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儿

小说: 南疆鬼道 作者: 莫叙友 更新时间:2022-05-07 字数:3302 阅读进度:3/17

三人顺着山洞往里走了好一会,人工开凿的痕迹越来越多了起来。这条路比三人想象的还要长上不少,其中还专门设置了几个岔路口防止外人侵入。

“什么样的匪帮有这个气力挖这么大个洞……”海月摸着凿过的石墙。

“晚儿姑娘可知道北境有此匪帮?”海月问道。

“北境倒是有些悍匪的,不过都聚居在极寒的雪山里,在他们的信仰里住这种山洞是可耻的。”

“不过看这个凿痕有些确是北境特有的破冰锄。”晚儿看着墙上的凿痕答道。

“你们俩小心些。”泊如顿了顿身子提醒道,他手里的南珠隐隐有些悸动,那个黑影应该就在这附近。

山洞已经隐隐走到了尽头,透过珠子的光亮已经勉强能看到路的前方有一个空间极大的山洞。为了保险起见,晚儿先催动珠子缓缓滑向路的尽头,三人终于看清了山洞的全貌。

山洞的构造极为简单,比起精心开凿的路来说可以说是天然形成的,说是一个大窟窿也不为过,不过这个大窟窿倒是极大,晚儿已经催动的珠子亮的有些耀眼,即便如此还是无法照耀洞内的所有角落。

三人站在洞内警惕的查看着四周,晚儿腰间的淡蓝色绸缎此刻已经围绕在她身边漂浮着,海月两掌交合,已经做好了起手之式,稍有变故就能快速结印,泊如在三人中最为沉静,按照他以往的经验来看,他手中的南珠从没让他失望过,泊如自信只要黑衣人在此活动,手中的南珠一定能发现他的方位。

“师兄?”三人在洞内站了好一会,海月忍不住出声询问道。

“奇怪……”泊如眉头紧锁,南珠今日的情形让泊如很诧异,南珠的悸动方位十分紊乱,出现这种情况有三种原因,要么四周都是敌人,要么敌人在高频的四处移动,要么就是南珠被彻底压制住了……

“南珠的方位太紊乱了,我用九丘秘法试试,你们负责警戒。”泊如在使用九丘秘法之时会使自己的行动能力变得很差。

海月依言张开气场,将三人笼罩其中,双手上下翻飞,以土为印,不动如山。

“跑!”泊如突然暴喝一声,手中的南珠锵然出鞘,拉着二人就要往外走。

最让泊如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南珠紊乱的三种原因,居然全部发生了……

“是圈套!”泊如之前也不是没考虑过有这个可能,只是身为八索家亲传弟子的他太自信了,自信的过了头……

“我通知门内弟子,让他们先走,地五行,借风之力,助行。”海月抓起一把尘土结印然后扬了出去。

“我刚刚没有发觉他们的气息,希望他们已经走了吧。”泊如心怀侥幸的说道。

“这不是我们来的路,你们看,这上面没有破冰锄的痕迹。”晚儿拦住往洞口逃窜的二人。

“障眼法,五行归位!”海月贴着墙壁大喝一声。

“不对,既然只有一条路,为何要用障眼法?”泊如手中的南珠悸动愈发强烈了,敌人离他们已经不远了。

“镇山河!”泊如大喝一声,将南珠插入面前的墙壁。

泊如喝声刚落,整个山洞一阵抖动,落下了好些碎石,面前的道路也开始扭曲起来极速变幻着。

“镇!”面前的道路突然停止变幻,又变成了最初的模样,而后,又缓缓现出破冰锄的凿痕。

泊如和海月两人面如死灰,这个变幻意味着他们正陷入八索的秘术——九连环之中。无论他们再怎么努力施法,只要他们没法一口气破掉施法者的九个连环,他们便找不到出去的路。

“来了。”泊如手里的南珠已经告诉了他们答案。

敌人真正出现的那一刹那,连修为最为稳重的泊如都未免动摇,泊如的心剧烈的跳了一下。出现的那一个个敌人正是他留在外警戒的八索弟子,此刻这一个个弟子都面容扭曲的在空中漂浮着,这是他们被抽出的魂魄,看表情可以想象魂魄离身的那一刻有多么的痛苦。

“出来!”泊如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洞内的碎石随着他的怒吼掉落的愈发强烈,洞壁上甚至隐隐出现了裂痕,可是很快又变回了原样,只剩泊如的怒吼回荡在山洞内。

一道黑影飘然落在三人面前,黑影的面孔被黑袍遮的严严实实,看不真切。

“阁下可是冲我们八索家而来?”泊如没料到黑影真的会现身而出,不过这反而让泊如更加不安了起来,因为这意味着黑影根本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黑影就站在那里静静打量着三人,并未答话。

“鬼道……哥哥?”晚儿望着黑影怔怔出神。

黑影看向晚儿,缓缓脱下了身上的长袍,长袍下竟是一个身材婀娜的女子。

“你是谁?”晚儿显然被黑影下的面容吓了一跳,沉声问道。

“我也在找你说的鬼道哥哥。”黑影第一次出声答道。

“这里有他的东西,他一定来过这里,你见过他吗?”黑影张开手,里面正是安和镇祖坟出土的竹简。

晚儿当然见过这个东西,不光见过,恐怕到死晚儿也忘不了这个东西。因为这是那个人唯一给她留下的东西。

晚儿的父亲是火云家的长子,身负振兴家门的重任。晚儿很少见到自己的父亲,归晚这个名字也正是因此而来,晚儿更没见过自己的母亲,旁人都说晚儿的母亲因为受不了她父亲的冷落跟别的野男人跑了。后来晚儿到了适合修行的年纪,父亲让他和门内的男孩子一同在北境极寒之地苦修。作为唯一一个女孩子,晚儿经常被同行的男孩子欺负,她经常被赶去通宵值夜,北境变幻的星空常常看得晚儿直犯困。她也因此常被冷水浇醒,这是北境对于偷懒人的惩罚。

晚儿带着一肚子委屈跑向父亲的时候,只看到了他满眼的失望和冷漠。晚儿也曾想过努力修行不让父亲失望。可是不论晚儿怎么努力都没法追赶上同龄的男孩子,在身体素质上,他们还是差的太多了。

这样的苦修日子持续了十年,晚儿一直让父亲失望的结果就是家里新添了一个弟弟。也许是因为在晚儿身上没有看到希望,父亲决定亲自教导弟弟。弟弟倒也确实争气,小小年纪在修为上已经和晚儿不相上下了。

十五岁的晚儿被父亲直接丢进了深山,北境异兽出没最多的深山。父亲没给晚儿什么东西,只留下一句话,一年后方可出山回门。晚儿在深山里兜兜转转,得益于多年的苦修晚儿已经不惧严寒,不过出没的异兽给晚儿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晚儿好几次差点被异兽追的掉下山崖。

最难忍受的就是饥饿,深山里早已形成了极为严格的食物链,晚儿总得和凶悍无比的异兽们争夺食物,甚至不得不守候在一边吃它们吃剩的东西。晚儿常坐在山顶望向家门的方向,看着那里亮起的星星点点的光亮,和隐约传来的暮鼓声。

直到有一天,晚儿发现家门方向突然升起了火红的祥云,火云炸裂,绚烂夺目。暮鼓声也一改往日的低沉,变得极为欢快起来。晚儿终于没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她知道,那是父亲在为弟弟庆祝生日。

正是晚儿的哭声引来了那个人,在俗世修行的鬼道之人……

“你这么哭下去可是会引来很多怪物的。”一件毛皮被披在了晚儿身上。

“你是谁?”晚儿警戒的站了起来,这人离她如此之近,而她却并未察觉到气息。

“我?一个同样回不去家的人。”鬼道之人轻声答道。

“你也是古道四家的人?”

晚儿看他似乎没有恶意,放松了些警惕,细细打量着他。鬼道之人一头黑亮垂直的长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他虽被麒麟锁封住经脉要塞不得运功,却也得益于此容貌百年未变。

“我的家在南边。”鬼道之人指向了相反的方向。

“喝口酒暖暖身子吧。”

“好辣。”

“北境的酒要烈上不少,不过拿来暖身子倒是正好。”

“你要带我去哪?”

“看你这段日子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随我去打猎吧。”

“你这段时间一直在盯着我?”

“山就这么大,想不看到你都难。”

“去哪里打猎?”

“不知道,看到什么吃什么吧。”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边走边聊着。

“这个怎么样?”鬼道之人指着远处一只冰原熊。

“这个能吃吗……”晚儿知道冰原熊的威力,她可从来不敢动吃冰原熊的念头。

“试试看咯。”鬼道之人单手悬空,掌心向上形成爪状,凌空虚抓了一把,远处的冰原熊便突然闷沉的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去扛着走。”鬼道之人饮了一口酒,下巴抬了抬,示意晚儿去扛着冰原熊的尸体。

“太大了吧。”晚儿老大的不情愿。

“拖着。”鬼道之人自顾自的走在前面饮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