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章

小说: 末世肉文里的女配小燕 作者: 卡卡猫猫 更新时间:2015-02-09 03:43:05 字数:5086 阅读进度:42/54

其实曾经有人说过,兴国的祖先不知道长了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将最后的定居地选在了和平洋的西北角。

为什么呢?兴国的文明两大发源地黄沙河和绿水河,都哺育了兴国的千万年子民。

入云的将战乱隔开,一望无际的海岸,将未知的危险让兴国人躲避。

偏安一隅虽然有些闭塞,但是整个文明历史却没有断层。就四大古国的文明传承来说,兴国是保留的最完整的。其余的古文明不是因为战争就是因为自然灾害,而通通的掩埋在了历史的脚步下。

就算步入了22世纪,就算兴国的前总统是灾难提前的引导犀兴国的民众还是那个被祖先英灵保护的人们。

就在整个世界因为灾难到来,而惊慌失措的时候,兴国的有些人民却在睡梦中迎接着世界历史上被成为黑暗时刻的到来。

一个居住在大冶湖的普通人,按照惯例在半夜的时候,起来去上厕所,走进深林,树枝突然变成荆棘藤蔓把他卷入沼泽。黑暗之中好像有什么可怕的类似与蛇的东西隐约出没辨不明方位,犹如魂魄一直尾随后面…………。

O海上的民众正在体育场看足球比赛,忽然天边一片黑蔓延过来,整个海洋连着海水、鱼类倾倒下来,体育场淹没、塌陷,到处是奔跑哭喊的人,令人窒息的恐惧要将整座体育馆淹没,最后一个镜头是拼命想要走回陆地的人,站在齐腰的海水里呼喊,四周一片混乱,一头鲸鱼从他的头顶掉下来,然后…………又是一卷海水过来,刚刚冒出的人头,一个个都不见了踪影……。

一年轻的母亲怀里抱着了一个小孩,又好像是两个,然后一个差不多算她婆婆的人,说要掐死一个,她不准,挣扎,等她静下来后低头去看小孩,小孩的一半脸已经烂掉了,对着她咧嘴笑,,眼珠掉出来但是又没完全断掉。抱着小孩的女人将包裹着小孩的衣服扔掉,大叫救命,结果小孩慢慢的爬起来,向着女人追去…………

一个小孩趴在下水道里的管道上,一群丧尸在管道伸着爪子抓他,有好几次差点就抓到了。小孩最后透过窗户终于爬到了一家子的去,

丧尸就在他床边挠来挠去,小孩躺在动都不敢动。连口大气都不敢喘,最后还是被丧尸掀开了被子,拖去分尸。

一群年轻的青年人努力的奔跑在无边的麦田里,后面有人在追。不,也不算是人了吧,有些掉着眼睛,有些胳膊已经断裂…………那些人一直跑一直跑,后面的丧尸一直追着他们。然后那些青年人找了个茂密的地方躲了起来,丧尸们也小心往前探寻着。

末世爆发,太多太多的可怕的场景发生。

莫小燕将掉下来的红色碎块放进了空间里,又将薛柏刺的面目全非的蜥蜴尸首也放了进去。

薛柏没有阻止莫小燕的行为,因为他已经在知道莫小燕没有死后,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莫小燕听着还在夜世界里疯魔的人的尖叫,想想还是先进空间,等薛柏醒来再考虑的事情吧。

一眨眼的功夫,本来还有人气的破旧仓库,彻底的没有了一丝人气。

莫小燕没有想到,薛柏两次进空间,都是重伤进来的。看着男人受伤的伤口在功法和灵泉的作用下迅速的复原,莫小燕也就没有再呆在那里了。而是会屋子里休息。

如果今天是个普通人对着生化人,恐怕早就死掉了。薛柏的就算借着杀手的训练和功法的恢复力,才将生化人杀死。那么以后出了另外的生化人怎么办。

躺在,莫小燕心里对于今天的战势一遍一遍的回忆。最后,莫小燕起身,从房里的四方桌支脚下,拿出了一本破旧不堪的本子。

莫小燕在发觉自己对于书中的故事,后续越来越没有记忆力的时候,她就动手将还没有忘记的情节记下。

惯性的思想告诉莫小燕,鼻孔朝上的人是不会关注脚下的。于是,她就将这个她认为最重要的BUG放在了桌子脚,垫桌子。

翻了一遍破本子,莫小燕将它放好后,又重新瞪回了。

这一阵子追杀他们的那个生化人,竟然是西尔。科尼培养的最为成功的杀人机器,绰号‘魔血’,曾经是一名优秀地种兵战士,但是在一次任务后将自己的战友和长官集体杀死后,逃走了。

最后被兴国整个世界通缉,但是却被西尔。科尼弄进了研究所,成为了生化人。他已经成功刺杀了很多跟西尔。科尼意见不符和反对兴国强权霸权政策的其他国家领导人和武装势力领导者。

从来没有败绩,可以说这次如果不是薛柏的变态抗力,他早已经完成了任务,回基地休整了。

除了他成为生化人变成蜥蜴外,还有蛇生化人和老虎生化人这两个成功的变异者。

领教了生化人的厉害,莫小燕有些担心西尔。科尼如果还不死心想要再派人来刺杀他们,怎么办。毕竟对付一个蜥蜴生化人他们可以偷袭,但是其他的生化人怎么办呢。

就在莫小燕辗转反侧的时候,西尔。科尼却是在他的庄园里庆祝自己的新世界计划的成功。

随着红色流星雨的降落,原本埋藏在人体内的病毒一点点的被激活出来。身体素质比较差的人,慢慢出现了变异。

本来都是还是好好的人,脸色开始变青。晚上大变兽人的时刻到了,哦,不,不是兽人。是丧尸。

本来还果体跟着女人狂欢的西尔。科尼被还没有变身的保镖迅速的保护着,逃离了宴会的现场。

冯美美应该算是个幸运的女人,因为她没有变成丧尸。但是她又是不幸的,当她打开西尔。科尼私人仓库后,西尔。科尼让保镖把她丢进变异的人堆里。

西尔。科尼本来想拿解毒剂给那些变身的人解毒的,可惜保镖拿出来的盒子都是空的。就算有些没有空,也不是研制出来的解毒剂,而是口服葡萄糖。

在保镖的保护下,西尔。科尼登上了逃离的汽车,他回头看了看自己苦心经营的庄园,对着某个未知的地方,咬牙切齿的说道:“夜谰言,不要让我再遇见你。不然我让你求生不能求不得。”

而后,汽车绝尘而去。

在汽车的身后,满嘴都是人肉,吃的到处都是血的丧尸,只是抬头听了听动静,又埋头大吃。

被活生生撕裂血肉的冯美美,与那些被吃的人一起嘶喊着救命,可惜活着的人见到这一情景,都纷纷的夺门而出。

被西尔。科尼记恨的夜谰言,此刻正安安稳稳的做着美梦,难产生下第二个儿子的她,最近一直在医院进行休养。大出血过后,原本红润的脸上有些苍白,不过现在已经开始慢慢恢复了。

梦中夜谰言像一个女王一样,在仙境里巡视着自己的领地。那些被她吸引的男人们,一个个都匍匐在她的脚下。哪怕是吻一吻她的脚趾头,那些人都是甘之如饴。

就算下一刻她要取了男人的性命,男人们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那些跟她有关系的男人们,一个个都对她与父兄的关系没有任何歧视。就算她产下的孩子不是他们的,他们也愿意当作亲生孩子抚养。

梦里,她想怎么XX就怎么XX。【以下和谐1千字】

完全不用顾及,好像在那个仙境里她就是王。

可惜,她的美梦被房间里细细碎碎的咀嚼声和婴孩的哭声打扰了。她慢慢的睁开眼,拉开灯。

惊讶的发现,她刚刚出生不过15天的孩子,被变成满身是血的丧尸咀嚼着。一边吃,那个丧尸的嘴里不断的流出孩子的血。那个刚刚满半个月的孩子,嘶哑的哭喊着,知道最后整个被吃了下去。

如果昨天的穿着西服还人模狗样的薛日照是夜谰言的爱人,那么当夜谰言看着薛日照变成丧尸后,吃掉孩子。他就成为了夜谰言的噩梦。

时间怎么提前了,夜谰言看见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丧尸。她慢慢的寻找着攻击的武器。

对不起,你已经不是人了,夜谰言满眼含泪的看着向自己越靠越拢的丈夫。

拿起放在床头边的水果刀,对着还在迟疑要不要吃自己的丧尸薛日照就是一刀。快很准,将薛日照的头颅就这么割了下来。

因为变成丧尸的时间还很短,薛日照体内还残存了人类的血液,红色的血就这么从断头出喷射而出,夜谰言的整个脸上全是薛日照的血。

“啊………………”夜谰言压抑着抱着枕头哭泣,薛日照是她的丈夫,可惜最后却死在了她的手里。

不,他不是我杀的,夜谰言使劲的摇,他变成丧尸吃了孩子,她是报仇的母亲。

对,看着地上死不瞑目的头颅,夜谰言对着尸体安慰道。

起身快速的换上衣服,夜谰言又蹲在了薛日照的头颅前,将脑袋割开,夜谰言只见到了白色的脑浆。

“晦气,连圆珠都没有。”夜谰言丢开被她割开的头颅不高兴的说道。

圆珠,变成丧尸后,有的丧尸会很幸运的拥有。圆珠是丧尸智慧的结晶体,圆珠越大,丧尸等级越高。

有异能的人类一旦拥有了圆珠,就可以用圆珠的能量石升级异能。末世开始半年后,圆珠成为末世通行的货币。

夜谰言的父兄其实也在医院陪护,不过当他们听见医院里有人尖叫的时候。就开始分开探路,他们脑中都回想着夜谰言曾经说过的:末世来临时,医院会最先的爆发丧尸病毒。

身在这样不安全的地方,他们也只能不放心的将孩子和夜谰言交给薛日照。谁也没有预料到,薛日照会变成丧尸。

夜谰言父兄回来的时候,看见夜谰言一个人静静的蹲坐在床边。床的下方有一具没有头颅的尸体。

“谰言,没事的啊。”夜风将双眼无神的女儿搂住,不断安抚性的拍打着女人的起伏不定的背部。

“爸爸,我们赶快离开吧。”交流了探查情况的几人,分析医院有大量的活人变成丧尸,情况不乐观啊。

“对对,”夜风将夜谰言扛上肩,几人快速的撤离危机四伏的丧尸堆。

幸好是凌晨,夜里的公路车里格外的少。

他们很快回到了夜家。“谰言,好点了没有?”夜语轩看着妹妹的脸色,轻轻的问道。

任谁也没有办法从刚刚失去孩子和丈夫中醒过来。但是现在是非常时刻,他们不得不努力叫着夜谰言。

“我没事。”夜谰言见几人这么用力的喊着自己。双眼忍不住的落泪。“爸爸,我拿回来的解毒剂在哪里?”夜谰言悲戚的问着夜风。

夜风急急忙忙的跑到平时存放贵重物品的地方,将夜谰言抱回来的5个盒子拿下来。

一点点的掀开盒子,夜谰言拿出玻璃透明的小瓶。

夜子寒却突然抢了过去,脸色很是难看:“小妹,这不是解毒剂。这是口服葡萄糖…………”

客厅里一阵寂静,夜谰言没有想到自己怀着那么大的肚子,去陪西尔。科尼,最后这个老,给自己的竟然是1块钱1瓶葡萄糖。

啪啪,夜谰言将桌子上的盒子全部扫到地上。

满地狼藉,但是四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看着流着液体的烂瓶。

“去收拾东西,我们走。”夜风本来想着末世前离开兴国首都,却因为夜谰言生产滇前发作,他们只将夜夜送去了高原基地。

现在末世刚刚爆发,他们如果行动够快的话,应该能够躲避丧尸潮,去和儿子团圆。

几人对了一眼,准备各自回房收拾衣物。本来也想走回房收拾的夜谰言,却突然砰的一声,倒在了客厅的地毯上。

她的父兄急忙将她抬回房,让她好好的休养。夜风则陪在她的身爆其余的人,他们一步步的家里的隐患一一排除。

尤其那些离的远的佣人们,被她的大哥夜语轩彻底的锁死在公寓里,一步都不得出来。

她的二哥夜子寒去厨房和仓库将所有能够吃的找到,将食物全部搬到了他们的房间里。

夜语殇则在着地图,趁着有电,将他们的后路一步步的绘制出来。为逃亡增加砝码。

当薛柏清醒的时候,他觉得他的全身都充满了力量。整个身体里的血液都在快速有序的流动着。被生物人甩伤的脏腑已经没有了那日那般疼痛了,只是胸口还有些闷气。

“醒啦?”莫小燕挺着肚子站在岸边问道。

对于昨天莫小燕扔自燃棉的女汉子举动,薛柏有些感动又有些伤心。

感动是自己的女人终于对自己不再无动于衷,见自己有危险就来帮助自己。虽然方式有些粗糙,不过效果还是显著的。

伤心的是他的武力值越来越差,连生化人都打不过。最后重伤还被莫小燕弄进了灵泉疗养。

本来齐腰深的灵泉,因为他们的过度使用,现在只有脚踝那么浅了。

莫小燕没有给薛柏太多的时间走神。

一句“末世来了”将薛柏从走神中拉了回来。

现在最重要就是他们如何去高原省基地。末世来了,人口众多的兴国首都可是丧尸大爆发集群地。当然也不排除有人会将这里清理出来,成为幸存者基地。

可惜,莫小燕却不想在这里久待。昨天的事件告诉莫小燕,兴国的首都就是她的霉地。

如果没有空间,她就成为了一滩血泥吧。而是像现在一样,还活着好好的。

她虽然成功的避过了生产死亡,却差点点死在生化人的手里。

看来作者就是不想看着她在黑BOSS旁边各种横,只想着灭了她,让黑BOSS招收各种环肥燕瘦。最好的结局就是她被炮灰了,黑BOSS洗白白了,和女主握手言和,整个世界都太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