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地下暗河

小说: 魔种无尽 作者: 秃头咕咕 更新时间:2019-09-09 13:03:07 字数:2455 阅读进度:246/261

对于刚才战斗中布莱克表现出的异样,扎拉尔似乎知道些什么,但是无论碧萝怎么威逼利诱,它却一个字都不肯说。

几人就都刻意避开了这个话题。

暗河中的水流颇为湍急,不过并没有占满整条通路,河床两侧还有些凸起的岩石可供他们行进。

河水中时不时有东西跃起,大家借着阿黛尔手中的火焰之刃,清楚的看到那是鱼。

“这里居然有鱼?”

“鱼有眼睛吗?“

“好像有。”

“那说明不是死水,沿着河床走吧,说不定可以找到出去的路,而且有鱼,咱们也不会饿肚子。”

“你看着一副少爷似的模样,居然懂得还不少啊。”

“碧萝,你别总是小看他。”

碧萝哈哈笑了起来,不料牵动到受伤的胳膊,就又咧起了嘴。

“你们还真是乐观。”

扎拉尔又抱怨了起来。

“当时我在这条河里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岔口,这才歪打误着的到了那些独眼傻大个的避难所附近,你们这次想出去恐怕没那么容易。”

“那又怎么样?”

“哦......”扎拉尔一时语塞,好一会才继续下,“你不是急着离开吗?”

“已经消灭了魔种狂潮的源头,危机解除了,还有什么急的。”

“好吧好吧,你说什么都对。”

扎拉尔闷闷不乐地嘟囔了一句,便闭上了嘴巴,不肯再说话了。

沿途果然如同扎拉尔所说,有着许多岔路,而布莱克他们也只能凭感觉选一条走下去。

这条暗河在地下流动的距离很长,期间他们休息了几次,还用了些干粮残渣引诱了几条鱼,让阿黛尔用火焰烤过,几人半生不熟地吃了。

“我们前进的方向似乎是在向下。”

碧萝沿途在记录着走势,此时发觉有些不对,他们似乎往地下越来越深。

“那岂不是走错了路,我们得上到地面上才对。”

“不过多走点路,折返回去就是。又有岔路口了,我去前面看看,你们在这里等我。”

说完碧萝就抛下两人,独自向着前面跑去。

“她还真是乐观。”

“多亏了她这么乐观,不然遭遇过那么多不幸,她得有多难熬。”

就在布莱克和阿黛尔说着话的时候,前面传来了碧萝的一声惊叫,然后她的声音很快从更远的地方传来,似乎在快速地移动。

“有危险!”

布莱克也顾不得合不合适,当下背起阿黛尔,冲向碧萝前去探查的方向。

那是个岔路口,一侧依旧是河道,另一侧则是一个向外冒着冷风的洞口,碧萝的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

“进去看看,啊!......”

刚刚踏进洞口,布莱克的话音还未落,便也是一声惊叫。

那竟然是一个坡势并不陡峭,但是十分光滑,并向着下方不断滑落的通路。

他一时不查,竟然一个失足,顺着通路快速地滑了下去。

就在他想先止住跌势,不再向下滑落时,阿黛尔制止了他。

“碧萝的声音还在下面。”

“好。”

说起来也是奇怪,他们现在已经是在地下很深的位置,暗河周围早已不再结冰,甚至还有些温暖,可是这条通路中却满是光滑的冰壁,并且从底部一直有着阵阵寒风向上吹来。

“刚刚好受了一会,就又要遭这种罪。”

布莱克叹了口气,圣光之力在身外浮现,提醒头顶上的阿黛尔保护好自己,便任由身体向下落去。

“喂!碧萝,你还好吗?!”

“我没事,你们怎么也下来了?!”

在布莱克向下喊话后,碧萝的声音很快就传了回来,而且在不断向他靠近。

他稍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并不是碧萝在向他靠近,而是她已经停下,他在移动中拉近了两者之间的距离。

看来她已经到达了这条通路的底部。

“没危险就好,不过这条路这么长,下来简单,想要爬上去可不容易啊。”

还没等他把如何返回的想法在脑子中转完,便发觉他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他们也到了这条路的尽头。

“见鬼,这里还真冷。”

他见到碧萝安然无恙地站在冰壁旁边等着他们后,来不及问候,先是抱怨了一句。

这里的温度都快要赶上雪原了,害他紧忙把包裹里的披风又掏了出来。

尽管在与枪之勇者的战斗弄被弄得破破烂烂,但是还可以拿来御寒。

——有总比没有好。

阿黛尔和碧萝在一旁谈话,布莱克便观察起了周围的情形。

他们现在是在一个巨大的冰洞之中,除了他们下来的那条路外,另外还有两个洞口,黑洞洞的不知通向何方。

“不知道距离上次隔了多久,又是几个纪元过去了,我们终于又迎来了访客。”

一个柔和的声音在布莱克的脑海中响起。

那是一股平和的心灵波动。

“谁?”

布莱克疑惑地向着四周张望,而他的异动则引起了阿黛尔和碧萝的注意。

“你这突然是怎么了?”

“你们没听到有谁在说话吗?”

“没有啊,你有听到吗?”

“没有。”

她们两个并没有听到那个声音,声音的主人似乎只是针对了布莱克。

“刚才突然有一个声音响起,称呼我们为访客。”

“访客?拜访这里吗?”

布莱克看了看空无一物的冰洞,摇了摇头。

而刚才一路都闷不做声的扎拉尔突然开了口。

“不是我们,而是你,只有你,幸运的小子。”

“是谁在对我说话?”

“是......罢了,你还是自己去看吧,放心,并不会有什么危险。”

“我们和你一起。”

“只能他自己进去,你们恐怕耐不住寒冰牢笼的威力。”

“寒冰牢笼?你似乎很熟悉这里啊。”

“我能不熟悉么......要知道这里可是......哎。”

扎拉尔难得叹了口气。

在扎拉尔说完之后,那个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布莱克分辨出了波动的来源,它指向了两条冰洞中的一条。

“既然人家在邀请我,而我们又没有出去的法子,那不妨先去看看。”

“好。”

阿黛尔和碧萝没有全然听信扎拉尔的劝阻,先是与布莱克一同接近了那条冰洞,并一同深入了一段距离。

不过随着在冰洞中走的距离越来越远,她们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似乎在陷入沉睡。

“这就是寒冰牢笼的威力。深入到一定程度后,连你们的意识都会被冰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