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平镇

小说: 南疆鬼道 作者: 莫叙友 更新时间:2022-05-15 字数:2998 阅读进度:13/17

决明拿过佩兰取出的血,转入了巽门的内室。

巽门内室是对所有弟子开放的,这里摆放着着巽门收藏的古籍。其中不仅包括奇异志怪之书,更是有着八索修行法门之书。

内室虽摆有巽门所有藏书,却并不是所有弟子都可以参阅的。中土大陆按照修行高低,大抵分为初入,灵开,定神,驾云,造化,轮回六个境界。

巽门内室也分成了几个不同的藏书阁,根据弟子修为境界的不同,所能参阅的书籍也不同。

巽门摆放的书籍极为讲究,只有参透当前的书籍内容,融会贯通方能进入下一层境界。私自把高境界的内容传授给低境界的弟子,乃是巽门内的大忌。

决明一连过了好几个藏书阁,藏书阁门口会有一块试炼石,只有达到对应的境界才会解开封锁允许进入。

决明最后停在了轮回境的门口,他望着藏书阁上笔力遒劲的轮回儿子怔怔出神。

“中土大陆,多少年没人踏足轮回之境了啊……”决明想起正在闭关苦修的掌门师兄,叹了口气。

决明在门口来回徘徊着,时不时停下来看看手中的血瓶,决明终于发狠似的做了决定,只见他一跺脚,收起血瓶,扬了扬袖子露出自己的双手,往轮回境的试炼石上贴了上去!

轮回境的试炼石上闪着微弱的白光,决明的双手正紧贴着试炼石运功。

“嘭。”轮回境藏书阁的门突然传出一声沉闷的声响,然后缓缓的打了开来。

决明收回双手,端起了身子,深色肃穆的走进了轮回境藏书阁。轮回境藏书阁比起其他藏书阁要小上很多,靠着墙上不多的几盏的长明灯就能照亮整个藏书阁。

巽门轮回境的藏书阁内,一本书也没有……

决明对这点再清楚不过了,别说踏足轮回境了,便是造化境,整个巽门内也只他一人而已。悟透造化方能踏足轮回,造化境内的书不知被决明看了多少遍。而自打决明踏足造化境以来,无论他怎么苦修,自己的修为都再难往前精进半分。

“轮回……与天地齐寿之后,还有什么能装进这藏书阁。”决明坐在藏书阁正中,他一直反对在门内建轮回境的藏书阁,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决明在正中坐了好一会,起身打开了面前的箱子,箱子里放的,正是那块血炼的罗盘。

说来当年的血炼罗盘一事正是决明挑的头,深感修为无法精进的决明动了人事尽知,现世安稳的念头。决明说服坎门,离门两大门主一起,合力炼出了这块血罗盘。

后来事发,八索掌门却为了八索根基没有对此事深究,佩兰的到来让决明不敢太过放肆,轮回境门口的试炼石被决明换了一块,这里只有他一人可以打开,决明便把那块血炼罗盘藏在了轮回境的藏书阁。

如今鬼道女子侵入巽门,天机仪失守,能判断罗爵方位的卦象也只剩最后一卦。颜面尽失的决明想到了当初尘封的血炼罗盘……

“好久不见了,老朋友……”决明取出箱子里的罗盘,双手不住的在其上摩挲着。

决明取出血瓶,将瓶里的血倾倒在罗盘正中,鲜血顺着罗盘上的凹槽流淌,沉寂多年的罗盘得到了鲜血的滋润,仿若重获新生一般开始缓缓转动起来。

决明闭上双眼,盘腿坐下将罗盘放于自己的双膝之上,双手掐着法诀。随着鬼道女子鲜血的渗入,罗盘发出了暗沉的红光。

一幅幅画面慢慢印在了决明的脑海里……

画面中一个小女孩跪在祭坛前行者拜师礼,而后画面不断加快,小女孩在南**自一人修行鬼道,小女孩的每晚睡前都会在他师兄的房前停留上一会,说上几句今日的修行心得……

随着画面的加速,决明的面色也逐渐涨红了起来,七窍隐隐渗出了鲜血。但是细细看去,决明的脸上竟然带着一丝笑意。

小女孩每日修行的心得不断浮现在决明脑海,身为八索门主之一的他怎么会猜不到这便是鬼道修行的法门!

鬼道的采阴之法让决明打开了新的修行法门。阴阳调和这个念头不断冲击着决明,阴气在中土大陆向来都是当做修行的负面产物排出体外的。

而鬼道对于阴气的处理可谓是玄妙无比,放眼整个中土大陆,能做到化阴气为修为的怕是只有鬼道一家了吧。

细细看去,此时的决明虽然七窍出血,脸上却带着一丝笑意,领略到鬼道修行奥妙的决明,内心有了一个极为大胆和狂野的念头,他要用八索秘法调节鬼道秘书,实现阴阳双修!

随着时间的流逝,决明脑海中的小女孩也长大了,小女孩触发机关引来了南疆的追杀,从南疆出来的她一路逃向了北境……

后面的事终于和决明的记忆重合了,与泊如海月的打斗,和晚儿串通夜袭八索,在巽门内被昱延重伤倒地……

“鬼道……”决明深吸一口气,睁开了双眼,此时的决明眼里闪烁着和罗盘一样的暗沉红光。

巽门一战之后,八索家主最近要出关的消息的在中土大陆悄悄传了开来。

“我可听说巽门那晚被人夜袭了。”

“都什么时候了,你才知道啊,都打成那样了,那动静,隔二里地都听的清清楚楚。”

“诶,你听说了吗,这八索家主闭关这么久,这回可终于要出关了。”

“可不是吗,据说那日巽门里的异样啊,是北境那边的人闹得。”

“不懂别瞎说,我听说啊,是南疆那位又回来了。”

“百年前打退兽族那个?”

“可不是吗,除了他,谁还有本事惹得八索家主出关。”

“你才是瞎说,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最近八索家的弟子是不是竟往北边调,北边隘口哪个不是由好几个八索弟子把守的?”

“有道理啊,最近八索家这调动是有些太频繁了。”

“是吧,别听他瞎说,要真是南疆那位回来了,估计就算八索家主出关也讨不到好。”

市井上的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巽门最近发生的事,酒馆的角落,一个商贩打扮的人从怀里拿出钱放在了桌上,急匆匆的出门去了。

“看来北境最近是回不去了……”匆匆出门的正是乔装打扮过的晚儿。

晚儿没想到八索家的反应如此之快,仅仅是因为多等了鬼道女子一个晚上,回北境的路就被层层封锁了,除了这些,正在找寻她的八索弟子也不在少数。

“这位爷,在往东我们可是真不敢走了,百年前兽族就是在这里兴的兵。这些年可没什么人敢往里走。”

“要多少钱,开个价。”

“这位爷呐,我知道您个儿不缺钱,可是小的们惜命啊,以往也不是没人往里走,真出来的,没见着几个。”

“赶到离那最近的客栈,把钱结了赶紧给我滚,磨磨唧唧的。”

“谢爷赏饭吃,要是爷真想去东边,我倒是认识一个人可以带您去……”

“有屁就放,少迈关子。”

晚儿摸出几钱碎银子扔给马夫。

“这附近啊,有个兄弟会,专门负责带您这种来东边淘妖兽骸骨的人进去,价钱嘛也公道,据我所知,这些年能活着把人从里面带出来的,只有他们一家。”

“带我过去。”

“得嘞,爷您坐稳。”

被重重堵截的晚儿,如今已经来到了中土和东境交壤的地方——临平镇。当年兽族虽然落败,却仍有相当数量的兽族余孽逃回了东境。

元气大伤的各大门派也无力在阻止人力对其进行清缴,索性在东境部下了重重结界抵御兽族。时不时再派上人马进入其中扫荡一番。

现如今的东境已经沦为了整个大陆的兽族养殖场,兽族的毛皮,骸骨,甚至高阶兽族带有的兽晶,都是中土大陆稀缺的货源。昔日威风八面的兽族如今沦为了人们屠宰的对象。甚至连毫无修为的普通商人也想进去分一杯羹,临平镇的兄弟会便是为这些人服务的。

临平镇虽然看似危险,却是门派弟子入驻最少的边境重镇。在他们看来,有结界的存在加上定期的绞杀,兽族已无再翻身之力。

少了规则的约束,强者为尊的临平镇更像是一个贸易,兽***望的天堂……

晚儿选择这里的原因也正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