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谋与真相

小说: 末世肉文里的女配小燕 作者: 卡卡猫猫 更新时间:2015-02-09 03:43:04 字数:2560 阅读进度:31/54

莫小燕养胎的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过着。容伯和容婶的电话虽然每天都有打来。

不过考虑到莫小燕肚子里那来自不易的孩子,他们也就没有催着薛柏赶紧去高原省了。而是每天像薛柏汇报基地的建设以及给小宝宝准备的房间。

薛柏自从那次聚会后,就不再带着莫小燕出去了。也就是说莫小燕的活动范围只能是在薛宅的周围。市区什么的不要想了。

莫小燕本想试探性子的与薛柏讨论一下关于‘夜街’的幕后人。

可惜,道尔。科尼的突然到访,让莫小燕只得失态的匆匆上了楼。

虽然已经是十一月份了,不过因为兴国今年的气候反常,还热的跟着六月间一样。

“她怎么上楼了。”道尔。科尼对于莫小燕只是跟着自己打了个招呼就上楼很是奇怪。

他对于莫小燕很是好奇,因为据他所知,她是目前薛柏唯一能够碰的果体。而且就算那天他们都见识了莫小燕无敌的平民狗爬吃饭方式,薛柏依旧面不改色的静静帮着莫小燕递着盘子。

一点都不觉得莫小燕的行为很是丢人。

“不要理她,孕妇脾气上来了。”薛柏放下手中的报纸,不是很在意的对着道尔说道。

这两个月薛柏深受莫小燕时而天晴时而暴雨的脾气,对于莫小燕匆匆上楼,薛柏也仅仅以为莫小燕的暴脾气又上来了。

“找我什么事?”薛柏知道道尔这应该早就回军队了,结果竟然还没有回去。

道尔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爷爷说有些日子没有见你了,那天我们聚会后,我不是把你和小燕的事情告诉他了嘛,他说让你找个时间让他看看孙媳妇。”冷硬的脸上有些罕见的,毕竟原本是秘密的,他却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自己爷爷。不知道薛柏会不会怪罪。

原来是这事,薛柏心里想着。“行,你回头问问西尔爷爷,到时候我带着小燕一起去,我们最近可能会去高原省祛暑。十一月也太热了,小燕有些受不了。”薛柏对着尴尬的道尔体谅的说着。

“那行,我这就回去和爷爷商量一下。”道尔见薛柏没有怪罪的意思,也就没想着久待了。毕竟今天也就是为这个事情亲自来一趟。

薛柏有些好笑的看着道尔,这样的事情道尔打个电话就可以了,没有想到他竟然亲自来一趟。“再做做,等会我亲自下厨给你做饭。”暂时性能够稍微做些饭菜的薛柏,挽留着已经站起来的道尔。

“别别,我今天还有事情。”道尔边拒绝边走出去,然后开着车子离开了。

而逃回房的莫小燕,听着汽车离开的声音,却是坐在拍着胸口。心中一直道:好险。

前面曾经说过,薛柏的家那是只有认可的家人才能随意进出的。

莫小燕本也打算今天试着跟薛柏透透气,结果道尔科尼的突然来访,让这一切都打乱了。

莫小燕摸了摸自己手颈上的空间,因为胎儿的平稳发育,她已经可以空间了。不过因为怀有小孩的缘故,她总是想着空间里睡觉。

薛柏不定时的来察看,让莫小燕也没有多少时间在里面让小孩吸收空间里的灵气。只得自己慢慢的用功法将灵气转化输送进子宫内。

这么做的一个好处就是让她慢慢的了解到,为什么直到2年后她才会发现孩子一直都以‘隐胎’的方式存在。

一切都得从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功法说起。

炼制芥子空间的炼器师一直觉得,修真人不应该是断绝七情六欲。而是应该有喜怒哀乐的。尤其成为夫妻的人,更应该有那种相互信任的相互理解的模式。

当然他仅仅是个炼器师,他给空间里送的那一份礼物,最终的目的也是为了成全有情人。可惜芥子空间最终落到的都是渣男渣女的手里。一夫多妻和一妻多夫让空间的秘密彻底的了。

他的那一份心思在修真宇宙也白费了。

而空间到了莫小燕手里后,因为薛柏和莫小燕的独一和唯一的关系,空间彻底的成为了莫小燕的私人物品。从形式上的寄托宅到了灵魂的守望者手里。

也就是说,玉佩仅仅输的一个载体,达到了炼器者要求的人,会最终将炼器者的那份真正的芥子空间融入自己的灵魂。彻底和那个人绑定。而不会像以前的那些拥有者一样,只要那个人死掉,重新拿到玉佩的人,就可以在激活这个空间。

空间融入了灵魂,那是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而这个时候莫小燕却怀孕了。

功法在这个时候发挥了极大作用,与薛柏的消极双修,让胎儿得以以隐胎的形式存在。

在空间与灵魂彻底融合后,莫小燕的大部分功法也被胎儿吸收了。但是这些都不够胎儿的发育,于是知道莫小燕又开始与薛柏消极双修后,子宫里的隐胎才开始发育了。

而主动的给胎儿吸收功法后,莫小燕感觉肚子里那个心里跳动声越来越有力,越来越健康。

每一个母亲都是伟大了,莫小燕想着前世的某一句话,摸着自己的肚子,开心的笑了笑。

上楼来问莫小燕中午吃什么的薛柏,被散发出母性光芒亮瞎的眼睛,也震撼了灵魂。

这个时候,被人遗忘了的已死的叶晓晓,却被告知,准备开始行动了。

“小妹,这次你说薛柏和莫小燕能够逃脱?”夜谰言的二哥夜子寒问着坐着自己腿上的孕妇。

夜谰言慵懒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很是开心的说道:“二哥,不要小看了西尔。科尼,他可是掌握过15年的兴国的人。”而且他竟然就是末世的制造者。夜谰言心里补着一句。

不过这样的秘密她可不会告诉自己的家人,因为这是她跟西尔在时套出来的,秘密知道的人太多,会害死知道的人的。

“,你啊,就是蝎多了。现在啊,我觉得我们应该想想怎么样让那个皇甫加给小妹接生。”夜谰言的大哥夜语轩对于薛柏和莫小燕这次在阴谋中的必死很是肯定,因为西尔科尼不是一个简单的政治家。研究过第三次世界大战详细历史的夜语轩来说,西尔可是真真一个阴谋家。

“就是,不过二哥,你是脑内科专家,皇甫加一直都觉得自己丢失了一块记忆,要不咱们以这个为突破口?”双手一直不停的在笔记本电脑上作的夜谰言的三哥夜语殇打着商量的口气问着自家二哥。

“我看行,那个皇甫加就算被薛柏和我们的关系所影响,不过一个人对于找回记忆的…………”薛日照还记得自己迫切需求和莫小燕解除婚约关系的经历,觉得这样的事情应该会发生在皇甫加身上。

“呃,”看着周围为了自己肚子里的宝宝心的男人们,夜谰言没有说出拒绝的话,众人见她没有反对后。就各自离开去办事了。

无聊的夜谰言也只有去自己的大儿子处,看看小现在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