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世

小说: 南疆鬼道 作者: 莫叙友 更新时间:2022-05-07 字数:3225 阅读进度:4/17

“拖不动了,你走的太快了。”晚儿跟在后面走的气喘吁吁。

鬼道之人站定叹息的摇了摇头,从怀中摸出一卷竹简,从中抽出一根折断。一只巨大的老虎突然凭空出现,吓得晚儿往后退了好几步。老虎低下头趴在鬼道之人面前,光是一个头就要比鬼道之人还要高上不少。

“去帮帮她。”鬼道之人伸出手搭在老虎的头上轻轻拍了拍,老虎哼哧的轻轻摆了摆头一副十分受用的样子。

老虎一个跃步就冲到了晚儿面前,龇着牙对着晚儿哈气,跟刚才的温顺模样完全不同。晚儿只觉得一股腥气扑鼻,吓得动也不敢动。

“琥珀,少要调皮。”鬼道之人在前面喝到。

琥珀听闻此言,轻轻叼住晚儿的衣服向上一甩,往前一个抖身稳稳的把晚儿接在了背上,然后低头叼起地上冰原熊的尸体跟上了鬼道之人的步伐。

“他叫琥珀吗?真暖和。”晚儿张开双臂趴在琥珀的后颈却还是抱不住,琥珀真的太大了。

“喜欢就让他以后跟着你好不好?”琥珀听这么一说,极为不情愿的摆着脑袋,用爪子在雪地上抓出几道抓痕。

“哈哈哈谁让你刚才调皮。”鬼道之人笑着拍了拍琥珀的身子。

“这么大个家伙是从哪里突然蹦出来的?”晚儿眨着眼问道。

“喏,这个大家伙从这蹦出来的。”鬼道之人张开双手,掌心是一个已经断成两节的竹简,上面正是写着琥珀二字。

“带着他太扎眼了,平时就封在这竹简里,很久没有放他出来玩了,刚刚应该是起了玩心,是不是吓到你了?”

“才没有,我胆子可大着呢。”晚儿倔强的说着。

“那你刚才哭什么鼻子。”

“我……”晚儿一时语塞,涨红了脸。

“你还有很多只琥珀吗?刚刚看到你有一卷竹简。”晚儿把脸埋在琥珀的毛中,感受着琥珀身上的温度。

琥珀老大的不情愿,放下嘴里的冰原熊,低吼了一声,琥珀的吼声低沉有力,带着百兽之王的威压,晚儿此时若不是在琥珀背上估计已经站不稳身子了。

“哈哈哈你看,他都已经告诉你了,琥珀可就只有这一只,你再这样说,他可能要把你扔下去了。”鬼道之人看着琥珀生气的样子爽朗的笑着。

“不要生气……”晚儿伸手顺了顺琥珀后颈上的毛发,琥珀受用的哼哧了起来,乖乖的叼起了地上的冰原熊。

“去洗个澡换身衣裳,你多久没洗澡了。”鬼道之人闻了闻晚儿身上的味道皱了皱眉,琥珀伏下身子低着头,鬼道之人伸手把晚儿抱了下来。

“在这里吗?”晚儿望着露天的温泉水羞红了脸。

“我去处理下冰原熊的尸体,琥珀会在这守着你的,洗好了就让琥珀带你来找我,先换这一身吧。”鬼道之人褪下身上的长袍,扛起地下的冰原熊就走了。

晚儿依言褪下了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琥珀也识趣的背过身子在一旁趴着等候着,晚儿整个人沉浸在温泉水中,放空自己,直到憋不住气的时候才露头出来换上一口气,晚儿已经记不清多久没有这么不用担惊受怕的沉浸其中了,晚儿自在的在温泉里游来游去,时而调皮的捧起一捧水抛向琥珀,琥珀也只是抖抖身子闷哼一声,继续老老实实的趴在那里也不回头。

晚儿从温泉周围捧起雪慢慢擦拭着身子,这段时间的深山生活在晚儿身上留下了不少淤青,晚儿在温泉里泡了好一会,十几年来,晚儿第一次觉得如此的温暖……

晚儿沐浴完拿起袍子披在身上,这袍子虽然看上去单薄披在身上却丝毫感觉不到周围的严寒,袍子上有一股晚儿从没闻过的芳香,晚儿紧了紧袍子,整个人都裹了进去。琥珀看到晚儿走过来把头埋得很低,让晚儿很轻松的就爬了上去。

“尝尝看吧,没什么调味料,我去山上随便采了些花草入味。”明亮的山洞内洋溢着烤肉的香味,冰原熊的肉被烤的直冒油,极寒之地总得多存些脂肪御寒的,鬼道之人熟练的操控着火焰不断撩拨着肉块,肉块外围被烤的焦酥香脆,炸裂开来的肉香下是冒着白气的嫩肉。

“慢点吃,小心烫着,他不会跟你抢的。”鬼道之人撕下一半的肉扔给琥珀,拍了拍狼吞虎咽的晚儿。

“原来这东西……嗯……烧熟了这么好吃,啊……烫烫烫……啊……真好吃……”晚儿边吃边呜咽道,这幅样子惹得鬼道之人哈哈大笑。

“这么大一只呢,你慢点,吃完了再去打就是了。”

“你不吃吗?”晚儿望着一直在烤肉的鬼道之人。

“我不吃这个。”

“那你吃什么,这个真的可好吃了。”晚儿用手撕下一块肉递到他嘴边。

“我吃小孩,把你养肥了再杀了吃掉。”鬼道之人做了个鬼脸吓唬晚儿。

“我已经不是小孩了。”晚儿调皮的挺了挺胸脯,吐了吐舌头。

“吃饱了就早点回家吧,琥珀会送你下山的,不过我在这里的事,你可谁都不许说。”鬼道之人突然严肃起来,直勾勾的盯着晚儿。

“父亲说要在山里待上一年才能回家门……”晚儿懊丧的垂下了头,想到今日父亲为弟弟庆生,眼里的泪水又开始打转了起来。

“何必呢,明明不是你的过错。”

“是晚儿没用让父亲失望了……”

“我说的不是这个。”鬼道之人顿了顿继续说着。

“十几年前,你母亲在这里坠崖了。”

“我……母亲?为什么会坠崖,发生了什么,你怎么知道,你跟我母亲是什么关系。”晚儿心里咯噔一下,连珠炮似的发问。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母亲的消息。

“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不!告诉我!”晚儿知道事情可能会让她难以接受,不过她心里发了股狠劲,定要弄个明明白白。

“十几年前我经过此地的时候,发现一个女子从悬崖上坠了下来,摔断了腿。”鬼道之人放下手中的肉,取来酒壶饮了一口。

“我发现她的时候,几只冰原狼正在啃咬她的身体,那几只狼饿坏了,没等她断气就从她身上撕下肉来吃,我赶到的时候她整个身子已经剩不下多少了。明明已经那样的身体硬生生的死命攥着一朵雪莲,见到我的时候她发了疯一样的求我,让我把手里的白莲带回火云家。”

“为此,她不惜用她的魂魄跟我交换……”鬼道之人说道此处瞥了一眼晚儿,此时的晚儿紧咬着嘴唇,浑身发抖。

“继续。”晚儿咬紧牙关,颤颤巍巍的吐出这两个字。

“我依照承诺把雪莲带回了火云家,才知道那是你重病不起,用什么药都不见起色,相传这深山上的雪莲入药之后可治百病,你母亲信以为真,就来此为你采雪莲了。”

“我父亲呢,为什么不是我父亲来采雪莲。”晚儿只觉一腔怒火顶在胸膛,压的她喘不过气。

“古道四家的比武大会,你也知道,古道四家好武,每一甲子便会聚集四家弟子比试一番分个先后,你父亲当时带着门内的精英弟子前去参加比武大会了,我来此也是为了一窥古道四家的厉害,没曾想遇到了你母亲。”

“你母亲只是个普通人,在火云家内没什么威望,加之留下的都是些修为低下之人,不愿意为此冒上性命的危险,你母亲没别的办法,只好孤身来此了。”

“我母亲的魂魄在哪,你不是取了我母亲的魂魄吗?你还给我!”晚儿大声吼道。

“你当真以为这雪莲能救你性命?若不是你母亲的魂魄,你能有气力活到现在吗?”

“哇!”晚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放声大哭了起来。

鬼道之人走到晚儿身边,把晚儿搂在怀里,轻轻的拍打她的背,晚儿就伏在他的怀里一个劲的哭着,边哭边喊着,你还我母亲,你还我母亲。

“我可以用我的魂魄换回我母亲的吗?”晚儿哭到后来都没了声音,用沙哑的嗓子问道。

“贪嗔痴三类魂魄流连人世不愿往生,方能为我所用。你母亲太过挂念你,是为痴,你现在有的只是悲痛和愤怒,我是留不住你的魂魄的,如果强行拘魂,会触怒冥王遭天谴的。”鬼道之人一本正经的答道。

“我常听门内的人说你们这些歪门邪道,十恶不赦,还真是这样。”晚儿哭累了,就躺在他怀里愤愤的说道。

“睡一会吧。”鬼道之人挥手压低了火焰,轻抚着晚儿的背脊,哄她入睡。

晚儿这一觉睡得很香甜,她梦到母亲在给儿时的自己唱着摇篮曲,母亲的面庞是那么柔和,真是个温柔的女人啊,晚儿心想。母亲把晚儿抱在怀中,时不时的蹭蹭晚儿的小脸蛋,母亲两鬓的头发逗得晚儿咯咯直笑,母亲就把头发往后理上一理,伸出一根食指给晚儿逗弄,晚儿总是抓着母亲的手不肯撒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