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莫名的胜利

小说: 魔种无尽 作者: 秃头咕咕 更新时间:2019-09-09 13:03:07 字数:2627 阅读进度:245/445

在布莱克和枪之勇者流露出的力量面前,碧萝突然感觉自己对于力量这个词语的认知实在有些浅薄。

整个洞窟在随着他们的战斗摇晃,洞顶隐隐出现了一条条的粗大裂缝。

这个洞窟眼看着就要撑不住了。

幸好布莱克的爆发来的突然,去的也快。

在枪之勇者被他撕成碎片之前,在洞顶将要彻底垮塌之前,他终于稍稍恢复了自己的意识。

“这是怎么回事?!”

恢复清醒后,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被他远远击飞的枪之勇者,以及自己那双按到黑色水晶上的手。

伴随着他的一声质疑,黑色水晶被雄厚的力量震成了细碎的粉末,向着周围纷飞而去。

伴随着水晶的破裂,枪之勇者痛呼一声。

只见他身体还在半空中,就有一团团的黑色气息从他的五官冒出。

那些黑气聚集在一起,竟然形成了一团巨大的人脸,只不过五官都是黑洞。

那张人脸似乎在痛苦地嘶吼着,只是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尽管布莱克他们并没有听到人脸的吼声,但是在那扭曲的表情面前还是感到浑身发麻。

而布莱克的小心戒备并没用上,那人脸在稍后就“砰”的散开不见。

“种子破灭了,难怪阿尔蒙蒂斯那家伙撒腿就跑。”

扎拉尔见到这情景,心中不仅忐忑。

——不知道布莱克会怎么对待它。

不过彷佛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布莱克身上那乳白色的圣光之力在瞬间如同潮水一般涌出了他的身体,如同那些暗影之力一般消散在了空中,顿时让他感到一阵虚脱。

还好他所熟悉的圣光之力随后在身上燃起,支撑住了他差点倒下的身体。

他勉力支撑着望向了远处伏倒在地的人影。

枪之勇者落地后就一动不动,布莱克虽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击溃了这位强敌,又是怎么击碎了链接着他生命的黑色水晶,不过胜了总归是好的。

按照阿尔蒙蒂斯所说,这位曾经的勇者已经随着水晶破裂失去了性命。

他径直走向了阿黛尔和碧萝。

“你们怎么样?”

“我胳膊受了点伤,阿黛尔左腿暂时不能动弹。”

“你们几个没死就算命大了,这点伤,等出去以后养一养就能好,还是赶紧出去吧。”

扎拉尔有些急躁,在他们说话的时间里,又有几块岩石从洞穴顶部坠下,有一块甚至擦着它部下的魔力护罩滚到了一旁。

“嗯,先出去。”

布莱克上前扶着阿黛尔,和碧萝一起走向他们进来时的那道裂缝。

尽管还有很多疑问,但是先离开这里再说,看情形洞穴还能支撑一阵,但是最终多半还是会塌落。

“外面可还有一条飞龙在等着我们呢,咦!”

“怎么了?”

“你自己来看。”

布莱克扶着阿黛尔靠近碧萝身旁,顺着她的视线看去,不禁也是愕然。

他们进来时的那条裂缝已经垮塌,坠落的巨石彻底封死了出去的道路。

“怎么样,能挖开吗?”

“我状态好的情况下都不一定能做到,至于现在......”

布莱克耸了耸肩。

“你说你们两个打就打,干吗还要轰塌了出去的道路。”扎拉尔又抱怨起来。

“别嚷了,找找别的路吧,你上次是怎么逃出去的?”

“这个洞穴连通着一条暗河,不过我是被水流一路冲出去,沿途不知被撞进了几条岔口......”

“我们现在没得选择,不是吗?”

“好吧,这边。”

于是布莱克他们便沿着扎拉尔指出的路径折返回去,去寻找那条地下暗河。

在他们路过躺在一片水晶碎片中的枪之勇者时,却听到他重重地“嗯”了一声。

“见鬼!他竟然还活着。”

布莱克忙把阿黛尔交给碧萝,勉强凝聚出圣光之剑,然后对准了发出响动的枪之勇者。

“咳咳,后辈,不用这么紧张,我马上就要死了。”

“暗影之力还真是厉害,简直让我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还好有你,不然不知道要有多少地方因我而生灵涂炭。”

“你这是?......”

枪之勇者似乎又变了一个人。

“我并不是一上来就变成了刚才那副模样,而是感受到了黑暗一点点腐化的过程,可是我却错认为被暗影之力支配的那个才是我真正该有的一面,还真是彻头彻尾的错误......”

枪之勇者的语气与之前截然不同,也没有表现出对于死亡的恐惧,与刚才差异巨大。

“他被你击破了那颗该隐大人的种子,盖亚的种子便趁机夺回了对身体的控制,因此该隐大人的影响已经被剔除了。”

“也就是说?”

“现在的他才是他自己,不过他也已经没救啦,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别把自己也搭上。”

“稍等一下。”

布莱克拒绝了扎拉尔的催促,而是低头看向了枪之勇者。

他刚才的攻击几乎将枪之勇者全身上下的骨头都打断了,还留下了许多伤口,此时血液仍在流出,将他身下的水晶碎片染成了鲜红。

不过最严重的却不是这些,原本强制勇者的样貌还在壮年,可是此时却苍老了许多,身上饱满的肌肉都干瘪了下去,就连头发和牙齿都脱落了不少。

“我能为你做什么?”

“没用的,我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

“那还真是遗憾。”

尽管刚刚还是敌人,可是他到底是一位勇者,还是海安的师父。

“我只是有几句话想说,那个小姑娘身边带着的那个东西可能也知道一些,但是总不像我亲身感受的这么深刻。”

“嗯?”

“圣光与暗影已经不再安分,这块大陆很快就会迎来一场动荡......或者,动荡已经降临了。”

布莱克愣了一下,不禁联想起了近日的遭遇。

“我想,我可能已经遇到了一些。”

“那就更有说服力了,我已经没机会为盖亚的生灵们做些什么,还请你把这个消息带回帝国,尽可能让大家多做准备。”

“好。”

“需要我给海安带什么口信吗?”

枪之勇者沉默了一下,才黯然开口。

“算了,我只是教过他们一段时间,真是难为他们还记挂着我,可我却变成了这么一个模样。”

“好了好了,还有什么话赶紧说,再不走真要塌了!”

这一次布莱克也不能在忽视扎拉尔的提醒,实际上现在整个洞穴都在剧烈地震动,洞穴顶部的裂缝如同一条条丑恶的巨蟒一般不断蔓延,垮塌随时可能发生。

“保重,年轻的勇者,不要忘了我的丑态,远离诱惑。”

“一定。”

他们几人离开了枪之勇者,沿着扎拉尔开始撞出的道路下到了那条地下暗河。

背后传来轰隆隆的巨大响声,以及更为剧烈的震动,好在他们在洞穴坍塌的最后一刻钻到了暗河之中。

再回头看去,枪之勇者的身形已经被淹没在了落石与扬尘中。

“再见。”