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章

小说: 末世肉文里的女配小燕 作者: 卡卡猫猫 更新时间:2015-02-09 03:43:06 字数:4396 阅读进度:54/54

莫小燕想着这句话,偷偷的笑了出来。而抱着她大腿的薛大宝疑惑的看着母亲。

“母亲,我们被欺负了呢,您还笑。”对于高原基地上的一切,薛大宝都是很有感情的,现在明摆着被人,小脸上布满了不高兴。

“没事,你父亲会处理。”莫小燕信任的看向薛柏。

看着小丑在上面蹦跶,薛柏的心情还算不错,他们确实打算将疫苗分享出来,不过本来是想着低价出售的,但是现在看来有人等不及了,他不介意抬高价格,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有人不愿意给这个代价。

这个时候没有人知道薛柏心里是怎么想着,如果知道他的心里的对白,恐怕所有的人都会说一句:你玩我们呢!!!

史允激.情澎湃的演讲完后,娄春明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史允。得罪高原基地的薛柏,壮汉的脸上有些难看了。墙头草两边倒,其最高的艺术就是都不得罪,随时可以倒。

娄春明不好自己过来,就派江达过来将情况告诉薛柏。就在江达流着冷汗腿打着哆嗦只想问候史允他爹妈的时候,薛柏终于点头,让沈峰上台。

“我想大家都知道高原基地的疫苗,至于作用当然不言而喻了。在这里我还是要强调说一下,只有基因产生了变异的人,从内心适应了时代发展的人才能够最终活着。疫苗只是一个辅助的作用………………。“

对于沈峰的长篇大论,好些基地的首领都想着如果有臭鸡蛋,他们保准一人仍一个。

“疫苗,我们将以秘密合作的方式,给每一个基地分上一点,以供大家学习交流。当然这个人工费和劳务费视各位的情况而定。就不现场说了”沈峰如末世前般对着首领们感谢的鞠躬,然后下台。

一场无形逼宫,就这么被沈峰化解了。

史允的脸上很不好看,他来之前,西尔科尼可是下了死命令的,一定要让薛柏他们一行有来无回,最好来个群爆乱,这样想追究责任也找不到人。

看来只有使用最终秘密手段了,史允的脸上很是雄,那可都是钱堆出来的血啊。

在一片友好的交流呼唤后,每一个基地首领们出来都红光满面,对于这一次中部之行,很是满意。

娄春明也很满意,因为他马上除了要收获一大笔T4的圆珠外,还会进账很多的疫苗。

对着江达点点头,娄春明给他和怀孕的女子一人吃了一颗绿色药丸。然后等待着现场的□。

等最后一个的首领从沈峰那里换疫苗出来后,本来灯火通明的宴会场,一下子漆黑了起来,门窗通气口都被快速的封锁起来,接着全场开始弥漫出无色透明的气体。

在场的人都是各个基地的精英和首领,当遇见没有灯这一突发情况,都开始保持戒备,异能快速的运转开来。可惜,一个个的人开始慢慢的倒在地上,异能越强的人,倒地的速度越快。

退回到自己密室的娄春明透过监视器开始哈哈大笑起来,那个少女也开始对着他说着恭喜的话。

“都倒了?”娄春明问着满脸喜气的江达。

“是的。”江达他们对于药剂的作用已经很熟悉了,老鼠药……。老鼠药,立马倒不停留…………。

“去清点人数,然后看哪个猪仔的价格比较脯开杀。”娄春明露出黑黄的牙齿对着江达吩咐。

江达接到指示后,迅速的开始去准备。

“宝贝,你说将薛柏交给你的主人呢,还是卖给史允呢?”娄春明搂着怀里的怀孕少女问道。

少女娇喘的吸了吸气,点了点娄春明的额头,:“当然是交给主人了,要知道你做了这么大的事情,得罪了那么多的基地首领。不死也要掉层皮。再说还有我肚子里的骨肉,你舍得吗?”娇滴滴的声音唤起了男人最初的,又开始了古老的运动。

莫小燕就知道,薛柏就是个天生的遭妒机。冷血魔君一出,走到哪里哪里就不太平。

本来拥有最高级别安保的基地首领聚会,就这么被一大群人的闷哼倒地声破坏了。

第一时间觉察不对劲的薛柏,给周围的人示警后。所有人都纷纷拿出解毒药开始往嘴里灌。虽然奇臭和难喝的要命,但是要命总比丢命强。

想尝试的朋友请拿出藿香正气液喝吧。

“呃”薛大宝只要一喝这个就想反胃,但是莫小燕可没管他反胃不反胃,直接往嘴里灌了一大瓶。

“大宝,开启魅惑模式。”薛柏对着自家儿子悄声说道,然后示意自己带来的人围拢,让戈剑和沈峰带着人去将离他们不远的李氏女基地人带过来。

“让我知道谁敢阴我,我拔了他的皮。”李春梅有些愤慨,本来计划着今天就回基地的,结果有人阴她们。

李氏女的首领李岩清,没有说话。对于高原基地的援手,她记载心里了。

朝薛柏点点头,她让李春梅安静下来。

半个小时以后,他们这群人被带着去了中部基地的秘密牢房。

“没有想到墙头草竟然扮猪吃虎。”李春梅看着他们所处的地方毒舌说道。

“怪不得总有首领会在中部基地的周围失踪。娄春明不简单啊。”戈剑还记得从末世后开始,就陆续有基地的首领在中部基地的周围失踪。好些人被怀疑上,但是很多人都没有想到竟然是娄春明闹的鬼。

“所以说,不是做不到,而是想不到。”沈峰看着周围牢房上的斑斑血迹,娄春明做这样的事情恐怕不是第一次了。

薛柏在被带进来后,就一直没有说话。而是搂着莫小燕和带着薛大宝静静的用精神力探视其整个牢房。

“恐怕他还有更大的秘密。”薛柏的异能已经在6级巅峰了,但是在刚刚他用精神力触角探查牢房深处时,却被什么阻挡,并且被发现后还被攻击。

闷了一口血在胸膛,薛柏慢慢的想着计策。

李XX看着薛柏有些潮红的脸色,再看看周围那些昏迷的首领。对于前路有了一些迷茫。

“好像还有活着的人。”莫小燕在薛大宝的耳边低语几句后,薛大宝声气的说道。幼嫩的小手指了指不远处碟门,”在那后面,但是不知道是谁。”与薛柏分工的莫小燕不显山漏水的让儿子出声。

要不要去看看,就等着他们决定。

“去看看吧。”李岩清知道,高原基地的人对于薛大宝的话语没有怀疑,就等着她们决定。

一行人在悄悄的开锁后,就进去了铁门。

“阿阮,”李春梅想不到自己早已经认为死去的同伴竟然在这里出现。而且她的全身是血。的将绑在在十字架上的女人松绑下来,李岩清也有些激动。

“这位是?”沈峰对于女人是感性动物已经麻木了。

基地的某些女人倒贴薛柏不成,就来倒贴他,也幸好他平时品行良好,要不然皇甫加肯定让他滚下床去。

然后他将他们的狗血剧说出来后,那些本来还同情倒贴女的人一个个的成为了他的护卫队。

“亲,好好珍惜小受受,我们一直关注着你们。”一个女的眼里闪着金光

“拆散攻受是不道德的行为,严正抗议。”有个一女的举着Q版攻受牌子吼道

“生子…………。”某一女的口水直流的瞪着男人显怀的肚子。,然后一群女人过去围观…………。

“她是我的姐姐。李延阮”给阿阮处理伤口的李岩清回道。李岩清的嘴上虽然没有如李春梅看见阿阮时激动的表现,但是她不断流出喜泪的眼睛,还是让众多的李氏女们知道,她对于阿阮的回归很是欣喜。

薛柏没有说话,而是和莫小燕在角落里交流着什么。从两人断断续续的话语来看,他们恐怕遇到了大麻烦了

“大家赶快回去吧。有人来了。”薛柏冰冷冷的对着激动不已的李氏女一群人说道。

而就在这一群人如旁边牢房的人昏迷后,娄春明带着江达等人来到了牢房。

“宝贝,看,薛柏他们在那里呢。怎么样要不要带着回去邀功啊。”娄春明摸了摸少女的XX,然后色迷迷的开口。

少女摸了摸自己隆起的腹部,“要”然后主动吻了吻娄春明。

当这一群人薛柏他们在的牢房后,牢房门被啪的一声锁上,然后那个原本还在娄春明怀里撒娇的少女,用匕首抵住了娄春明的脖子。

“真是谢谢你了,没有想到一个假肚子也能够让你冒这么大的险。”少女隆起的腹部是真的,但是肚子里面到底是什么,也只有少女自己知道了。

假肚子啊假肚子,可以欺骗为了有娃的任何人。这个可比软枕头靠谱多了。

“你…………你…………我……。与你的主人…………是合作关系…………不要杀我啊”娄春明被吓的话都说不完整了。

江达则在娄春明被威胁后,吓的一动不动。而其他娄春明带来的人则用指着少女。

“蠢货,让他们把放下。然后把薛柏哪一家人给我抓过来。要不然我现在就让你去见阎王。”少女满脸厉色的吼着娄春明,然后一个刀口不稳将娄春明的肩膀割伤,血慢慢的流了下来。

“放……。下,,……。把薛柏他们抓……。抓起来…………”娄春明对于姑的暴力行为下着软话,只求不要伤自己一切都好说。

看着墙头草的软弱表现,少女只是哼了一声,然后得以洋洋的看着娄春明的手下把大肥羊抓过来。

一霎的走神,娄春明将原本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匕首夺下,然后用力一刺,扎进了少女的心脏。

“呸,干我们这行的,最要紧的就是装,我陈义今天算是吃了你的一个大亏了。一个刀子口也算赔了你的命。要告诉你的主子我装的事情,去托梦吧。”刚刚还鲜活的少女,一下子就没有了。

“您没事吧。”江达看着爷身上的口子,有些雄的开口。

娄春明也就是陈义,不在意的开口。“看戏看了这么久,不累嘛?”对着装昏迷的薛柏等人说道。

原本还装着昏迷的众人,摆脱挟持自己的人。

“没有想到,你整容整的这么厉害。”沈峰鲜见毒舌的问候道。

“没你强,瘫痪都给活了下来。”要不是陈义开出的绿色通道,皇甫加要想带着沈峰去高原基地,比登天还难。

“行了,”薛柏打断两人的叙旧,“先处理这些昏迷的人。”

而原本还满身失血昏迷的李延阮却突然站起来,拿着匕首就刺向离她比较近的莫小燕。

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被薛柏用空间异能封锁的李延阮只能慢慢的倒下去。

“阿阮”李春梅做梦都没有想到,才刚刚认出的同伴就举刀刺向同盟。

李岩清却悄悄的运转异能,等待着李延阮的下一步行动。

“这么久都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薛柏冷哼哼的对着陈义放着冷气。

“薛少爷,”江达接口,“不是少爷不努力,而是阿阮没有了舌头,哑巴啦。”毒舌无处不在。“刑部的几百套刑罚都试过了,阿阮就是不说幕后人。不过刚刚这位明达倒是说了,是首都基地的夜谰言派来的。我想恐怕他们是一路的。”

戏剧般的变化就这么在一群人面前出现,而原本昏迷的那些人,一个个的也都开始苏醒开来。

大家睁开眼,见到的就是死人大变活人的戏码。

本来还满身是血瞪在地上的明达,这个时候出现了惊人的变化。

一只灰色的蛾虫从少女隆起的腹部钻出来,然后在银光色粉的作用下,那些不断流下的红色血液开始变成了紫色,最后成为无色,然后汇聚到一起重新到少女靛内。

停止了呼吸的少女,这个时候慢慢的又恢复了呼吸。而后被蛾虫钻入少女被破开的肚皮,然后肚子恢复了原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