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样

小说: 南疆鬼道 作者: 莫叙友 更新时间:2022-05-15 字数:3096 阅读进度:15/17

晚儿跟随三人穿过结界进入东土之内,三人以往分别都是走着不同的线路,这次晚儿挑的线路正是掌教八堡所走的线路。这次便由八堡带路。

八堡是一个使锤的壮汉,也是三人之中唯一一个完全不通修行之人,全凭天生一副神力。曾经在东土一锤击杀过一只幼年的一阶妖兽,并因此扬名于临平镇,被兄弟会收入麾下。

“八堡,你一路吹胡子瞪眼干啥呢。”

“老大,今天有些奇怪,往常走这么老远,按理说应该会有些一阶妖兽出没的。”

“堡哥说的也不无道理,按咋们的脚程,这也该走到妖兽出没的地域了。”

“咋们今天把看家的东西都带上了,要说一阶妖兽不敢靠近也在常理之中。”

会长乔司挺直了腰板,扬了扬手中的长剑,想要在晚儿面前显摆一番。

晚儿早就看出来这三人的武器上都镶有一颗三阶的妖兽兽晶,然而真正让低阶妖兽不敢靠前的却并不是这三把武器。

晚儿摸了摸系在袖口里的羽翼,这片羽翼是当时潜入巽门时鬼道女子给她的,带上这片羽翼便可身轻如燕,不必运功也可飞檐走壁。

这片羽翼的主人正是另一只被封印在竹简中的九阶妖兽——黄鸟。

不过晚儿心里再清楚不过,黄鸟的羽翼可以威吓低阶魔兽,但是对高阶的魔兽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若是在往里走,恐怕会有不小的麻烦……

“连三阶魔兽都看不见,奇了怪了。”

“下马步行,小心为妙。”

刚刚还稳坐在马上的乔司如今也开始慌了神,这趟行程的前半段有些出乎意料的宁静。

“我听说东土和北境接壤的地方修筑了百丈高的城墙,你们去过吗?”

“公子怕是抬举我们了,那里聚集的可是七阶妖兽,那可是每次各大门派清缴妖兽的终点,我们要是有那实力,早就开门立派了。”

“城墙离我们此行的终点有多远?”

“喏,你看,我们再往前走上两天就差不多到这里了,这里偶尔会出没些五阶妖兽,我们在这里设伏就好,至于城墙嘛,还得再往里三天。”

“有到城墙的地图吗?”

“公子为何如此关心北境的城墙,莫非公子是北境来的?”

“那倒不是,我只是有幸去过北境走了些货,听说过城墙一事,今日想来见识一下。”

“那公子来的可不是时候,每年十月是八索家都会进入东土清缴妖兽,那个时候跟着他们一起进去,就能看到北境的城墙了。”

“那可以在地图上帮我把线路画出来吗?”

“公子只需顺着这个方向……”

“八堡!”

乔司喝住了正在画图的八堡,晚儿的举动让乔司觉得有些奇怪。城墙所在之地已经是东土极深的地方了,即便是跟着八索家的修士一起入内,他们也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的精神。

面前这个年轻人不过二十出头,他想要五阶兽晶的举动已经让乔司吃了一惊,如今他却更是打听起了城墙的所在地,这让乔司不得不开始怀疑起他的身份来。

“公子此行若是另有它求,不妨一说,如今这里只我们四人,并无外人。”

晚儿心说你们三个不就是外人吗,不过东土地域辽阔,况且尚存妖兽余孽,盲目在里面行进怕是会有危险,有他们带路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你们想要七阶兽晶吗?”

“七阶?”

听到晚儿此话,三人同时吞了吞口水。那可是七阶兽晶啊,三人回忆起上一次见到七阶兽晶的时候,一位领头的八索弟子手握佩剑经过临平镇。

剑上流光环绕,一只怒吼的雄狮头颅被雕刻在剑柄上,雄狮嘴里衔着的,正是一小块七阶兽晶,是由幼年的七阶妖兽产生的。

领头弟子昂首阔步的走在临平镇的街道上,街道两侧的人主动给他让出了道,完全忘掉了自己正在做什么,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他手里那把剑。

直到那位弟子走进结界,人们才怅然若失的收回了目光,乔司现在还记得当年看到七阶兽晶时心里的那份激动和崇拜,即使那只是一块幼年七阶妖兽的兽晶。

“你们有在听我说话吗?”

晚儿的话打断了乔司的回忆。

“公子怕不是在说笑吧,想我们当然想,可是我们得有那个本事吧。”

“这样,你们带我去北境的城墙,我帮你们杀七阶的妖兽。”

“哈哈哈公子是觉得我们这一路太沉闷,想要缓和一下气氛对吗?”

乔司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发现晚儿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乔司面带尴尬,小心翼翼的望着晚儿。

“公子此话是认真的?”

“我看上去像是在开玩笑吗?”

被晚儿直视的乔司登时觉得一股无形的威压压迫的自己喘不过气来,乔司恍惚间觉得面前这个年轻人真能击杀七阶妖兽……

乔司讪讪的收起刚才还在炫耀的长剑,他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爬上了马背,三阶兽晶,这个年轻人估计都不会正眼看吧。

“八堡,带路吧,咋们去城墙。”

有了晚儿坐镇,乔司的底气也足了很多。

黄鸟的羽翼对于六阶以下的妖兽有着极大的威慑,靠着这片黄鸟羽翼,晚儿一行走到预定行程的终点都没遇到什么麻烦。

“公子,咋们已经走到商量好的地方了,这五阶妖兽,咋们还埋伏吗?”

“不必了,继续往前走。”

“实不相瞒,我们三人也只是在八索家清缴妖兽的跟着进入过几次,这后半段和前面可有些不太一样。”

乔司吞了吞口水,似乎回忆起了一些可怕的经历。

“有什么不一样?”

“公子可知为何八索家不一次性把妖兽余孽都清缴干净吗?”

“难道不是为了得到更多的兽晶和兽皮吗?”

“话是这样说,可是我们兄弟会的人再清楚不过,八索家每年清缴完毕之后,高阶兽晶,从未带出过结界……”

“他们把兽晶留在了结界里?”

“正是,发现这个秘密之后,我们三人跟着八索家的人进来过几次,在八索家的人拿到高阶兽晶之后,往更里的方向走去了。”

“回来的时候那些兽晶就全没了……八索家去的那个方向,隐约会传来……传来怪物的嘶吼声。我们三人便不敢再继续深入了。”

“怪物的嘶吼声?”

“我跟你说啊公子,那嘶吼声,就跟在我们心上挠一样,叫起来的时候我们站都站不住,你说不是怪物是什么。”

性格爽直的八堡突然插嘴说道。

“你闭嘴,那你是站不住,我可是站的好好的。”

“老大你可别逞能了,听到叫声你就要往外跑,要不是我们俩兄弟把你绑树上乐,你能站得住?”

“快闭嘴!不是说好不提这事了吗?”

晚儿被三人的拌嘴逗的直乐。不过他总觉得乔司话里有话,她喝住了玩闹了三人,继续发问。

“你说的不一样难道就是指怪物的嘶吼?”

“八索家神通广大,我也不敢妄加揣测,不过……”

“但说无妨。按你说的,咋们这里没外人。”

“我祖上几辈都生活在临平,听老人讲,结界刚开始形成的时候,八索家每一纪才来清缴一次,而到了如今,八索家每年都来。”

“我们兄弟会这些年深入东土的次数也不在少数,可我总觉得吧,八索家每次来清缴完妖兽之后,这妖兽的数量,好像反而变多了……”

“继续说下去。”

乔司的话引起了晚儿极大的兴趣,若是真像乔司所说,那八索家每年来东土清缴妖兽的事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

“我觉得,会不会拿怪物就是产生妖兽的母体。而八索家正是在拿兽晶养着那怪物……”

乔司偏着头,面带疑惑的说出这番话,这话说出口可能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八索家可是中土第一的名门大派,临平镇能有如今的繁荣也全得益于八索家的萌荫。

“先在这里歇息一会吧,再往里走可就危险了。”

乔司的话让晚儿心里腾起一股不祥的预感,若是真如乔司所言,古道四家的雷震家如何会察觉不到异样,古道四家如今以火云家为首,凡事都得向火云家报备,可晚儿在火云家待了这么多年,却从来没听说过这些事。

晚儿知道雷震家向来不服火云家,若是这其中真有什么猫腻,晚儿恐怕难以顺利回到火云家,拿不定主意的晚儿决定先在此歇歇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