下铺的芮小凤。

她正缝着裙子上的一条裂缝闻言昂起头来回应我:“嗯?”

“我觉得叶朝陵做个心理医生挺好的!”我说完这句话长舒一口气立刻靠着枕头睡着了。

一夜香甜无比睡眠质量前所未有的好。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看见芮小凤两眼发直黑眼圈涂了两层粉都盖不住。

“哎?你失眠么?”上课的途中我问她。

她有些失落捧着书本眼神四十五度迷离:“他连自己想做心理医生都告诉你了么?”

“……”我完全一头雾水是说跟她通短信的程林同学么我决定顺着她的毛安抚她脆弱的神经:“做心理医生挺好的!”

小凤的眼神更加幽怨了。

我被她看得浑身汗毛倒立快走了两步决定忽视她这个深奥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