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身

小说: 南疆鬼道 作者: 莫叙友 更新时间:2022-05-11 字数:2529 阅读进度:5/17

“你醒啦?”晚儿发现他一直保持着入睡的姿势抱着自己,另一只手上不知什么时候拿了一个海螺吹奏着。

“刚才的曲子是你吹的?”晚儿发觉这就是她梦中摇篮曲的调子。

“我以前做噩梦的时候,我师祖常吹这个哄我入睡。”

“你这种人还会做噩梦,你就是别人的噩梦吧。”晚儿躺在他怀里拨弄着他的衣角,晚儿对于鬼道还是略有耳闻的。

“鬼道,不过是和你们呼吸吐纳不同罢了,你们夺天之造化,我们取地之修为。”

“至于拘人魂魄,在我鬼道之中乃是禁术,你母亲那种情况,对她来说可能算是一种超度吧。”只要一谈及鬼道,他的神色就变得肃穆起来。

“超度?”晚儿想起母亲的事冷哼了一声。

“至少她最后见了你一面,治好了你的重病,总比一个人在这深山中带着执念尸骨渐寒好吧。”

“你取她魂魄的时候可曾感受到她的痛苦?”晚儿质问道。

“我见得太多了。”

“见得太多了?你根本什么都不懂!”晚儿起身斥道。

“我是不懂,可你对我,对你母亲,对我鬼道,又懂上多少?”鬼道之人看着晚儿冷冷说道。

“我不懂!可是我知道,你抽走了我母亲的魂魄,她是不是没法往生了!你说!你说呀!”晚儿说着又哭了起来。

“这是她自己的选择。”鬼道之人也不否认。

“可能对她来说,你就是她的来生。”

“如果我死了,她的魂魄会得到往生吗?”

“不会,她的魂魄已经被我炼化了。”晚儿听到这里一拳重重的打在鬼道之人身上,他也不躲开,硬生生的接了晚儿一拳。

“为什么要告诉我,为什么不能骗骗我,为什么,你明明是肉做的。”晚儿一拳一拳打在他身上。

鬼道之人站定不动,任凭晚儿的拳头雨点一般打在他的身上。山外大雪纷飞,晚儿的哭声传出山洞就淹没在了呼啸的风声中,守在门口的琥珀时不时回头看看哭泣的晚儿,闷声的低吼着。

“我想修习鬼道秘法。”晚儿抬头真挚的望着他。

“鬼道秘法向来不传外人,况且鬼道修为需要极阴之体,你自小已是火云家的根基,修行鬼道会毁了你的。”鬼道之人淡淡的说。

“不过,我倒是可以教你些呼吸吐纳之法,你儿时的重病导致你经脉不通,我或许可以帮你打通经脉。”自从被麒麟锁锁住经脉之后,他无时无刻不在钻研打通经脉的方法,对于这方面,他自信可以帮到晚儿。

“请受晚儿一拜。”晚儿恭恭敬敬的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自打那天起,鬼道之人便带着晚儿一起修行,他会带着晚儿在极寒之地静坐,也会在星空变幻时让晚儿感受星辰变幻调理经脉,更会亲自运功一道道打开晚儿闭塞的经脉。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要帮助晚儿,也许是当时晚儿母亲无助时的求救,也许是晚儿让他看到了久未归家的自己,也许,是为了离开这北境之地……

总之,晚儿在他的帮助下,修为一天天的精进了起来。一年的时间也快要到了。现在的晚儿已经可以不需要琥珀的保护在深山里肆意横行了,晚儿总是喜欢独自去到山顶待上好一会,有时会带下一两只雪莲插在琥珀的头顶,琥珀总是很不情愿的想要把它从脑袋上甩下来。

打通经脉之后,晚儿便自己按照火云家的方式修行了起来,鬼道之人也不多做指点,就坐立一旁拿出一卷竹简不停的在上面写些东西。晚儿好几次曾好奇的趴在他身边看着他在竹简上画上些她看不懂的符号,他告诉晚儿竹简里的生活很是无聊,需要时不时陪他们玩耍一番才行。

一年的时间终究还是到了,晚儿要回到家门去了,晚儿最后去了一趟山顶,回来的时候发现每次都会等候着她的琥珀已经不见了踪影。鬼道之人正坐在洞内,面前放着一只竹简,似乎在等晚儿回来。

“琥珀那家伙又去哪玩啦?怎么不见他?”晚儿心情大好,蹦跳着回来了。

“被我收回去了,坐下吧,有些事要和你说。”

晚儿看他一副严肃的样子,收了收心性,端正的坐在他对面。

“如今你要回家门去了,我有一事相求,不过此事可能会背叛你的家门,若你不愿如此,可以现在就下山去,我绝不多做阻拦。”

“我要答应了你才会告诉我是什么事吗?”这些日子晚儿都与他住在同一个洞内,开始的日子里晚儿常常做噩梦睡不好觉,他便会吹上安魂曲哄晚儿入睡,他带着晚儿走遍了山里的每个角落,告诉晚儿每种妖兽的习性,教晚儿如何修行。这些天里他从未主动要求晚儿去做什么,倒是晚儿经常有事需要他帮忙,他也从不拒绝,一一帮晚儿打理好。

如今,他突然很郑重的寻求晚儿的帮助,可是此事却会与自己的家门冲突,甚至会导致自己背叛家门,晚儿虽然恨自己的父亲,不过对于生养她的火云家,晚儿心里还是有一份小心翼翼的手护。

“对,答应了才能跟你说。”鬼道之人坚定的说道。

“那我答应你。”晚儿一对上他的眸子瞬间就心软了下来。

“十几年前我按你母亲所说到你火云家送雪莲,没曾想救你的时候无意暴露了身份,我当初虽然答应被他们用麒麟锁锁住经脉,不过这几家之中但凡有人对我动了杀心,施法想要杀我,麒麟锁内的平衡必然会被打破,便再也无法牵制于我。”

“这也是我这些年得以保全性命的一大保障,不过……”鬼道之人眉头皱了皱,望了眼晚儿继续说道。

“上次救你一事,牵动的是整个古道四家,他们虽不能杀我,却一直将我困在此地,这山下,被古道四家的人布了无数道火云家的秘法,可他却偏偏在你身上印下了破解之法,想来他是在救我出山。”

“可是我父亲为何要救你出山?因为你救了我?”晚儿心里的柔软像是突然被捏住了。

“其实在你出生前我曾与你母亲有过数面之缘,自然也曾见过他几面,都是些后话了,改天你自己问他好了,他其实比你想的更爱你的母亲,或许也比你想的要更爱你……”鬼道之人淡淡的说道。

“别把你父亲想的太坏。”鬼道之人拍了拍晚儿的小脑袋。

“等会我会附于这竹简之中,你把它带下山交给你父亲便可。”

鬼道之人低头提笔在竹简上写着什么,笔停的那一刻,鬼道之人化作一道黑烟消失在洞内,晚儿望着面前空荡荡的山洞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晚儿坐了好一会方才回过神来拿起面前的竹简,竹简上遒劲的写着两个字——罗爵。鬼道之人的名字。

晚儿从香囊内取出早已断成两节的竹简,正是那天鬼道之人留下的那只,晚儿将断成两只的竹简递给面前的女子,晚儿能很明显的看到面前的女子在看到竹简之后身体抖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