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1章 我想先去一个地方

小说: 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一鹿小跑) 作者: 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19-08-12 18:12:28 字数:2294 阅读进度:1237/1243

“我打电话给你没人接,打回家说你没到家,打给唐诗才知道你不舒服,”男人垂眸,心疼地看了她一眼,“肚子痛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今天这个合作案不是很重要吗?

我不想让你分心。 ”

“任何事情都没有你重要,不许再有下一次。”

男人严肃道。

布桐搂着他的脖子,像只乖巧的小猫,软糯的道,“知道了,我不敢了,以后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我老公。”

回到星月湾,已经是十点多钟。

布桐的肚子没那么痛了,到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孩子。

除了夜猫子老四,其他几个孩子都已经睡了。

老四躺在婴儿床上,欢脱得不得了,连一旁在照顾的张妈都开始打哈欠了,他还睁着一双圆鼓鼓的大眼睛在吐泡泡玩。

布桐陪他玩了一会儿,便起身准备离开了,“张妈,时间不早了,你回房休息吧,让女佣照顾就行。”

“我不累,每天看着几个孩子,心里高兴,一点都不觉得累,小姐快去洗澡吧,一会儿把红糖姜茶喝了再睡。”

张妈叮嘱道。

“好,我知道了。”

布桐回到房间,去冲了个热水澡,出来的时候,厉景琛已经端着碗进来了。

布桐一口气喝完温热的红糖姜茶,躺进温暖的被窝里,才感觉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我早就不赞成你接工作量这么大的戏,身体会负荷不了。”

厉景琛躺了下来,将她搂进了怀里。

布桐摸了摸他的脸颊,“我早就跟你说过了,这几天忙是因为我想尽快找回工作状态,现在状态算是找回来了,但是来了大姨妈,这不是刚好碰上了吗?”

“过两天我要出差一趟,你出去拍戏我不放心,你请几天假,在家里待着。”

“你要出差啊?”

布桐睁开眼睛,依依不舍地看着他,“去哪里啊?”

“要出国一趟,最多一个星期就回来了,你乖乖听话,在家里休息。”

“你要出差可以,我虽然舍不得,但是总不能任性不让你去,可是你让我请假是什么道理?

既然接下了这部戏,肯定要配合剧组的啊,如果因为我耽误了拍摄进度,那多不好。”

“没什么不好的,我会派人通知剧组。”

布桐“”“厉先生,我知道咱们有钱可以任性,但是这样真的不好,我不想这样,我知道你担心我的安全问题,可是我身边有诗爷有保镖,真的不用担心。

而且我现在已经找到了拍戏的状态,不用早出晚归了,不然也顾不上家里嘛,你不在的时候,我每天早早收工去接争争和小月牙,好不好?”

厉景琛面无表情的,没有说话。

“好不好嘛老公?

我保证不会有事还不行吗?”

“我能扭得过你?”

厉景琛无奈地妥协,“我多安排点人手保护你,让宋迟留下跟着你。”

“不行,”布桐立刻反对,“宋迟跟着你我才能安心,不然我是不放心让你出国的。”

“都听老婆的,我会尽快回来,一有空就给你打电话。”

“好,我等你。”

布桐在家休息了一天后,第二天一早,和厉景琛一起送严争和小月牙上学,在学校门口分道扬镳,一个去了机场,一个去郊区的剧组。

唐诗坐在后座拿着手机处理着工作,忙完之后,转头看了身旁的布桐一眼,顿时满头黑线,“这才分开不到十分钟而已,你又跟厉总粘上了?”

“小月牙都说了,爹地很粘人的,所以没办法。”

布桐一边笑,一边继续给厉景琛回复微信。

“咱们小月牙果然是一语中的,”唐诗笑着道,“厉总很久没出差了,现在家里这么多孩子,他舍不得,而且就算要出差,也一定会带你一起去的,没想到这次这么舍得”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唐诗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布桐犯起了疑。

唐诗说得没错,厉景琛现在根本离不开她,上次说出差,也是为了要去医院做结扎手术,怎么这次这么干脆,只是让她注意安全,连提都没有提让她跟着出差的想法?

“桐桐,你怎么了?

在想什么?”

唐诗问道。

“没什么,走神了。”

布桐弯了下唇角,没多说什么。

拍摄很顺利,下午三点多钟,布桐便结束了工作,从剧组离开,准备去接严争和小月牙放学。

刚坐上车,布桐的手机便传来一声短信提示音。

布桐从包里拿出手机,点开查看,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照片。

布桐疑惑地蹙了蹙眉,放大照片一看,整个人彻底愣住。

她还没回过神来,同一个陌生号码又发了一条短信过来。

布桐看了一眼,脸色愈发苍白。

“桐桐,怎么了?”

唐诗好奇地看着她。

布桐急忙收起手机,“没什么。”

“没什么你发什么呆啊?

安全带也不系,”唐诗一边说着,一边帮她系好了安全带,“咱们小月牙说了,坐后排也得系好安全带的,妈咪当然要乖乖听话了开车,咱们去接争争和小月牙了。”

“是,诗爷。”

司机很快发动引擎,往市区的方向驶去。

布桐拿起保温杯喝了一口热水,才将心底的不安压了下去,等车子来到市区分岔路口的时候,才开口道,“时间还早,我想先去一个地方。”

“桐桐,你要去哪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

唐诗没想到,布桐居然会来这里——林澈最初住的那个公寓,而且直接来到了林澈住的屋子外。

“桐桐,你来这里干什么?”

唐诗问道。

“你进去就知道了。”

布桐走上前,在门上识别了一下指纹,门很快被打开。

布桐推开门,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身影,正面向窗户,背对着她们。

午后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亮得有些刺眼,却让布桐感觉得脚底生寒。

“林澈?”

唐诗就是到死也忘不了这个身影,急忙将布桐护在身后,大声道,“来人,保护桐桐!”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