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三)

小说: 末世肉文里的女配小燕 作者: 卡卡猫猫 更新时间:2015-02-09 03:43:02 字数:2410 阅读进度:16/54

莫小燕可不会承认今天她是幸灾乐祸来了。

用眼睛偷瞄着如花蝴蝶般的夜谰言,莫小燕想着她会穿着这身衣服去看守所里呆一个晚上,笑的都要出声了。

对于没有人打扰自己进食,莫小燕对于薛柏的安排还是很满意。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小燕的食量大幅增加,不过幸好没有长胖,要知道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容忍自己长的如巨牛一般的肥吧。

拍拍已经涨圆的肚皮,莫小燕满意的放下餐盘,走到给客人休息用的椅子上小歇。

喳喳嘴,莫小燕觉得夜家准备的晚餐还是不过的。至少自己觉得还行。

如果夜谰言知道莫小燕将她特别准备的食物一个人吃完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哭出来。那些当然好吃了,是夜谰言让父兄特意让人从世界各地空运回来的。

上一次因为莫小燕的捣蛋,夜家的选婿会虽然办了下来,但是夜谰言觉得很是丢人,因为最后大家都在回味莫小燕演的戏,讨论的是莫小燕与薛日照的关系,而不是她夜谰言与薛日照的订婚宴。

小心眼的夜谰言虽然对于莫小燕很是愤恨,不过想着她背后的薛柏,还有就是算她识相,没有与薛日照纠缠而是与薛日照断绝关系。她也就好脾气的没有计较了。

不过在听到薛日照说莫小燕在某一天带上了一块玉佩后,夜谰言心里莫名的紧张起来,因为她没有在学校周围找到上一世很出名的空间玉佩,她担心莫小燕是不是得去了,所以她让薛日照一定要让莫小燕带着玉佩来参加夜宴。

看着穿着白色晚礼服,脖子上带着翠绿色的玉佩,安稳的坐在休息区歇息的莫小燕。

夜谰言又开始不确信了。因为找到的资料和薛日照的回忆,莫小燕从来没有来过兴国的首都城市,而且她是一个胆小的小女生。而薛柏是一个欲特别的男人,要知道如果薛柏发现莫小燕戴着的玉佩穿着的衣服不是他给的话,肯定会发飙。

为什么这样说呢,就那天订婚宴,莫小燕对着薛日照的表白,薛柏当时的脸色就很不好看,何况订婚宴还没有完,薛柏就强迫的抱着莫小燕离开了。可想而知莫小燕会被欺负的多么惨。

再加上薛家是个贵族大家,薛柏看上莫小燕后给莫小燕什么传家的玉佩什么也不稀奇。而且薛日照也清楚的记得玉佩是莫小燕到薛家后才有的。

夜谰言勾勒出最美的笑唇,不惧怕冷气机的走到莫小燕面前。:“小燕,要不要和你的日照哥哥跳舞啊,我看你坐在这里挺无聊的。”夜谰言当然知道上流社会流传的关于薛柏变态欲的事情,不过薛日照是薛柏的儿子,应该没有多大关系吧。

莫小燕看着夜谰言笑靥如花,心里想着:尼玛,你不知道薛柏最不喜欢的就是我跟薛日照呆在一起了。那天薛日照回来莫小燕一直坐在桌边和煲汤不知道被薛柏射了多少个冷眼,最后明白过来的莫小燕可是赶紧撤退了。

“不了,我等薛柏回来。”对着穿着红色纱衣的勾勒出美妙身子的夜谰言笑笑的说。

“走吧,”夜谰言可是不关的,她一定要拿到莫小燕脖子上的玉佩试试血,可不能让莫小燕就这么逃过去。

莫小燕可不是个傻子,知道夜谰言的眼光一直迷留在自己脖子上的玉佩上。但是我会轻易的给你吗!显然不可能。

夜谰言本来还想跟着莫小燕说着什么,可惜大型移动式冷气机回来了。

夜谰言可是抵挡不住的,于是就很没有趣的就离开了。

“她在跟你说什么?”薛柏很自然的想抱莫小燕,可惜莫小燕很快闪避到旁边的椅子上,给薛柏留出了面前的空位。薛柏想了想,毕竟是在外面,小燕害羞是正常的,于是就挨着莫小燕坐了下去。

“没什么,应该就是为了玉佩吧。”莫小燕无奈的摩挲着胸前的翠绿玉佩。“你说我要不要给她啊,毕竟……”胆小怯弱可是原著的本性,而莫小燕目前还不想改变这一形象。

“不用,给你的玉佩就是给你的。她……”还不配。薛柏可是知道夜谰言的“光荣事迹”,对于英博贵族学校的交际花,薛柏呲之以鼻。只有那些小男生们才没有看着拟鲜亮丽下的玫瑰刺,不过薛柏可不会好心的去提醒,他可是个贵族,不屑于去揭人家的短板。

莫小燕如果知道薛柏这么厚颜无耻的表扬自己,肯定给他竖着中指,你不去揭人家短板?你不揭才怪!你是揭的欢,揭了人家还感谢你。

莫小燕还没穿来之前,常听人说有种人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子:卖了别人别人还会帮着数自己的卖身钱。

其实薛柏觉得宴会什么的很是无聊,所以一般除了很重要的宴会必须要参加外,他一般愿意窝在家里洗劫商业对手的钱财,而不是浪费时间看一群孔雀争相斗艳。

兴国可不是如莫小燕之前的那个国家一样,酒桌生意猖獗。在兴国如果你没有真本事想凭借着给人送红包请人喝酒什么的想发展起来,一个字难!

兴国是在资本主义时代兴起发展的国家,凭借着发战争财和自身吸引别国的优秀人才的优惠政铂兴国的国力发展那可是比坐火箭还快。

兴国人有一句话:先谈生意,再做朋友。

意思就是兴国人可是不管你是不是朋友,谈生意就是谈生意,虽然宴会什么的可以给你提供交朋友的场所,但是到底生意会不会谈成,那得看你给提供的利益什么的。

所以薛柏一般不屑参加宴会,薛家可是兴国的老牌贵族家,尤其在他的手上那是发扬光大,其实薛日照和夜谰言的订婚,夜家主要考虑的还是薛家的老牌贵族实力的利益选择。

可惜薛柏答应给薛日照的薛家的财产,是16年前薛老太太掌权薛家时对薛家财产进行的一次评估后的划分的结果。经过近16年的发展,究竟薛家发展成什么样子,连一直跟着薛柏的容伯都不清楚,何况是才发展起来的夜家。

夜家调查来的资料是薛柏愿意展示给夜家看的,也就是说夜家看的资料,那是经过薛柏的手出去的。可想而知,薛柏到底有多大的能耐了。

不过可惜有在大的能耐,薛柏今天还是要认栽了。

“不要,我好不容易出来透透气,可不想现在回去。”莫小燕拉着薛柏的衣袖很是腼腆的撒娇。

薛柏也只有陪着莫小燕继续干坐,看着宴会的歌舞升平。

很快一声声就打乱了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